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一十八章小**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韓孔雀剛剛走出電梯,就聽到一聲虎吼,頓時把她嚇了一跳。 抬頭一看,原來是從旁邊電梯里走出來的一個女人。她用極其高難度的動作。一邊踩著十公分高的高跟。一般甩起王八拳,向著不遠處的一對男女撲去。<...

韓孔雀哈哈大笑道:「還是我們這種合作夥伴,能夠為我著想,您老可是幫了大忙了,我們正需要呢!走,我送您老進去,等會兒您多吃一點,也嘗嘗我們這裡的手藝。」

「我早就聽說這紅樓食府是魔都最出名的飯店,所以你不請,我也來了。」說著錢種樹在李立國那邊送上紅包,才走了進去。

把錢種樹他們安排下,讓他們參觀韓榮耀的婚禮儀式,韓孔雀剛想去找一下柳絮,就被韓星攔住了。

「怎麼了?」韓孔雀道。

韓星道:「來了一個人說是新上任的徐市長的秘書,徐市長正跟市裡的一些領導過來,讓你過去接一下。」

「市裡的一些領導?」韓孔雀奇怪了,他還沒到讓這些領導重視的地步吧?

剛走到廣場入口,韓孔雀就看到一溜小車開進了停車常

從車上下來的兩個人韓孔雀都認識,一個是徐加辰,另一個居然是在錢家角見過的那個李長勝的副市長。

後面的人韓孔雀更熟悉了,程林和安國這兩個魔都警界的大佬。

他們怎麼一塊來了?韓孔雀奇怪的想著,不過他的動作可沒有停頓。

韓孔雀快步迎了上去,別人給面,你更要給別人面。

停車場周圍陷入了一片沉寂,看來所有人都知道來的是誰,當然,像李長勝,像安國,在魔都電視台上還是經常見到的。

這些新聞之經常出現的人物。突然出現在了這裡,確實很讓人意外。

「那個就是新來的徐市長吧?」

「聽說是主管教衛生的,這次央可是下了大決心了,看來是對下面的教育和衛生不滿了。」

「幸虧今天我來了,要不然可見不到這麼大的領導,如果能夠在一塊吃頓飯,沒準還能受到一點關注。」

「我說院長怎麼一定要讓我來呢,原來裡面還有這麼多說道。」宮小路

韓孔雀這個人,現在只要是在體制內混的,已經都知道了。你要問為什麼。其實事情很簡單,因為徐加辰。

雖然韓孔雀原來也跟陳嘉義他們處的不錯,但他沒有上面的關係,他那時也算有點面。不過。他的面。都是通過江林、陳嘉義他們來完成的。

如果沒有了江林陳嘉義等人幫忙,韓孔雀就什麼都不是。

而現在不同了,韓孔雀跟徐加辰牽扯上了關係。不管他們的關係怎麼樣,反正韓孔雀能夠在徐加辰副市長跟前說的上話,這樣就完全不同了。

徐加辰是什麼人?他是隨便一個人都能認識的嗎?

很顯然不是,作為跟首都同級的直轄市之一,魔都市的副市長,副書記,常務、委員,可以說一下來就權利滔天。

這樣一個人,所有人都知道他是負有特殊使命下來的,他這麼一個副市長,可跟其他副市長根本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因為他是副國級待遇,跟魔都市的一把手是同級的,這樣的不同尋常,讓一些人不安,但同時也讓一些人暗喜。

這樣一位大佬下來,本來就讓一些人心驚膽戰,而現在,一些醫院的高層就更不安了。

其就有心醫院的院長,當然也有柳絮所在那家軍醫院的院長。

就是因為知道了宮小路跟柳絮的關係,所以那家醫院的院長,才把宮小路派來,讓他怎麼也要把柳絮請回醫院。

當然,如果能夠順便跟韓孔雀,甚至是徐加辰副市長拉上了關係,那就更好了。

宮小路害怕被韓孔雀認出來,所以在韓孔雀站在韓立國身邊招呼來客的時候,他沒有上前,他沒想到,這麼一等,卻讓他看到了魔都市這麼多大佬。

看到韓孔雀跟幾個大佬有說有笑,宮小路羨慕的要死,這個韓孔雀只是一個鄉下來的小,卻能夠幸運的巴結上這麼多大佬,難道他家祖墳上冒青煙了?

