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一十五章壞人韓孔雀(最後一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不會賣了的。」 「這樣我就放心了,不過這些畢竟是死物,如果榮耀太辛苦,連孩子的奶粉錢都賺不會來,為了孩子,還是要拿出一些首飾賣了換奶粉的,榮耀,你說是吧?」韓孔雀忍著笑道。 韓榮耀的臉...

「快喊媽啊!傻孩子。」顧小苗的嫂子在一邊看得直笑。

顧小苗這次也不害羞了,大大方方的喊了一次媽。

劉慧玉也是笑容滿臉,不過那笑容,怎麼看怎麼還帶著點挪揄。

顧小苗此時也看清楚了手中拿的是什麼,就算原來沒見過,但也聽過啊!

感覺到手中那種沉甸甸的重量,顧小苗知道,這對黃金手鐲的價值肯定低不了。

韓榮耀此時也看的呆了,他媽什麼時候這麼有錢了?

等疑惑的目光落在了劉慧玉身上時,韓榮耀再次呆住了,他媽手臂上,居然還有一對黃金手鏈,只是看那對手鏈的工藝,就知道,這對手鏈也許不如顧小苗手裡的手鐲沉,但價值也低不了,因為那工藝更複雜。

你哪來的這個。」韓建國哆哆嗦嗦的,用十分小心的語氣低聲對劉慧玉道。

劉慧玉在接受眾人羨慕的目光時,還不忘回答韓建國的疑問:「你準備了兩個紅包,也不是沒有告訴我嗎?你說你想幹什麼?幸虧我早有準備,要不然我這臉可是丟大了。」

韓建國十分憋屈:「我給你準備紅包了,到時候會幫你圓常」

劉慧玉低聲道:「那也是你長臉,還有,你也沒有告訴我啊!所以你也不用怪我,我這是看到你出手那麼大方,才忍痛割愛的。」

韓建國看著那對金燦燦的鐲子,感覺臉上火辣辣的,這樣的東西如果不是提前準備好的才怪了。

雖然韓建國感覺很不好,但韓榮耀此時卻感覺全身上下輕飄飄的,差一點就要喊飄飄欲仙了。

這麼一對金鐲子要多少錢?一兩重就是五十克。五十克是多少錢?

二萬,一兩重就是二萬,這麼兩個金鐲子要多沉?

最少也有半斤重啊!一隻手鐲少說也有一百多克,兩隻就是近二百多克,所以這麼一對手鐲,最少值八萬。

八萬啊!他和老韓機關算盡,也不過弄出來了一個一萬八千八的紅包。而他老媽,居然輕鬆拿出來了價值八萬的黃金手鐲。

所以,看到那對金燦燦的鐲子,韓榮耀一點也沒有嫌棄樣式老氣,暴發戶十足,他只顧著高興了,早就把老韓忘了,等他看到老韓幽怨的目光之時,感覺也幽怨了。老韓這出手也太寒磣了點,你沒看這手鐲重的都沒法帶手上了?

韓建國再不願意,韓榮耀夫婦也不會讓他重新來一遍,所以,按照程序,他們就要下去了。

等老韓走下來。他感覺的更明顯了,不要說顧小苗那邊的親戚,就算他們這邊。看他的眼神也帶上了異樣。

老韓不知道哪裡錯了,但肯定是有問題的,他看著四周,最後把視線落在了韓孔雀身上,難道是他弄得?

但老韓怎麼也想不通,韓孔雀會那麼好?

雖然是送給顧小苗的,但最後也是送給了韓榮耀,以韓孔雀的那種性格,他會那麼好心?

