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零九章因由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下,一會就好。」韓孔雀並不想讓羌北城和馮武玲知道柳絮的存在。 在一輛警察當中,七八名警察全副武裝的看著兩個人,當韓孔雀出現時,兩個人同時仇視的看著他。 韓孔雀坐進車廂,看著兩個人道:「...

「徐大哥也不能白來這一趟,這個東西徐大哥拿著,算是給你壓壓驚。」說完,韓孔雀從口袋裡摸出一串手串。

這是用小葉紫檀打磨出來的,上面沒有任何雕刻,但只是上面的金星,就已經讓這串手鏈十分養眼了。

「咦?這是金星紫檀吧?這樣的手鏈,我還是在一個老友家裡見過一次,沒想到韓兄弟隨手就能拿出一串。」徐加辰也沒有推脫,直接接到了手裡。

看到徐加辰沒有一點忌諱,也沒有一點做作的手下了他送到禮物,韓孔雀笑了起來:「既然徐大哥識貨,那就好好收著吧!這東西應該具有安神的功效,以後如果再遇到昨天晚上那種事情,也許會好一點。」

徐加辰立即欣喜的塞入了口袋之中,別人不知道韓孔雀說的什麼,徐加辰可是很清楚,這玩意辟邪,只是這麼一個功能,就讓他欣喜不已了。

如果是原來,他也許還十分看不過眼,也看不上這樣的東西,但現在,他可沒有了這種想法。

一些所有人都極力否認的東西,並不等於不存在,剛才那些老專家也說了,這裡具有反物質,正電子什麼的。

就算不是學習物理的,也知道正電子和反物質,是不可能存在在自然環境之下的,當然在宇宙深處也許有,但在地球上,以自然狀態存在的反物質,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

雖然心裡有所猜測,但徐加辰可不會說出來,也不能說出來,還是讓那些科學家來解讀吧!

等送走了徐加辰,柳絮才好奇的問道:「紫檀手鏈能夠辟邪?」

韓孔雀道:「有點作用,但不如你那對銅鈴,這還是我昨天晚上發現的。」

紫檀的香味能夠提醒神腦,對抵禦外邪入侵自然有所幫助,但絕對不如傳說中的那麼有用。反而是他手中的三把桃木劍,更能辟邪防身。

當然,這些韓孔雀是不會告訴柳絮的。

「走,他們好像又有發現了。」柳絮心情平靜下來,好奇心又上來了。

韓孔雀看過去,此時整個醫院中的霧氣已經全散了,由於裡面地勢低。所以在門口,裡面的情況很容易看到,特別是正對著大門的那座古老教堂。

此時教堂前面,已經圍滿了人,他們應該在看那頭銅牛。

韓孔雀對那頭銅牛還有點念念不忘,所以他也沒有在反對柳絮進去。

等兩個人走進去時。一些人正在圍著銅牛不斷測試著什麼。

「真是奇怪,這頭銅牛並不能完全封閉這下面的出口,但為什麼泄漏的這麼微弱,難道底下的甲烷已經噴發完了?」一個老頭一臉疑惑的道。

「剛才我們觀測到的正電子已經完全消失了。」一個年輕人道。

「這很正常,那本來就不是自然界中能夠自然存在的。」

「那這裡為什麼會出現?」

「這裡奇怪唄!不要多問,要多想。」

韓孔雀看到他們討論的特鬧,卻沒有說到正點上。所以他也不管,他也開始細細的查看那頭銅牛,先前,他也沒有來得及仔細查看。

韓孔雀正想上前查看,卻被柳絮拉住了,韓孔雀看著柳絮疑惑的道:「怎麼了?」

柳絮皺著眉道:「這裡有乙醚。」

「乙醚?」韓孔雀更疑惑了。

「乙醚是無色透明液體,有特殊刺激氣味、帶甜味,你仔細聞聞,這裡向外揮發乙醚。」柳絮認真的道。

她是醫生。平時不能說經常接觸乙醚,但也不少見,所以對乙醚還是的特性還是很了解的,她一聞,就聞出來了。

乙醚?韓孔雀立即一驚,他看向不遠處,幾個警局當中的領導正在吞雲吐霧。如果真的有乙醚,那還不炸了?

