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零八章金牛鎮水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甲烷泄露。那就是大事故。 曹成祥指著醫院道:「你又不是不知道這裡的詭異,你看,裡面的甲烷濃度那麼大,可外面有一點嗎?還有那些人,他們是怎麼在裡面存活下來的?你們確定那真是人?是活人?」 ...

韓孔雀看了一眼正在接電話的徐加辰道:「好像沒事了,不過我們再等一會,萬一外面有泄露出來的毒氣,那可就慘了。」

「有什麼發現?」李闖好奇的問道。

韓孔雀道:「醫院正中的一座假山被炸開了,假山下面是一個洞穴,所有的有毒氣體,應該都是從那裡冒出來的,不過現在那個地方被我堵上了。」

韓孔雀沒有多說,李信也沒有在多問,李闖雖然還想再問,但被李信阻止了。

剛才外面那麼危險,韓孔雀都能來去自如,而且面對那麼濃密的陰氣,居然一點也不懼,這樣的本事,可是讓李信刮目相看。

雖然很想知道韓孔雀是怎麼做到的,但這樣的事情,韓孔雀不說,他還真不能多問。

韓孔雀把東西一收,心神再次放到了外面。

這間房的窗戶外面,可就有一台人形白骨牌放映機在工作,只要這裡的放映機不工作了,那就說明醫院當中的陰氣消散了,那樣,他們也就可以離開了。

韓孔雀把心神放出,很快就發現,外面好像已經風平浪靜。

而那具被掩埋在樹底下的白骨,此時已經沒有絲毫異狀,看來周圍沒有了陰氣提供,所以這放映機就不能工作了。

「好了,外面已經沒事了,我們離開吧!在這裡待了一晚上,累死了。」韓孔雀俯身,一手抓著一個,把兩個昏迷的人提了起來。

這時他才注意到,地面上被畫了很多東西,直接把他指出來的地方,蓋了個嚴實。

李信也看到了韓孔雀的動作,所以他道:「這裡就這樣,還是回復原狀?」

韓孔雀想了一下道:「去掉吧!總是有些人不信邪的,不如回復原狀。讓一些人也能長長見識,畢竟這裡我可花了一億多,怎麼也要找補一下,要不然這次可是賠大了。」

「你不會真想要把這裡弄成旅遊景點吧?」李闖的思維還是很跳脫的。

韓孔雀笑道:「弄成旅遊景點也沒什麼不可以的吧?這樣的地方你們不覺的很神奇?」

「神奇?是恐怖吧?」徐加辰知道沒事了,所以也變得輕鬆,現在也敢說出真心話了。

韓孔雀道:「其實也沒有什麼恐怖的,很多東西。只要認真分析一下,也不是那麼恐怖。」

「哦?那麼說,你知道這裡那中恐怖的東西是怎麼來的了?」徐加辰好奇的道。

李闖也注視著韓孔雀,想要聽聽他怎麼說,他可是親身經歷的,那種恐怖的感覺。他是絕對不想經受第二遍的,但不可否認,如果能夠看著別人也經歷一遍那種恐怖,他還是十分喜聞樂見的。

