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零七章手段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 韓孔雀一邊走,一邊吸收陰氣,等吸收一空。韓孔雀掏出手機,看了看信號,信號已經滿格,他立即撥了出去。 「程叔?」電話撥通了沒多久,就立即被接了起來,本來韓孔雀還害怕這個時間,程林不接電話呢...

現在韓孔雀也不心痛這頭銅牛被人發現了,這樣的東西,只要被人發現,就肯定是文物,就屬於國家了,也就沒有他韓孔雀什麼事了。

不過相對來說,他這樣做了,減少的麻煩也會很多,畢竟這裡死了那麼多人,總要有一個交代。

韓孔雀看著這頭栩栩如生的銅牛,上面帶著土黃色的跡,而更多的是干綠色的銅。

看樣子這頭銅牛是用撥蠟法鑄造的,所以銅牛的每一處細節,鑄造的都很細緻。

在我國古代,雕刻是以寫意見長,這隻銅牛,卻用了寫實的手法,它不僅造形生動,而且和周圍環境融為一體。

置於水池邊上,在離這裡不遠處就有一片樹林,它就好似回首驚顧,若有所聞。

炯炯目光注視著醫院的西北方向,它神態自若,造型逼真、鑄造水平十分高超,這樣的一頭銅牛,絕對價值連城。

在故宮頤和園中就有一隻銅牛,用來鎮壓水患,而那隻銅牛身上有著一片銘文,就是著名的金牛銘。

這隻雖然不如那隻,但也相差不多,甚至比那頭保存的還要完好,畢竟那隻所處的地方特殊,更加容易被人窺視。

除了這隻不是出身名門,身上沒有銘文之外,這隻銅牛,不管是鑄造工藝,還是個頭,都不是頤和園那頭能夠相比的。

這麼一件寶貝,卻不能收歸自己,可真是個遺憾,韓孔雀搖著頭,向李信他們所在的小樓走去,那兩個男女,是絕對不能放走的。

韓孔雀一邊走,一邊吸收陰氣,等吸收一空。韓孔雀掏出手機,看了看信號,信號已經滿格,他立即撥了出去。

「程叔?」電話撥通了沒多久,就立即被接了起來,本來韓孔雀還害怕這個時間,程林不接電話呢!

「韓孔雀?這幾點了你還給我打電話?」程林的聲音略帶嘶啞。看來是還沒睡醒。

韓孔雀苦笑:「程叔,我可是一晚上沒有睡覺,而且,我現在正陪著剛剛來魔都的徐加辰副市長呢1

聽到了徐加辰這個名字,程林僅有的睡意也消失了,他當然知道這個時間。韓孔雀不會無緣無故的給他打電話,所以他毫不猶豫的接了起來,但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剛剛空降下來的一位大佬,居然跟韓孔雀混在了一起。

「你在哪裡,我馬上到。」程林的家族崛起時間不長,而且也沒有多少底蘊。相比徐加辰這樣的大佬,他這個在魔都市連常、委都不是的副局長,根本就是個渣,所以他很快就表現出對徐加辰足夠多的尊重。

「滬南,原來的老中心醫院,我想這個地方你應該知道,原來這裡死過不少人,你們警方應該有記錄。不過,今天好像又要增加個記錄了。」韓孔雀有點無所謂的道。

程林那邊明顯一陣沉默,韓孔雀道:「我發現的已經死了十四個,倖存者我知道的有我們六個,其他就不知道了,不過我要提醒你,就算你們來了。只要包圍醫院的出口就好了,不要進來。

