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零三章鬼壓床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墓穴之中,實行殉葬制度,而那些殉葬者,其實就是為了培育陰靈的。 一個人被活活埋葬,有甚者還被折磨致死,這樣一來,這些人,自然就帶著強大的怨念,所以他們是最容易形成強大的煞氣的。 如果通...

得了八十六張月票,應該高興,所以繼續三更一萬五千字求月票,我是起點最勤奮的寫手,所以,有月票的,就砸過來吧!

不一樣的鬼故事,算是一家之言,看過後一笑置之就好,不必深究。

房間雖然密封的很嚴實,但絕對不會讓人感覺氣悶,也沒有陰暗潮濕的感覺,更沒有霉味。

「這樣的地方怎麼可能鬧鬼?」李闖沒有意識到,他此時已經十分放心的坐在了一張床上。

「都是騙子,這次讓那個韓先生賺到了,這麼適合居住的地方,如果開發成別墅,得開發多少棟?」

李闖自言自語的,躺在了那張床上,床上雖然只有一張木板,但李闖絲毫沒有感覺到不舒服。

隨著他的身形躺在了床上,他卻完全放鬆了下來。

「嘿嘿,這種地方,如果接進寬頻來,擺上一台高配置的電腦,如果再有個小保姆伺候著,在這裡玩遊戲肯定會爽呆了,如果把這裡弄成一家網吧,肯定會客似雲來。」

李闖不知道,他雖然大腦還十分清楚,但他的身體,已經開始陷入休眠,隨著他不在說話,他也就睡著了。

就在他剛剛睡著的瞬間,房間里起了一絲莫名的變化。

「真起變化了?」徐加辰震驚的看著李信手裡的羅盤。

羅盤在李闖走近房間之後,李信就開始眼都不眨的盯著。

「你這個羅盤真的能夠測出磁場?」徐加辰還是有點不信。

李通道:「我們這種風水羅盤,其實跟指南針的原理差不多,指南針為什麼會發揮作用?就是因為地球磁力場的吸引,所以你不用懷疑我這羅盤能不能感應到周圍的磁常」

「你兒子可在裡面,這麼長時間沒動靜,肯定出現問題了,你不擔心?」徐加辰道。

李通道:「你們有什麼特殊的感覺沒有?」

「感覺?除了感覺有點恐怖之外,其他沒有什麼感覺,我知道這是心理作用。」徐加辰道。

韓孔雀卻不是這麼認為:「感覺很舒服。」

「對。就是這種感覺,自從走進這裡,你們沒有感覺在外面那種緊張的情緒有點放鬆?這就是這間房間,對我們施加的影響,如果我沒有猜錯,裡面那間房子,給人的這種感覺會更強。」李通道。

「又動了。」徐加辰道。

「恩。動的還不算劇烈,現在還只是剛剛開始,我兒子現在可能在裡面的床上睡著了,等一會我會慢慢的打開房間,我們都不要動,就在外面看看裡面有什麼情況發生就行了。就算我兒子有什麼異常,也有我呢!你們不用驚慌。」李通道。

他剛剛說完,他手中羅盤上的指針就開始瘋狂轉動,而且毫無規律:「開始了,你們千萬不要出聲,也不要做多餘的動作,更不能進入房間。最好站在這個位置不要動,你們一動,就有可能影響到這裡的磁場,那樣好戲我們就看不成了。」