韓孔雀首先走出房間,他在走出房間的一瞬間,就把手中的東西收入了玄元控水旗當中,而隨後出來的人。卻沒有一個人能夠看到他的動作。

雖然李信覺察到了,韓孔雀手裡的東西消失了,但他也沒有說什麼。

有些東西,還是藏起來的好,這是李信的想法。

他認為,那些東西被韓孔雀藏到了一個隱秘的位置,畢竟這裡是韓孔雀的地盤,有些他們不知道的隱秘是應該的。

而這麼詭異的地方。再增加一些詭異,也似乎是正常的。

走出小樓,外面的天已經開始蒙蒙亮,路上的路燈已經關閉,周圍天地一片昏暗,一層好似霧氣一樣的東西,充斥在整個醫院當中。

「那些霧氣沒有問題吧?」徐加辰道。

韓孔雀道:「應該沒有問題。」

「走吧!雖然有點發涼。帶著點煞氣,但短時間內沒法對人體造成危害。」

「這種霧氣帶著煞氣?」韓孔雀驚奇的道。

李通道:「火煞之氣濃郁,所以最好不要出現明火,要不然我們就危險了。」

李闖此時道:「說的那麼玄乎幹什麼?我聞著好像是沼氣。」

「沼氣我聞不出來?」李信駁斥道。

韓孔雀心中一動道:「沒準還真是沼氣。準確的說應該是甲烷,甲烷可是無色無味,正好跟這種氣體相同,而且,甲烷很容易點燃,所以帶著火煞之氣是正常的。」

「這樣也說得通,這個地方水火相濟,出現甲烷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李通道。

韓孔雀看著四處流淌的霧氣道:「如果這些都是甲烷,不知道是福還是禍。」

「當然是福,如果全部是甲烷,你可發了,可燃氣在魔都可不便宜,要知道這裡可是聚集了整座城市的財氣,所以說靠甲烷發財也不是不可能的。」李通道。

李闖道:「你敢開發?你怎麼知道放出來的是甲烷,還是陰氣?如果陰氣跑出來,這座醫院再次變成鬼蜮,你能在這裡幹活,還是我能?」

「所以說這裡不是善財,如果沒有那貔貅聚財陣,佔據這裡肯定發財,現在連帶煞氣一塊積聚在這裡,就算有財富,也不是那麼好取的。」李信有點沮喪的道。

韓孔雀道:「沒關係,雖然不知道這裡的地下到底有什麼能夠吸引人來,但這裡聚財,我是見識到了,等出去給你們看點好東西。」

「咦?那邊是一頭金牛?」李信指著一處散發金光的地方道。

早晨的一絲陽光,正好照射到那頭龐大的銅牛身體上,讓銅牛那金綠相間的身體,發出了一絲絲璀璨的金光,看著十分顯眼。

「那是一頭銅牛。」韓孔雀道。

李通道:「知道,不過這東西你從哪裡弄來的?我以為這裡是用景山鎮壓的陣眼,沒想到會是一頭金牛,金牛鎮水還真是恰當,也只有這麼一頭金牛,才能鎮壓住這裡了。」

「韓兄弟,你可實在是讓人看不透,剛才你出來的時間不長,居然就弄出來了這麼一個大傢伙。」就連徐加辰也讚嘆不已。

雖然他沒有看到外面的情況,但那種冰冷的看不清的液體。淹沒到他的脖子上時,他可是感覺的很清楚。

李信他們用一些符紙,就能消除那種看不到的冰冷氣息,已經讓他驚嘆了,而這個韓孔雀,卻更加讓他驚嘆。

羌北城和馮武玲走進房間時的狼狽,他們都看得清楚。而韓孔雀自己一個人出去,卻什麼事都沒有,反而把這個所謂的陣眼一切變故的根源鎮壓了。

這個地方有一條筆直的大道通向醫院外面,所以他們這些人一出現在這裡,外面的那些警察也就看到了。

此時正好又來了不少車輛,這些車子里拉來了很多設備。一些老頭從車子里鑽出來,指揮著一些年輕人開始擺弄一些機器。

看著醫院內部若隱若現的人影,一個老頭道:「那些是什麼?」

沈保榮奇怪的道:「是什麼?當然是人,你們以為是什麼?」

「是人?還真是夠幸運的。」老頭道。

程林此時過來道:「曹教授,半年前的那次事件就是有你帶隊調查的,不知道你對這裡有什麼看法?如果這裡經常發生這樣的事情,我們要怎麼處理?」

曹成祥摸著沒有多少頭髮的腦門道:「我早就告訴你們了。如果想要這裡不出事,就要下狠心,我就不信了,我們調集大量人手,從這邊一點點向里挖掘,把整個醫院翻個個,我不信這樣整一遍,這裡還能出事。」

