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一十七章朋似雲來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家這種遭遇就已經是註定了的。 「走吧,我們不說這些,哎!我還忘了。毛哥,你們能不能適應海上的風浪,我那條船有時候會出海。」韓孔雀想到了毛絨只是偵察兵,可不是海軍,如果有人暈船,那可就壞了。

六月結束了,月票進入了分類榜前十,可惜沒獎,新的一月,繼續求月票。月初如果進入分類榜前十,加更。

「師傅不愧是師傅,真是交遊廣闊,不過師傅你跟這些老頭有什麼共同語言?不如我們去裡面探討一下人生?」歐陽龍可能看到了韓孔雀的為難,所以開始插科打諢。

韓孔雀頓時鬆了口氣,此時他看歐陽龍那個欠扁的笑容,居然破天荒的變成了可愛。

恩,這小子有前途,被那副餓虎撲食圖折磨了這麼長時間,居然精神越來越好了,看來是真的學到了什麼。

「幾位老爺子還是裡面請吧!今天好好喝幾杯,其他事情我們以後談。」韓孔雀立即道。

歐陽龍見機,立即道:「每人一萬是吧?來,兄弟們都過來上賬,這家紅樓食府現在可是魔都飲食界的大哥大,我們今天一定要好好享受一下。」

韓孔雀笑道:「肯定不會讓你們失望,不過,看到你這囂張的樣子,不是專門來給這裡拉仇恨的吧?幸虧紅樓食府還算有點本事,要不然,可就要被你害了。」

紅樓食府最近還真是有點招人恨了,因為它崛起的太快,搶了很多人的生意。

「啊!師父這麼一說,我就更期待了。」歐陽龍拉過來了一伙人,爭先恐後的在那裡交錢。

而劉韶山他們卻被擠在了另一邊,正好和韓孔雀隔著歐陽龍一伙人相對而望。

看著鬧哄哄的現常肯定是沒法借那尊佛像用來研究了,劉韶山暗道可惜。

不過,他也有心理準備,畢竟是一尊十分少見的藝術品,這樣的頂級藝術品,不要說韓孔雀個人,就算秦陵博物館,都不可能借出來讓他們研究。

剛剛把歐陽龍和劉韶山他們應付走,這裡又來了不少人,不過這次韓孔雀可是十分歡迎的。

「毛哥。你怎麼來了?」韓孔雀看到毛絨之後。立即笑容滿面的迎了上去。

「哥幾個沒什麼錢,意思到了,你們可不要嫌棄。」說著,毛絨遞上來了一摞錢。看樣子。不少於一千。

韓孔雀笑著道:「你們來就好了。拿錢幹什麼?」

毛絨道:「你這說的可就有點虛偽了,我們不拿錢來,難道來吃白食啊?」

韓孔雀訕訕笑了起來:「是我不對。毛哥,我給你賠禮,我知道,這些天沒有跟你們聯繫,讓兄弟們傷心了,等會我自罰三杯。」

「三杯哪夠?我們還都以為你發達了,就把我們這些兄弟忘了呢1毛絨領來的幾個,都是給韓孔雀幫過忙的幾個,他們也跟韓孔雀熟識。

韓孔雀也不矯情:「這可不怪我,我有幾次是想請哥幾個來幫忙的,可你們好像也出任務了,我沒有找到你。」

毛絨道:「你是說上次揭、陽公盤時吧?其實我們離你不遠,當時我們也在那裡,不過我們是在公司的臨時倉庫中執行任務呢1

「不說這個,我可真需要哥幾個幫忙,就怕你們離不開鳳凰珠寶,畢竟你們在那裡做了很長時間了。」韓孔雀道。

毛絨立即道:「你可不要這麼說,我們兄弟要是還有一點辦法,我們也不會厚著臉皮來這裡,現在我們在鳳凰珠寶做不下去了,今天正是來投奔你的。」

「這感情好,你們先去喝喜酒,等過了今天我們再說。」韓孔雀高興了,還真是瞌睡就遇到了送枕頭的,他剛想給家人找些保鏢,這就有人送上門來了。

毛絨卻沒有走,而是一臉為難的道:「小韓,你不用為難,這次我們整個中隊的都被開除了,你也知道,我們都是戰友,如果我們分開,也都能找到工作,可我們有三十二人,一般公司還真聘請不起我們。」

