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二十一章誰會吃虧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里的好。 等韓孔雀把他認識的人,全都見了一面,喝了不少酒之後,最後才來到了徐加辰和陳嘉義他們拼起來的一個包間里。 這些人湊在了一起,韓孔雀自然會多想,所以本來是第一個就來他們這裡的。但...

韓孔雀看著氣勢十足的老韓跳起來,可接著又以更快的速度蔫了下去,他差點被憋出了內傷,這實在是太搞笑了。

「爸,不會真是剛要上正菜吧?我這都吃的半包了,這樣上菜是不是太過浪費了?」韓立國說到。

他剛說完,另外一名服務員走了進來:「膳湯一品:龍井竹蓀。」

上了酒之後,在陳蕊的提醒下,韓榮耀開始挨桌敬酒。

「看看,這才是主家應該做的,雖然要讓客人喝酒,但空腹喝酒傷身,所以這樣上菜才合理,吃個半包,此時正好喝酒,接下來的菜,才是下酒菜。」老爺子樂悠悠的喝了一小口酒,眼睛立時迷上了。

「御菜三品:鳳尾魚翅、紅梅珠香、宮保野兔。」

「餑餑二品:豆面餑餑、奶汁角。」

又上了五道菜,老爺子才放下酒杯:「這酒實在是太好喝了,不知道是什麼酒。」

「爺爺,想喝以後找孔雀要,這是茅台,極品茅台,我一個月的工資還買不到這麼一瓶。」韓孔雀的大堂哥道。

「對,爺爺要喜歡喝,就找我要好了,這種酒我還有不少,如果你喜歡,我就全都給你留著。」韓孔雀笑嘻嘻的走了進來。

「吃飯了嗎?你看我,你肯定沒吃,來坐下我們一塊吃,這麼多菜,不吃也是浪費了。」韓天山看到韓孔雀,立即樂呵呵的讓他坐下吃飯。

韓孔雀笑道:「爺爺,你們吃,我等會跟我的朋友們一塊吃。」

「行,你們年輕人湊在一起更熱鬧。」韓孔雀做任何事情,在韓天山眼裡都是對的,爺爺對孫子的那種溺愛,是毫無理由的。

「御菜三品:祥龍雙飛、爆炒田雞、芫爆仔鴿。」

「御菜三品:八寶野鴨、佛手金卷、炒墨魚絲。」

「餑餑二品:金絲酥雀、如意卷。」

又接連上了八道菜,這種上菜法。在農村是絕對見不到的,所以此時韓立國到是奇怪了:「孔雀,這菜是怎麼回事?怎麼這麼多種類?」

「就是,只是一家飯店,也敢說這是御菜,真是大言不慚。」韓建國再次開口。

這次老爺子韓天山還沒有說話,韓立國就說話了:「老二。我看你說話還真是有問題,你知道這些菜是什麼菜?你能確定這些就一定不是御菜?你覺得不好吃,還是哪裡有缺點?如果都沒有,你怎麼就可以信口雌黃的說出這樣的話?」

韓孔雀笑道:「大爺英明,這家酒樓是我們村裡老陳家的大小子陳青開的,他用的菜譜。還真就是宮廷御膳房的菜譜,所以叫御菜是一點問題都沒有。」

「還真是御菜?」韓立國是真驚訝了。

韓孔雀笑道:「確實是,你沒聽名字叫紅樓食府嗎?紅樓夢上記載的大量奢侈的飲食方法,這家飯店全都繼承了下來,你們這次吃的酒席,其實叫蒙古親潘宴,屬於滿漢全席中的一部分。要不然第一道茶怎麼可能是奶茶?」

「滿漢全席?」房間里的人全都驚訝了,滿漢全席的大名,只要是中國人都差不多聽說過,但真正見過的卻沒有多少,而吃過的就更少了。

這時有上來了八道菜:「御菜三品:繡球乾貝、炒珍珠雞、奶汁魚片,御菜三品:干連福海參、花菇鴨掌、五彩牛柳,餑餑二品:肉末燒餅、龍鬚面。」

「還有啊?」韓天山此時也有點心疼了,雖然為了孫子。他說了韓建國,可畢竟是他們家辦婚宴,這樣的婚宴,要花多少錢啊?

