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零六章橫財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處,一個七竅流血的男子,橫躺在那裡。 「咦?」隨著韓孔雀移動,剛才還盯著他的一個影像,此時居然不在管他。 「這是害怕了?」韓孔雀奇怪的看著那個影像。 本來韓孔雀認為,這些東西是...

昨天六十六張月票,本月還有三天就結束,同志們,月票真心不下崽,不要留了,也養不肥,放長了也不會增加的。

馮武玲道:「謝謝提醒。」

很明顯她也是知道這間房子的,要不然也不會別人都向外跑,而他們兩個則跑到了這裡,所以他們也是知道這裡是一處陣眼的。

此時韓孔雀可顧不得房間里的眾人了,他的心神此時已經飛出來房間,來到了被堵著的那扇窗戶外面。

此時窗戶外面的情景,如果讓一個膽小的人看到,絕對會立即嚇死。

在玄元控水旗吸收了大量陰氣之後,韓孔雀發現,他的識念,居然能夠隨著玄元控水旗穿透實體物質了。

所以他很輕易的就看到了,只有一牆之隔的窗戶外面的情景。

外面又是一個女人,她在方圓十幾米的範圍之內亂竄,從不時停頓的間隔當中,韓孔雀能夠看到,她那臉上還有裸露出來的身體部位,那縱橫交錯的傷痕。

她的整件衣服,已經完全被鮮血浸透,她就跟房間里的那個旗袍女人一樣,只是張著嘴在無聲咆哮,也許是在慘叫。

剛開始看到這麼一副形象,韓孔雀還被嚇了一跳,等看的時間長了,韓孔雀才發現,也就是那麼回事。

雖然女人的身影四處飄忽,好像是在亂飛,但仔細看,其實在十幾米範圍之內,表現出來的都是同一副畫面,其中雖然有點變化,但變化很微校

只是觀察了一會,韓孔雀就看出來了,這個女人是正在受刑的時候,留下來的一個片段,這個片段不長,所以雖然有點變化,卻變化很輕微。

很快,韓孔雀就發現了這副虛影依附的根本,在窗外,有一顆槐樹,被槐樹的根系包裹著的是一副纖細的白骨。

當一絲陰氣侵入這副白骨時,白骨上就會冒出一團光影,光影顯現在外面,就是那麼一副女子受刑圖。

這種情況,確實跟李信說的一樣啊!

槐樹底下那副白骨就好像是放映機,而在外面飄忽著亂飛的,則是白骨放出來的影像,而且還是立體虛擬影像,這樣的技術實在是太高端了。

平時這種影像也就是在一些科幻電影中能夠看到,沒想到韓孔雀居然還能在這裡看到,而且這種技術,好像還是幾百上千年前的古人發明的。

這讓韓孔雀哭笑不得。

許多國外科幻電影中都有這種情況,就是那種不用顯示器在虛空中顯示立體圖像技術。

這種立體虛擬動態影像,絕對是一種創造性的東西。

能夠在完全透明的三維空間中呈現各種影像效果,360度全方位的可視角度,讓畫面逼真異常。

現在最高科技的立體虛擬動態影像系統,雖然能夠將需要展示出一部分這種效果,但那是需要載體的,真正的虛擬投影,那逼真的立體效果,可是很震撼人心的。

韓孔雀看著外面的圖像,這種圖像,直接可以反映在他的腦海之中,那種震撼,就更不用說了。

如果用這種技術拍攝電影,特別是鬼片,那不把一些喜歡看恐怖片的嚇尿了才怪了。

韓孔雀觀察的很細緻,可以說外面那種影像,可以巨細無遺的反應在他的腦海之中。

這種用人類的骨骼為載體,所謂的陰氣當能源的激發方式,如果被一些科學家見了,肯定要欣喜若狂。

這可是有別於所有現在已知的展示方法,可以產生立體全息的虛擬影像,虛擬影像擁有360度的全方位視角,且影像效果漂浮在空中。

它不同於傳統平面的成像方式,給人帶來的視覺體驗,絕對是無與倫比的。

看這種畫面,可比看電影刺激多了,韓孔雀本來感應水源的距離就不近,現在有玄元控水旗幫助,在所有陰氣覆蓋的地方,都可以被他的靈識感知到,這樣一來,方圓三四百米範圍之內,全都進入了他的靈識感知範圍之內。