「哈哈,今天真是好日子,放心,不就三十二個人嗎?毛哥,你太小瞧兄弟了吧?你們三十二個兄弟我都要了,明天,不,今天你們就可以去我公司報道。

我給你們一個電話,你們跟我的司機聯繫,他會安排好你們的,今天我們先喝酒,等喝完了喜酒,你們再去報道,明天就可以正式上班。」韓孔雀高興的道。

毛絨一聽,也是大喜:「還喝什麼喜酒啊!我們來了四個,還有二十多個在家等消息呢!最近一個多星期,我們坐吃山空,再找不到活,我們就要散夥了,趕緊的那電話來,我們這就去報道。」

韓孔雀道:「不用這麼著急,天大地大吃飯最大,我們兄弟很長時間沒在一起吃飯了,怎麼也要吃了飯再走。」

「也行,我們在這裡吃飯,你把電話給我,我先讓那些等消息的兄弟去報道,他們今天就可以上班。」毛絨高興的道。

韓孔雀道:「這樣最好,你們去三號碼頭打電話,執行任務的地方在一條船上,兄弟們我都信得過,不過我還是要問一句,那條船上的一切都是機密,能不能做到守口如瓶?」

「沒問題,我們是幹什麼的?我們平時接觸的是什麼?如果我們不能保密,誰還敢用我們?你放心,這次我們集體被開除,並不是因為我們失職,或者是泄密,而是被周成雲那個小子排擠了。

他們家裡從緬甸調回來了一批私兵,我們就成多餘的了,我們還真是瞎了眼,給他們周家服務了這麼多年,他們居然說開除就把我們開除了。」毛絨氣憤的道。

「家族私兵?從緬甸抽掉回來的?那緬甸那邊怎麼辦?那邊可是更需要人手。」韓孔雀皺起了眉頭,事情好像要遭。

果然,毛絨道:「緬甸那邊亂套了。連同周家幾個大礦主,都被政府盯上了,現在他們的日子不好過,正在收縮實力。」

韓孔雀嘆息了一下,這是沒辦法的事情,如果緬甸始終處在混亂狀態,像周家這樣的大礦主,還能左右逢源,利益獨享,可現在緬甸雖然還是很窮。但政局已經比原來平穩多了。

這社會環境平穩了。就沒有一個政府放任國有資產外流,而緬甸最好的資源,自然就是翡翠了,所以。自從緬甸公盤越來越正規。規模越來越大之後。周家這種遭遇就已經是註定了的。

「走吧,我們不說這些,哎!我還忘了。毛哥,你們能不能適應海上的風浪,我那條船有時候會出海。」韓孔雀想到了毛絨只是偵察兵,可不是海軍,如果有人暈船,那可就壞了。

毛絨笑了:「我們偵察兵是幹什麼的?任何地方,任何環境,不管有多複雜,都有我們偵察兵活動的身影,我們雖然不是海軍,但武裝泅渡一萬五千米,我們都是訓練過的,而且都是合格的老兵,雖然退役多年,也許達不到原先的水準,但在海上執行任務,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

「這樣就好,你們到了那裡,有些保密條例會讓你們事先看一下,萬一有人不同意,我再重新給你們安全一些陸地上的工作。」韓孔雀道。

毛絨拿著張向月的電話走了。

張向月現在很忙,能夠找些人去給他幫忙,想來他會很高興。

「哥,你什麼時候又多了一條船?」韓榮耀好奇的問道。

韓孔雀瞥了他一眼道:「早就有了,要不然我們家裡的海鮮是哪來的?」

「漁船?遠洋漁船吧?肯定很大,要不然撈不到多少魚的。」韓榮耀試探的道。

顧小苗拉了一下韓榮耀道:「你管那麼多幹什麼?大哥又沒有少了你的魚吃。」

韓榮耀的毛病又犯了,他又開始耍他的小聰明了,而這一切,韓孔雀會看不出來?

