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二十二章土豪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大陰氣、煞氣滋養的陰煞,還不早就翻了天了? 想明白了這些事情,韓孔雀更是一身輕鬆,他在酒樓之中轉了一圈,把該應付的人全都應付了一遍,這樣也就沒有他什麼事情了,畢竟今天不是他的主角。 韓...

求五十張月票,求來了三十五章,這章就當這個月第一百張月票加更吧!!!

從這一章開始,本月開始爆發,每累計一百張月票,就加更一章,直到本月結束,兄弟們可不要認為這樣會少更,上個月得了一千五百張月票,如果百張就加更一章,那就要加更十五張,其實上個月月底,我也不過加更了七八張,所以本月我要瘋了,強烈求月票,此時投,跟月底投已經沒有什麼區別,兄弟們,本書更新多少,更新有多快,就看你們的了。

能夠在昨天晚上出事之後,還能在醫院之中來去自如的韓孔雀,自然是下去地穴尋寶的最佳人眩

但韓孔雀有這種能力,卻並不能為他們所用。

所以安國他們就用銅牛來做誘餌,想要讓韓孔雀入套。

如果韓孔雀貪心,說那頭銅牛是他的,那他就算是落入陷阱了,到時候,還不是隨便他們拿捏?

現在韓孔雀是落網了,跟他們想象中的一樣,韓孔雀有貪心,又有膽子,但他的膽子好像比他們想象中的還大,居然敢跟安國扛上了,這讓所有人都有點不適應。

不過,在不舒服的感覺升起之後,他們居然發現,他們還真不能拿韓孔雀怎麼樣,這個時候,他們才知道,也許他們錯了,事情的發展,並沒有向他們預訂的軌道上走。

韓孔雀冷笑道:「埋在地下的東西,並不一定是國家的。也許是個人的,所以,任何事情,都要找到證據以後才能下結論。」

安國說不出話來,韓孔雀說的還真是沒錯,如果他有證人,說明這銅牛是他從其他地方買來的,而且銅牛確實是有主的,那安國還真拿韓孔雀沒有辦法。

韓孔雀看著陳嘉義笑道:「陳哥,既然你對那家醫院有興趣。明天我們就簽訂轉讓協議。不過,醜話我可說在頭裡,那個地方邪性,如果你拿到手卻處理不了。那可不能怪兄弟我沒有明說。

而且。那頭銅牛。在簽訂協議之後,我也會立即運走,善後的事情。你們要先準備好,不要說做兄弟的沒有提醒你們。」

韓孔雀看著陳嘉義,想要最後一次確定他是不是要真的黑自己一次,如果陳嘉義能夠讓出部分利益,韓孔雀也可以適當分給他一部分利益,如果陳嘉義鐵了心的要讓韓孔雀出局,那就不要怪韓孔雀不仁義了。

韓孔雀已經不是半年前的韓孔雀,那個時候,為了結交陳嘉義,韓孔雀可以毫不猶豫的讓出剛剛到手的九龍寶劍,而此時,他已經沒必要再委曲求全。

「沒事,現在我已經找人擬定合同了,我們隨時都可以簽訂合同,那頭銅牛,你也隨時可以運走。」陳嘉義笑道。

韓孔雀認真的看了他一眼,也笑了:「合同擬定好了,直接送過來就行了,我隨時可以簽。」

「那好,合同擬定好了,我就聯繫你。」陳嘉義沒有一點異樣的,準備收購韓孔雀的一隻下金蛋的母雞。

韓孔雀笑著道:「沒有了那家醫院,我可是渾身輕鬆,各位好好喝一點,我要失陪了,今天來的客人太多了。」

「行,你去忙你的吧!合同擬定好了,我就讓人給你送過去,如果沒有什麼問題,我們隨時可以簽合同。」最後陳嘉義道。

韓孔雀笑著走了,房間里的人誰都沒有再挽留他。

韓孔雀走出房間就笑了,那些人還真是天真,不過這些也不管他的事情,等他把銅牛運走,醫院的情勢失控,他有的是機會去把那地下的東西運出來。

有了玄元控水旗幫助,那裡的陰氣根本威脅不到他,而沒有了陰氣,那些地下陰煞也不會找他的麻煩,在加上他身上現在也有了一些護身法器,到時候,他只要在地下隨便找到幾件,就能確保自己的安全無虞。

現在醫院那邊封鎖的太過嚴密,韓孔雀還真沒有辦法混進去,但沒有了銅牛鎮壓貔貅聚財陣聚集的煞氣,醫院裡的人可就沒法在裡面待了,到時候,一座空空的醫院,還不是隨便韓孔雀怎麼折騰?

