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一十章地下寶庫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雀不再理會這個老頭,他轉過頭再次問羌北城:「把你們知道的全部說出來,要不然你們是不可能脫身的,這裡的情況是什麼樣,你們兩個最清楚。 如果這裡被別有用心的人利用,對魔都市會造成什麼樣的破壞,我想...

「這麼說,那些死了的人怎麼打開的地下通道,你們是不知道了?」韓孔雀微笑著道。

羌北城道:「我們真不知道,如果知道,我們肯定會阻止那些人的,因為我們知道那是送死的行為。」

「這一點我到是相信,既然你們能夠想到那間房間,是這裡唯一安全之地,那就說明你們之中有高手,那就說說吧!我相信只是一個水晶柱,是絕對不可能讓你們這樣的高手來這裡冒險的。」韓孔雀道。

羌北城認真的盯了韓孔雀一會才道:「你是個高手,怎麼可能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韓孔雀道:「我當然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也知道這地下有一大筆財富,但我卻不知道,這筆財富是怎麼樣的一種存在。」

「我們也不知道。」羌北城更乾脆了:「我們也知道這裡有一筆巨大的財富,但我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所以我們想要借著法國人提供的一些信息,親自進入地下看一下。」

「我知道,要不要我告訴你們?」一個老頭走了過來。

韓孔雀一看,仙風道骨,一派高人風範,這可能是政府部門請來的風水大師,所以韓孔雀道:「大師怎麼稱呼?」

「哈哈,小夥子不錯,不過,你應該稱呼我為道長,或者天尊也可。」老頭道。

韓孔雀無語,稱天尊?大師也不過是一個尊稱,就像稱呼現在的人為先生一樣,這老頭居然還當真了。

程林此時道:「這位是明林秋教授,道教學會的高級會員。」

「明教授好,不知道明教授都知道些什麼?」韓孔雀恭敬的道,對這些人,還是小心點好,這些都是陰人,陰狠的人。一個不小心得罪了,就有可能想著法的出些陰損注意報復你。

「小夥子身上的磁場很強,這次收穫不小吧?真不愧是聚財之地,作為地主的你,就是佔便宜。」明林秋看著韓孔雀不斷的笑著。

韓孔雀一愣,這老頭知道他得了一些好處:「磁場很強?我到是有些收穫,不過都是兇器。想來道長不會喜歡。」

「沒有看過怎麼知道我不喜歡?不如拿出來看看,如果我喜歡,我會用些有用的信息作為交換。」明林秋道。

韓孔雀一笑,不再多說,他裝模作樣的在腰間一抽,一把軟劍出現在他手中。接著,另外一把更長的軟刀,也被拿了出來。

這是羌北城和馮武玲的兵器,這兩把兵器雖然韓孔雀很想藏起來,但羌北城和馮武玲又沒死,自然是隱藏不下來的,所以。韓孔雀乾脆把這兩件兵器拿了出來。

明林秋疑惑的看著韓孔雀,他的身上確實藏不下多少東西,但剛才怎麼在他身上測試出了強大的磁場?

雖然這兩把兵器也帶著強大的磁場,但這種是凶煞之氣,和他感覺到的溫和氣息根本不同。

雖然知道韓孔雀身上還有一些護身的東西,但他不拿出來,明林秋也沒辦法。

明林秋道:「這些東西老道我用不到啊1

韓孔雀道:「明教授不如先說說都知道些什麼,如果有價值。晚輩自然不會讓您老失望。」

明林秋道:「確實,那我就先說一下這裡的一筆現成的財富,甲烷。」

韓孔雀笑了:「這個就不用提了,我昨晚在這裡待了一晚上,自然知道甲烷的存在,如果您老有辦法能夠封住那個陣眼,讓它只噴涌甲烷。那還有點價值,如果只是說這種水火相濟的產物,那就算了。」