等我們出去跟你匯合,確定了裡面沒有危險,你們再進來。如果你們貿然衝進來,很可能會再次增加一些死亡記錄。」

「知道了,你好好保護徐市長,其他事情交給我,我會看好醫院,不會再讓人進去。」程林很快反應過來。

韓孔雀道:「最好是隱秘的觀察一下醫院周圍,看看還有沒有人在外接應,如果能夠抓住他們是最好了,就是那些人引起的這個變故。」

「知道了,你們自己小心點。」程林說完就掛了電話。

他一個電話打出去,首先打到了醫院所在的派出所,讓他們首先控制現場,當然,想要搜索韓孔雀說的接應人員,肯定是不行了。

那是韓孔雀想當然了,裡面鬧出那麼大動靜,只要是有腦袋的,就不會有人在現場周圍滯留到現在。

程林一邊穿衣服一邊打電話,電話剛剛接通,程林就聽到對面傳來嘈雜的聲音:「沈保榮,你那邊怎麼回事?你在哪?」

「我現在在老中心醫院這邊,這邊發生了一些事情,我正在處理。」沈保榮好不容易穿了口氣,就接到了程林的電話。

「很好,記住,醫院範圍之內絕對不能讓任何人進入,聽明白了嗎?包括你們,所有人,都禁止入內。」程林現在也只能做這些了。

沈保榮急促的道:「局長,這裡有幾個自稱是新來徐市長的家屬,吵著要我們派人進去,說徐市長在裡面。」

沈保榮做了多年這一片的所長,自然對這家醫院的底細很清楚,所以這個時間,他是不會進去的,而且,剛才他也不是不想進去,他只是剛剛攀爬上牆頭,就被一連串的咆哮聲嚇了回來。

沈保榮已經五十歲了,很快就要退休,他可不想把自己的後半生搭在這裡。

所以他制止了幾個人的衝動,打算拖延到天明,到時候再考慮要不要進去看看。

「徐夫人,徐小姐,還有這位柳小姐」沈保榮還沒說完就被人打斷了。

「你才是小姐,你們全家都是小姐。」徐蓉蓉剛來魔都,就把自己的爸爸丟了,所以火氣不校

「蓉蓉,你怎麼說話呢?」李薔薇阻止了繼續發飆的女兒,但她也頭痛,誰知道第一天來魔都,買點傢具居然也能玩失蹤。

「停,剛才我們局長來電話了,徐市長沒事,所以你們不要吵了,要是願意等,就等我們局長來了再說,不願意等,就回家睡覺,ok?」沈保榮終於可以大聲說話了,要是不報喜,他還真不敢對徐市長的家人大小聲。

聽到徐加辰沒事,柳絮急了:「韓孔雀呢?韓孔雀是跟徐市長一塊進去的,他怎麼樣?」

「這個我還真不知道,我們現在只能是在這裡等消息。」沈保榮對姿容絕世的柳絮,也不敢得罪,雖然不太清楚韓孔雀是誰。但能夠跟徐市長一塊的,肯定不是普通人。

「你誰啊?難道就是那個韓孔雀把我爸爸帶進裡面的?」徐蓉蓉看著柳絮道。

柳絮道:「是,那又怎麼樣?剛才不是說了嗎?徐市長沒事,而我男朋友現在卻沒有音訊。」

這個徐蓉蓉在這裡吵吵了半天了,她早就煩了,如果不是徐家把警察帶了來,柳絮自己早就進醫院去了。

柳絮在家睡醒之後。已經是凌晨三點多了,她立即想到了醫院那邊到底怎麼了,韓孔雀是怎麼處理的。

本來不想給韓孔雀打電話,但她下午睡得太早,怎麼也睡不著,就試著給韓孔雀發了個簡訊。但韓孔雀居然沒回。

這時,柳絮有點擔心了,她很快就給韓孔雀打電話,但電話怎麼也打不通,這時她才慌了。

她沒敢驚動家人,自己偷著跑了出來,她來到醫院這裡時。發現門口已經被警察堵了,徐蓉蓉她們已經在吵著要進去看看。

「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要帶我爸爸來這裡?這裡又是怎麼回事?」徐蓉蓉也不是善茬。