想到這裡,韓孔雀去了錢種樹那一桌,跟他們喝了幾杯酒,又跟錢種樹鄭重道了謝,韓孔雀才拉著李信走了出來。

剛才他發出的信息就是給了錢大,錢大已經是水廠的財務總監,可以說已經跟韓孔雀是一根繩上的螞蚱,所以韓孔雀讓他幫下忙,就說那頭銅牛是他從錢家角運回去的。

而銅牛,自然就是錢家祖上的鎮墓之寶,這頭銅牛本來是被埋在墓前,作為鎮物存在的,現在墓穴一空,這頭銅牛的作用也就消失了,所以連同十七塊石碑,十七門鎏金銅缸,全都處理給了韓孔雀。

這樣的說法,只要錢種樹承認,任是誰都不可能抓到韓孔雀的小辮子。

這樣的事情,只要韓孔雀稍微彌補一下,就可以把事情做平,所以只要現在錢種樹稍微配合一下,以後韓孔雀根本不怕包括錢種樹等人在內的人翻舊賬。

走出了包間,李通道:「找我什麼事?還這麼神神秘秘的?」

韓孔雀笑道:「你應該知道一些那裡的地下入口吧?」

「有一些推測,我想你也應該知道吧?」李信沒有裝糊塗,他自然知道韓孔雀指的是醫院地下藏寶庫的入口,當然,也可以說是當年日本人修建的地下工事的入口。

韓孔雀道:「總歸是那幾座舊建築,如果還有,也只有那些古老花園中的一些隱秘之地,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哪邊是最容易進去的。」

李信稍微思索,就知道韓孔雀想要幹什麼。但他沒有多說,而是道:「幾棟古老建築就不用想了,如果裡面真有地下入口,也肯定被破壞了。

如果想要尋找一個最容易進入的入口,就只有下水道了,這個我還真沒法告訴你,不過只要進入下水道,總會有蛛絲馬跡幫助你尋找的目標的,而最容易找到的蛛絲馬跡,我想你也肯定想到了。」

看到韓孔雀有點恍然。李信知道。他這麼一提醒,韓孔雀肯定想到要從那邊尋找了。

「謝謝,如果找到了好東西,我會送你一份。」韓孔雀真誠的道。

看著李信笑呵呵的進去繼續喝酒。韓孔雀心裡也有不少感慨。

仗義多為屠狗輩。負心多是讀書人。真有事情的時候,能夠堅定的站在韓孔雀這一邊的,還是一些普通人。像陳嘉義這種見利忘義的,卻多數是自以為身份高貴的人。

想到幾次事情,韓孔雀心裡已經有了點防備,先前在李園,發現了那麼一大批寶藏,韓孔雀說不要東西,他們居然什麼都沒說,就把那批寶藏吞下了。

雖然給了他一百億補償,但那些錢,想來他們會認為韓孔雀將要投資到龍計劃上吧?

龍計劃他們沒有表現出任何異樣,是不是因為龍計劃還沒有到收割利潤的時候?

想到龍計劃需要投入的龐大資金,韓孔雀心裡不斷冷笑,這些人表現的太過急切了,只是一個地下沼氣池,就讓他們窮圖匕現,就不要說利潤更加龐大的龍計劃了。

有了這種想法,韓孔雀把他跟陳嘉義接觸以來的點點滴滴,都想了個明白,這些人就沒有一個善茬啊!

現在想想,韓孔雀還就跟江林和龍鱗關係好點,因為這兩個有什麼說什麼,江林就算想佔便宜,也是在明處占,他是有什麼說什麼的直性子。

龍鱗也許是年紀小點,所以也沒有太多花花腸子,反而是陳嘉義,也許是站的高度不同,讓他的心變得有點冷硬。

這樣的人考慮什麼事情,都是先以自己的利益為考量,他這麼做自己無疑是不會吃虧的,但這樣的人,能夠交到朋友嗎?