觀察完了後面這個玩急速衝浪的女人,韓孔雀又看到了大樓入口兩個像喪屍一樣的傢伙,看那樣子,這兩個活著時受到的折磨更嚴重,半邊臉都腐爛了,就算沒腐爛的地方,也長著大大小小的膿包。

這兩個跟窗后的那個差不多,都是在一定範圍之內移動,從來沒有超出二十米範圍之內,不過這兩個的移動速度就要慢多了。

韓孔雀仔細搜查了一下,在樓房入口的兩邊,兩棵月季花下,發現了兩具人體狀的骨骼。

這又是兩台詭異的放映機,不過這兩台放映機放出來的東西噁心了點,殺傷力大了點。

能夠把一段執念,永久的封存在骨骼之上,這樣的事情,不用想,當時影像上的主人,經受的痛苦都是難以想象的。

真不知道當時布置這一切的人,到底做了多少孽,居然能弄出這麼大的場景。

韓孔雀不再關心這些詭異影像,他的靈識再次向外延伸:「咦1

韓孔雀這邊一有異動,李信就看了過來:「怎麼了?」

韓孔雀笑道:「發現了點好玩的事情,李大師,你用個東西把那邊的那塊黑色的地面擋住,這樣你們也能放心休息一下。」

韓孔雀指著一邊地上的一塊地面,周圍沒有其他特殊的東西,所以這間房間里的放映機,也就只有那邊對著床的一塊黑色的大石頭了,只有這塊石頭,才有可能是那段影像的存身之地。

當然,那塊大石頭鋪在地上,一般人很難注意到腳底下的情況,但恰恰是這塊石頭,擋住了從地底冒出來的煙霧。

如果沒有玄元控水旗感知陰氣的能力,韓孔雀還真發現不了下面是一個洞穴,想來這個洞穴,就是所謂的陣眼之一,也就是通向地下九幽的一處入口。

「這邊?」李信靠近韓孔雀指的地方,很快,他手中的羅盤就有了輕微的反應。

「這是陣眼所在地。」李通道。

韓孔雀道:「應該是,只要擋住了這邊,這間房間應該就安全了,我有事出去一下。」

「你要出去?」所有人幾乎同時驚叫。

韓孔雀笑道:「發現了一些比較有意思的事情,所以我出去看看。」

「還有一個小時就要天亮,不能再等一會?」李信皺著眉頭道。

韓孔雀道:「要是那樣,就看不成好戲了。」

「有高手過來了?」李信羌北城和馮武玲三人同時問道。

「這個到是不知道,不過這次的事情肯定不能善了了,你們在這裡等一會吧!如果天亮了這裡還沒有好轉,我就回來把你們護送出去。」韓孔雀不再多說。

他走到門口,直接打開門,而從外面湧進來的陰氣,則全被他控制玄元控水旗吸收。

等關上了房門,韓孔雀再無顧忌,玄元控水旗全力吸收,頓時他周圍的陰氣就被吸收一空,不過此時整座醫院到處都充斥著這種能量,可以說吸收不荊

韓孔雀一邊吸收,一邊向外走去。

等來到樓房的入口,韓孔雀變得小心起來,外面可是遊盪這兩個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東西。

