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零四章貔貅聚財陣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是地下水,應該是溫泉,真沒想到,魔都市區,居然還有溫泉資源,看來這裡的聚財陣發揮作用了。」韓孔雀笑著道。 「你還笑得出來?」李闖道。 韓孔雀好笑的道:「你們不會真的以為是惡鬼出籠吧?」...

韓孔雀道:「剛才那個女人那個樣子,應該是毒、癮犯了吧?」

「應該是,不過後來出現的幾個身影,卻不像是醫生。」徐加辰道。

韓孔雀道:「這裡雖然曾經是戒毒醫院,但這裡先前可是被日本人利用過,你們沒發現,那後來出現的幾個人影,其身高並不比躺在床上的那女人更高?」

「你是說後來的出現的是日本醫生?這倒是有可能。」李通道。

韓孔雀冷笑道:「不止是醫生那麼簡單,你們沒發現,就算那個女人犯了毒、癮,但他們的處理手段是什麼?他們在觀察那個女人的表現,而不是在救治或者是幫助她。」

「你是說那些人在拿那個女人做實驗?」徐加辰要更加明白社會的現實,所以很快他就才道了韓孔雀想說什麼。

「應該是這樣,如果只是單純的一個毒鬼,她不可能有那麼強大的怨念,也不可能把這段情景保留到現在。」韓孔雀道。

李通道:「這種可能性很大,如果是自己主動吸的毒,這樣意志薄弱的人,是不太可能形成陰煞的。」

「地下可是有日本人的研究所,還有傳說中的毒氣室,如果再結合地下那龐大的煞氣,你們說會出現什麼情況?」韓孔雀冷笑道。

李信的臉色變得異常白皙,這裡只是稍微泄露出來了一點煞氣,就形成了這麼一處鬼宅,那地下呢?

「聽說地下的那些實驗室,是日本人自己首先破壞的。」徐加辰道。

韓孔雀道:「在這種地方作惡,還真是要小心報應。」

李通道:「這可真是現世報,想來日本人也不是自己願意破壞他們自己辛苦建立的實驗室的吧?下面絕對不能動了,如果真如我們猜測的那樣,下面肯定是比鬼蜮還可怕的存在。」

「等等,你們聽這是什麼聲音?」就在李信分析著這裡的情況時,徐加辰驚聲道。

「什麼聲音?」李通道。

「爆炸聲?」徐加辰道。

韓孔雀道:「先前那聲是爆破的聲音,但後來的不是,那聲從地下傳來的。」

「咆哮聲?不會又是那玩意吧?」李闖的臉色更加白了。

李信的臉色也變得十分難堪:「不要亂說,你不是從來不信這些東西的嗎?現在怎麼比我還迷信。」

韓孔雀道:「確實,這應該是地下水的聲音。」

聽著那千奇百怪的咆哮聲,徐加辰的臉色也不好看,這樣的聲音,實在和地下水流動的聲音不太一樣。

「是地下水,應該是溫泉,真沒想到,魔都市區,居然還有溫泉資源,看來這裡的聚財陣發揮作用了。」韓孔雀笑著道。

「你還笑得出來?」李闖道。

韓孔雀好笑的道:「你們不會真的以為是惡鬼出籠吧?」

李信一擺手,打斷了李闖即將出口的反駁,道:「現在是什麼年代了,朗朗乾坤,哪來的惡鬼,這聲音確實是地下水流動的聲音,只不過這裡的地下結構複雜,也可能是被人為改造了,所以才會發出這種聲音。

而且這種聲音被擴大了,所以我們才能聽得這麼清楚,你們聽,這像不像我們平時吃撐了,肚子里發出來的那種咕嚕聲?」

韓孔雀笑道:「你別說,還真是夠像的。」

「如果像那就壞了,這應該是貔貅聚財陣。」李信此時的臉色更加難看了。

李闖翻著白眼道:「你剛才還說是什麼九龍聚財,現在轉眼就變了,什麼貔貅聚財,我都沒聽說過。」

李通道:「你小子知道什麼?九龍聚財說的是這裡的大格局,而在這個基礎上,很明顯又被人布置了貔貅聚財陣,貔貅的特性就算我不說你們也知道,只吃不拉的奇葩,現在知道厲害了吧?」