「你們說這地下的財富是甲烷?不可能,那麼大一座聚財陣。怎麼可能只是聚集一些甲烷。」馮武玲忍不住反駁道。

韓孔雀笑道:「我們現在發現的財富就是甲烷,從昨天晚上噴涌的情況來看,如果把這裡的甲烷開發出來,供應百萬家庭長時間使用,是一點問題都沒有。

百萬家庭,每個月每家就算只用一百元的甲烷做燃料,那也是一億元的收入,這不是財富,什麼才算是財富?您老還有什麼補充的沒有?」

韓孔雀看到這個自稱天尊的老頭,在那裡吹鬍子瞪眼,卻再也沒有話可說,他差點被氣笑了。

就這麼點本事,居然就想來他這裡混些好處?

韓孔雀不再理會這個老頭,他轉過頭再次問羌北城:「把你們知道的全部說出來,要不然你們是不可能脫身的,這裡的情況是什麼樣,你們兩個最清楚。

如果這裡被別有用心的人利用,對魔都市會造成什麼樣的破壞,我想你們兩個都很清楚,如果不能避免以後發生這樣的事情,你們兩個是怎麼也脫不了身的。」

羌北城道:「當年日本人在這裡建立生物實驗室你們應該知道?」

韓孔雀沒有說話,他卻看向了程林,而眼角的餘光,卻指向明林秋教授,這個教授就是個打醬油的,沒一點本事。

韓孔雀是想確認,一些機密,是不是需要讓這個老頭知道。

程林能夠混到現在的職位,自然也不是吃乾飯的,現在他也看出來了,這個老頭就是個外強中乾的貨,所以他毫不客氣的道:「明教授,那邊好像有人找你。」

「沒事,那邊的事情不重要,還是審訊一下這兩個人有點用,如果我了解清楚了,對於消除這裡的威脅很有幫助。」明林秋大言不慚的道。

程林道:「那邊的那個地下洞穴到底是怎麼回事,明教授研究明白了嗎?以後還會不會噴湧出毒氣,毒氣為什麼沒有擴散出醫院的範圍?

