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一十一章不信邪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袍美女,在那裡被人按住四肢掙扎。 不管周圍的人怎麼喊明教授,怎麼拍打他的臉龐,他卻一點反應都沒有。 李信知道,這是一個意志力十分薄弱的人,誰都沒有想到,這麼一個養尊處優,氣質飄渺,衣著...

韓孔雀道:「想想地下的甲烷,還有乙醚氣,甚至還有其他,如果全部爆發出來,不能說把整個魔都毀了,毀壞半個還是能夠輕鬆做到的。」

「這不會是真的吧?什麼陣法那麼厲害,能夠吞下幾百年的積累?地下可是沼氣,難不成還能變成可燃冰存儲在了地下?」程林還是有點不信。

韓孔雀笑道:「這個還真不好說,如果你不信,你就去找找徐加辰副市長,我相信他是信了,如果你們找到了一些真正的高手,他會告訴你,這裡是一種什麼格局。

你以為這裡的格局就只有那些死在這裡的人知道?

他們在一些人眼裡,肯定是些不入流的角色,也只有他們這種傻大膽,才敢來這裡尋寶,至於那些真正的明白人,都是有多遠離這裡多遠,他們是絕對不會來這裡湊熱鬧的。

所以,只要你能夠找到一個明白人,稍微問一下,就知道這裡的情況有多麼嚴重了,所以盡量看好這裡吧!

如果被人有意破壞了這裡的陣法,對魔都肯定是一個大災難,那時,才是真正的恐怖襲擊。」

韓孔雀不再多說,留下程林在這裡肚子思考,該說的不該說的韓孔雀都說了,以後怎麼選擇,就看程林自己了。

不管地下的那些異物到底是什麼,是一種什麼樣的存在,就算那只是一種單純的影像,但它卻可以置人於死,只是這麼一點,就讓韓孔雀變得小心謹慎。

此時,韓孔雀不知道,在李信的幫助下,不少人在那間房間里,再一次觀賞了一次那個旗袍美女的啞劇表演。

這一次,那個影像中的美女表現的更加強悍。當幾個專家進入那個房間的時刻,其中一個舉止優雅、衣著考究的教授,直接做了她附身的對象。

當時,幾個人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一個推著一台笨重極其的年輕人不停的的調試機器。