所以顧小苗立即阻止他,省的韓榮耀又被韓孔雀給算計了,這個大哥平時看起來很溫和,可腹黑起來也很讓人害怕。

「等有空了帶你們出海去玩。」韓孔雀沒有多說,卻是給了韓榮耀希望。

韓榮耀知道能夠親自看看那條船,也就不再探聽消息。

接下來這裡更熱鬧了,陳嘉義他們來了,來的是十個人,另外一個是代表中國尋根這個組織來的,是一個美女,叫劉莎莎,是劉長發的孫女。

張向月之所以那麼忙,而韓孔雀之所以積蓄海上保安力量,都是因為龍計劃已經啟動,他在為下一次出海準備。

劉莎莎是作為中國尋根的代表,來協調跟他們的關係,以便以後更好的合作。

「聽說歐陽龍那個二貨先來了?」江林笑著道。

韓孔雀道:「來了,不過他的變化還是不小的,你們可能要被驚到。」

陳嘉義道:「看到他,就好像是看到了我們年輕時,不奇怪,人總有長大的一天。」

韓孔雀笑了笑沒有說話,這些大家公子,其成長曆程很多都是一樣的,所以陳嘉義有這樣的認知,韓孔雀是一點也不奇怪。

劉鳴玉此時道:「小韓,聽說這次你要給我們個驚喜?」

韓孔雀笑道:「本來不想讓你們知道今天是我兄弟結婚的日子,那樣我就你們的表現了,如果有人不來,驚喜就沒了。」

「這麼說真的有驚喜了?自從上次去了一次南邊,回來后就是無聊的工作,我早就想再出去玩一下了,不知道這次去哪?」程軍道。

韓孔雀笑道:「好幾個地方,你們自己眩」

「說說,聽說這次是大行動,到底有多大,我們知道了消息之後,才能做好準備,上次可就你做的準備充足,這次我們也要多帶點袋裝食品。」賀承前道。

韓孔雀認真的道:「這次你們還真得要好好準備一下,好了,你們進去吧!我這裡還有客人需要招待。」

韓孔雀看到又來了不少客人,這批客人他到是比較意外,居然是古玩街上認識的一些小販,其中帶頭的是老孟孟光濤。

「孟叔你們怎麼來了?」韓孔雀迎上去道。

孟光濤道:「小韓。你這就不地道了,你兄弟結婚,你也不給我們發張請帖,沒辦法,我們只能是不請自來了。」

孟光濤後面還有季書平、李成、蘇寧全等人,而在最後面的居然是李成和。

看到韓孔雀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李成和有點不好意思的道:「韓先生,上次的事情實在是抱歉,是我武斷了,要不然也不會發生那些事情。」

李成和居然跟他道歉?韓孔雀一愣。有點意外。

李成和可是古玩街上的真正大拿。他們家在瓷器收藏方面的成就很大,也可以說是非同小可。

就是這麼一位古玩界的前輩,能夠為自己的錯誤公開道歉,只是這麼一點。就讓韓孔雀十分佩服。

「李老。事情過去了就算了。畢竟我們也沒有多少損失。」韓孔雀笑著道。

李成和道:「話不是這麼說,我有點想當然了,也可以說習慣了倚老賣老。這種情況表現在了平時行動當中,自然就很討人厭,現在我發現了我的錯誤,自然就要改正,要不然我可就是一錯再錯了。」