韓孔雀的臉也變了色:「你是說,就是這個貔貅聚財陣,把九龍聚財風水陣聚攏起來的所有氣息,拘禁制在了這裡?」

「對,如果是單純的九龍聚財風水陣法,在聚集財富氣運的同時,還會化煞,可這裡布置上了貔貅聚財陣,那就完全不同了。

布置這個陣法的絕對是高手,雖然不知道他是什麼目的,但能夠做出這種事情的,絕對是一代風水大師。」李通道。

「你這是自己誇自己呢?你能夠看明白這裡的布置,是不是說明,你也不比那位大師差?」李闖直接打他爸的臉。

李信臉色難看的道:「如果真是這樣就好了,看得明白,不等於能夠布置出來或者是破解,這樣的陣法,我都不敢動一下,只要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被煞氣沖體,全身氣血逆行而亡。」

李闖不信的道:「剛才我被煞氣附體了那麼長時間,也沒有什麼不適,怎麼到了你那裡,就直接而亡了?你老了?」

李通道:「這邊的煞氣只是稍微泄露出來了一絲,而被禁制在地下的那些能夠一樣嗎?比如說這邊是一滴水,那邊就是一座海洋,一滴水侵入身體,就算再難受,也不會造成多少破壞,如果有一海洋的水向你身體裡面沖,那樣你受得了?更何況那還都是毒水。」

李信剛說完,就待李闖還要反駁時,樓外傳來一聲凄厲的長嚎,接著就是一陣更加猛烈的咆哮,而後長嚎戈然而止。

韓孔雀他們面面相覷,過了一會兒,李闖小心的道:「不會有倒霉蛋被煞氣沖體了吧?」

李信的臉色此時已經白了:「不止是沖體,應該是有人打開了陣眼的封鎮,簡單的說,就是打開了通向地下的通道。」

「那個人完了。」韓孔雀的臉色也不怎麼好看,看來這塊地是白瞎了,這樣的凶地,幹什麼都不行啊!

李通道:「真不知道那些人是傻大膽,還是自以為本事通天,這樣的地方居然也敢隨便動。」

「爸,我感覺渾身不舒服。」李闖此時驚聲叫道。

李信看了一眼在門外的李闖,他清醒過來之後,就一直沒有進入內間,現在就他一個人在值班室的外間。

「你快進來。」李信說著,他一個前竄,把李闖拉近了內間,接著直接把門關上了。

剛剛關上門,他手中的羅盤就急速的轉動起來,此時已經十分有規律,羅盤的指針,在順時針快速轉動。

「這玩意就跟永動機一樣啊!沒有動力居然也能自己轉的這麼快,如果做成發動機,連油都不用燒。」李闖的膽子還真是大,剛剛被自己老爸拉近了房間,就開始說風涼話。

「怎麼了?」韓孔雀問道。

李通道:「看來我們要在這間房裡待一晚了,外面那些通道現在都變成了死地,從羅盤的變化看,那些通道圍繞著醫院內部的道路,形成了循環。

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只能困守在這裡,要想往外闖,就要闖過一道道阻攔,對,就是韓先生剛才畫出來的那些水脈分布圖一樣的阻攔。