要知道乙醚蒸氣與空氣可形成爆炸性混合物,遇明火、高熱極易燃燒爆炸。

與氧化劑能發生強烈反應,在空氣中久置后能生成有爆炸性的過氧化物。

「小姑娘不錯。居然能夠一下就聞出乙醚,剛才我們發現了正電子,而正電子正好在乙醚氣中最容易發現,不過,這裡不止有乙醚,還有抗氧劑。

如二乙氨基二硫代甲酸鈉,有了它,乙醚的性質就穩定了,只要不是離得太近,吸收的太多,一般沒問題。」一個正在擺弄儀器的專家,聽到柳絮的話,立即回答道。

柳絮點了點頭,沒有在說什麼,韓孔雀想了想,還是沒有向前湊。

反正這麼大一頭牛放在這裡,也跑不了,以後什麼時候看都可以。

現在這裡既然有有毒氣體,自然是有多遠躲多遠,柳絮現在可是他的重點保護對象。

乙醚主要作用於中樞神經系統,引起全身麻醉,一般認為,乙醚能夠引起意識障礙,這兩方面一結合,這裡有乙醚這樣的大殺器,再加上不能用科學解釋的陰氣,兩者全都能夠讓人心神放鬆,這樣一來,那些異物,就可以順利的在人身上登陸了。

看來這裡那麼容易讓人失陷,並不是偶然的,可以說,這裡是那些異物的最佳場所,是人家的主戰場,有了這種想法,韓孔雀對這裡更加顧忌。

所以,韓孔雀拉著柳絮就去了另一邊,那邊李信父子,正在接受公安的盤問。

看到韓孔雀過來,程林道:「已經了解的差不多了,你們只要做個筆錄,就可以離開了。」

事情很明顯跟韓孔雀他們沒有關係,如果韓孔雀他們是普通人,警方自然是把他們全都帶回去仔細盤查,而現在,則沒有必要了。

「找到了多少人?」韓孔雀問道。

程林看了一眼柳絮,道:「就是你說的那些,其他人都跑了,那兩個人清醒過來了,不過她們什麼都沒說,看來是有一定的經驗,可能是給他們的同夥爭取時間呢1

「爭取問出那些人來這裡的目的吧!要不然以後這裡肯定不能安寧。」韓孔雀道。

程林也頭痛,韓孔雀抓住的那兩個人,真的是亡命徒。他們居然連身份證都沒有,是真正的沒有在國內落戶,不知道他們是真正的黑戶,還是外來者,不管是哪種,這種人都是種麻煩。

「我問一問他們吧!這種人如果沒必要,還是放了的好。畢竟他們沒有犯下多大的事情,你們就算想拘留他們,也沒有多少正當理由。」韓孔雀雖然不想惹麻煩,但麻煩已經上門,他也不能躲著。