「誰能無錯,李老能夠這樣說出來,已經很讓人佩服了,那次在古玩街上我也是有點衝動了。」韓孔雀不為己甚的道。

「沒事,你說得對,我不能做錯了事情,還能當沒事人一樣,所以知道今天這個小夥子要結婚,我這專門道歉來了。」李成和真成的道。

韓孔雀道:「李老來了就行了,榮耀,還不趕緊把人帶進去。」

看著韓榮耀把李成和等人帶進裡面,韓孔雀也只能搖頭,不過他還真是佩服李成和,像他這樣能夠低下頭的老人,他就見了這麼一個。

「咦?榮華,你大嫂呢?」這邊寒暄完了,轉過頭,韓孔雀卻找不到柳絮了。

韓榮華道:「大嫂的家人也來了,我讓大嫂把他們帶進去了。」

「啊?都有誰來了?」韓孔雀驚訝的問道。

韓榮華道:「好像是柳媽媽和大嫂的大姐和大姐夫。」

「她姐姐和姐夫也來了?」韓孔雀有點摸不著頭腦,如果說柳媽媽因為跟劉慧玉接觸過,來這裡喝喜酒還說得過去,可柳絮的大姐和大姐夫來這裡幹什麼?

不過,還沒等韓孔雀詢問,又來客人了。

招行的經理張國通,領著幾個人走了過來。

韓孔雀又是一陣寒暄,等介紹完了,韓孔雀才知道,是其他幾大國有銀行的行長。

當然裡面也有招行魔都分行的行長,這些人早就想要認識一下韓孔雀。

不過他們都一直沒有機會,而這次韓孔雀的兄弟結婚,自然是攀交情的最好時機,所以他們都上門了。

等剛剛把他們送進去,乾山縣同鄉會的一些同鄉也前來祝賀,孫玉、趙名旺、藍宇凡帶著幾個韓孔雀不認識的同鄉,一塊走了過來。

孫玉看著剛剛走進去的張國通等人,他知道,那些都是魔都金融界的大拿,這些人,平時見到一個都不容易,而今天一下見到了四五個。

所以孫玉搶先了一步,跟迎向來的韓孔雀握了握手。

「真是沒想到你們幾位老哥能來,這是蓬蓽生輝啊1韓孔雀笑呵呵的道,這來了的都是人情,以後要還的啊!韓孔雀嘆息著。

孫玉笑道:「韓兄弟不怪我們不請自來就好了,我們是同鄉,聽說了你兄弟要結婚,如果不來,那可就是太不會做人了。」

趙名旺也走上前來道:「韓兄弟,我們沒把你當外人,所以,你不用招呼我們,我們自己進去就好了。」

趙名旺看到後面一撥一撥的賀客,知道韓孔雀忙,所以放下紅包,立即向里走去。

雖然孫玉還十分想跟韓孔雀交流幾句,但現在明顯不是時候,所以他也只能無奈的走進了婚禮現常

這個時間,婚禮即將舉行,所以來的客人也開始增多。

接下來的是一群鶯鶯燕燕,白曉亦打頭,白衣、何向珊等人領著,一伙人浩浩蕩蕩的走了過來。

笑著道:「你們怎麼這個時候才來?不會是想著來打秋風吧?每人最少一萬的紅包,要不然你們來了我們也不伺候,全都給我進去幫忙,端茶倒水正好缺人手。」

白曉亦她們頓時笑成一團:「一萬沒有,每人一千,怎麼樣不少吧?你看,我們可是都來了,她們幾個第一個月的工資還沒發呢!這就先被老闆剝削了一千塊,她們找誰說理去?」

「好了,後面又來了一夥,你們趕緊進去,今天都多吃點,要不然可對不起你們的大紅包。」韓孔雀笑著道。

錢種樹一馬當先,領著他們村的村幹部,全都來了。

「韓先生,我們農村裡沒有什麼好東西,不過聽說你們需要野兔,這不,我們專門給你們套了十來只,實在是沒時間了,就只能套到這些了。」錢種樹指了指遠處的一個鐵籠子,裡面有十來只活的野兔。

韓孔雀笑道:「還麻煩你老人家,你看,真是我們做小輩的不對了。」

「有什麼麻煩的?你給我們錢家幫了多大的忙?不要說十幾隻兔子了,就算要我這條老命,我都要給啊1錢種樹笑著道。

韓孔雀也笑著道:「我們還真沒買到多少野兔,您老可真是幫了大忙了。」

「這有啥?我們那邊的山坡上,就是野兔多,要不是時間太緊,我們還能逮到不少,不過,這次來我送來了不少野魚,已經送到酒店後門了,你們需要吧?」錢種樹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