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一十九章利益人心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座沼氣池,其成本實在是太低了。 面對這樣的利潤,陳家眼熱是很正常的,但就是這麼一塊寶地,韓孔雀居然毫不猶豫的就要讓出,這讓陳嘉義百思不得其解。 徐加辰雖然知道一些韓孔雀不想要那裡的原因...

上一章的章節名叫小mng男,嘿嘿,居然屏蔽。

本來陳嘉義還對韓孔雀有點意見,陳美茹畢竟是女人,而且還是他堂妹,雖然是遠房的,但畢竟是他們陳家人,韓孔雀那麼對他堂妹,實在是一點面都沒有給他留。

可現在一聽,事情好像完全不是他想象的那樣,所以陳嘉義看向了陳美茹:「到底是怎麼回事?」

陳美茹看到陳嘉義沉下了臉,立即有點害怕。

不過想到剛才的情景,她立即理直氣壯的道:「今天宮小路說來參加個朋友的婚禮,卻怎麼也不啃帶著我,我就起了疑,所以就跟著出來了。

剛才我從電梯里走出來,立即看到了他拉著柳絮的手臂,動作曖mi,所以我就過來想打這對狗男女,後來那男的過來,護住了那個賤女人,我就被甩出去了。」

陳美茹感覺自己很委屈,所以想博同情,可她那強悍的語言,毫無顧忌的在別人的親人面前發表,這種智商,只能是堪憂啊!

程明嫿也不是那種會罵人的人,而柳枝從來都是優雅的代名詞,所以她也罵不出口。

韓孔雀本來想回幾句,不過看到了陳嘉義歉意的眼神,他也就不為己甚了。

韓孔雀道:「伯母,你們先進去,我等一下柳絮。」

柳枝再次怪異的看了韓孔雀一眼,此時卻沒有了疏離,反而帶著一絲讚賞。這男人不錯,就算在這裡等柳絮去衛生間,也能說得這麼偉光正,看來他對柳絮很好。

等所有人都走了,陳嘉義才道:「剛才不好意思,我差點誤會你了。」

「沒事,畢竟是你堂妹嘛!如果是我的妹妹被人欺負了,我也肯定是要不舒服的。」韓孔雀道。

陳嘉義道:「我越來越看不懂你了,早就知道你是高手,並且運氣超好。可你現在的運氣。已經有點逆天了啊1

「怎麼說?」韓孔雀笑著道。

陳嘉義看了看樓道,此時一個人都沒有,參加婚禮的都在外面廣場上,不參加的。都被安排在了包間里。而飯店的服務員。此時是他們最忙的時候,所以本來人來人往的樓道,卻一個人都沒有了。

「小韓。聽說這次又發現了一個大寶藏?」陳嘉義直接開口詢問。

韓孔雀笑道:「就在我新買的一家醫院地下,不過,那裡雖然有寶藏,但誰都沒見過,只是傳說罷了,而且,情況很複雜,一般人還真取不出來。」

這種事情,想要瞞過普通老百姓還行,像陳嘉義這種人,是絕對不可能瞞過的,所以韓孔雀也沒有什麼好保密的,直接說了出來。

陳嘉義道:「你是說那些地下沼氣?」

還沒等韓孔雀說話,陳嘉義自顧自的繼續說了下去:「我們調查過了,那裡的地勢比魔都要低不少,加上魔都市的下水道從那裡經過,所以能夠積累大量沼氣,但這些沼氣還是很好解決的。」

看到韓孔雀只笑不說話,陳嘉義道:「你覺得那些沼氣很難解決?只要我們找到那邊地下水道的施工地圖,把醫院周圍的下水道截斷,不長時間,下面的沼氣就會消失。」

韓孔雀搖了搖頭道:「情況並不像你想象的那麼容易,我想你們家族也應該有那家醫院的信息,如果不信,你可以回家查查資料,應該有些意外收穫。」

陳嘉義笑了:「小韓,你是不捨得醫院下面的那座沼氣池吧?相信我,下面並沒有多少沼氣,只要有人想,那邊地下的沼氣,隨時都會幹枯。

既然這樣,下面的那點沼氣,就沒必要珍惜了,還是儘快把下面的寶貝弄上來的好,你放心,防化服什麼的都有我們來提供,你只要出地方就好了,弄上來的東西,我們還是按照原來的分配辦法分配。」