程林自然就更無所謂了,這樣的事情。他也不是沒有經歷過。

現場雖然死了不少人,但這些人都是死於意外,那兩個人雖然被抓了,但他們又不是殺人犯,最多也就是因為沒有戶籍而被處理一下。

這一點事情,落實到那兩個人身上,根本就不痛不癢。沒準最後他們警方還要給他們落戶口。

畢竟這些怎麼看都不像是外國人,而他們沒有戶口,而不是隱瞞戶口,所以不管他們出生地在哪,都是當地主管部門的失職,都是給社會主義抹黑。

「柳絮,這就是我跟你說的李大師,你跟他們聊聊。我過去一下,一會就好。」韓孔雀並不想讓羌北城和馮武玲知道柳絮的存在。

在一輛警察當中,七八名警察全副武裝的看著兩個人,當韓孔雀出現時,兩個人同時仇視的看著他。

韓孔雀坐進車廂,看著兩個人道:「我想你們應該知道我們想要了解什麼。」

「我們不會告訴你。」馮武玲冷聲道。

韓孔雀道:「你們是有恃無恐吧?你們知道這裡死了多少人?」

「不管死多少,都跟我們沒關係。」羌北城道。

韓孔雀笑看著他們。只要說話就好,他最怕的就是兩個人死不開口。

「死了十四個,那些人死了,難道真的跟你們沒關係嗎?你們知道那座假山之下有什麼吧?不要告訴我你們不知道。

既然知道。那些人的死,就跟你們有關係,死了十四個,你們兩個絕對脫不開關係,就算不能槍斃你們,你們這一輩子也絕對離不開監獄了。

我想這樣的結果也很不錯,你們好像很恨我?這樣,你們進去做一輩子牢,對我也是有好處的。」韓孔雀冷笑。

而一邊的幾個警察也在笑,不過從他們頭上的冷汗可以看出,他們好像是被韓孔雀嚇到了。

其中一個警察則用佩服的眼光看著韓孔雀,這位可真夠牛逼的,這冤假錯案就是這麼來的吧?

「想拿我們當替罪羊?你是妄想,那些人我們根本不認識,更不知道這裡有什麼,我們只是進來想偷點東西,難道這樣還是死罪?」馮武玲道。

韓孔雀道:「偷東西?這個你要對法官說,和我說沒用,只要法官相信你們,就算你們說是迷路,或者是來偷qng,我都不會管的。

不過,要是真這樣,那十四條人命又怎麼說?難道是警方失職,沒有看好這家醫院,讓他們迷失在這裡,被餓死了?」

「那是你們的事情。」羌北城惡狠狠的看著韓孔雀道。

韓孔雀道:「我們現在就想知道,如果把你們放了,把這件事情抹平,以後還會不會發生這樣的情況,還會不會有人像你們這樣,不怕死的前來送死,要知道,就算讓我們收拾爛攤子,也不能收拾起來沒完吧?」

聽韓孔雀這麼一說,兩個人全都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相信你們知道點情況,但我更相信,你們也沒想到這裡這麼危險,不管是誰告訴你們了什麼,昨天晚上的情況你們兩個最了解。

你們說,這麼一處地方,就算這裡有你們想要得到的東西,你們又有幾分可能得到?所以,既然得不到,又有什麼保密的必要?」韓孔雀還是十分了解這些人的心理的。

等韓孔雀說出這句話,等在外面的程林和安國,全都點頭稱讚。

也就只有這種可能,才能打開這兩個人的心防了。

韓孔雀看到兩個人有動搖的意思,所以趕忙道:「你們想想,不管你們是受人雇傭,還是自己得到消息進來,這都是個悲劇。

也許你們了解的情況還不如我知道的多,現在。我知道這裡是一處凶地,但我不知道你們為什麼要來這裡,只要你們告訴我你們的目的,昨天晚上的事情,就不會放在你們頭上。」

「你說話算話?」馮武玲忍不住看口道。

「師妹1羌北城出生阻止。

馮武玲看了一眼羌北城道:「師兄,我們也不過是適逢其會,實在沒必要給那些人扛著。」

羌北城看了一眼韓孔雀道:「你不是警察。」

韓孔雀笑道:「兄弟好眼力。我確實不是警察,不過外面有兩位魔都市警察局的大佬,要不然讓他們給你們個保證?

要知道,我們實在沒有興緻讓你們兩個頂罪,畢竟這裡原來就發生過這樣的事情,就算上報個毒氣泄漏。出了事故死些人,也沒什麼,我相信那些死人的家屬,是不會來鬧的,也不太可能來要求政府賠償。」