想到韓孔雀的一些傳說,宮小路更是鬱悶,他現在是要錢有錢,而且還有一房如花jio妻,現在又跟魔都市的這麼多大佬搭上了關係,這樣的人,自然是所有人羨慕嫉妒恨的對象。

宮小路嫉妒的朝地上吐了口唾液,才避開韓孔雀的視線,過去付了五百元的禮金,混進了婚禮現常

他在婚禮現場轉了一圈,沒有發現柳絮,就直接找了一個飯店的服務員,把他領到了裡面的包間里。

走進了紅樓食府,宮小路再次把目光看向了那塊巨大的銀疙瘩,真是鬼見愁啊!

一千多斤的銀,就這麼隨便擺在這裡,得多有錢才能幹出這麼傻缺的事情?

不過,炫富好像也成了一種流行化,雖然有很多人諷刺紅樓食府的暴發戶氣質,但不可否認,每天只是為了來看看傳說的鬼見愁銀山,也有很多人不由自主的走了進來。

再看到那條傳說價值四五百萬的黃唇魚時,宮小路就更感覺這個世界太不公平了。

人和人的差距太大了,他從小到大,從來都是勤勤懇懇的讀書,後來考上國內最好的大學,又出國留學,直到回國之後,才享受到了一點優越的生活。

可他這個年輕的外科主任醫生,在怎麼一條黃唇魚跟前,就什麼都不是。

如果他不走歪門邪道,不撈偏門,也許他一輩都賺不到這麼一條魚的價值。

本來他以為柳絮就是一個傻妞,除了外科手術做的比較好和她那天生的美貌,其他真是一點用也沒有。

她沒有太好的家室,所以沒法幫到他。

她沒有錢,所以也不能給他減輕負擔。

她更沒有賺錢的本事。而且還沒有絲毫處世經驗,這樣的女人,除了一副漂亮的外表,幾乎不能給男人帶來絲毫好處。

所以一向重視事業的宮小路,毫不猶豫的把柳絮捨棄了,而現在,他才發現,他才是最傻的。

本來以為傍上了一個富家千金,可以讓自己少奮鬥三十年的,可沒想到。卻只是弄到了一個虛有其表的樣貨。

到現在。他還在為每個月**千元的工資累死累活,而人家柳絮,已經耗費巨資,買下來了一家醫院。直接自己做院長了。

如果自己沒有跟柳絮分開。是不是現在的院長位有可能是自己的?

如果他現在這樣發展。要多少年才有可能做到院長的位上?

宮小路不斷的問自己,他知道,如果沒有意外。以他現在的狀況,最少也要十年才有可能做到院長的位上。

如果他現在拉回柳絮的心,他卻能夠立即坐上院長的寶座,這樣的算計,他這樣的天才,不用算,就給出來了答案。

宮小路心裡就好像被火燒了一般,被羨慕、嫉妒和懊悔折磨。

「柳絮?」正當宮小路計算著,他和柳絮有多少機會重新和好時,卻意外的看到了從一間房裡出來的柳絮。

柳絮詫異的道:「宮小路?你怎麼在這裡?」

「啊?我啊,我來這裡吃飯,沒想到能夠在這裡碰到你,最近你還好嗎?我聽說你待崗了,你怎麼不告訴我,我還有點關係,肯定能夠幫到你的。

明天你回醫院上班吧!今天我就跟院長說一下,以你的技術,讓誰待崗,也不可能讓你閑著。」宮小路不愧是天才,很快把謊話說的順溜無比。

柳絮看著這個自己從小崇拜到大的天才,本來以為自己還是重視他的,但真當他站在自己面前時,原來那種喜愛,那種依戀,甚至是那種眷戀,已經全都消失了。

原來看到宮小路用那種高高在上的語氣,跟人說話時,柳絮都會一臉花痴的看著他,崇拜他,可現在,她聽著怎麼感覺那麼刺耳?