看到韓孔雀和徐加辰都有點緊張,李通道:「不用緊張,只要你們不動,等一會就當看一場電影就好了。」

「好了,我要開門了。千萬不要出聲。」李信此時也有點緊張,能夠讓人無聲無息睡著的東西,還是讓他心存顧忌的,要不是十分了解這種情況,他還真是不敢招惹。

隨著房門無聲無息被李信打開,此時房間里的情景,毫無遮攔的暴露在韓孔雀他們眼前。

韓孔雀早有心理準備。所以就算看到了十分詭異的畫面,他的臉色也沒有絲毫改變。

而徐加辰就不同了,幸虧他多年培養起來的心念,讓他第一時間反應過來。他的一隻手,快速掩住了自己的嘴巴,讓快要吐出來的驚叫,被擋在了嘴中。

韓孔雀看著房間里的情景,那是一個女人,一頭長發凌亂的披散在消瘦的雙肩上,她正躺在床上極力掙扎。

她的一隻手被鎖在床上的鋼管上,兩隻腳上穿著一雙棉布襪在亂蹬,身上穿的青花旗袍,卻已經卷到腰際,讓她看起來既性感又恐怖。

隨著女人的掙扎,另外幾個人影憑空出現,接著,掙扎的女人,被人拉住四肢,死死地按在床上,不知道過了多久,那女人不但沒有平靜下來,反而掙扎的越來越劇烈。

隨著腦袋的晃動,那頭長發終於被弄到了一邊,她的臉,清楚的展現在了韓孔雀等人的面前,那是一張十分清秀的臉龐。

丹鳳眼,柳葉眉,櫻桃小口,不過慘白的面色,讓她看起來又十分詭異。

此時,韓孔雀他們就像是在看一個無聲的啞劇,那個女人每一次掙扎,自然都帶著那小嘴的顫動,不用想也知道,她不是在大喊,就是在說話,但韓孔雀他們卻什麼都聽不到。

這樣的啞劇是無聲的進行著,直到幾個圍繞著女人的身影,再次出現變化,那個女人的掙扎也更加劇烈。

此時那張鋼床,好像也不能再禁錮那個女人,眼看那個女人就要掙脫而出,碰的一聲,房間里亮起一團火花,接著,房間里的啞劇就好像是電視被關閉一樣,瞬間消失。

韓孔雀看到房間里的火花是李信弄出來的,這是李信扔出去的,應該是一張符籙。

雖然不知道這張符籙到底起沒起作用,但這場無聲的啞劇結束了是真的。

「啊!1一聲凄厲的慘嚎,從李闖的嘴中發了出來。

當韓孔雀他們看過去時,剛才那個女人趟的地方,已經換成了李闖,這時的李闖已經騰地一下,從那張床上跳了起來。

看到李闖滿臉蒼白,一頭冷汗,還有他那穿著短袖上衣,暴露出來的手腕,他的兩隻手腕,全都變得烏青一片。

韓孔雀知道,這是剛才幾個人影控制那個女人手腕的位置。

「這就是鬼壓床吧?還真是長見識了。」韓孔雀淡淡的笑著道。

李通道:「我就知道韓先生是高手,這麼詭異的事情。都嚇不住你。」

徐加辰此時結結巴巴的道:「剛才就是鬼上身?不是說只是做夢嗎?我們怎麼能夠看得到?」

「你不過去看看你兒子,他好像被嚇到了。」韓孔雀笑著對李通道。

李通道:「他不是死鴨子嘴硬嗎?這次我可是豁出去了,不讓他接受一次教訓,他就不知道這個世界都多大。」

「不會傷了他的元氣吧?」韓孔雀可是害怕給李闖在心裡留下陰影。

「沒事,雖然這裡的陰煞已經成了點氣候,但跟我們相差還是很遠,如果這裡能夠像你一樣。把信息留在被附身者的腦海,那才是麻煩。」李信看著還沒有完全恢復過來的兒子,一點擔心也沒有。