在韓孔雀看來,這就是一段虛影,可這種虛影,卻又真實的能夠侵入人體,對人體造成影響。

所以,第一次見到這種東西的韓孔雀,還是有點心理犯怵。

等越兩個東西離開入口最遠時,韓孔雀快速跑了出去。

他在兩個影像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刻,就已經跑出了它們遊盪的範圍之外。

走了出來,韓孔雀才發現,這時院子里已經很熱鬧了,此時他的感覺就好像是在看鬼片,到處都是陰影在晃動。

幾乎每隔十幾米,就有一個或者是幾個虛影在晃動,而在這些虛影跟前,不時會出現幾個死的很難看的屍體。

看衣著打扮,跟羌北城差不多,他們應該是羌北城的同夥。

韓孔雀小心翼翼的躲避著虛影的活動範圍,來到了他感興趣的一處地方。

那是一對閃爍著微光的銅鈴,整個銅鈴完全被銅綠浸透,看著好像綠玉一樣,小巧可愛。

剛才韓孔雀靈識延伸到這裡時,就是看到了這對銅鈴,他才會發出驚異之聲的。

他只是看了一眼,就發現這是一對寶貝,這樣的東西,肯定就是羌北城他們帶來的所謂法器了。

就算他原來不知道不認識,現在看到浸泡在陰氣當中,還能發出微弱光芒的東西,也知道絕對是好東西。

這對銅鈴就在一個影像的巡邏範圍之內,但這對發著微光的銅鈴附近,那個影像卻不敢靠近。

韓孔雀拿在手裡細看,晃動了一下,卻沒有聲音發出,看來還得知道使用方法才能使用。

韓孔雀收起來銅鈴,看向遠處,在不遠處,還有一把劍躺在那裡。

看樣子又是一件青銅器,綠油油的劍身,在燈光下,閃爍著絲絲寒芒,一看就知道不凡,而在青銅劍不遠處,一個七竅流血的男子,橫躺在那裡。

「咦?」隨著韓孔雀移動,剛才還盯著他的一個影像,此時居然不在管他。

「這是害怕了?」韓孔雀奇怪的看著那個影像。

本來韓孔雀認為,這些東西是會被人體磁場吸引的,這就好像是陰陽相吸的原理一樣,那東西是陰,人體是陽,陰陽相遇,自然相吸,所以那東西十分熱衷於附身人體。

只要被附身,它們就會把那段記憶深刻的,發生在它們身上的慘事,在活人身上現場直播一遍,這就是韓孔雀對鬼上身的理解。

而現在,很明顯韓孔雀沒有了那種吸引了,所以這個範圍之內的東西,不再管韓孔雀,而是又開始了例行公事般的巡邏。

「這對銅鈴能夠護身?」韓孔雀又掏出那對銅鈴,拿在了手裡。

「如果是這樣,這對銅鈴的主人怎麼會死?」韓孔雀再次折返,想要研究一下那個銅鈴的主人是怎麼死的。

回去一看,韓孔雀發現,這傢伙居然是窒息死亡的。

感受了一下周圍的濃郁陰氣,確實,整個醫院被陰氣籠罩,已經沒有氧氣了,在這種地方不被淹死才怪了,看來跑到房間里去的那對男女,絕對是高手啊!

韓孔雀因為有玄元控水旗,隨時都能把他身邊的陰氣吸收一空,所以他也不予空氣不足被憋死。

在撿起來了那把青銅劍之後,韓孔雀向著醫院中心的古老教堂走去,那裡應該就是今晚那些人打開的地下入口。

有了這對銅鈴,再遇到那種在路上遊盪的虛影之後,韓孔雀也不在躲避,雙方直接無視對方,各行其是。

剛開始韓孔雀還十分小心,等穿過了十幾個虛影的領地之後,韓孔雀已經完全放下心來。

等到達醫院最宏偉的建築跟前時,韓孔雀還是被驚到了。

此時這裡黑煙滾滾,看那樣子,就好像一個巨大的煙筒一樣。

而旁邊,一個大坑之中,一隻半倒著的銅牛,橫在大坑之中。

那個冒黑煙的地方,就在大坑北面,這種情況,讓韓孔雀一看就知道,這頭銅牛應該是鎮壓這處陣眼的鎮物。

看周圍凌亂的石頭不少,但還有更多石頭壓在銅牛上,這頭銅牛應該是被掩埋在一座假山之下的,而現在這個大坑,肯定是假山下面的水池了。

韓孔雀看到的醫院簡介上,可是附錄了醫院當中所有的設施,特別是一些重要目標,全都有記錄,不要說體長四米多的一頭銅牛了,在這裡,連一棵直徑五公分的銀杏樹,都有詳細記載。