韓孔雀笑道:「爺爺放心,這就要結束了,正式上菜還有幾道,其他的也就做出一些。每席上一點意思一下就行了,如果上全了,我們這次可就吃虧吃大了。」

「這些已經不少了。」韓天山還是不樂意,畢竟現在上的菜已經五六十道了。這麼多菜,不管是誰,都不能說他們韓家伺候的不好。

韓孔雀道:「接下來有燒,掛爐山雞、生烤肉,隨著上荷葉卷、蔥段、甜麵醬,爺爺你好好嘗嘗,很好吃的,

除了這些還有三道御菜山珍刺龍芽、蓮蓬豆腐、草菇西蘭花,這是最後三道菜了,後面還有紅豆膳粥和一份水果拼盤。」

這些菜韓孔雀都十分清楚,所以他也知道那些菜適合老爺子,就像蓮蓬豆腐,雖然是豆腐,卻絕對讓你吃的連舌頭都想吞下。

而這樣的菜,更適合老年人吃,所以,韓孔雀就毫不客氣的把這道菜直接放在了老爺子跟前,直接讓老爺子吃的眉開眼笑。

上完了這些正菜,就是韓榮耀敬酒的時間,在這個時間之內,滿漢全席中的一些硬菜,像蒸羊羔、蒸鹿尾兒;燒花鴨、燒雛雞兒、燒子鵝等開始上來。

不過這些菜都只是一部分,沒有上全,像鹵煮咸鴨、醬雞、什錦蘇盤、熏雞、江米釀鴨子;罐兒野雞等,雖然一隻雞,一隻鴨都不算大,但就算這樣,韓孔雀還是讓人給分割開來,只給每個席面上一點。

反正這才酒席韓孔雀弄得已經夠隆重了,就算後面摳門了點,也沒有人敢說他吝嗇。

如果他真的把所有東西都上全,那實在是太過浪費了,像清蒸八寶豬、鹵子鵝、山雞、兔脯、菜蟒、銀魚、清蒸哈什螞等,這些肉菜,就算上了,客人也吃不下多少。

當然,韓孔雀也不是全都上半截拉的菜,像一些不太值錢的臘肉、松花、小肚兒、晾肉、香腸;白肚兒、罐兒鵪鶉、鹵什錦、鹵蝦、燴蝦、熗蝦仁兒等,是完全可以上一盤的,不過這些也都是使用的平盤,雖然看著是一盤子,但是根本夾不了幾次就會見底。

這些菜如果全部上齊整了,這次的滿漢全席,每桌最少也要花費兩萬,這還是成本價,就算這樣。還有很多菜是沒有上的,更多就連準備都沒有。

像燴鴨腰兒、燴鴨條兒、清拌鴨絲兒、黃心管兒,燜白鱔、燜黃鱔、豆豉鯰魚、鍋燒鯰魚、皮甲魚、鍋燒鯉魚、抓炒鯉魚等,這些重複的,都沒有準備。

後面這些菜,陳青只能是挑選一些簡單的不重複的做了出來,在最後。每個席面送上一些,意思意思而已。

那個時候,客人也應該酒足飯飽了,所以每個桌子上的菜,也只夠每人夾一次的,這樣不浪費。還能省錢。

就像蒸羊羔和清蒸八寶豬,如果每個席面都上一隻,只是這麼一隻,就要上千元,就算韓孔雀再有錢,也不是這浪費法。

所以,韓孔雀讓陳青只是蒸了三隻。每個席面送上一點,讓他們嘗嘗就算了。

就算這樣,最後韓孔雀計算了一下,每桌酒席的成本價,也會超過兩萬元,這次婚宴,可以說真的是好的不能再好了,也許有人花的錢比他們多。但他們做的菜,卻絕對沒有這裡的好。