以後會不會擴散出醫院?如果擴散了,會造成多大的損失?有沒有補救的措施?明教授,那邊真的需要你,你還是過去吧1

「那都是癬疥之疾不用理會,我們還是詢問一下這兩個人來這裡的目的,只有消除了這個隱患,才能確保這裡不會再次出問題。」

明教授好像看不出來什麼是趕,他一再追問羌北城的目的,反而暴露了他的想法。這讓程林更是不想讓他知道。

「癬疥之疾?不如明教授去那座上樓上的房間看看,那邊的癬疥之疾怎麼解決,如果解決的好,我們詢問出來的筆錄,可以讓您看看。」這次程林已經毫不客氣的趕人了。

明林秋臉上的笑容一滯:「你們懷疑我的能力?」

「不是,那邊確實需要明教授,不如明教授過去看看?這裡有我們就行了。」說完。程林直接拉開了車門。

明教授就算再遲鈍,此時也知道,這是要趕他走了。

「我還真不信了,現在都什麼年代了,還能相信迷信?任何封建迷信在科學面前,都是紙老虎。我就去看看,到底是誰在那裡裝神弄鬼。」明教授氣沖沖的走了。

這個剛才還自稱天尊的傢伙,此時卻毫不猶豫的扛起了科學的大旗,這還真是有夠諷刺的,就是不知道,他有沒有那份科學素養,來解釋這裡發生的一切。

程林關上車門。跟安國坐在前面,聽取羌北城的供述。

「二戰時期日本製造了大量化學武器,其中細菌炸彈和毒氣彈是其中應用最廣泛的,而它們的生產基地,就是這裡。」羌北城道。

韓孔雀道:「這個我們都知道。」

「那就說些你們不知道的,前面兩位信不信,我可不敢保證。」羌北城看著韓孔雀冷笑。

韓孔雀笑了:「我們避難的那間房間你也知道,等他們全都進去感受一下。有些事情就會信了。」

「你有這個自信就好,其實這個也不算是隱秘,在江湖之上傳播的很廣,只不過近些年來,這樣的事情已經相信的不多,所以也就沒有引起一些人的注意。

不過像魔都這樣的大城市,怎麼也會有一些流傳。最終流傳到一些人的耳中,所以就有了這次行動,當然,半年前好像也有一次行動。那次也死了不少人。」羌北城道。

韓孔雀道:「你就直接說吧1

「日本人當年發現了這個天然加工毒氣和細菌的場所,自然是欣喜若狂,但這裡也不是沒有麻煩的,雖然地下的環境很易於細菌滋生,但同時他們也面臨著邪靈的攻擊。

當然這個稱呼是人本人的稱呼,在我們國內,稱這樣的東西為陰煞,比較親民的說法就是鬼。」羌北城的目光看向前面。

果然,程林雖然沒有什麼表示,但安國卻斥道:「鬼?這種東西你們也相信?我看你是想騙鬼吧?」

羌北城諷刺的看著韓孔雀道:「怎麼樣?說真話也沒人信吧?」

韓孔雀笑道:「我相信,你繼續說。」

羌北城道:「這裡之所以吸引人,相信你也知道了九龍風水大陣的存在,這樣一座古老陣法布置在這裡,不用說,這裡肯定有一筆巨額財富。

但這筆財富以一種什麼狀態存在,是誰都不值得的,當然,現在我們也知道了點,這筆財富很可能就是你說的甲烷。

因為不知道這筆財富的存在形式,所以這個雖然吸引人,但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當年日本人為了保住地下研究所,所做出的努力。

我們是同行,自然知道一些法器的威力,而這地下,就有大量的法器存在,那些法器,都是二戰時期,日本人從國內各地搜刮來的。

到了戰爭末期,日本人需要大量毒氣彈和細菌彈,所以就算受到了地下陰煞的瘋狂反撲,他們也沒有放棄這裡,這反而讓日本人更加瘋狂,所以他們大肆搜颳風水法器。

那些法器被運到這裡,用來鎮壓地下那些越來越瘋狂的陰煞,等到日本人戰敗,破壞這裡時,十幾年的時間都過去了。

昨天晚上的那種情況你也見到了,我們還只是在地面上,就遇到了那麼多威脅,那地下的危險程度,就可想而知了,但日本人在下面待了十幾年,你能想象的出,日本人是怎麼支撐下來的嗎?」

說到這裡,羌北城的表情已經是一片狂熱。當然馮武玲也不例外,不說他們兩個,就算韓孔雀,也已經被深深吸引。

能夠在下面支撐那麼長時間,肯定有一些日本神道教的高手在努力,但只是人為的努力,肯定支持不了那麼長時間。這樣一來,他們要在下面布置多少法器?