看到韓孔雀還是搖頭,陳嘉義有點急了:「你放心,你的貢獻最大,如果你還是嫌要東西麻煩,我們可以補償你大筆款項,如果是那些沼氣,這個更是麻煩,我聽說魔都市政府正打算開發,而你又沒有經營天然氣的資質,所以這個還是不要想了。」

韓孔雀看陳嘉義是真不知道情況,所以他道:「陳哥,從我手裡買去的龍寶劍,你不會真的收藏起來了吧?」

「你問這個幹什麼?」陳嘉義奇怪的道,韓孔雀怎麼會突然問起這個?難道他想要贖回了?

韓孔雀道:「陳哥當時說龍寶劍不凡,但現在我才知道,你還真是不知道龍寶劍哪裡不凡。」

當時韓孔雀第一次見到那把龍寶劍的時刻,就知道,那是一把陰劍,和其他帝王將相使用的寶劍不同的是,這把寶劍是專門鎮壓墓穴使用的,可以說是乾隆皇帝專門給自己在陰間準備的護身器物。

那把寶劍雖然是陰寒屬性,但它卻專克一切陰物,所以說,那把寶劍確實是好東西,這樣的寶劍,賣億是一點也不貴。

當時韓孔雀之所以那麼痛快的賣給陳嘉義,就是因為陳嘉義說那把寶劍不凡,當時韓孔雀以為陳嘉義也是位高手,所以就把寶劍讓給了他。

而此時,韓孔雀才發現,陳嘉義居然根本不知道那把寶劍的不凡之處。

陳嘉義更加疑惑:「那是我給我一個表兄買下的,他聽說了你手裡有那麼一把寶劍,所以很感興趣,說能夠知道這把寶劍不凡的人,應該是高手。

而你也確實是高手,這一點我表兄看的很准,現在你說我看不出那把寶劍的不凡之處,也許還真是這樣,現在我到是要請教一下,那把寶劍除了鋒利異常。天生帶著冰寒氣息,其他還有什麼不凡之處?」

韓孔雀搖了搖頭道:「你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我說了你也不信,所以那家醫院的事情,你們就不要插手了,而且」

「小韓,原來你在這裡。」韓孔雀還沒有說完,就聽到有人叫他。

「徐市長?」韓孔雀看過去,原來是徐加辰。

陳嘉義看到徐加辰,他有點皮笑肉不笑的道:「原來是徐市長。您來的還真是時候。」

徐市長哈哈笑著道:「怎麼?打擾你們年輕人交流感情了?這叫什麼來?基情無限?」

韓孔雀頓時被噁心到了。

陳嘉義也被徐加辰說的哭笑不得。他還真沒先到這個新來的副市長,居然這麼幽默。

韓孔雀道:「徐市長找我有事?」

徐市長也不廢話:「我是想跟你說一下那家醫院地下沼氣開發的問題,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

韓孔雀直接道:「我們沒有開發資質,所以也不打算自己開發。不管是國家準備開發。還是私人企業準備開發。我們都打算轉手,只要給我們足夠的回報,其他都好說。」

韓孔雀這麼痛快。反而讓徐加辰和陳嘉義全,他們都想著怎麼說服韓孔雀,卻沒有想到,韓孔雀居然沒有意思自己開發。

陳嘉義本來還很生氣,可現在,他卻一點也不生氣了,他被韓孔雀迷惑了。

雖然陳嘉義名義上說要地下的寶貝,從來沒有看那家醫院地下的沼氣,可真的是這樣嗎?

他上來就開始打壓醫院地下沼氣的價值,說了很多,就是要告訴韓孔雀,獨食不肥,可他沒想到,韓孔雀居然沒有想要把所有的利益吞了,居然想拿出來賣了。

難道韓孔雀不知道那是一隻下金蛋的母雞?