等韓孔雀把他認識的人,全都見了一面,喝了不少酒之後,最後才來到了徐加辰和陳嘉義他們拼起來的一個包間里。

這些人湊在了一起,韓孔雀自然會多想,所以本來是第一個就來他們這裡的。但在看到他們湊到一起之後,韓孔雀就改變了注意,把他們放在了最後。

等韓孔雀來這裡時,這間房間里的人都喝了不少了。而韓孔雀要的也是這個效果。

都喝多了才好,這樣他也就不用面對這些別有用心者了。

歐陽龍不知道從哪裡鑽來的,此時他正在跟龍鱗較勁。

「我就說這是滿漢全席。」龍鱗道。

他家也是開酒店的,對一些名菜系,自然是了解的。

歐陽龍道:「是有可能是滿漢全席,但絕對不全,你們這些人都是吝嗇鬼,拿一萬塊的禮金就想吃全了?等下輩子吧1

「你小子是欠打吧?」龍鱗道。

歐陽龍道:「我還真不怕你們,小山,小山」

「哈哈,你們還真是極品,那小子在給那些沒有動的菜拍照呢?兄弟玩微博呢?腦殘黨一族,看到什麼第一想法就是發他微博上,這種二傻子,也就配跟著你混了。」龍鱗指著那個叫小山的小子哈哈大笑。

歐陽龍惱了:「小山你在幹什麼?」

小山道:「不用理會那些傢伙,我在跟我一個朋友聊天,他也是今天結婚,本來想在這裡吃了飯就去他那的,現在我也不打算去了,這裡的菜更好吃。」

「你個吃貨,就因為這麼點小事,你也弄起來沒完?」歐陽龍氣急。

「我朋友不是不信我的話嗎?我就發了幾個菜過去,讓他見識一下,省的說我晃點他,那小子家裡特有錢,肯定是不服了。

哈哈,急了,不過這可不管我的事了,是他家沒訂到好酒店,我們繼續喝,不把這些孫子全都喝倒,今天我就算白來了。」

那個叫小山的小子囂張的喊叫著,沖向了賀承前他們那邊,都是首都來的,他們自然熟,所以仇恨值也高。

韓孔雀走進來,直接來到了最安靜的徐加辰他們幾個跟前:「這是怎麼了?怎麼你們三桌湊一起了?」

徐加辰苦笑道:「這上面好是好,不過就是屏風太脆弱了,這不,這些小子想鬧事,自然就把隔間弄成這樣了。」

韓孔雀一看,因為這裡是頂樓,原來是沒有房間的,所以這裡的這些包間,都是用很精美的隔音材料做成屏風間隔起來的。

而現在,這些屏風已經東倒西歪,還有不少破損了的,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歐陽龍和陳嘉義兩伙人乾的。

徐加辰也是無奈,面對這樣的情況,他也只能苦笑。

這裡的這些小子,很多都是以前的老領導家的孩子,雖然他在位上,但他還真沒有到達那種無視他們這些紈的地步。

本來徐加辰已經放棄跟韓孔雀合作了,可看到了韓孔雀的能量,徐加辰又有新的想法。

「韓兄弟真的要打算放棄醫院那塊地?」徐加辰讓韓孔雀做下說話。

韓孔雀也不客氣,直接坐在了徐加辰的身邊。

「我是真的要放棄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你也親身經歷過了,難道你有辦法應付那種場面?」韓孔雀問道。

徐加辰道:「國內的奇人異士還是不少的。只要我們有所準備,其他都是不是問題。」

韓孔雀看到陳嘉義也在關注著這邊,所以稍微大了點聲道:「只要有解決的辦法就好,本來我還想,高價賣給了陳兄像是坑了他呢!這樣我就放心了,那邊的沼氣還是不少的,匯聚了整座城市形成的沼氣。正好造福魔都人民。」

這時安國轉過頭道:「那頭銅牛是怎麼回事?」

「銅牛?」韓孔雀有點摸不著頭腦。

程林道:「我們查了那家醫院的附錄,發現裡面沒有那頭銅牛的記載。」

韓孔雀一聽,果然跟他猜的一樣,銅牛是沒有記載的東西,而且也沒有人知道,這頭銅牛本來是藏在一座假山之中。現在是不是他的機會來了?

