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二十章韓爺爺的強大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開了,而其他房間也不例外。 韓孔雀一邊走,一邊聽他們議論,年輕人只要吃的高興就好,他們才不管上的是什麼,反正婚宴不可能只上點心,所以看到那麼土松俠矗他們自然是每樣都品嘗一下。 而一些老...

韓孔雀還沒來得及跟兩個人打招呼,柳絮的大姐夫姚千里,就開口道:「早就聽說過你,不過一直無緣認識,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還請多多關照啊1

柳枝笑對韓孔雀道:「你姐夫在教育局工作,所以以後有的是地方要麻煩你。」

「麻煩什麼,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有什麼事情我能幫得上忙的,絕對不會推脫。」韓孔雀還是很感謝這個姚千里的。

雖然有點勢利眼,不過他可是當著程明嫿的面,說了以後他們是一家人了,這就是在表示,柳家已經接受他了,所以韓孔雀也不介意在力所能及的時候,幫助一下姚千里,不過,好似他也沒法幫助到他。

韓孔雀在這裡混了一會,等韓榮耀打電話找他時,他才從房間里走出來。

「大哥,客人都到齊了,準備上菜了。」韓榮耀看到韓孔雀后道。

韓孔雀道:「知道了,我這就讓陳青上菜。」

此時陳青應該忙壞了,韓孔雀壞笑著走向了廚房。

陳青看著漸漸安靜下來的廚房,剛剛鬆了口氣,就看到韓孔雀走了過來。

「準備上菜了。」韓孔雀笑著道。

陳青的臉頓時又變了:「現在才幾點?我們的廚師剛剛完成工作,還沒有喘口氣呢!這又開始?」

「沒辦法,總不能讓客人干坐著喝茶吧?」韓孔雀看了看錶,現在才十一點半,吃中飯是早了點。

但現在可是參加婚宴,客人來的都很早,所以就算早上吃了飯,也不會吃的太多,現在開始其實也不算早。

「那就上吧!反正全都準備好了。」陳青道。

韓孔雀笑嘻嘻的看了一眼廚房道:「幸虧你準備的多,要不然今天可就更忙了。」

陳青斥道:「幸虧沒有聽你的,如果按照你的吩咐。準備二十桌的材料,做十桌酒席,那我們今天要忙慘了。」

韓孔雀只能笑笑不再說話,他也沒想到今天會來這麼多客人,不過今天雖然來的人多,他也不過是保本買賣,要知道他準備的酒席實在是很豐盛。

這時得到要開席消息的陳蕊。領著一大群服務員從各個地方匯聚了過來。

所有服務員黑短裙、肉絲襪、黑高跟、白襯衣,這麼一大群青春靚麗的年輕女人,聚集在一起,看起來還是十分壯觀的。

看到韓孔雀,陳蕊抱怨道:「你看你一個想法,把我們折騰成什麼了?我們這麼多人。從上班開始,就沒有一個人閑著過。」

韓孔雀笑道:「我們這些資本家,不就是想要這樣的結果嗎?該抱怨的應該是她們。」

韓孔雀指著那些服務員道。

而那些服務員卻沒有一個感覺不高興,要知道,她們都有自己負責的餐位,每個餐位的消費額度,直接關係到他她們的提成。她們越忙,說明生意越好,生意越好,她們拿到的提成就越多。

陳蕊道:「我算了一下,這次來的客人足以坐下五十桌,按照每桌十人,足有五百人,這麼多人。分佈在整個樓上,如果按照你規定的每分鐘上一個菜,我們還真沒法做到,所以只能延長一下,這樣一來,上完菜,大概需要兩個小時。」

「兩個小時?喝喜酒最多的也就三個小時。我們不停的上菜都要用兩個小時,那他們還有多少時間來吃菜喝酒?如果在計算上敬酒的時間,那不是拖延的時間更長?」韓孔雀皺著眉道。