所以韓孔雀現在已經沒有了跟陳嘉義深交的意思,心裡對陳嘉義有了成見,韓孔雀又想到了那把九龍寶劍。

也許韓孔雀是小看陳家了,這樣的家族,其底蘊肯定不是他可以想象的,這樣一來,事情可就有意思了。

韓孔雀想到那把寶劍,陳嘉義之所以那麼有底氣的買下那家醫院,不會就是因為那把九龍寶劍吧?

那把寶劍還真的能夠讓他進入地下,但這樣就可以把地下的東西拿出來了嗎?

要知道,地下的東西,都是在起作用的,可以說就是因為地下塞進了那麼多的法器,才能鎮壓住那裡的陰煞。

要不然以貔貅聚財陣的作用,經過這些年的聚集,還不知道聚集起來了多少陰氣、煞氣,如果沒有東西鎮壓,得到這麼龐大陰氣、煞氣滋養的陰煞,還不早就翻了天了?

想明白了這些事情,韓孔雀更是一身輕鬆,他在酒樓之中轉了一圈,把該應付的人全都應付了一遍,這樣也就沒有他什麼事情了,畢竟今天不是他的主角。

韓孔雀正想去找柳絮,就看到陳青被一個高壯的男人拉著,不知道在說什麼。

韓孔雀害怕陳青吃虧,所以快步走了上去,剛剛走過去,韓孔雀就看到被堵在另一邊的韓榮耀和顧小苗,想來他們是去另一邊敬酒的。

在韓榮耀身邊,還有幾個年輕人,這些是伴郎伴娘,還有一些韓榮耀專門請來擋酒的。

「你們是怎麼回事?有錢不賺向外趕客人?這可不像的打開門了做生意的,兄弟我也是做生意的,生意還不錯,都是同行,我也不怕說巨大話,我兒子今天結婚,聽說你們這裡的酒席最好,所以錢不是問題,你就給個準話,能不能幫下忙,讓老哥漲一下面子?」

「這位大哥,我們去我辦公室說話,你看在這裡已經影響到我們的客人了。」陳青無奈的道。

這個高壯的男人卻不幹:「兄弟,我兒子十二點半的酒席。現在都耽誤了一個小時了,時間不等人,不如先讓我們的客人過來,你們這波客人走了,我們立即安排酒席。」

陳青苦笑:「這位大哥,你說我們做生意的有不想賺錢的嗎?您看看我的服務員,她們都忙成什麼樣了?」

「你別說,你這裡還真是不同反響,我來了不短的時間了,你們這上菜的速度可真是快。我看了半個多小時。居然就沒有重複一樣,這有一百多道菜了吧?

我就是要掙個面子,所以你們這樣的飯店,對我最合適。錢不是問題。你告訴你的服務員。再受一下累,今天我每個人給她們包個大紅包。」高壯男人高聲道。

他的聲音,不止是韓孔雀等人聽到了。很多在這一層的服務員都聽到了,不過她們也就是笑笑,因為她們實在沒有時間浪費。

間隔一分鐘到兩分鐘就上一盤菜,每個服務員都要差不多負責五十多道菜,這樣一來,她們在一百多分鐘內,是一刻也不得閑。

這還是有很多服務生在給她們打後勤,很多冷盤,糕點,都是有服務生推著小餐車,給她們送到了包間門口,要不然,就算把她們的腿跑細了,也達不到這種節奏。

要知道,這樣的菜你上慢了還不行,只要稍微慢點,時間拖長了,客人就吃飽了,那後面的菜,你就算做的再好吃,客人也吃不下。

所謂人飽蜜不甜,韓孔雀和陳青弄出這麼大的動作,可不止是給韓榮耀漲面子,他們最終的目的,還是做宣傳。

要不然,他們也不可能準備的這麼充足,現在他們的整個動作,已經全部被拍攝下來,這些是要傳到網上用來宣傳的。

陳青也沒想到,這滿漢全席的效果會這麼好,這一次的宣傳還沒有真正開始,就有客戶找上門來了。

但他真是有心無力,一百多道菜,那麼多服務員同時上菜,這樣的場面雖然壯觀,但更加累人。

如果只是一桌客人,就算菜再多,他們也可以輕鬆應付,可辦婚宴,又怎麼可能只有一兩桌?