「李信是吧?你說的磁場在哪裡?」明教授在場中最顯眼,不止是他氣質優雅,還因為他不時指揮指揮那個。又吩咐吩咐那個,看起來一派繁忙的樣子。

「就是,不會是你手中的那個破玩意失效了吧?」有人隨大流,開始攻擊李信。

「你們也真是,怎麼能夠聽從一個騙子的話,就來這裡浪費時間?」明教授有點不耐煩了。他很想知道,這地下到底有什麼,所以也就耐著性子,在這裡再待一會。

「如果那個複雜點的指南針也能測到磁場,那我們這台花費百萬買來的儀器,不是可以直接扔了?」

正當那些人議論的高興時,李信開口了:「好了。周圍磁場開始發生變化了,你們那台百萬的儀器,不會還沒有什麼發現吧?如果真沒發現什麼,那還是扔了吧1

「發現磁場變化,磁場在變強,方位,明教授的腳下,明教授小心。」

「啊1

「明教授怎麼了。」

「不要亂動。」

「明教授身體之中的磁場明顯絮亂。」

「明教授昏迷過去了。趕快讓他清醒過來。」

幾個專家教授,同時扶住了明教授,而此時明教授表現的並不像是一個昏迷了的人,他的四肢開始極力的掙扎。

他身邊的幾個人,看到這種情況,更是抓緊他的身體,這樣一來。明教授開始了在這個房間里,那個異物經歷的一切。

站在遠處的李信沒有動,他看著房間里的人,特別是那個明教授。此時明教授好像化身為了那個旗袍美女,在那裡被人按住四肢掙扎。

不管周圍的人怎麼喊明教授,怎麼拍打他的臉龐,他卻一點反應都沒有。

李信知道,這是一個意志力十分薄弱的人,誰都沒有想到,這麼一個養尊處優,氣質飄渺,衣著考究的領導,居然是他們這些人中,意志力最薄弱的人。

看著明教書那扭曲的臉龐,曹成祥突然想起來了這裡的傳說,上一次事件,他就參與過,不過後來他們雖然也遇到了一些事情,可絕對沒有這次來的詭異,來的可怕。

「李大師,你知道這是怎麼了是嗎?」曹成祥看著李通道。

李通道:「把他抬出這個房間吧!希望這個東西還沒有能力離開這裡。」

「趕快把明教授抬出去。」曹成祥不理會那些嚇呆了的人,而是對著那些抓住明教授的人喊道。

這些人本來已經六神無主,現在有了人指揮,自然是立即照做。

等明教授被抬出房間,他立即有了動作,所有人都注意到了,所以緊張的看著他。

明教授的眼睛眨動了一會,終於掙了開了,就在這時,他的身體好像突然打開了閘門,頓時汗流如雨。

只是一眨眼間,明教授就好像是從水裡撈上來的一般。

接著,他再也站不住,身體軟軟的癱了下去。

曹成祥跟他身邊的人,再次拉了他一把,沒有讓他倒下去。

「明教授,你怎麼了?」曹成祥道。

明教授愣愣的看著曹成祥:「我怎麼了?」

「你不知道你怎麼了?」曹成祥道。

明教授道:「剛才我好像是睡著了,突然感覺好難受,接著幾個人走過來拉著我,可我實在是太難受了,就使勁掙扎,當我就要忍受不住的時候,身體卻突然不難受了。」

「小李,看看此時周圍磁場有什麼反應?」

那個操縱機器的小李立即道:「周圍磁場已經恢復正常,明教授身體周圍突然陷入混亂的磁場,也已經完全正常。」

「能夠確定?」

「確定。」

「這裡怎麼了?」這時,送走了韓孔雀的程林和安國,在幾個警察的帶領下,也來到了這裡。

看到明教授好像落水雞一樣,已經完全沒有了先前的仙風道骨,安國忍不住問道。

曹成祥道:「好像這間房子的磁場,能夠影響人體,剛才明教授就被影響了。」

李信看到韓孔雀沒有跟著過來,立即問道:「韓孔雀先生呢?」

「這位是李信大師吧?今天韓先生有事。所以先行離開了,我們希望李大師能夠在這裡幫我們一個忙,等這裡處理善後之後,您再離開。」程林對李信到是十分客氣。

李通道:「其實這裡我也幫不上什麼忙,而且我一晚上沒有睡覺了,此時已經很累了。」

「希望李大師能夠堅持一下,放心我們不會白請您幫忙。該付的報酬,我們一定會支付的。」程林道。

李通道:「算了,雖然我不是算命的,但也害怕被人以傳播封建迷信抓起來,你們還有什麼事,告訴我。我盡量的給你們解決,解決不了的,我也沒辦法。」

「這間房子到底是怎麼回事,李大師能不能跟我們說一下。」程林問道。

李信跟韓孔雀做過交流,他的想法韓孔雀知道,韓孔雀的想法,他也知道。

所以他道:「其實很簡單。這間房子裡面曾經住著一個女人,她在這裡經受了非人的折磨死了,所以她的一段記憶,就被這間房子的特殊磁場保留了下來。

到了現在,只要遇到了合適的載體,她的這段記憶,就會依附在載體之上重演一遍當年發生的那段慘事。」

「你是說剛才明教授就被當做了載體?」曹成祥不可思議的道。

李通道:「雖然我十分想說不是,但確實是。昨天晚上我兒子也曾經經歷過這麼一幕,不過那時是他睡著了才被附身的。

那種情景,要比現在看的更加清楚,也是在昨晚,我們才清楚的看到了事情發生的經過,而今天,明教授應該是清醒著被它附身的。而且是在白天,這樣的情況,只能說明它的能力得到了加強。」

「也有可能是明教授的意志力比較薄弱,韓哥說了。這玩意專門找那種心思素質比較差的人附身。」李闖可不管明教授會不會害羞,直接把他爸爸沒有說的部分說了出來。

安國皺著眉看著李信,這些東西他是不信的,不過這裡的情況又極其詭異,所以他道:「這位李大師,你能不能讓你們見到的事情再次重演一遍?」

李信也皺起了眉頭,很明顯由於昨天晚上的陰氣爆發,給這房間里的這個放映機補充了不少能量,讓那段執念的力量更加強大了,如果再讓一個人進去被附身,那很可能是要出現危險的。

「怎麼?做不到?」就當李信在思量的時候,安國不耐煩了。

李信把心一橫,道:「要讓你們看到一些情況不難,但難在誰進去做實驗,萬一出了人命怎麼辦?」

「出人命?這麼一間房子能夠殺人?我還真不信這個邪,就讓我來,你們都在外面等著,我進去睡一覺,看看到底有什麼問題。

如果它能夠讓我快速進入睡眠,以後這地方我還真的要經常來,這樣的地方做個度假山莊就很不錯。」安國直接脫了上身的警服,就要進房間。

「等等。」這種情況程林可不想讓他發生,沒事還好,萬一有事,他程林可就成了這裡最大的責任人。

「你進去了就算髮生了什麼,你也看不到,還是我進去吧1程林道。

「兩位領導都不要爭了,還是讓我進去吧!我年輕更能抗,再說,有什麼情況,兩位領導都看到了才算。」一個年輕的警察站了出來。

「李大師,沒有危險吧?」程林不放心的道。

李通道:「昨天我兒子倒是沒有遇到大問題,但現在可真不好說,不過我們這麼多人在這裡,如果出現問題,就派人快速把人抬出來,也許不會出問題,不過,這樣一來,你們看到的情況就要少多了。」