韓孔雀此時卻皺了眉:「這裡的風水陣那麼強大,卻只形成了這麼點氣候的東西,是不是不正常?」

「是不正常,還有那九條龍。都應該被另外一座陣法壓制了,所以這裡的陰煞之氣雖然濃郁,可泄露出來的很少。

這樣一來,這裡還真是不能隨便亂動,地面上沒有形成氣候,那地下,可就是泛濫成災了。所以這地下的情況應該比這裡嚴重很多。」李通道。

韓孔雀有點頭痛,這是他最不想看到的情況:「有沒有辦法把這些煞氣宣洩出去?明明是一處風水絕佳之地,真不知道當年是什麼人,把這裡改變成了凶煞之地。」

「只要破了後來附加的陣法就行,這樣的陣法是不多見的,本來我還只是猜測,此時已經差不多能夠確定了。」李通道。

韓孔雀道:「是什麼陣法?居然能夠鎖住那麼龐大的氣息,要知道現在整個魔都可是有幾千萬人。這麼多人產生的負面影響,要想完全封鎖在這裡,那可太恐怖了。」

「沒有什麼恐怖的,你就說這房間,如果沒有那些陰煞出來搗亂,這間房子是不是很適合做室,最起碼失眠患者進去了。很容易就等得到一次高質量的睡眠,這其實也是一種陰氣的利用方法。

你們不要聽到陰氣就想到壞處,要知道,人體負陰抱陽。缺少哪一種都是不行的,所以陰氣利用的好了,對人體也是大有益處的。」李信拿著羅盤,不斷的測試房間里的情況。

「爸1李闖帶著哭腔的聲音在房間里想起,那種略帶沙啞的氣息,立即嚇了徐加辰一跳。

「怕了吧?」李信笑嘻嘻的看著自己的兒子。

而李闖剛剛從那種恐怖的環境當中脫身,卻看到了自己老爸的戲謔,立即氣憤填胸,頓時忘了害怕:「怕了?我怕什麼,剛才在這裡睡了一覺,感覺很舒服。」

「是啊!肯定很舒服,你看你的手腕和腳腕,都發青了,這是找什麼人給你按摩的?這手法也太重了。」李信指著李闖的手腕哈腳腕道。

李闖一看自己的手腕,再看看自己的腳腕,臉都綠了,不過輸人不輸陣:「我這幾天玩遊戲太累了,沒想到手腕都青了。」

本來徐加辰還有點緊張,但現在被李信父子這麼一調和,這裡剛剛升起來的恐怖氣氛,立即消失無蹤了。

「我們走吧!這裡沒什麼好玩的。」李闖雖然嘴硬,但心裡卻是十分害怕的。

韓孔雀道:「人多了那些東西就不出來了吧?」

李通道:「不會出來了,人多了用我們行話來說,就是陽氣旺了,這裡的這點陰煞之氣,就沒法影響到我們了,先前這裡死了一個人,應該是意外。」

徐加辰此時道:「應該不算是意外,畢竟我們是做好了心理準備的,而你兒子又被你下了保護,在緊要關頭我們又闖了進來。

如果沒有我們,你確信你兒子能夠清醒過來?如果不清醒過來,這樣的情況會不會繼續持續下去?這樣持續下去的後果,我想你們都看到了。」

說完,徐加辰指了指李闖那烏青的手腕和腳腕,他可是一個壯小伙,如果是個身體素質差點的,沒準就直接死在了這床上。

李信想了一下道:「這樣的情況還真有可能出現,只要是心理素質差,沒有強大意志的。很可能就沒法掙脫這股陰煞之氣的侵襲,這樣一來,還真是危險,韓先生,你看這裡怎麼處理?」

韓孔雀道:「能夠清除那些東西?」

李信笑了,他總算是知道,韓孔雀也不是什麼都知道的。所以他道:「你們不會認為這些真的是鬼吧?如果我說這只是一種氣息,或者是一段記憶,甚至只是一段影像,你們是不是會驚愕?一個神棍嘴裡,居然說這些不是鬼,現在是不是正是我傳道解惑的最佳時刻?」

「咦?聽你這意思。這一切都是煞氣造成的,根本沒有鬼?」徐加辰道。

李通道:「煞氣凝型就是鬼,怎麼說呢?也可以說是一股執念,用科學點的說法,就是一段電磁波,當然,這是我的一家之言。經過我多年研究,就應該是這樣。」

「多年研究?李先生原來遇到過這樣的事情?」徐加辰好奇的問道。

李通道:「遇到過幾次,最好笑的一次是一個人猝死,因為銀行密碼沒有交代給家人知道,居然形成了執念,所以在除靈的那天,他居然依附在他一個本家堂兄弟的身上,把他藏存摺的地方和秘密說了出來。