韓孔雀道:「這個,徐市長應該了解一點情況,當時那邊的沼氣泄露的很嚴重,我們被堵在一間房間里不能出來,最後實在沒辦法,我只能是冒著危險,用放在醫院的一頭銅牛。把那噴涌沼氣的地穴用銅牛堵住了。」

「誰放在醫院的?我們怎麼沒有了解到這個情況?」安國追問道。

韓孔雀毫不臉紅的道:「是我讓人運過去的,你們也知道,我是搞收藏的,那麼一頭銅牛,除了身上沒有銘文,可是比頤和園的那頭銅牛還好,這樣的東西,誰見了都不會放過。所以我就想把它收藏了。

那麼大一個銅疙瘩,其他地方還真是放不下,所以我就臨時讓人運到了那家醫院,沒想到錯有錯著,居然還真用到了。

先說好啊!醫院那裡的地皮可以賣,但那頭銅牛我是不能賣的,如果你們找到了封堵地穴的辦法。那頭牛我就會收回的。」

韓孔雀一邊說話,一邊用手機發送了幾個信息出去,等信息發送完了,韓孔雀又左顧而言他的跟陳嘉義扯了幾句。

很明顯安國又不耐煩了。他道:「那銅牛身體上的銅和土泌又怎麼說?」

「銅?有銅不是很正常嗎?」韓孔雀故意裝傻。

安國道:「那土泌呢?只有埋藏在地下的東西,才有土泌的吧?」

韓孔雀還是裝傻:「這又怎麼了?誰規定東西不能埋地下的?」

「這麼說那頭銅牛確實是你從地下挖出來的了?」安國此時已經完全不客氣了。

韓孔雀笑道:「是,那又怎麼樣?不會這也犯法吧?」

「你還真說對了,這還真犯法,我也知道你在申請一個私人博物館的名額,可那個名額現在還沒有下來,既然這樣,地下的所有文物,都屬於國家所有,任何人私自挖掘,都是犯法的。」安國氣勢十足的道。

韓孔雀冷笑道:「啊!是這樣啊!那我家裡的那件青銅臉盆怎麼辦?」

安國也冷笑道:「誰管你家的臉盆?我們現在要追究你私自挖掘那頭銅牛的事情,你要交代清楚了,也許還能從寬處理,如果判刑會很重。」

韓孔雀看了一眼安國,道:「你這是在威脅我?有事情跟我的律師談,你只是公安局長,又不是法院院長,有什麼資格在這裡對我說這些。」

徐加辰和陳嘉義、歐陽龍等人,誰也沒想到,只是幾句話,居然就讓韓孔雀和安國完全對立起來。

韓孔雀看了安國一眼,他還真不知道他哪裡得罪這個公安系統的大boss了,居然讓他從第一次見他,就沒有好臉色。

但他現在還真是不怕一個公安局長,就算是魔都市這樣的大市的公安局長,他也不懼,大不了他離開魔都就是了。

他有錢,他這樣的人,去哪座城市,城市中的管理者,都會對他熱烈歡迎的,比如說西湖市,他們的市長,就想邀請韓孔雀去考察訪問。

「局長,有話好好說,現在事情還沒有問明白,不用這麼快下結論吧?小韓,你仔細說說,那頭銅牛是從哪裡來的,我們可是請專家鑒定了,那頭銅牛從地下挖出來的時間不長。」程林道。

韓孔雀哈哈笑著道:「不會所有地下的東西都是國家的吧?像那樣的銅牛,你們知道那是幹什麼的?居然就能武斷的說屬於國家的?」

安國冷笑道:「不管你怎麼說,那是剛剛出土的是不會錯的。」

「就算是剛剛出土的,那也是有主的,有主的東西難道還要跟你彙報了再挖?」韓孔雀嗆聲道。

「有主的東西?那你就說說誰是主人?」程林拉了安國一下,搶著道。

「錢家角村的,他們村的村長正好也在這裡喝酒,用不用叫來給我作證?」韓孔雀不屑的道。

此時他也看出來了,這安國其實也不是專門針對他的,但他卻又真實的挖坑給自己跳,而韓孔雀還真就上當了,不過這次安國和程林,好像要賠了夫人又折兵。

他們當然能夠看出那頭銅牛是剛剛出土的,而最有可能出土那頭銅牛的地方,自然就是那座假山之下,所以他們也認為,那頭銅牛本來就應該是鎮壓在那處地穴之上的。

在見識了那件房裡的詭異之後,安國也有點心寒,在通過徐加辰了解了韓孔雀的能力之後,他立即有了想法。

————————————

昨天一天增加了五十張月票,加上前天的還是不夠一百,如果今天再增加五十張,跟昨天的湊夠一百張,立即加更一章,有月票的兄弟投過來吧!你們可以看著,只要當天夠五十張月票,立即加更。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