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一十六章腹黑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親戚,十桌能夠坐下已經很不錯了,這麼說,十桌酒席的錢就要二十萬,而老韓夫婦他們能夠收到多少禮金? 這次韓顧兩家來魔淙徊簧但也不過是六七十人,每個人五百,在農村已經算是大手筆了,就算七十人,...

感謝guojfff兄弟的萬幣打賞,直接晉陞舵主。

韓孔雀道:「這個是肯定的,本來我也沒想到打擾我那些朋友,所以沒有發一張請帖出去,但今天早晨借了一圈車子,他們想不知道都不可能了,所以,今天來的人肯定不少。」

「這也沒有問題啊?你們各自招呼各自的朋友,榮耀分不到你朋友送的禮金,但你也分不到榮耀那部分禮金吧?這樣榮耀還是會有所收穫。」韓榮華疑惑的道。

而一旁的柳絮也有這種想法,只有韓榮夏不知道情況,所以聽的一頭霧水。

韓孔雀笑道:「我把酒席的菜全部換了,本來一桌的標準是三千,現在換成了一桌兩萬。」

柳絮和韓榮華滿頭黑線,而韓榮夏也極其驚訝,什麼樣的酒席要兩萬一桌?

「你這不是坑榮耀嗎?」柳絮想到韓榮耀知道后,會是一種什麼表情?

肯定是哭都哭不出來吧?

要知道,加上他們的家人,算上親戚,十桌能夠坐下已經很不錯了,這麼說,十桌酒席的錢就要二十萬,而老韓夫婦他們能夠收到多少禮金?

這次韓顧兩家來魔淙徊簧但也不過是六七十人,每個人五百,在農村已經算是大手筆了,就算七十人,能收三萬五千元已經很不錯了。

當然有些至親好友會多給一些,但就算這樣。禮金也不會超過四萬。

而二十萬的酒席錢,這四萬全都支付了,也不過才五分之一,這韓孔雀是想把韓榮耀向死里坑的節奏啊!

「我就知道大哥最壞了,不過我喜歡,就應該這樣懲治一下二哥,讓他老佔大哥便宜。」韓榮夏揮舞著小拳頭興奮的道。

韓榮華看著興奮的韓榮夏,這個小妹平時一向文靜,沒想到現在居然也這麼向著大哥。

「你這個小妮子也被大哥收買了?說,大哥給了你什麼好處?居然讓你這麼說二哥的壞話?」韓榮華抓住韓榮夏就要饒痒痒。

韓榮夏急忙掙扎道:「哪有?實在是爸爸和二哥太過分了。姐。你都不知道,為了讓二哥結婚,爸爸都不不想讓我上學了。」

「真的?」韓榮華停下了動作。

韓榮夏趴在韓榮華的懷中道:「真的,如果不是媽媽反對。又有大哥給我找學校付學費。爸爸肯定是不會讓我上學了。」

韓榮華的臉色變得韓難看。她當年跟韓孔雀差不多,都是初中沒上完就輟學了。

那時候家裡孩子多,全都上學肯定負擔不起。所以韓榮華也沒有任何怨言,畢竟作為男孩子的大哥都不上了,她不上不是應該嗎?

但現在家裡是什麼條件?

居然為了給韓榮耀舉辦一個風光的婚禮,就敢不顧韓榮夏一輩子的前途,這樣也太傷人心了。

韓孔雀自然知道韓榮華在想什麼,所以他道:「不要管他們,爸爸是什麼人,你們又不是不知道。」

「真不知道咱媽怎麼就嫁給了咱爸,而且對他還千依百順的,真是想不明白。」韓榮華懊惱的道。

韓孔雀斥道:「胡說什麼?他們要不結婚,哪來我們兄妹幾人。」

「好了,好了,到飯店了,我們不說了,趕緊下去吧1韓榮華說完,首先下了車。

韓孔雀和柳絮也隨同下來,此時紅樓食府前面的小廣場上,已經布置好了婚禮現場,韓榮耀和顧小苗,還要在這裡舉行一次西式婚禮。

這時,他們的同學朋友同事,已經來了不少,現場還是很熱鬧的。

韓榮耀和顧小苗正在接待客人,而收禮金的地方,韓立國也準備好了,他負責今天的這個任務。

家裡其他人反而沒有來,那些人全都去了新房,特別是顧小苗的家人和親戚,他們要把顧小苗的陪嫁送到新房,順便參觀一下新房。

「哥,婚宴真的要二十萬啊?」韓榮華還想著這個事情呢!