所以,柳絮買下的這家醫院,絕對是個包袱,這裡的一草一木都是受到保護的,是不能隨便亂動的,就更不要說要破壞了。

這麼一頭銅牛,是絕對沒有在附錄上記載的,要不然以韓孔雀的強大記憶力,不可能不知道。

這樣一來就比較有意思了,這頭隱藏的銅牛,不知道是誰放在這裡的。

還有,如果沒有人知道,是不是要把這頭銅牛藏起來,以彌補一下購買醫院的損失?

當韓孔雀看到那不斷冒出黑煙的洞口,在看看那隻龐大的銅牛,如果沒有了它的鎮壓,這個洞穴是不是以後就這樣不斷的向外冒煙?

「普通人應該看不到這個巨大的煙柱吧?如果看不到,是不是也不會發覺這裡的異樣?」韓孔雀看著煙柱若有所思。

「有沒有異樣,都要把這個地方堵上,如果就這樣讓他冒煙,這塊地可就真的廢了,萬一再進來幾個人,並且出了問題,那更是麻煩。」

想到今天晚上死在醫院裡的人,韓孔雀就有點頭疼,幸虧今天帶來了一個好奇的副市長,而且正好是管文教衛生的,這家醫院也算歸他管,這樣他也容易脫身。

想到這裡,本來打算現在把銅牛放回原位的韓孔雀,立即改變了注意。

他再次催動玄元控水旗,放出靈識,開始感知周圍的一切,他已經發現了三個死人,現在還不知道今天晚上這裡到底死了多少。

等韓孔雀把整個醫院搜索了一遍之後,他總共發現了一百多處異樣的地方,而屍體,則找到了十一個,加上原來的三個,總共十四個。

如果算上沒死的兩個,今天晚上,最少有十六個人侵入到了醫院內部。

韓孔雀看著手中的三把桃木劍,一把青銅劍,一對銅鈴,還有一面銅鏡,這些都應該是法器,最起碼相比他沒有拿的那些碎玉,這些應該要好得多。

這些進入醫院的人,都是有準備的,他們都隨身帶著法器,除了韓孔雀收集回來的這些,那些死屍上,每一個都帶著一面玉牌。

不用想也知道,那是他們用來護身的法器,不過現在這種法器已經全碎了,所以韓孔雀也就沒有帶回來。

就算這樣,韓孔雀也算是發了一筆橫財,這樣讓韓孔雀真實感受到了這裡聚集財富的能力。

雖然發了筆橫財,但這是死人財,可不是那麼容易發的,死了這麼多人,總要有人負責,所以韓孔雀自然就把目標,對準了跑到他們那裡的那兩個男女。

今天可就是韓榮耀大喜的日子了,韓孔雀可不想去公安局呆幾天,而現在他的手機沒有信號,根本不能向外聯繫,所以他還害怕柳絮忍不住跑進了醫院裡來,那樣可就真的慘了。

所以韓孔雀在收拾好那些人的東西之後,就馬不停蹄的重新跑回了醫院的中心處。

那個橫在大坑裡的銅牛,最少說也有幾噸重,所以韓孔雀就算再神力驚人,也是沒法搬動的。

幸虧玄元控水旗又攝物的功能,所以韓孔雀只是一個意念,就把那隻巨大的銅牛收入了玄元控水旗之中。

接著,他又一個念動,一頭四米長,一米半寬,著高度都有一米半的銅牛,突兀的出現在冒著巨大黑煙的洞穴上,正好把洞穴封了個嚴實。

剛才他一邊搜查醫院中的屍體,一邊利用玄元控水旗大量吸收瀰漫的醫院之中的陰氣,可他吸收的越多,這裡的這個洞穴當中冒出來的也越快,所以,不堵上這個地方,醫院當中的陰氣,就算天亮了也肯定不會消失。

看書真厚道,訂閱還投票。不要忘了留下月票。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