陳嘉義今天之所以來晚了,就是在等那裡的檢測結果,當然,陳嘉義相信,徐加辰手裡也有一份檢測報告。

雖然那裡的沼氣具體儲量沒有探測清楚,但沼氣儲量豐富是肯定的,而根據一些專家的說法,那個地方是一個天然的大型沼氣池。

天然沼氣池意味著什麼?意味著源源不斷,這樣的一處寶地,甚至比發現一座油井的價值還要高。

畢竟油井不管儲量有多少,它總有一天是會開採完的,而這處天然的沼氣池,卻是怎麼也開採不盡的,是能夠源源不斷再生的可再生資源,這樣的東西,絕對要比下金蛋的金母雞還要珍貴一萬倍。

就是因為價值巨大,就是因為具有長遠利益,就是因為可以給自己的家族,弄到一個長長久久的資金來源,陳嘉義他們才會跟韓孔雀動腦筋,想要分潤一下利潤。

每月上億的利潤,已經不少了,而最方便的還是,這個大型沼氣池就在魔都市區之內,所以開發這麼一座沼氣池,其成本實在是太低了。

面對這樣的利潤,陳家眼熱是很正常的,但就是這麼一塊寶地,韓孔雀居然毫不猶豫的就要讓出,這讓陳嘉義百思不得其解。

徐加辰雖然知道一些韓孔雀不想要那裡的原因,但那是問題嗎?