「只要你們能夠保證放了我們,我們可以提供一些這裡的消息。」羌北城最後道。

韓孔雀道:「好,請二位過來吧1

程林打開了車門道:「只要你們說出了你們知道的。我們可以保證放了你們。」

羌北城道:「你是魔都市公安局的局長?」

程林道:「我是副局長,這位是我們局長,他不反對,自然也就是同意了,你們可以放心了?」

「我相信你們這種大人物不會欺騙我們這些小人物。」羌北城道。

程林道:「感謝你的信任。」

「我們受雇於日本神道教的一個秘密教派,他們讓我們來這裡,取回二戰時期遺留在這裡的一件寶物。」羌北城道。

「日本神道教?遺留在這裡的寶物?知道是什麼寶物嗎?」程林帶著一絲淡淡的笑意道。

羌北城道:「一件青銅貔貅。」

「貔貅?有意思。」韓孔雀笑了。

「怎麼?貔貅有什麼問題?」程林道。

韓孔雀道:「沒有什麼問題,不過。那個貔貅好像不好拿,你們還是說實話吧!如果你們的僱主,真的要你們來拿貔貅,那就是他跟你們有仇,那東西誰碰誰死。」

程林變了臉色:「你們到現在還不想說實話?看來是想頑抗到底了,對你們這樣的恐怖分子,就不應該姑息手軟。」

程林這話。直接讓兩人臉色變得煞白,這話可太毒了,這種威脅可比韓孔雀要嚴重的多,只要那這幾個字沾上了邊。羌北城和馮武玲這輩子就算完了。

「我們沒有做什麼,你們不能這樣。」馮武玲尖聲道。

程林冷酷的道:「打開了地下通道,放出來了大量毒氣,致使十四人死亡,這難道是我願望你們?」

「那處地下通道不是我們打開的。」馮武玲道。

程林道:「現場就剩下你們兩個了,你們說不是你們打開的?誰信?」

韓孔雀真是佩服程林,這才是高手,他這麼說,還真是沒有冤枉這兩個人。

「我們的目標是一根水晶柱,而那些死去的人,才是來這裡挖掘貔貅銅像的。」羌北城道。

「水晶柱?你們不是受雇於日本人吧?」韓孔雀道。

「不是,我們受雇於法國一個叫耶穌教的教派。」羌北城再次道。

程林不再說話,而是看著韓孔雀,韓孔雀道:「法國教派怎麼知道這裡有一根水晶柱?」

羌北城冷笑道:「你會不知道?」

「我知道,但我想讓你說一下。」韓孔雀道。

「最早那座教堂就屬於耶穌教,他們發現了一些秘密,所以就從國內運來了一根水晶柱,聽說這根水晶柱有一米高,直徑達到了二十公分,通體紫色,神聖異常,可以說是耶穌教的鎮教之寶,但由於一些意外的原因,那根水晶柱遺失了這裡。」羌北城簡直是知無不言言無不荊

「那些法國人為什麼要在這裡建立教堂?」韓孔雀問道。

羌北城既然已經開口,也就不再隱瞞:「誰知道呢!聽說是因為這塊地,是幸運女神眷顧之地,所以他們就在這裡建設教堂了,結果你們也知道了,他們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這些韓孔雀當然知道,如果只是九龍聚財風水陣法,這裡確實算是幸運女神眷顧之地,但加上了一個貔貅聚財陣,就讓這裡變成了一個凶煞之地,而且還是絕世大凶,誰在這裡混,如果不招災還真是沒天理了。

你看看他韓孔雀,還只是剛剛買下這裡,就接連不斷的遇到問題,幸虧他還算有兩百刷子,要不然他跟那些躺在地上的,也差不了多少。

「你們這些人不是一夥的吧?」韓孔雀想到了什麼,立即問道。

羌北城稍微沉默了一下就道:「我們五個人一夥,死了三個,想來你也想到了,其他人受雇於日本神道教,就是那些人打開了那個地下洞穴的人。」

「你們是怎麼逃過異物的截殺的?」韓孔雀在此問道。

羌北城這次沒有猶豫:「我們來晚了一步,等我們從後面要接近教堂時,就聽到一聲輕響,接著大量煞氣就噴涌而出,沒辦法,我們只要向預定的安全之地撤退,最後在那裡遇到了你們。」

————————————

前面沒有看到求票的,是不是有點不適應?求月票了,本月還有兩天,千萬不要浪費了月票,還是給我吧!又是一萬五千字的更新,我是起點最勤奮的寫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