看這高壯男人那架勢,就是因為一個面子,就想來這裡鋪張浪費,這樣的主,你說他家辦婚宴來的客人能少了?

客人多了雖然是好事,但太多了也是麻煩。

「這位大哥既然已經這麼說了,我也不能不近人情,不過酒席我還真不敢保證,你要先說說你們的客人什麼時間到,有多少人數,我再詢問一下我們的大廚,看看他們有沒有能力承接下來。」

人家都說給自己的員工發紅包了,所以陳青實在是沒法拒絕,再說,人家雖然聲音高了點,但態度一直很好,他也拉不下臉來拒絕。

高壯男人一聽陳青那話,立即道:「我早就打聽過你們這裡的情況,八十桌肯定是能夠安排下來的,今天你們這裡既然辦酒席,自然就準備了不少食材,就算再給我們辦一次,也不需要採購太多的東西,這樣你們也能省下不少成本,我想你們是一定能夠承接的。」

陳青看了一眼身邊的大廚道:「這個倒是可以,我們確實準備了不少食材,但你們的時間來不來得及?」

高壯男人此時更加得意了:「這個完全沒問題,由於孩子們鬧騰的厲害,婚禮現在還沒結束呢!客人兩點半能夠來了就不錯,你們還有很多時間做出安排。」

陳青無語,怪不得這傢伙在這裡跟他糾纏,原來是早就計算好了的。

現在才一點半,還有一個多小時的準備時間,看來是來得及。

當然,如果再弄八十桌,廚師的工作量到不算很重,但服務員和服務生送菜的任務就很重了。

陳青叫過大堂經理道:「你去問問,如果再來一波,她們能不能承受?」

大堂經理立即去跟服務員協調,她還沒有走出幾步,那個高壯男人就喊道:「告訴她們,只要把我兒子的婚宴應付過去了,沒人給一個五百元的紅包。」

大堂經理一個踉蹌,差點摔倒了,這是用錢砸人的節奏?

你別說,這個還真是最直接最厲害的招數,普通酒店服務員和服務生,每個人每個月的基本工資也不過三千多元,生意好了,加上獎金提成,也不會超過六千。

今天能夠直接得五百元的紅包,這就等於他們五六天的基礎工資了,所以所有飯店員工都沒有反對,雖然累了點,但能夠賺一筆外快,還是讓她們十分高興的。

陳青看飯店的員工應該沒什麼問題了,所以就拉了拉那高壯男人道:「大哥,你也知道滿漢全席的麻煩,最主要的還是價格,不如我們到我房間里談一下?」

這個時刻,韓榮耀他們又鬧哄哄的從一個包間里出來,他剛出來,立即聽到了陳青的話。

韓榮耀早就開始嘀咕了,自從知道這次給客人上的是滿漢全席之後,韓榮耀心裡就開始不安。

雖然他的朋友和同學都很高興,都在不停的祝福他,都在不停的恭維他。

但是韓榮耀知道,滿漢全席是絕對不能用三千拿下來的。

不用多想,一百多道菜,就算十元一盤,還要一千多塊呢!

所以在聽到陳青說到了滿漢全席價格的時候,他不走了,而他身邊的同學朋友也十分好奇,他們也想知道,這麼一桌子名菜,到底值多少錢。

這個陳青還真沒想在這裡說,可那個高壯男人既然連酒席都定了,自然也不害怕花錢多。

而且,人家既然訂滿漢全席,自然就是為了顯擺,現在提前顯擺一下,是一點問題也沒有。

所以成為眾人焦點的高壯男人,立即高聲道:「錢不是問題,你直接說個數,在加上你酒店所有員工的紅包,雖然不知道到底需要多少錢,但幾百萬總夠了吧?」

這尼瑪才是真土豪啊!所有人心裡同時想起一大堆黃金,土豪金就是這麼來的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