每一條地下水脈,對應的地面上就是一道阻攔,這樣的情況下,我們想要闖出去,幾乎是不可能的。」

「你是說有人引動了整座陣法?」韓孔雀道。

「恩,白天我們走過的安全通道,現在變成了死地,生死門被打開了,現在不管是誰,只要進入醫院的範圍,都會被煞氣侵體。」李通道。

韓孔雀臉上怒色一現即收:「你說這是巧合,還是早就發生過?」

「應該早就發生過,要知道貔貅聚財陣可不是誰都能夠破壞的,很明顯,醫院裡的一部分陣法被破壞了,所以才會有煞氣從地下衝出。」李通道。

「那些大道是不是也是一種陣法?」韓孔雀忽然問道。

李通道:「我也有這種猜想,不過我們看的醫院地圖,並沒有那麼詳細,如果有整個醫院的建築圖紙,就能看明白了。

雖然現在不知道是什麼情況,但想來整座醫院被布置成了一座殺陣,就像現在的情況,只要有一處陣眼被打開,地下的煞氣湧出,就會瞬間覆蓋醫院之中所有的主要通道。」

「樓上呢?」韓孔雀指了指外面。

李信苦笑:「那些通道只是脈絡,醫院當中的樓房才是節點,所以樓房是煞氣匯聚的主要目標。」

「也就是說,這種陣法只要啟動,樓房中幾乎就不會有活人了。」韓孔雀得出結論。

李信慢慢的點了點頭,徐加辰卻是有點難以置信,這誰人會這麼瘋狂?

這是要滅絕一座醫院所有的生靈啊!這樣的事情能夠發生嗎?如果真的發生了,不管是誰想掩蓋子,都是不可能做到的。

「幸虧這家醫院別廢棄了十來年了。」李闖不由自主的道。

李通道:「這座陣法應該被封印了幾十年了,之前雖然這座陣法的威力也不俗,但因為那時的魔都還沒有現在這麼繁華,所以能夠聚集起來的煞氣應該很有限。

所以就算被放出一些,也應該沒有現在的這種威力,從這間鬧鬼的房間就知道了,這裡房間的煞氣,也是逐步加強的。」

「我們待在這裡沒問題吧?」徐加辰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他從進來開始,就想問了。

李通道:「只要不睡著就沒有問題,現在整座醫院,就只有這間房間最安全了。」

還沒等眾人詢問為什麼,李信就解釋道:「這裡也是一個陣眼所在地,幸虧這座陣眼沒有被破壞,所以周圍磁場會保護整個房間,阻擋外面的煞氣入侵,這是標準的置之死地而後生。」

「你說你們這些風水師就是閑的蛋疼,沒事弄這麼一個危險的玩意出來幹什麼?就為了顯擺一下自己的本事?」

李闖十分不滿自己爸爸的職業,不止是他不信鬼神,還有就是他從小就因為這個,被小夥伴和學校里的老師,用有色的眼光注視著,這才是他反感跟風水有關的東西的主要原因。

李通道:「兒子,你聽清楚了,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一個人不管做什麼,都是有目的的,就像你說的,為了顯擺也不是不可能的,這樣做了會出名,出了名以後,自然會帶來利,所以,任何事情,都沒有人會白乾的,都是有目的的。」

「這座大陣,不管是誰布置出來的,他也不敢冒頭承認是自己做的吧?如果他真腦殘的出來宣稱自己布置了這麼一個絕陣,那不是自己找死嗎?」李闖再次反駁。

「剛才我只是說了一個可能,所以為名這是不可能的,那就是為利了,就像我也是一個風水師,如果有人給我十萬塊錢,讓我布置一座風水陣,只要不是用來傷天害理,我肯定會樂顛顛的跑去幫忙,所以這座陣法既然布置出來了,就肯定是有用的。」李信借著這個機會,來教育自己的兒子。

李闖道:「為了錢?布置一座陣法就能來錢?那你還每天東奔西跑顛來顛去的幹什麼?在我們家布置幾個聚財陣,坐等財富上門多好?」

李信苦笑:「你爹我沒那個本事啊!我們老李家的風水就沒那麼好,所以這裡才會被人選中用來布置陣法,而我們家裡不能布置這種大型聚財陣。

剛才說的九龍聚財風水陣法,就是一個相當龐大的聚財風水陣,這樣的風水陣只要布置成功,聚集起來的財富,絕對可以說是富可敵國,如果不信,你看看現在魔都市在國內,甚至是世界上的經濟地位就知道了。」