「不用了,我最近很累,想要休息一下。」柳絮客氣的拒絕道。

「沒事,對我來說只是一句話的事情,我們現在就算不是男女朋友了,我們還是同學吧?更何況我們可是從小一塊長大的青梅竹馬呢1宮小路繼續扮演他的英雄角色。

雖然明知道這個美女不用他來拯救,但這個角色還是十分吸引女人的,更何況這還是一個曾經愛的自己要死要活的女人。

宮小路看著臉蛋嫩的好像蛋清一樣的柳絮,他此時更加後悔了。

他後悔啊!少年的無知,年少的輕狂,錯過了多少美好的事物。

這麼一朵漂亮的鮮花,他當年怎麼就不知道採摘呢?

想到自己在國內讀書時的書呆樣,宮小路更後悔了,書呆要不得啊!如果當年把這個美女辦了,現在是不是更加容易重新俘獲她的心?

女人對男人的目光是很敏感的,特別是一個漂亮的女人,對男人看向她的目光,更加能夠清楚的分辨出有什麼想法。

所以當宮小路的目光產生變化時,柳絮立即感覺到了,現在這個男人確實變了,變得市儈,變得功利,變得也不要臉了。

柳絮皺著眉道:「對不起,我有點事先走了。」

「等等,」說著,宮小路一把拉住了打算跟他錯身而過的柳絮。

「你恐怕還不知道吧?我們大學的老班,組織了一次同學會,讓我們能夠聯繫到的所有同學盡量都參加,我想你也想見一見我們的老同學吧?聽說當時,老班可是沒少幫助你。」

宮小路感受著柳絮手臂的滑膩,他簡直是要瘋了,他心不斷的罵自己,原來自己是太監嗎?居然對這樣的美女無動於衷。

「宮小路,你把你的狼爪放開,你對得起我嗎?我說你怎麼不帶著我,原來在這裡約會老qng人,你這個賤人,明明被人包yng了,居然還敢勾yn我老公,我打死你。」

正當宮小路想要意yn一下時,一聲暴喝。把他火熱的心,澆的一片冰涼。

韓孔雀把徐加辰等人領到了頂樓的一個大包間當,跟他們說了一會兒話后,他才出來。

柳絮的家人來了,韓孔雀怎麼也是要過去說會話的,本來柳絮的家人就不太同意他跟柳絮的事情,如果遇到了這種機會,他還不懂把握,那可就是真是蠢貨了。

所以,韓孔雀跟陳青打聽了一下。知道她們在哪個包間之後。打算去巴結一下丈母娘。

韓孔雀剛剛走出電梯,就聽到一聲虎吼,頓時把她嚇了一跳。

抬頭一看,原來是從旁邊電梯里走出來的一個女人。她用極其高難度的動作。一邊踩著十公分高的高跟。一般甩起王八拳,向著不遠處的一對男女撲去。

韓孔雀看著女人手那皮包,如果打在人身上肯定會痛。不過這樣的情況,很明顯是捉姦了。

就當韓孔雀準備看熱鬧時,他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你幹什麼?放開我。」

這句話,比那聲虎吼只是稍微慢了一點,不過這也足夠了。

當韓孔雀再次抬頭看時,卻發現情況好像不妙,韓孔雀的反應很快,他一個箭步,向前跑去。

當女人扭著蠻腰,踩著高跟,晃到柳絮跟前時,韓孔雀已經把柳絮抱在了懷裡,期間他還沒忘了給那個敢拉他老婆手臂的男人一下狠得。

看到男人悶哼一聲,快速抱著手臂猛甩,韓孔雀冷笑了一下。

不過,他也沒有慣著那個女人,雖然好像是要捉姦,雖然自以為是理直氣壯,可他家柳絮可沒義務陪她演戲。

更何況,很明顯是男人目的不純,但她的那個皮包和拳頭,怎麼全都照著柳絮來了?