韓孔雀對老韓報以甜甜的一笑,接著就是韓爺爺和韓奶奶上場了。

所有人都興奮的看著行禮的一對新人。等顧小苗磕完頭,果然,韓爺爺拿出來了一隻金手鐲。雖然只有一隻,但個頭卻比劉慧玉拿出來的那對還要大。

這讓顧家的親戚們全都拍起了手掌,雖然是給顧小苗的,但他們作為顧小苗的親戚長輩,還是與有榮焉的。

韓奶奶也拿出來了一隻金手鐲,所有人都能看出,這隻跟韓爺爺那只是一對,這麼一對金手鐲,已經比劉慧玉那一對價值更高。

此時,韓榮耀已經驚喜的找不到北,他只知道暈乎乎的看著自己的媳婦傻笑了。

以韓榮耀的聰明,他自然知道,這肯定是韓孔雀給了爺爺奶奶和媽媽金手鐲,要不然,三老是絕對沒有這種家底的。

但韓孔雀絕對想不到,爺爺奶奶和媽媽,居然轉手就給了他媳婦。

想到了這一點的韓榮耀,看向韓孔雀的眼神就變得有點異樣,是那種得意、興奮、甚至帶著點傲然的意味,這說明,家裡人最看重的還是他。

看到韓榮耀對自己流露出那副得性,韓孔雀十分大度的一笑,不過熟悉韓孔雀的人,像韓榮耀這樣的,已經冷不丁的打了個冷戰。

看到自己大哥那種笑容,韓榮耀一個激靈,從興奮狀態中恢復過來,不過在他還沒有想到哪裡不對時,他們行禮的對象已經變成了韓立國夫婦。

韓立國夫婦沒有讓顧小苗磕頭,他們直接拿出來了紅包,沒有例外,又是一對金手鐲,不過這對手鐲的體積要小了點。

不過這才是正常的,因為這樣的還能戴在手上,剛才的那兩對太重,用來保值還行,如果真帶出來顯擺,那可就有點丟人了。

此時韓榮耀的腦子已經變得暈乎乎的,而老韓則想開了,反正已經丟人,所以他也就豁出去了。

看到自己的兒子和兒媳,接連收到重禮,他那點不高興,也完全消失了。

不管他怎麼丟臉,他的目的也達到了,最終還是他二兒子兩口子得到了實惠。

接下來是兩個舅舅和舅媽,他們送的是玉鐲,每對夫妻湊起來給了一對,而最為吝嗇的韓大紅夫婦,則送了一對貓眼石耳環。

到了這個時候,韓榮耀已經有點心寒,這絕對是他大哥的手筆,可他大哥怎麼就會拿出這麼多好東西送給他?

這絕對不會是讓他用來瀟洒的,想到他大哥對他那一笑,韓榮耀有點不寒而慄。

等兩個堂哥和兩個堂嫂,每人送上了一對黃金手鏈,韓榮耀總算是知道哪裡不對了,今天從頭到尾,他們居然就收到了一次現金。

而這一份現金雖然不少。有一萬八千八百元,但這些錢可是他特意準備的。

其中有不少是韓孔雀給的公款,肯定是要上交的,還有一部分,則是他和韓榮光兩個人貪污的,要還給韓榮光一部分。

這樣一來,其實他收到手的現金幾乎沒有。而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這些錢是給顧小苗的,他卻沒有理由從顧小苗那裡拿到多少。