韓榮華看到,來參加婚禮的,大多數是拿五百元的禮金,多的很少,如果這樣,這次婚宴的花費,他們家就要虧空不少。

韓孔雀笑著道:「不用擔心,我的一些朋友肯定會來,他們如果只拿五百禮金,我們就全給他們上茶水就好了,不用上菜。」

韓孔雀看著站在韓立國身邊,對每一個來送禮金的人道謝的韓榮耀夫婦,他也笑了。

「陳科長,您怎麼也來了?這是嫂子吧?平時我就多讓陳科長照顧,您說,現在我結婚了,你們來喝杯喜酒我們就很高興了,怎麼還帶紅包?

收回去,收回去,按理說,應該我們給陳科長送紅包才是。」韓榮耀看到他科室的科長,居然哪來了一千元禮金,雖然是兩個人,但也是一個大大的人情。

陳科長臉上笑開了花:「這人結婚了可真是不一樣了,你們看小韓說話多好聽,不過,你說的可有問題啊!我聽著怎麼好像跟你要紅包似地?這麼說我可就是貪官了,哈哈。」

韓榮耀也笑了起來:「陳科長還真是體恤下屬,謝謝了,等會兒陳科長一定要多喝幾杯。」

「咦?你們怎麼都來了?張哥,李哥,小錢,怎麼回事?今天你們不上班啊?」韓榮耀看到自己的同事居然在這個時間過來了,感到很驚訝。

那個叫小錢的嘴最快:「韓哥,你不知道,因為你結婚,我們科室除了留下必要的人員值班,其他全都放假了,來參加你的婚禮了。」

「哎呀,剛才忘了感謝陳科長了,你們說,他也不跟我說一聲,要是知道。怎麼也要感謝幾句。」韓榮耀看到同事們臉上那種羨慕嫉妒恨的表情,就是一陣暗爽。

張哥此時道:「行了,你小子今天大喜,你最大,等會多敬陳科長兩杯酒就好了。」

「這個是肯定的,你們裡面請。」韓榮耀感覺自己倍有面子,這種感覺,上學時是絕對感覺不到的。

韓榮華看到那麼多人來參加韓榮耀的婚禮,感覺上學還是很有用的,所以她感慨的道:「看來榮耀在單位很吃得開。上大學就是好。所以,榮夏你要努力。」

韓榮夏撇了撇嘴,不屑的道:「什麼啊?姐,你以為這是二哥的本事?切。如果不是大哥。他也能考上公務員?

那些人還不是看在大哥的面子上。才來參加他的婚禮?

如果只是因為他,他一個剛剛參加工作的菜鳥,他的領導憑什麼這麼給他面子?」

韓榮華想到大哥家裡的那尊價值不菲的佛像。她知道,大哥已經不是原來的大哥了,所以也就不在多說。

韓孔雀道:「我們過去吧!我的一些朋友也來了。」

這時韓榮華想到了什麼,趕忙道:「大哥,你那尊佛像放在家了沒事吧?」

「你不說我還忘了,我這就讓人處理一下。」韓孔雀想到今天家裡的人太多,又那麼亂,這很容易出事。

韓孔雀給韓星打了電話,讓他找銀行的人幫忙送到保險庫保存起來。

現在招行有一間韓孔雀專用的保險庫,韓星和張向月,都可以去保存東西,但他們卻沒有取出東西的權利。

現在,只有韓孔雀本人去銀行,才能把裡面的東西拿出來。

「劉哥你怎麼這麼早?」韓孔雀吩咐完了韓星,正好看到胖劉走過來。

「我過來打前站,我家老爺子和他的幾個朋友在後面,他們馬上就要過來。」胖劉有點無奈的道。

「你家老爺子?」韓孔雀有點驚異,胖劉來參加韓榮耀的婚禮還說得過去,可他家老爺子來又算什麼事?