那裡確實是一處風水寶地,現在徐加辰已經找人核實過了。

那裡的財富確實天然帶煞,不是善財,但這些都是可以化解的。

財富從來就沒有乾淨的,也沒有容易得到,要想發財,必然是要冒險的,所以徐加辰是不能放棄這個機會的。

如果想要在經濟重鎮的魔都打開工作局面,手裡沒有一些籌碼,簡直是痴心妄想。

本來他還只是打算把這家空置的醫院賣了,獲得第一筆資金,沒想到現在,這事情居然一波三折,出現了這麼一個意外,不過這樣一來更好了。

不管誰要開發那家醫院,都繞不開他,只要他能在裡面起到巨大作用,那他手的權利就可以發揮作用。

這樣自然就有人要看他臉色過日,也就自然會被一些人看好,從而依附自己。

想到這裡,徐加辰不再看陳嘉義不順眼,雖然他們家族的實力不小,但也絕對不可能繞開自己。

畢竟他徐加辰可是主管教衛生的。不管是化局還是衛生局,都歸他管,就算陳嘉義最終獲得了那家醫院的開發權,也絕對不可能撇開他徐加辰。

想明白了這些,徐加辰的態度立即改變。

看到徐加辰態度改變,陳嘉義也不是笨蛋,他也很快就想通了其的關節。

看到兩個人形成了默契,韓孔雀也不管,他反正沒想到要保留那塊地。

陳嘉義再次道:「小韓,你真的不想自己開發那塊地?」

陳嘉義現在也不提地下的寶藏了。開始一心詢問地下沼氣。看到這樣的情況韓孔雀笑道:「真不想,我現在的攤就鋪的太大了,所以不想再分心。」

「這樣不如交給哥哥我來接手怎麼樣?」陳嘉義笑著道。

韓孔雀道:「可以,不過我們在商言商。那塊地的價值在那裡擺著呢!而且沼氣的出口也已經暴露了。所以」

「知道。你開個價就好,只要價錢不是太過離譜,我就要了。」陳嘉義揮了揮手。十分霸氣的道。

「你也知道,柳絮沒工作了,所以她需要一個地方開家醫院,如果沒有這麼大的地方,就算有一個稍微大點的門頭房,讓她開家藥鋪也行。

所以,如果給房產,價值八億人民幣就行,如果給錢,最少十億。」韓孔雀道。

韓孔雀自認為是獅大開口,可對陳嘉義這樣的人來說,這點錢,也不過是那地方一年的利潤罷了,這麼點錢,還真是不多。

雙方的想法不同,所以得到的結果也不同,在韓孔雀看來他用不到一億兩千萬,能夠換來十億,已經是很黑心了。

可在陳嘉義看來,能夠用未來一年的利潤,得到一份百年基業,絕對是韓孔雀吐血大甩賣了。

所以陳嘉義高高興興的同意了:「小韓,你真夠哥們,沒說的,等會兒我們兄弟好好喝幾杯。」

韓孔雀也很高興,沒想到這才多長時間,那家醫院就能轉手了,而且還轉手就大賺一筆。

這樣的好事,居然能夠砸在柳絮腦袋上,看來柳絮的幸運值也不低。

看到陳嘉義那麼高興,在他同意賣出醫院時,他居然連推拖一下,或者是合夥開發的建議都沒提,韓孔雀就知道,陳嘉義是真的見利忘義了。

本來韓孔雀可是沒有想法把那塊地,賣給自己認識的朋友的,但現在陳嘉義居然這麼熱切,他好像不賣給他還要得罪人,所以韓孔雀在心裡冷笑著同意了。

不過雖然同意了,但該說的話,韓孔雀還是要說的:「陳哥,既然你想要那塊地,我可就轉手給你了,不過我們醜話說在頭裡,對那裡的沼氣開發,我可不看好,所以」

「知道,了解,如果你看好了自然也就不會賣了,既然我看好,我想買,以後出了問題,是絕對找不到兄弟你身上的。」陳嘉義立即打斷韓孔雀的話道。

韓孔雀道:「這樣就好,你也知道,那塊地我買到手的時間也不長,所以那裡的情況,我也不比你們知道的多,具體情況徐市長知道的很清楚,趁著現在我們還沒有簽訂轉讓合同,陳哥還是多了解一下的好,省的以後出問題了,影響我們兄弟的感情。」

「你放心,投資那麼大,我們公司的智囊肯定會小心,只要我們簽訂了合同,以後的事情就不用韓兄弟你管了。」陳嘉義道。

韓孔雀這次是真笑了:「行,今天是我兄弟大喜的日,你們多喝點,下面的婚禮儀式好像結束了,我們馬上就要開席了。」

「聽說韓兄弟你還有個大行動,是不是現在可以說了。」陳嘉義達到了目的,又想到了被韓孔雀吸引來的原因。

韓孔雀道:「現在那個行動跟醫院那邊比,可就什麼都算不上了,如果陳哥還有興趣,就等喝完了喜酒我們再說,到時候我會給你們具體的位置,等到達了地方,目的也就明確了。」

「聽說覆蓋範圍很廣?如果太遠,我就不參加了。」陳嘉義想到了醫院那邊還有事情,最起碼鬧鬼的傳聞要趕緊壓下去,要不然,工程隊可沒法進去工作。

「就知道陳哥你會沒興趣,好了,你們去喝酒,我去廚房看看菜準備好了沒有,等會兒不要吃驚啊!我可是個你們準備了大餐。」韓孔雀有點得意的道。

「大餐?我們什麼沒吃過?不過你既然這麼說了,我還真有點期待了。」徐加辰道。

「友情提示一下,剛開始千萬要少吃,淺嘗即止,前面吃多了,後面有好東西上來就吃不下了。」韓孔雀笑著進了柳絮的包廂。

柳絮從衛生間回來,看到他們在談事情,就悄無聲息的走了進去。

看到韓孔雀進來,柳絮道:「走了?」

韓孔雀笑著道:「走了,不過,剛才我把你買的那塊地賣了。」

「賣了?那地下的沼氣怎麼辦?」柳絮道。

韓孔雀道:「你又沒時間管那個,再說整個醫院地下就是一個大沼氣池,這樣的地方太危險了,我們還是躲得遠遠的好。」

「知道你不會吃虧,所以你看著辦。」柳絮道。

韓孔雀看著房間里的人不好意思的道:「這都十一點多了,餓了吧?很快就要上菜了,再堅持一下。」

「孔雀,這是我大姐柳枝,這是我大姐夫姚千里,你們是第一次見,給你們介紹一下。」柳絮指著房間里的人道。

——————————————

兩天累計一百張月票,加更五千字,不知道這樣求保底月票夠不夠誠意!!!如果兩天還不能累積一百張月票,那我只能無語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