雖然顧小苗收到了不少首飾,但這些首飾被顧小苗抱得緊緊地,這樣的情況下,你要是讓顧小苗拿出一件來換錢,那肯定跟與虎謀皮無異。

想到這裡,韓榮耀的臉更苦了。

韓孔雀看著韓榮耀的樣子就開始偷著樂。

「我發現你還真壞。」柳絮站在韓孔雀邊上。看到兄弟兩個的眼神交流,立即開始同情韓榮耀。

「這小子不收拾不行,你不知道,他還打算這次坑我一把,想多收一些禮金,所以我乾脆成全他。讓他盡量多收一些。」韓孔雀笑著道。

柳絮抱著韓孔雀的臂膀,把自身大半重量放在了韓孔雀身上,她是怎麼舒服怎麼來。而韓孔雀卻很享受這樣的感覺。

柳絮趴在韓孔雀耳邊道:「這些首飾可是女人的最愛,我看小苗那個樣子,肯定會當寶貝收起來。」

「那是,這可是女人的壓箱底,這些東西,如果沒有意外,是肯定會傳給榮耀的子女的。」韓孔雀笑的高興。

柳絮道:「所以,韓榮耀是一點也撈不著。」

「你怎麼能夠這麼說?夫妻一體,小苗的不就是榮耀的嗎?」韓孔雀笑的有點猥瑣了。

「這些首飾雖然值錢,但不換成錢。就是不能吃不能喝的東西,好像這個不能用來改善一下自己的生活。」柳絮道。

韓孔雀毫不掩飾自己的目的:「所以說,人還是要靠自己。想靠歪門邪道獲得滋潤的生活,那是鏡中花,水中月。」

「你這個做大哥的可真夠稱職的,這樣的事情你都想到了。」柳絮鄙視的道。

韓孔雀笑著道:「那是當然,所以,騷年,努力吧!不努力,孩子的奶粉錢都沒有。」

最後,韓孔雀的聲音稍微大了點,正好被他們周圍的人聽見。

聽到的人,全都善意的哈哈一笑。

他們認為韓孔雀是說著玩的,畢竟他們家這個條件擺在這裡,只是收的禮,就值個幾十萬,有這種家底,難道還會沒有孩子的奶粉錢?

這樣的事情,外人是肯定不信的,而韓榮耀的臉卻綠了。

他可是知道,他大哥是不會說話不算的,看到顧小苗手裡的金玉首飾,此時他已經完全沒有了那種興奮。

這些再值錢,也不能換成奶粉啊!

此時韓榮耀真是有點欲哭無淚。

想到以後自己苦逼的生活,韓榮耀立即咬牙道:「不行,這種情況是絕對不能讓他發生的。」

「你怎麼了?什麼情況不能發生?」顧小苗奇怪的看著韓榮耀。

韓孔雀走過來道:「榮耀是說,你這些首飾都要收好,這可是留給你們兒媳婦的傳家寶,是絕對不能隨便賣了去享受的。」

顧小苗摸著一隻玉手鐲幸福的笑了起來:「大哥放心,我們還年輕,能吃苦,這些東西自然是不會賣了的。」

「這樣我就放心了,不過這些畢竟是死物,如果榮耀太辛苦,連孩子的奶粉錢都賺不會來,為了孩子,還是要拿出一些首飾賣了換奶粉的,榮耀,你說是吧?」韓孔雀忍著笑道。

韓榮耀的臉色綠了又白,白了有綠,最後在顧小苗的目光逼迫下,才道:「怎麼可能?我就算不睡覺,也要把我兒子伺候好,不要說奶粉了,我們兒子以後使用的所有東西,都用最好的,為了這個,我會努力的。」