胖劉道:「你那尊彩繪佛像。」

「你告訴你家老爺子了?」韓孔雀也是無奈,他早就應該想到,胖劉他家老爺子可是專門研究古青銅器的專家,他要是對銅器彩繪技術不感興趣才怪了。

胖劉道:「我可沒有特意告訴我家老爺子,你也知道,我欠你那麼大人情了,怎麼可能還想麻煩你?」

韓孔雀差點就要翻白眼了:「那你家老爺子是怎麼知道的?」

胖劉更不好意思了:「我這不是好奇嗎?所以就向我家老爺子稍微諮詢了一點銅器彩繪的事情,這不,以我家老爺子的超凡智慧,直接就想到了我見過這麼一件寶貝,再加上我的朋友中,有能力得到這種寶貝的,也只有你了,所以他就找到你這裡來了。」

看到韓孔雀皺起了眉頭,胖劉趕忙想轉移話題,他掏出一摞人民幣,直接放在了韓立國面前:「劉岩,一萬塊,恭賀韓兄弟新婚大喜。」

韓榮耀就站在韓立國身邊,這個時間他的朋友來的不少,特別是同學,他們一般很多人都沒事,就提前過來幫下忙。

本來韓榮耀正跟幾個要好的同學在說話,接受著他們的羨慕,接下來,他就看到他的那幾個同學的眼珠子都紅了。

「一萬?」韓榮耀獃獃的看著胖劉,胖劉他見過幾次,自然知道是大哥的朋友,可他結婚他需要送一萬塊嗎?

胖劉笑呵呵的道:「不要嫌少,我現在也就這點本事了。」

韓孔雀遠遠的就看到幾個老頭在劉韶山的帶領下,向這邊走來。

韓孔雀把胖劉拉到了一邊道:「劉哥,那尊佛像跟刀幣什麼的不同,而且我就那麼一尊,所以」

胖劉立即道:「我知道,我也說了,價值那麼高的東西,怎麼可以隨便外借?可我爸不死心啊!你不要緊張,你也不用照顧我的面子,該拒絕就要拒絕。」

「這我就放心了,如果出了問題,我們兄弟就做不成了。」價值兩億以上的東西,只要出了問題,就是大麻煩,而且誰都說不清,既然是麻煩,自然要杜絕。

「來來來。都上這邊來,這位就是韓孔雀,我們現在研究的春秋戰國刀幣,還有那隻鎏金門海,都是韓孔雀先生提供的。

我一直想感謝一下他,可也找不到機會,既然今天他兄弟結婚,我們也湊個熱鬧,來討一杯喜酒喝。」劉韶山是多年的狐狸了,自然有自己的一套辦法。所以過來之後。什麼都不管,先感謝一下再說。

韓孔雀苦笑,而劉韶山已經拿出錢來了:「給我們上賬,每人一萬。不要嫌少。我們研究所就這個條件了。要不是韓先生給我們節省下大筆經費,我們連這些錢也拿不出來。」

韓孔雀無語,韓榮耀更是無語。而其他看到這種情況的更加無語。

五個老頭,每人一萬,這是什麼節奏?

要是韓榮耀是大官,要是韓家是豪門,這麼點禮金,還真是不放在婚禮現場一些人眼裡。

可韓家接觸的社會層面並不高,所以來參加婚禮的,可以說沒有多少有錢人。

所以一個人一萬的禮金,就有點讓人震驚了。

韓榮耀此時已經麻木了,而他更多的是悔恨,你說他來這裡之前為什麼要多一句嘴?

本來他還以為自己要佔便宜,可現在看來,他大哥好像根本看不上他那點小錢啊!

如果他不提,韓立國也不說,那是不是這些錢就算是全家的公款?

韓榮耀的臉已經變成了苦瓜臉,而把這一切看在眼裡的顧小苗,只能是狠狠的掐了韓榮耀一把,讓他臉上帶上笑容,要知道旁邊,可是有人隨時在給他們錄像呢!