柳絮道:「你爸爸是我們昨天下午認識的,他非要跟著來這裡,我們有什麼辦法?既然沒事,你就不要亂喊亂叫了,我怎麼感覺裡面的動靜小了?」

此時柳絮驚異的看著醫院的方向,雖然她們誰都沒說,但裡面的一陣陣咆哮聲。還是十分嚇人的,現在,那種恐怖的咆哮聲,卻消失了。

「真的消失了?是不是說裡面已經沒事了?喂,你們進去看看。」徐蓉蓉直接指著沈保榮道。

沈保榮道:「徐姑娘,我們接到的命令是誰都不能進去,命令很明確。其中就包括我們。」

「你不是怕死吧?」徐蓉蓉指著沈保榮的鼻子道。

沈保榮無話可說,他還真就是怕死,程林的口氣那麼嚴厲,裡面肯定是出事了。而且肯定不是小事,這樣的情況,如果他要敢進去,那除非他是腦殘了。

就在沈保榮被逼的沒辦法時,遠處一溜小車打著警燈開了過來。

很多警車來到這裡也沒有停頓,全都順著醫院的高牆,向著四面包圍過去,等所有警車把整座醫院包圍住,程林才帶著很多警察一起過來。

「安局長,程局長,高局長。」沈保榮一一給前頭的幾個頭頭打招呼,他知道,這次的事情大了,要不然不會驚動局裡排頭的三位局長。

安國,是魔都市chang委,政fa委fu書記,論地位,並不比徐加辰低多少,甚至掄起權利來,他主管暴力部門,還要超出一些常wu副市長。

安國皺著眉,從醫院老舊的鋼絲門的縫隙中向里看去,門口有路燈,可以讓他看的很遠:「怎麼回事?」

沈保榮立即道:「今天凌晨兩點,徐市長的愛人找到了我們所里,想要讓我們進入裡面查看一下,但是裡面的情況實在是有點詭異。

所以為了安全起見,我就組織了徐市長的家人進去,正當我們要進入裡面查看一下的時候,程副局長打來電話,命令我們不能輕舉妄動。

「裡面不就是有點奇怪的聲音嗎?這麼點事,就讓你們這些人民警察害怕了?現在裡面已經沒聲音了,是不是可以進去看看了?」徐蓉蓉看到這些人沒有一絲要進入的意思,自然是不幹了。

安國看著徐蓉蓉笑了笑,轉過頭對李薔薇道:「你是徐家大嫂吧?放心,裡面的信號已經恢復了,如果不信,你們可以跟徐市長通話,徐市長沒有事,他不過是因為一點事情,在裡面耽擱了一晚。」

「啊?電話能夠打通了?」徐蓉蓉今天晚上不知道給她爸爸打了多少電話,但怎麼也打不通,所以到這個時候,她都絕望了,所以也就沒有再打電話,沒想到現在已經能夠通話了。

柳絮要比徐蓉蓉更聰明,既然裡面能夠通話了,那也就是說,韓孔雀的電話也能打通了。

「孔雀?」柳絮驚喜的看到電話接通了。

「柳絮?這麼早給我打電話幹什麼?」

柳絮能夠聽得出來,韓孔雀的口氣很輕鬆,不過這不是太不正常了嗎?

現在是凌晨。這個時候如果正常,那就應該是還沒睡醒,誰會這麼清醒的跟人通話。

「你沒事吧?」柳絮沒有廢話,直接點開主體。

韓孔雀一愣:「沒事,你在哪?」

韓孔雀的反應也不慢,立即就想到了問題出在哪裡,不過此時他正在跟馮武玲和羌北城對峙。其他也就顧不得了。

「我在醫院門口,你怎麼了,警察不讓我進去,你沒有事吧?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我聽到那種聲音很害怕。」柳絮說著就帶上了哭腔,看來是真的嚇到了。

「沒事,你不要害怕。那種聲音不是你想象的那種,這麼跟你說吧!那是地下溫泉向外噴吐氣流的聲音,有人打開了一個洞穴,裡面的有毒氣體跑了出來,所以你千萬不要進來,如果一不小心,就有可能中毒。」韓孔雀一邊打電話。一邊盯著對面。