想到外面鎮壓陣眼的那頭銅牛,雖然這個很可能不是日本人放置在那裡的,但要是沒有那頭銅牛一樣質量的風水法器,是絕對不可能鎮壓住地下那些陰煞的。

羌北城繼續刺激韓孔雀:「據我們得到的資料顯示,當年瘋狂的日本人。不止是從我國各地搜刮古玩法器用來鎮壓這裡的陰煞。

就算是國外的,和一些先前他們運回國內的很多古董法器,都被他們重新運到了這裡,這麼一算,這個地下整個就是一個法器寶庫。」

安國此時道:「到底是古董,還是法器?」

「說不清楚,像傳說中的四羊方尊。我知道就有一尊在下面,還有銅羊,銅牛,金麒麟,或者是龍神座、銅鼎等等,這些東西,都是古董,但也是法器。」羌北城道。

「四羊方尊?四羊方尊是法器?這我還是頭一次聽說。」安國冷笑。

羌北城道:「銅羊可以當鎮物。四頭養做成的四羊方尊只會更強,所以這個根本不用懷疑。」

韓孔雀道:「我們不用爭論這個,只要確定了地下有這些東西,那肯定就是隱患。」

程林道:「說的對,這些東西要儘快取出來,不能再放在這裡了,要不然還不知道要出多少事情。」

韓孔雀道:「好像不太容易。」

安國道:「既然發現了入口。派些生化戰士進去,把那些東西全都取出來,也就消除了隱患。」

韓孔雀苦笑,而羌北城則是冷笑。

「怎麼了?」程林看到韓孔雀笑的那麼詭異。不由自主的問道。

「死了的那些人雖然不能說是高手,但怎麼也比你們的士兵厲害十倍。」羌北城首先開口道。

韓孔雀道:「想下去不是那麼容易的。」

「那是因為那些人沒有準備,如果穿上生化服,就算再厲害的毒素,也沒法傷害到人。」安國道。

羌北城冷笑道:「該說的我們都說了,知道這個消息的,肯定不止是我們這些人,所以,就算留下我們,也不可能讓這件事情淡化掉,我希望你們能夠信守承諾。」

程林道:「放心,我們只要調查一下,確認你們說的是真的,你們就會獲得自由。」

這兩個人來這裡,連小偷小摸都算不上,所以只要程林他們不故意找他們的麻煩,就連拘留都不需要。

韓孔雀看了看程林,又看了看安國,很明顯,這個安國對韓孔雀不太感冒,所以有些話韓孔雀也不再多說。

「該知道的你們都知道了,今天我兄弟結婚,所以這裡的事情只有你們處理了。」韓孔雀道。

「你放心,這裡雖然被你買下來了,但怎麼也怨不到你頭上,你放心的回去幫著操辦婚禮吧!不過,今天我可能去不了了,在這裡先跟你說一下。」程林笑著和韓孔雀一塊走下了車子。

韓孔雀看了一眼後面,發現安國還坐在車子里不動如山。

等走出幾米,韓孔雀並沒有再繼續向前走,而這個時候,程林雖然站定了,但他還在目送韓孔雀,他很快就發現了韓孔雀的異常,所以就走了上來。

韓孔雀笑著道:「剛才有些話沒有說完,我想對你應該有點幫助。」

「我們也不是接觸了一兩次了,有什麼話你直說好了。」程林豪爽的道。

韓孔雀道:「那邊的那個入口,千萬不要讓人隨便下去,如果那個人非要讓人下去,你也要撇清關係,要不然很可能有大麻煩。」

「大麻煩?」程林疑惑的道。

韓孔雀道:「你不會也以為是毒氣泄漏吧?從那個地方下去的人,絕對是上不來了,死了一些無名氏,你們怎麼處理都行,如果是你們的同行死在了下面,你們怎麼交代?」

「真有這麼嚴重?」程林雖然也聽了羌北城的那些話,也知道這家醫院有些詭異,但這樣的事情,沒有親身經歷過,他還真是半信半疑。

韓孔雀道:「比你想象的還要嚴重,這還是其中一個問題,還有另外一個問題你也一定要注意,那伙被日本人雇傭而來的,他們並不是單純的來尋寶,其實他們才是真正的恐怖分子。」

「他們才是來搞破壞的?他們的目標不是一個貔貅嗎?」程林道。

韓孔雀道:「就是因為這個,我才懷疑他們是來這裡搞破壞的,那邊是一座大陣的陣眼,而催動大陣的就是那件貔貅,如果取出來了那件貔貅,也就等於破壞了整座陣法。

這麼跟你說吧,用貔貅布置出來的陣法,就和貔貅一個性質,只吃不拉,所以它吞進去的東西,全都存在肚子里。

打個最簡單的比喻,如果是一個不會破的氣球,不斷的沖入氣體,就這樣充氣達到十幾年甚至是幾百年,如果現在有人把這個氣球捅破了,那會發生什麼事情?」

「大爆炸?」程林的臉色立即變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