陳蕊笑道:「這個我們已經算上了,所以有的時候。都是四個菜,或者一個組合一塊上,這樣一來就極大的減輕我們的工作量,還能給客人留下喝酒聊天的時間。」

韓孔雀一聽,這樣也行,所以道:「這我不管了,你看著辦就好。」

陳蕊笑道:「你媳婦你也不管?放心,我提前給她們送了一些菜上去。」

「謝謝。」韓孔雀笑道。

陳青道:「那我們上菜?我可是十分想這種壯觀的景象。」

陳蕊道:「如果讓我們的服務員再穿上滿蒙服裝,或者是清宮裝就更讓人震撼了。」

「那就放音樂,上茶。」陳青道。

隨著他一聲令下,整個紅樓食府所有服務員全都動了起來。

很多小型餐車,飛快的推倒一個個包間入口,再有服務員送進去。

「你們忙著,我去吃飯。」韓孔雀看到陳青和陳蕊都忙了起來,就想走。

陳青急忙喊住他道:「你不要吃飯,等會我們一塊吃。」

「知道了,我下去逛一圈,等會你快忙完了,我就上來找你。」韓孔雀說著就走了。

韓孔雀聽著滿樓的高山流水,首先想去頂層徐加辰的包間。

他們人雖然不多,但卻都是重量級,既然人家給面子,韓孔雀自然是要上去感謝一下的。

雖然這些人來這裡都抱著一些目的,但這絕對不影響韓孔雀獲得的一些好處。

在天字型大小包房裡,徐加辰等人正聊著天,他們也是要互相溝通試探的,不過現在他們試探的也差不多了,此時徐加辰已經差不多跟安國達成了默契。

他們兩個人都有著共同的利益,徐加辰下來要立威,而立威自然就離不開公安部門的配合。

當然,徐加辰有求於安國,安國也不會吃虧,畢竟徐加辰手中握著的權利並不小,而且還十分重要。

他們正事談完了,就開始說些笑話:「你們說這紅樓食府是不是浪得虛名?怎麼我們客人來了這麼長時間了,他們連壺茶都不上?」

安國狀似隨意的說著,可其他人可不能隨意的聽。

程林道:「我想是因為我們上來的時間早了,此時在下面參加婚禮儀式的,肯定剛剛上來。」

安國還想說幾句,以表達他的不滿,不過此時房間里的音響開始響了。

「這是高山流水?」徐加辰驚異的道。

這韓家辦喜事,難道還放古典音樂?

這裡就是程林跟韓孔雀最熟,算起來也是他們關係最好,所以他道:「這樣看來。主人不是疏忽了,這是有特別節目啊1

「恩,你這麼一說,我也有點期待了。」徐加辰笑著道。

他剛說完,外面就有人敲門,敲門之後,稍微間隔了一下。就有人推門進來。

服務員開始上菜了。

不過這次上來的卻不是菜而是茶。

隨著服務員送上茶來,房間里的大屏幕也開始變化,大屏幕上出現的是一個具有異域風情的畫面,畫面上居然介紹了奶茶的製作方法。

「這是白玉奶茶?」安國剛才之所以說茶,就是因為他渴了,所以看到上來了茶。就立即端起來喝了一口。

「奶茶?」徐加辰剛端起來就皺起了眉頭,他都多大年紀了?還讓他喝奶茶?