「不要緊,只要能夠看到一點就行了,沒必要看到多少,小張,你自己小心點。」程林立即同意。

小張看著李通道:「我應該怎麼做?」

「你什麼都不用做,自己走進房間去就行了。」李信看著這個年輕的警察,既然他奮不顧身,李信也沒有理由阻止他在領導面前表現。

「所有人都做好準備,攝像頭呢?在房間里安裝攝像頭。監視整個過程。」

「換最好的,裡面的磁場到時候會有劇烈變化,會影響攝像頭工作。」

「盡量不要用數碼相機,數碼相機也不可靠。」

所有人準備好了,那個小張才走進了房間:「用不用關燈?」

李通道:「不用。」

「那關門嗎?」小張還是有點緊張。

「所有人都不要說話,也不要有多餘的的動作,看到異狀不要驚叫。好了,你什麼都不用做,只要背對著我們不要說話就好了。」

此時李信也不吩咐眾人噤聲了,剛才那個明教授被附身,那麼多人大喊大叫都沒有用,所以。就算他們外面吵翻了天,也應該不會影響房間內部發生的事情。

安國看著小張慢慢的轉過身,他表現的很自然,這讓安國很是欣慰,這個小夥子不錯。

而李信則在冷笑,這個小夥子是不錯,但剛才他的表現。卻並不像他表現的那麼輕鬆,而李信更壞。

不關燈,不關門,讓小張知道他的後面有很多人盯著他看,這肯定會讓他更加放心,也少了不少恐懼。

如果是他單獨自己一個人,被關在房間里,那時他不可能避免的就會帶著點恐懼。雖然明知道外面就有人等著,可畢竟是自己一個人在一間恐怖的房間之內,這必然讓小張的心裡充滿了戒心和懼意。

而現在,雖然燈沒關,門也敞著,但這時那小張的緊張心理卻更加放鬆,警惕心也自然要低了不少。

就是抱著這樣的心裡。小張等了一會,沒有任何異常,又知道外面就有兩位局長在看著他的表現,所以小張表現的就更加輕鬆了。

他向前走了幾步。想到那個所謂李大師不要他回頭,所以他強忍著回頭看一眼的衝動,慢慢的走到了一張床邊上。

想了一下,他直接坐了下來,那麼多人看著他,就算真的有鬼,也被嚇得不敢出來了。

所以,他很輕鬆的坐在了床上,接著他伸了個懶腰,順勢躺在了床板上,想到今天早上一大早就被叫了起來,現在他又感覺到了困意。

小張感覺他表現的很好,所以他的心裡也來越放鬆,而門外面的人,卻看得極其詭異。

安國和程林互相對視了一眼,兩個人眼中都毫不掩飾的露出了震撼和驚駭。

小張是一名刑警,雖然畢業時間不長,但他卻參加過多次特殊任務,這樣一個小夥子,其心理防線應該是很強的,很難被人突破的,最起碼其警惕心也應該足夠。

但他現在是什麼表現?剛開始就表現出來了渾身輕鬆,接著就隨意的坐下,並且躺在了床上,難道他不知道他進房間是幹什麼的?

就算知道外面有他們這些人在看著,他難道就完全放心了?

難道這麼一件被人盛傳的恐怖房間,就因為他們這些人在門外看著,他就一點戒心也沒有了?

「他睡著了,仔細看著點磁場反應,只要有反應,就說明要開始了,所有人都不要害怕,就當看一段錄像,沒有什麼可怕的。」李信幽幽的道。

李信剛剛說完,就聽旁邊傳來一聲驚呼:「磁場有變化了。」

幾個教授雖然都沒有說什麼,但他們都在機器跟前,磁場的變化,他們自然也第一時間就看到了。

李信看著自己手中的羅盤,再次無序的亂轉起來,立即道:「不用盯著那台機器了,看房間里的人,幾個教授可以靠近一些,但不要進入房間。」

安國和程林的位置,自然沒有人敢擋住,所以兩個人看的很清楚,房間里的燈光柔和,所以房間里的一切,他們都看的很清楚。

而此時,床上本來躺著的小張,已經在安國的眼中消失,這讓他立即一驚。

待他再次看向小張的臉時,卻震驚的發現,那已經變成了一個女人的腦袋,披肩的短髮,掩蓋了她的面容,但她那暴露出來的完美線條,卻明確的表示,此時床上躺著的是一個女人。

「怎麼會這樣?」安國無意識的自語道。

李信就在他身邊,所以聽的很清楚:「這是幻想,其實是有一段影像,照射在了那個小張的身上,把他的身形覆蓋了,這樣才欺騙了我們的目光,所以我們就看不到小張了,現在看到的就是這段影像。」

「這個女人,就是曾經死在這裡間房子里的人?」安國不可思議的看著房間里的女人不斷掙扎。

李信則緊張的看著裡面的情況,很快他就發現了異樣,這次相對他兒子來說,這個小張掙扎的幅度太小了。

就在另外幾個人影出現,剛剛抓住那個女人的四肢時,李信大喝一聲,扔出了一張火符,符籙上用了硫磺,所以在滑動的時候,就像火柴一樣,被點燃了。

符紙的出現,把所有人都嚇了一跳,而這時,李信更緊張了。

昨天晚上,他一張符籙就破除了整個附身過程,而此時,那段無聲啞劇卻沒有停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