這時另外一個老頭走了過來。他沒好氣的道:「你算了吧!你看這是什麼?」

老頭按著一個小型的檢測器,讓曹成祥查看:「甲烷?這麼多甲烷?難道這地下有天然氣存在?」

老頭道:「不可能,這一地區沒有油氣田,所以這裡的甲烷就比較蹊蹺了,最重要的是,有這東西存在,你怎麼挖掘。你敢隨便挖開?」

這裡可是市區,如果下面真的有大量甲烷,還真不能隨便挖開,萬一甲烷泄露。那就是大事故。

曹成祥指著醫院道:「你又不是不知道這裡的詭異,你看,裡面的甲烷濃度那麼大,可外面有一點嗎?還有那些人,他們是怎麼在裡面存活下來的?你們確定那真是人?是活人?」

甲烷對人基本無毒,但濃度過高時,使空氣中氧含量明顯降低,使人窒息。

當空氣中甲烷達25%-30%時,可引起頭痛、頭暈、乏力、注意力不集中、呼吸和心跳加速、共濟失調。

若不及時遠離,可致窒息死亡,皮膚接觸液化的甲烷,可致凍傷。

可以說,韓孔雀他們遭受的那些異常,其實很大一部分是來自甲烷的影響。

「裡面除了甲烷還有沒有別的東西?」程林問道。

「教授,快過來看,你們看我發現了什麼?」正當程林詢問裡面還有沒有危險時,有人開始大喊起來。

兩個老頭快速跑了過去,一台用來檢測周圍磁場的機器。

「教授,你們看,這是不是液滴線?」一個年輕人用十分興奮的語氣道。

「液滴線?你是說這裡有正電子?」

「怎麼可能?這裡如果出現正電子,是不是也有了反物質?」

「正電子?正電子是什麼?」程林拉著一個年輕人道。

「正電子,又稱陽電子、反電子、正子,基本粒子的一種,帶正電荷,質量和電子相等,是電子的反粒子。」

「這種基本信息我當然知道,我是想問,這裡出現正電子有什麼說法沒有?」程林怎麼也是大學畢業,他當然知道正電子是什麼東西。

此時卻已經沒有人管程林了,曹成祥興奮的道:「正電子的發現,是利用雲霧室來觀測的,這裡的情況到是跟雲霧室相似。

這裡面也應該有乙醚氣,在雲霧室中充入過飽和的乙醚氣,當物質放射出正電子時,正電子穿過雲霧室,在正電子運行軌道中出現液滴線,通過外加磁場,就能夠測量到正電子的偏轉方向,及半徑。

這確實是正電子,也可以說是反物質,這個地方我就說很有研究價值,真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情況。才能拘束這些正電子,讓它們在自然環境下存在。

有正電子,說明這裡有反物質啊!但這些反物質是怎麼在這裡存在的?是一種什麼樣形勢下的存在?」

對這些興奮的專家,程林表示不理解,雖然沒有太過聽懂他們說的是什麼,但反物質他是聽到了,也有了想法。

正常的就是正物質。不正常的就是反物質了,這是一個最簡單的道理,反正這地方就是個不正常的地方。

聽了一會,程林看那些專家教授,已經快速擁擠著向醫院裡跑,這時就算是傻子也知道。醫院裡應該是沒有危險了。

程林立即下令,讓大批帶著防毒面具的武裝警察進駐。

他們則直接向著韓孔雀他們的方向過去,還沒等他們走進多元,韓孔雀就快步走了出來,他害怕柳絮也進來,這裡面畢竟陰氣過重,他可不想讓柳絮過來。

韓孔雀把手中的兩個人扔到地上。就快速躲過幾個沖向他的武裝警察,把柳絮堵在了醫院大門之外。

本來還有幾個警察想要繼續追逐韓孔雀,不過被程林阻止了。

「你沒事吧?」柳絮上上下下的仔細打量韓孔雀,等發現沒有一點問題,才徹底放下心來。

「我都嚇死了,你來這裡怎麼不跟我說一聲。」柳絮一邊抱怨,一邊掉淚:「都怪我,早知道我就不買下這裡了。」

「放心。我發現好東西了,不過你現在的身體不能進去看,要不然可是要做噩夢的。」韓孔雀笑嘻嘻的道。

雖然說得輕鬆,但韓孔雀卻十分感動,柳絮是真的在乎他,要不然一個女人,也不會半夜三更獨自跑到這裡來。

「發現了什麼?什麼都不重要。這裡我們不要了,不就一億嗎?有了你給我的那些醫書,我們隨便賣一個配方,就能把這些錢賺回來。走,這地方我們不要了。」柳絮十分霸氣的拉著韓孔雀就想走。