「徐市長,不如嘗嘗,口感很好,怎麼說呢!這絕對是奶茶,但又沒有一點奶腥氣,喝下去之後。卻滿嘴的奶香,很好喝。」安國一口氣把一杯子奶茶全都喝了下去。

雖然描述的很矛盾,但喝起來還真就是那個感覺,如果不是看了大屏幕的介紹,他還真不敢相信這是純正的奶茶。

他剛剛喝下了一杯奶茶,外面又有人敲門,很快,四色點心送了上來。

茶食刀切、杏仁佛手、香酥蘋果、合意餅。

大屏幕上很快顯示出來四色點心的名字。下面還有一些粗略的製作工藝,不過原材料卻介紹的很詳細。

「看來韓家是真用了心思,這種特製的點心,在外面是買不到的。」程林笑道。

這時一直沒有太過說話的李長勝道:「我來過這裡幾次,每次都感覺很新鮮,這家紅樓食府絕對不簡單啊1

「紅樓食府?不知道這些點心和奶茶,跟紅樓有什麼關係。」徐加辰也喝了一口奶茶。感覺是不錯。

幾個人一邊吃著可口的小點心,一邊看著大屏幕談論著這些東西是怎麼做的。

這樣的情景,一般是不會在他們身上出現的,他們這樣的人。一般都是在餐桌上喝酒談事情,很少聊到飲食,從這裡也能看出,他們對這裡的點心還是很滿意的。

接下來,在一片輕鬆的氣氛中,服務員又上了乾果蜜餞八樣。

沒一會,又是四樣,這次是四喜乾果:虎皮花生、怪味大扁、奶白葡萄、雪山梅。

「是不是這紅樓食府跟點心扛上了?怎麼上了這麼多點心和乾果?」安國笑著對程林道。

程林還沒說話,服務員又上來了四甜蜜餞:蜜餞蘋果、蜜餞桂圓、蜜餞鮮桃、蜜餞青梅。

程林也笑了:「不會這次喜宴,他們主打蜜餞吧?」

這麼笑鬧開了,而其他房間也不例外。

韓孔雀一邊走,一邊聽他們議論,年輕人只要吃的高興就好,他們才不管上的是什麼,反正婚宴不可能只上點心,所以看到那麼土松俠矗他們自然是每樣都品嘗一下。

而一些老人,特別是韓家和顧家的一些親戚,就忍不住抱怨了。

「這是怎麼回事?」

「對啊!這不是婚宴嗎?怎麼連著上了二十樣點心?」

「就是,好像沒這種規矩吧?」

「還有這茶,也太不像樣子了。」

「哈哈,還是不要說茶了,我看那茶就是你喝的最多。」

「我不是口渴嗎?就算我喝的多,這也不和規矩啊1

「是不合規矩,哪有婚宴上,上奶茶的?」

「這是奶茶?」

「我怎麼沒喝出奶味來?」

「你能喝出什麼味來?」

韓孔雀看他們雖然說得熱鬧,可筷子卻動的不慢。

韓孔雀笑著一邊走一邊聽,總的來說客人還是很滿意的。

不過到了韓家親戚這邊,就不是那麼回事了。

「我說嘴上沒毛辦事不牢吧?咱爺還很同意孔雀在我們家當家做主呢1這很明顯是韓建國的聲音,他到現在還對韓孔雀接管他的掌家大權耿耿於懷呢!

「你少說兩句吧!我看孔雀就做的很不錯。」韓立國的聲音傳來。

這時韓天山道:「上二十樣點心怎麼了?難道他還能不上菜?再說,他不懂規矩怨誰?還不是怨你這個當爹的?你不教他,他怎麼知道?沒聽說過子不教父之過?」

韓建國直接啞火,韓孔雀笑呵呵的就要進去刺激刺激老韓,不過他還沒進去。服務員又上菜了。

隨著這次上菜的開始,房間里的古典音樂已經換了,這次換成了鳳求凰,不過想來韓建國他們是不會懂的。

不過這次服務員破天荒的報了菜名:「前菜五品:龍鳳呈祥、洪字雞絲黃瓜、福字瓜燒裡脊、萬字麻辣肚絲、年字口蘑髮菜。」

等服務員下去,韓建國又開始抱怨了:「這是什麼玩意?除了一個龍鳳呈祥還有點應景之外,其他都是什麼?這個可不能怪我了吧?難道韓孔雀長的那麼大了,他不知道第一個菜應該上雞?不知道第二個才應該上魚?」

韓建國剛說完。韓天山就來了:「你那都是老黃曆了,現在的年輕人誰還信這個?什麼事事大吉,什麼年年有餘,這些都不如一個龍鳳呈祥,小雀兒從小就心思靈動,不像你這麼死心眼。」

老韓直接無語。他還能說什麼?