韓榮耀接受了顧小苗的警告,立即振奮精神。

顧小苗好氣又好笑,她低聲道:「你說你就是記吃不記打,大哥平時不跟你計較,你還能得些小便宜,這難道讓你有一種智商上的優越感?

現在知道厲害了吧?所以以後把你的那些小聰明都收起來,跟大哥鬥心眼,你只有吃虧的份。」

韓榮耀現在真想淚流滿面啊!哭出來也比現在憋屈著強啊!

他不知道,還有一個巨大的打擊,等著摧毀他那弱小的心靈。

韓榮耀老實了,他也實在是怕了這個大哥,腹黑,不知道什麼時候,他想到了他媽媽劉慧玉給自己大哥的一句評價。

當時他記著自己是極其不屑來著,想來,那時候媽媽就在心裡可憐自己了吧?

韓榮耀快要憋出內傷了,雖然面上在笑,可心裡已經不流血了,只流淚了。

韓孔雀可顧不得他,他還要應付劉韶山這隻老狐狸呢!他的錢可不是那麼好拿的。

「小韓,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科技大學的校長李風雨教授,這位是廣陵市的錢宗強教授,這位是來自首都的樊宗林教授,這位是我們魔都大學古代文化研究所的張瑋綸教授,這位是我的副手林閩南教授。

我們都是同行,同樣熱愛古代青銅器,他們全都是聽說我弄到了一隻鎏金門海,所以才找到我,一塊做一些研究的。」

聽完劉韶山的介紹,韓孔雀本來打好的腹稿,已經全部失效,科技大學的校長都來了,他能不給面子?

此時韓榮耀和顧小苗全都回過神來,他們全都用閃爍的目光看著李風雨,這可是他們的校長,雖然韓榮耀畢業了,但顧小苗還在上學呢!

「這位是韓榮耀同學吧?真是一表人才,我們學校有你這樣傑出的學生,我這個做校長的感到驕傲。」李風雨一臉的和藹。

而韓榮耀則是如遇春風,不過,如果沒有加上傑出兩個字,韓榮耀會更感到高興。

悄悄的擦了擦額頭上根本沒有的冷汗,韓榮耀直接給李風雨鞠了一躬:「李校長好,感謝您來參加我們的婚禮。」

李風雨哈哈大笑著道:「這位是顧小苗同學吧?新娘子就是漂亮,不要有心理負擔,雖然學校里不提倡在校學生結婚,但現在成人高考都實行多年了,所以已婚大學生也不稀奇了,你們結婚是合法合理的,我們只有祝福你們。」

顧小苗不好意思的道謝:「謝謝校長。」

看到滿臉喜色的顧小苗,還有一臉痴獃狀的韓榮耀,韓孔雀知道,這次是怎麼也不能不給人家面子了。

人家可是一句多餘的話都沒說,更沒有以顧小苗的事情要人情,這樣韓孔雀反而更難處理了。

而李風雨也是十分蛋疼,他們學校每年開學時,都恨不得要給每個女生做懷孕測試,就是害怕學校里出這種醜聞,可現在顧小苗是怎麼回事?

這都奉子成婚了,而他這個做校長的還不能說一句難聽的,到了這個時候,他還得來這裡給他們送上祝福,這都是什麼事,哎,社會啊!蛋疼啊!

想到有傳聞說,新來的徐市長跟韓孔雀的關係很好,這直接讓本來有點端架子的李風雨投降了。

徐加辰是誰?以後就是魔都文教衛生部門的一哥了。

他這種末流大學,可是直接受人家節制的,如果他因為顧小苗的事情,跟韓孔雀弄得不愉快了,以後倒霉的還不一定是誰呢!

更何況,他們現在還有求於韓孔雀。

正當韓孔雀為難的時候,一個囂張的聲音響了起來:「哈哈,我總算是比那些老傢伙快了一步,師傅,我來喝我師叔的喜酒來了。」

韓孔雀轉頭一看,不是歐陽龍那個二貨還有誰?

他那極其欠扁的聲音,一聽就讓人有一股要揍他的yu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