後來他的家人。果然在一個隱秘的地方找到了一張存摺,他們拿到銀行,根據他那個堂兄說出的秘密,居然真的把錢取了出來。

後來他的家人請我去給他做法事,想要把他送走,我用羅盤測了一下,發現他家的磁場有點特別。他的這種情況,就好像是有些特別的地方,能夠記錄下一定情況下的特殊場景一樣。

那也是湊巧了,那人應該是臨死之時。想要說出存摺的藏處和秘密,但他的聲音並沒有被家人聽到,反而是依靠家裡的磁場,把他那點微弱的聲音記錄了下來。

等遇到了合適的機會,合適的載體,他就以他那個堂兄的口說了出來,才造成了這種靈異事件。」

「你是說這座樓上這間值班室中就是這種情況?」韓孔雀道。

李通道:「應該比我說的更嚴重一些,不過歸根到底就是這樣子的,只不過取決於這段記憶的恐怖程度和強大程度。

如果太強,這樣的景象要在其他人身上重演,就容易造成人體大腦損壞,七竅流血而亡,這就是剛才說的,那種沒有掙脫這個夢境產生的後果。」

李信一說,韓孔雀就明白了,這樣的事情世界各地都有報道,就像一片特殊的山谷,古代曾有兩隻軍隊在這裡打仗,而以後,每到下雨或者是特定的條件,兩隻軍隊打仗的影像就會在這裡重複播放。

這種地方就好像是有一個天然的錄像機,在特定的條件下就會被觸發,從而記錄下一些發生在這裡的事情,等以後再次達到觸發條件時,這段記錄就會被播放出來。

煞氣,最容易產生的地方就是執念,或者是怨念,強大的執念或者是怨念,在使用一些特殊手段之後,很容易被保存下來。

所以很多古代當權者,會在自己的墓穴之中,實行殉葬制度,而那些殉葬者,其實就是為了培育陰靈的。

一個人被活活埋葬,有甚者還被折磨致死,這樣一來,這些人,自然就帶著強大的怨念,所以他們是最容易形成強大的煞氣的。

如果通過一些手段,就可以把這種強大的煞氣,保留在墓穴中,以保護墓穴主人的安寧。

如果有人侵入了墓穴,這種煞氣就會侵入生人體內,造成所謂的鬼上身。

其實這種情況,跟韓孔雀修鍊出來的元神之力是很近似的,就像他嚇唬歐陽龍,就在他大腦之中形成了一副餓虎撲食圖。

就像他幫助錢家角的那個小孩,在那小孩腦海中留下了一副猛虎下山圖,這種表現,其實都是傳遞的一段記憶。

就像歐陽龍,因為韓孔雀帶著的是惡意,所以他就時刻被餓虎撲食圖折磨,而形成的陰靈,一般都是經過了一些慘事,或者是痛苦折磨,所以它們保留下來的記憶片段,往往都是慘劇人寰的。

所以遇到這樣的情況,往往都會被嚇到,甚至是真身感受一段那個死人所經歷的慘事,這樣的慘事,可不是誰都能經受一邊還能活下來的。

剛才李闖經歷的,其實就是在過去某一段時間,這座房間里真實發生過的事情,只不過這件事情被這座房間記錄了下來,如果遇到合適的載體,這段慘劇就會一次次的重演。

這樣的情景,自然不是那種被自然界無意之間保存,又不經意播放的那種影像,而是人為的,更加能夠影響到外界的一種情況。

「你是說剛才我們看到的情況,應該是過去在這裡發生過的一段真實的情況?」徐加辰道。

李通道:「這是肯定的。」

「那女人穿著旗袍,結合這家醫院的歷史,這件事情應該不會超過百年,如果能夠把剛才那女人的面容拍下了,是不是可以找到這個人的記錄?」徐加辰道。

李通道:「就算找到了又能怎麼樣?讓她的後人看看他們的祖先曾靜遭受過什麼?」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