所以韓孔雀手臂一輪,直接把那皮包拍飛了,連帶著那女人,也被皮包拉扯著向一邊的牆壁倒去。

畢竟穿著十公分的高跟呢!所以,稍微有點風吹草動,就有可能扭傷了小蠻腰。

韓孔雀看著驚魂未定的柳絮,而柳絮則是看著向著牆面吻去的陳美茹,嚇得再次閉上了眼睛,這次好像是不忍目睹。

幸虧宮小路還不算衣冠禽shu,所以他捨身取義,直接跑到了牆壁跟前站好,做了陳美茹的肉墊。

韓孔雀眼睛都不眨的仔細欣賞,而且他一邊欣賞還一邊挑唆柳絮:「快睜開眼睛看看,這就要撞了。」

「砰1果然,悲催的只有一個抱著肚,滿臉蒼白的小mng男。

柳絮聽到韓孔雀的聲音,下意識的睜開眼睛,正好看到陳美茹的腦袋,吻在了宮小路的肚上。

「你真壞。」柳絮沒好氣的錘了韓孔雀一下,立即從他壞了掙脫了。

「怎麼?還生氣了?」韓孔雀詫異的道,柳絮可從來都不是一個小氣的人。

柳絮沒好氣的道:「本來想去衛生間,被宮小路攔下來耽擱了這麼久,你說我能不生氣。」

韓孔雀哈哈笑起來:「快去吧?不行,我還是陪你去,美女走在哪裡都不讓人放心,萬一再有人騷擾你,我也能幫下忙。」

韓孔雀剛剛tio戲完柳絮,就看到柳絮用怪異的眼神看自己:「怎麼了?我這可是去保護你,你不會以為我是偷窺狂吧?放心,我只給你站崗。」

說著韓孔雀還做出一副義正言辭的樣,他是徹底無視了宮小路兩夫妻。

「行了,你不嫌丟人我還嫌丟人呢1說著柳絮讓開了包間那邊的視線。

而程明嫿,柳枝等人,則目瞪口呆的看著韓孔雀這個大漢,在嬉皮笑臉的扮小丑取悅柳絮。

看到自己未來的丈母娘,正一臉怪異的盯著自己,韓孔雀老臉一紅,立即挺直了腰桿,咳嗽了幾聲道:「伯母,大姐,你們等急了吧?很快就上菜了,我過來看看。」

看到韓孔雀那種沒事人一樣的表情,柳枝噗嗤一聲笑了。

等陳美茹驚魂初定,看了看韓孔雀,她還真是沒有膽量向他發威,所以只能再次對準了那個小mng男。

「你抱著肚幹什麼?沒看到你前丈母娘在這裡等著你拜見嗎?好你個宮小路,我還以為你很老實,所以才嫁給了你,沒想到你提了科長才幾天,居然就有了花花腸,你對得起我嗎?

怎麼?聽說柳絮買下了一家醫院,你心動了是吧?

你也不看看你的得性,就算給你一家醫院,你能經營好嗎?

沒有我們陳家,你狗屁都不是,居然敢背著老娘來這裡會舊qng人,連老丈母娘都請來了,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夠了,趕緊滾蛋,不要在這裡給我們陳家丟人,就那樣的貨色,也能出來勾yn人?」陳嘉義從電梯里走出來,正好聽到了陳美茹的謾罵。

「堂哥?」陳美茹的聲音戈然而止。

「走吧!不要在這裡丟人了。」陳嘉義轉身對韓孔雀道:「兄弟,真是對比起了,這是我一個遠房堂妹,從小被嬌慣壞了,說話不經過大腦,您大人不記小人過。」

韓孔雀道:「沒事,你不用看看你堂妹,她剛才差點撞牆上去了。」

柳枝笑著道:「雖然動靜不小,但沒撞牆上,被她丈夫擋住了,只要聽她那氣十足的叫囂聲,就知道沒有什麼問題。

這位大妹,你要好好管教一下你這個丈夫,以後千萬不要放出來,讓他隨便拉扯別人的衣服什麼的,很危險的。」

韓孔雀也笑了,他這個大姨也不是善茬啊!

陳美茹看了一眼韓孔雀,他雖然在笑,可他的笑容卻十分危險。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