「越說越玄乎了,這裡聚集起來的財富能夠跟整個魔都相比?」李闖道。

李通道:「不用相比,只要能夠達到十分之一,或者是百分之一,就足夠讓人瘋狂了,要不然剛才死在外面的那個倒霉鬼,你以為他是吃飽了沒事來玩的嗎?」

「這就是一個死地凶地,那些人來這裡亂挖什麼?難道這地下還真有寶藏?」李闖有點不信,但已經沒有先前那麼直接的反對。

李通道:「我又不是神仙,現在得到的資料太少,而且很多事情都是在魔都剛剛建立,或者是沒有建立之前的事情。

要不然只是一個九龍聚財風水陣法,就絕對不可能布置成功,要知道這樣的陣法,就等於一次性束縛九條龍脈。

以現在的這種格局,就算是神仙都不一定能夠完成,所以這座陣法,只有在魔都還沒有發跡之前,龍脈弱小的時候,才能布置成功,這樣一算,這九龍聚財風水陣法,絕對有幾百年的歷史了。」

「幾百年前就有人在這裡布置陣法,這裡的地下會不會是一座古墓?」徐加辰問道。

韓孔雀道:「那時魔都還是一個小漁村吧?這樣的地方應該沒有人會選擇這裡做墓地。」

「對,不止是因為那時候這裡還是一片蠻荒,更加重要的是這裡是一處陰地,如果在這裡養屍還行,在這裡葬人,是絕對不可能的。」李通道。

「你不是說這裡的風水很好嗎?」李闖又看不起自己的老爸了。

李信訓斥道:「能夠聚集財運當然是好,但這地方弄好了可以居住,但絕對不能埋人,繞水玄武的出水口知道是什麼嗎?說得明白點,就像是人的後門,是管排泄的,等哪一天你老爸我去了,你想把我埋在這種地方啊?」

「說的這麼噁心幹什麼?你放心,我肯定找條龍脈把你埋了,到時候也能讓我們這些後輩沾一下光。」李闖十分欠揍的道。

果然,剛剛說完,李闖就被李信打了。

看他們父子鬧夠了,韓孔雀道:「這個地方就算有財,也不是善財啊1

李通道:「那是當然,要不然很多人,都把風水師算作是撈偏門的一支,不過就算是惡財,只要運作好了,也能把你的損失彌補回來。」

「一億一千八百萬呢!這麼多錢,除了賣地賣樓,我還真想不出怎麼賺回來。」李闖道。

「嗎的,如果真不行,就把這裡弄成一座公園,讓人來研究考察,每個團每天收費一百萬,我就不信了,這樣的地方還沒有人會好奇。」最後,韓孔雀惡狠狠的道。

徐加辰立即滿頭冷汗,這韓孔雀還真是個狠人,如果真有李信說的那麼危險,這地方要是被別有用心的人知道了,那還了得?

「這外國人的錢好像真的能賺,你們看,這裡原來可是法國人建的教會醫院,你們說那些法國和尚,難道會無緣無故在這裡建座教堂?」李信指著手機上的醫院地圖道。

只要進入這家醫院的人,都會第一眼就被醫院中心的教堂吸引,這座教堂到現在,都是這家醫院當中最恢弘的建築,只不過現在已經變成了醫院的門診部,所以,原來這個地方的人氣是最足的。

「那邊是這家醫院的中心位置吧?」韓孔雀道。

李通道:「對,那邊就是九龍匯聚之地,也是整個九龍聚財風水陣法的陣眼所在,在那片地上建立基業,應該有萬年不倒的氣運。」

「哈哈,萬年不倒?百年不倒就不錯了,現在那些法國和尚在哪?」李闖笑了。

李信扶額:「我怎麼有你這麼笨的兒子?原則上是萬年不倒,但實際上,卻有很多辦法讓他們死無葬身之地。」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