老爺子這心都偏到太平洋中去了,他是說什麼都是韓孔雀對,他錯,所以老韓十分知趣的不再出聲。

既然不能數落韓孔雀,那就多吃一點,雖然十分不滿意這種上菜順序,但這菜還真是沒說的。所以韓建國只有低頭猛吃。

而其他韓家人也沒有功夫說話,全都低頭吃菜,這起來的早了,他們早就餓了。

等每人吃了兩輪,服務員又進來了。

「餑餑四品:御膳豆黃、芝麻卷、金糕、棗泥糕。」

「餑餑?」韓建國看了一眼等著自己的韓天山:「我吃。」

「這麼好吃的東西都堵不住你的嘴?好吃就吃,不吃拉倒。」韓天山對韓建國的示弱根本不加理會,反而又開始了新一輪的窮追猛打。

韓建國憋屈的只能低頭猛吃,這都是什麼事?這菜才剛上來。這飯都上來了。

韓建國是這麼想的,韓立國當然也是,所以他小心的道:「爸,是不是去提醒一下孔雀,這上飯還太早了點吧?」

韓天山悶哼了一聲后道:「快吃,這哪是飯?你家的飯這麼好吃?這是點心。」

韓立國也無語,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韓孔雀此時也不進去了。省的老爺子因為自己,而訓斥他們兩個的畫面被自己看到了,如果有他在場,他們會更加不好意思。也會感覺更加憋屈。

韓立國剛吃了幾口,他又看到服務員來了,他此時卻有了點期待,這次韓孔雀會安排什麼上來?

果然,這次還是沒有讓他失望。

只聽從服務員那櫻桃小口中傳來:「醬菜四品:宮廷小黃瓜、醬黑菜、糖蒜、腌水芥皮。」

「爸,這次你還有什麼說的?連鹹菜都上了,我們村裡再窮的人家,辦婚宴有上鹹菜的嗎?」韓建國終於爆發了,他感覺這次自己站在了理論制高點上,他都想看看,老頭子還有什麼理由護著韓孔雀?

韓天山慢條斯理的掰了一瓣糖蒜,送到嘴裡細嚼,等吃完了他才慢悠悠的道:「就連我這個沒有進城的老頭子都知道,現在飯店裡都會上鹹菜,如果你不上,客人還會要,你說你怎麼這麼軸?

你還以為這是在我們家裡啊?你還以為這裡是我們那個窮山溝啊?入鄉隨俗你懂不懂?youknow?不懂吧?你out了。」

看著韓建國吃癟,韓天山十分得意,他剛剛跟小孫女學的幾句洋文,讓他說的十分有氣勢,這讓他感覺更好。

早就看韓建國不順眼了,現在居然在自己面前扎刺,這不是找難受嗎?

韓立國偷偷的擦了擦汗,幸虧剛才他慢了韓建國一步,這老爺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強大了?還滿嘴冒洋文?

韓孔雀也十分汗顏,真沒想到,老爺子居然這麼與時俱進。

幾人一邊拌嘴一邊吃菜,吃得高興,說的韓建國不高興,不過老爺子高興就行了。

就在他們剛放下筷子,還沒有來得及喘口氣的時候,服務員又來了。

「你們這上菜上的也太快了吧?」韓立國不敢跟老爺子說,他跟服務員說總可以吧?

服務員客氣的道:「不快了,我們現在已經很慢了,如果不快點,等你們全都吃飽了,我們也上不完菜。」

「恩?」韓立國看著滿桌子的菜,這還上慢了?

「這次沒上菜啊?」韓建國還想,看看自家老爺子還能找出什麼奇葩理由呢!

他卻失望的發現,這次服務員送上來的居然是酒。

「對了,酒?我怎麼忘了,我們這都開席半天了,怎麼才上酒?」韓建國立即跳了起來,他瞪著自家老爺子,那氣勢,簡直是如虹了。

「看什麼看?這都不懂?現在上酒你以為是忘了?小子,老子吃的鹽比你吃的飯都多,現在上酒就只能是現在才正式上菜開席,去外面不要告訴我你是我兒子,我嫌丟人。」韓天山更有氣勢,差點把手指頭戳在了韓建國的眼睛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