「恩,這話我信,所以我就記著了,希望你不要忘了。」說完,韓孔雀好像無意識的晃動了一下手臂,而手臂盡頭,卻是一直碩大的拳頭。

韓榮耀一看,臉色頓時變得又苦了。

「大哥,大嫂,你們好像還沒給禮物。」看到人就要散場,韓榮耀有點急了。

少了誰的禮物。也不能少了自家大哥的,萬一大哥沒有帶禮物,那就只能給他現金了,只要收個兩三萬,以後孩子的奶粉錢就有了。

韓孔雀一笑,看向了柳絮,柳絮從口袋裡拿出來兩隻手鐲。直接塞到了顧小苗手裡:「我跟你大哥給你們的結婚禮物,希望你喜歡。」

「呀!這麼漂亮,這是玉的嗎?」顧小苗拿著晶瑩剔透,好像透明一樣的一對血紅色手鐲,立即挪不看眼睛了。

韓孔雀笑道:「這可不是玉的,這是瑪瑙的,瑪瑙的透明度和水頭,都很高,硬以很不容易雕琢,能夠用這樣材質的瑪瑙,雕刻出這樣的手鐲,更加少見。」

「我知道,紅色的瑪瑙更珍貴,謝謝大哥大嫂。」顧小苗立即給兩個人鞠了一躬。

韓孔雀笑道:「你看好榮耀就行了。不要讓他把這些東西拿出去顯擺,丟了還沒關係,如果讓別有用心的人惦記上了。很容易出問題。」

「知道了,我會看好的。」顧小苗立即有了防備,加上看到韓榮耀那熱切的眼神,就更警惕了。

韓榮耀還真有可能會忍不住跟朋友炫耀,看來要好好叮囑他一下了,顧小苗暗暗決定。

韓孔雀看到顧小苗那個樣子,就知道自己的目的達到了。

而韓榮耀卻心有不甘看到人已經散的差不多了,他才道:「大哥,我們結婚收的來客禮金怎麼算?」

「怎麼?你有想法?」韓孔雀道。

「恩,我們的親戚朋友都是來給我們祝福的。那禮金是不是要歸小苗保管?」韓榮耀問道。

韓孔雀笑了:「這個我還真不知道怎麼處理,這樣吧!我們一塊過去問問大爺,他老人家這樣的事情經歷的多。他說應該怎麼辦就怎麼辦。」

雖然跟顧小苗的關係不錯,但這樣的事情,還是穩妥一些好,所以,雖然知道韓榮耀的這個要求很過分,但韓孔雀卻不能出口直接反駁。

聽韓孔雀這麼一說,韓榮耀表情立即變了:「這樣的事情我們兄弟自己商量一下就好了,又何必麻煩大爺。」

韓孔雀笑道:「這個可不能馬虎,你看,像我們的長輩,他們過來給你們祝福,那是爸媽的人情,別人是看在爸媽的面子上過來的。

而他們以前家裡有事,是爸媽隨的份子錢,所以,現在他們還的是爸媽的人情,這些人情債,是需要仔細記錄下來的。

今天來參加你婚禮的,如果是沒有結婚的,像小苗的表姐弟,這些以後他們結婚,你們也是要參加的,以還回他們今天來參加婚禮的情分,所以這樣的事情還真是馬虎不得。」

韓榮耀眼珠子轉了轉,既然是還他們父母的人情,那老韓還能跟他搶那些禮金嗎?

所以韓榮耀立即同意了。

他們過去跟韓立國一說,韓立國立即道:「這個很簡單,我們村裡有慣例,客人是沖著誰來的,收的禮金給誰返還三分之二,而人情,就有誰來還。

比如說孔雀,如果有人沖著他來參加榮耀的婚禮,雖然是祝福榮耀的,但這份人情,肯定是有你孔雀來還的,所以,三分之一的禮金用來支付酒宴花費,其他返還孔雀,以便孔雀的朋友以後有事,孔雀好拿這份錢,去還回人情。

這就是人情往來,其實誰都不會吃虧,也不會佔便宜,只不過是互相幫助一下罷了,在這一方面,我們比城市裡的人仁義多了。」

韓榮耀一聽,還真是這回事,不過,他韓榮耀的婚禮,來的不是他和顧小苗的朋友,就是家裡的親戚,沖著韓孔雀來的能有幾個?

韓榮耀可是清楚的知道,發出去的請帖之中,根本沒有一個是大哥韓孔雀的朋友,所以這筆酒席收入的禮金,還真的會有一大筆要落入他的腰包。

想到這裡,韓榮耀一連的春風得意,剛才的失意已經完全從他臉上消失。

韓立國也看出了韓榮耀的心思,所以韓立國道:「榮耀,大爺要先告訴你,你爸爸給你定的酒席標準不低,他那部分錢,肯定要先付酒席錢的,只有剩下的,才會返還給你爸爸。

既然你爸爸不當家了,那他們的那份錢,就只能算在公中,所以他們的錢,必須要用來支付酒席錢。」

「沒事,就這樣吧!今天辛苦大爺了,等會大爺多喝幾杯。」韓榮耀的臉上已經笑出來了一朵花。

家裡的親戚有多少人,韓榮耀早就計算好了。

這次來參加婚禮的親戚,每家都拿出來了一千塊的禮金,而一桌酒席能夠做十人,酒席錢才三千,他們一桌酒席怎麼也能剩下兩千,十來桌酒席,怎麼也能入賬兩萬。

想到這裡,韓榮耀剛才的鬱悶算是徹底消失了。

韓孔雀一臉笑意的看著韓榮耀,也不多說話,他摟著柳絮,跟著大部隊走出了院子。

柳絮受不住擁擠,也受不了人多了的那種異味,所以韓孔雀跟柳絮坐在了凱迪拉克上,再加上韓榮華和韓榮夏兩姐妹,這輛車就滿了。

等車子發動,柳絮道:「你又憋著什麼壞呢?我怎麼看你見不得榮耀高興呢?」

這時壞人韓孔雀笑道:「等會兒我不少朋友都會過來,正好介紹一下給你們認識。」

「這麼說你收的禮金應該比榮耀他們多了?」柳絮立即想到了即將發生的事情。

————————————

本月最後一天了,過了今天本月月票就真的要作廢了,求月票了。不過,星期的兄弟多麼?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