稍微給柳絮解釋了幾句,韓孔雀就把電話的話筒堵上了:「不想死就給我老老實實的,要不然我可下殺手了。」

韓孔雀惡狠狠的看著羌北城和馮武玲。

「朋友,山不轉水轉,沒必要做的那麼絕吧?」羌北城經過半晚上的休養,已經恢復了體力。

韓孔雀道:「你們鬧出來了那麼大動靜,難道就這樣走了?如果想走,你們跟警察說清楚再走。我可不想惹這個麻煩。」

「這樣的事情根本說不清楚,如果你不報警,我們自己把屍體處理了就完了,是你讓事情變得不可收拾。」馮武玲道。

「放屁,動靜那麼大能夠瞞過誰?」韓孔雀怒道。

「民不舉官不究。」羌北城道。

韓孔雀看了一眼徐加辰,這裡就有一個大官,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他會不究?

「柳絮,等一會我就出去,電話先掛了,我還有點事情需要處理。」說完。韓孔雀就掛了電話。

「你的手最好不要亂動,要不然,我可就要讓你們躺下了。」韓孔雀冷笑的看著馮武玲。

「我還真不信了。」說著,馮武玲再也沒有一絲顧忌,她隨手一抽,從腰際抽出一把長刀。

「這是緬刀?看來還真是高手。」韓孔雀冷笑一聲。

「師妹,不要輕舉妄動。」羌北城阻止了要進攻的馮武玲。

「朋友,你真的要招惹我們?我們赤腳的不怕穿鞋的,你就不為你的家人想想?」羌北城冷笑的看著韓孔雀。

既然有錢買下這家破落的醫院,那自然是家大業大,這樣的人羌北城見多了,只要他稍微威脅一下,不要說留難他們,不給他們奉上一些路費都不行。

韓孔雀眼中寒光一閃,心裡殺意猛增。

「吼1一聲爆吼,讓房間里的人全都精神恍惚。

就在他們回復正常的時候,羌北城和馮武玲已經全都趴在了地上,他們雙手抱著脖子,臉色很快變得紫青。

韓孔雀冷笑的看著兩個人不說話,而李信等人還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

等他們反映過來的時候,已經快一分鐘過去了,此時倒在地上的兩個人全都吐著舌頭,卻怎麼也不能吸入一絲空氣,眼看兩個人就要憋死。

「如果他們死了,這裡發生的事情就不好解釋了。」李信自言自語的道。

雖然誰都沒有看到韓孔雀出手,但他們都知道,這是韓孔雀下了殺手。

看到兩個人用手已經把自己的脖子抓的血乎淋拉的,但臉色已經完全變紫,這是要窒息的樣子。

見識了這種恐怖手段,徐加辰知道,韓孔雀之所以能夠跟陳嘉義他們混到一起,是絕對有其原因的。

徐加辰道:「如果能夠讓他們開口,以後會少很多麻煩,最少也要知道這些人的目的。」

韓孔雀的臉色變了幾變,最終他還是走上前,對著兩個人的後背猛拍了一下。

兩個人頓時吐出兩道水箭,接著兩個人就開始猛咳,等他們恢復了,韓孔雀再次出掌,對著他們兩個的腦袋拍了兩下,讓兩個人立即昏迷了過去。

韓孔雀搜索了一下他們的身體,馮武玲除了手裡的那把緬刀,就再也沒有什麼,當然,也許是因為她是女的,所以韓孔雀沒有搜查的太過仔細的原因。

而從按羌北城身上,搜出來的零碎就得多了,匕首、羅盤、符籙、一把軟劍,還有一把手槍,兩梭子子彈,其他一些打火機、小型強光手電筒、刀片、鐵絲什麼的,可以說行走江湖的全套傢伙事他都帶著了。

一把軟劍,一把緬刀,可以說都是好東西,這樣的兵器,現在已經沒有人會打造了,看來這兩個人出自同一個傳承。

也不知道他們還有沒有師兄弟或者是師父師叔的,如果有,那還真是麻煩。

看來要給家人請幾個保鏢了,要不然總會是有麻煩的,既然是這樣,還不如未雨綢繆。

「外面怎麼樣了?」李通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