不過柳絮雖然說得霸氣,可臉上帶著淚珠,眼裡還含著淚水,卻怎麼也不能讓人跟女王聯繫起來,反而看著更顯柔弱。

「好了,我們不要了,你這次投資可是賠大了,所以聽話,你先回家睡覺,我過去交代一下裡面的情況,等一會我們還要去我家幫忙,要是不去,韓榮耀那小子肯定要說我們的壞話的。」韓孔雀轉移柳絮的注意力。

「我不走,睡的時間太長了,我不困。」柳絮抱著韓孔雀的手臂不撒手。

「好吧!你不進去看看,肯定是不放心了,這個你藏在懷裡。」說著,韓孔雀把那對銅鈴拿了出來,這個東西肯定能辟邪,給柳絮帶著正合適。

「好可愛的鈴鐺,這是什麼材質的?不會是玉石的吧?」柳絮看著綠色的小鈴鐺,綠瑩瑩的很可愛。

韓孔雀道:「這是青銅鑄造的,也許是在水中放的時間長了,所以就變成這種瓜皮綠的色澤了,好好收著,青銅器要想變成這種顏色,不在水裡沁泡上千年,是絕對不可能的。」

「呀?這小鈴鐺居然有上千年的歷史了?」柳絮驚奇的問道。

看著愛不釋手的晃動著小鈴鐺的柳絮,韓孔雀笑道:「我跟你說,你可不要傳出去,這是在醫院裡發現的,這個地方被人布置了一個大型的風水聚財陣。

所以這個地方其實是個寶地,你看我只在這裡待了一晚上,就得到了這麼一件寶貝,所以,你就放心吧!你的這次生意肯定賠不了。」

「真的?」柳絮有點不信。

「當然是真的。」韓孔雀小聲的道。

柳絮看著小鈴鐺,使勁晃動,她發現,鈴鐺明明互相碰撞,卻一絲聲音也不能發出。

「這鈴鐺是不是壞了?怎麼不響呢?」柳絮奇怪的問道。

韓孔雀道:「所以說這是寶貝嗎?你看過西遊記嗎?上面就有一對鈴鐺法寶,要想讓它響,可是需要咒語的,所以你先拿著,等以後我研究明白了,再教給你。」

「看你說的跟真事似地,不知道的還真以為這是一件法寶呢1柳絮嗤笑道。

「走了,不管是什麼,反正很值錢就是了,你可要小心保管,不要丟了。」韓孔雀知道柳絮不喜歡戴一些配飾,所以特別叮囑了一句。

韓孔雀可是害怕她隨便亂放,一不小心忘記了,就有可能被人拿走了,要是真發生了那樣的事情,可就不好了。

「知道了,不過我們等一會,剛才我聽那個老教授說裡面有甲烷,我們等一會,讓裡面的甲烷散了再進去。」柳絮知道韓孔雀沒事了,所以也就不著急進去了,甲烷可是有危害的,還是小心點好。

「韓兄弟,悄悄話說完了?」徐加辰剛剛安撫好家人,就看到韓孔雀這邊也雨過天晴了。

韓孔雀笑道:「這次連累大哥了,今天我兄弟結婚,如果徐大哥有空,不如過來喝杯喜酒,也能去去晦氣。」

「這感情好,我正好還沒有正式上班,今天就去你那裡討杯水酒喝。」徐加辰笑著道。

看徐加辰這麼平易近人,韓孔雀有點不好意思了,剛才他也不過是隨口一說罷了,現在人家這麼給面子,還真讓韓孔雀有點受寵若驚的感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