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零二章風水大陣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自己。 房間的名牌很清楚,在第一層最裡面就是醫生值班室,而醫生值班室的內間,就是那個經常發生靈異事件的地方。 李闖走近了,第一眼就看到了那間房子,他毫不猶越去,反正後面就有他爸爸跟著...

韓孔雀一邊走,一邊感知地下的水源,隨著他們不斷深入醫院,地下的水脈分佈,已經被他探測到了很多。

感知到了越多,韓孔雀越是震驚,按理說,這麼一出低洼之地,整個地面應該都是很潮濕的,所以在這種地方,隨便找個位置,就應該打出水來,就算沒有水脈經過,只是滲漏下來的水,也不會少。

可這裡的地下,卻完全不是這種情況,這裡的地下,很多地方居然都乾燥異常,就算打井,也不會有任何收穫。

雖然很多地方沒有水,但不是說這裡就缺乏水源。

這裡的水源很充沛,但這些水,全都很規律的圍繞著一個圓圈在循環,這樣的情形,再結合李信的一些分析,韓孔雀自然不難猜到,這是有人刻意弄出來的結果。

能夠影響地下水脈的流向,能夠影響地下水的滲透,這是多麼大的神通?

「怎麼了?你不會也看不清這地下的水脈分佈吧?」李信驚訝了。

韓孔雀道:「能夠看出來一些,看來你推斷的很對,這裡不管是地上,還是地下,都是人為改造過了的,還真是大手筆,我畫一部分水脈圖你看看。」

韓孔雀畫出了一部分水脈圖,他能夠感知到的範圍現在增加了,不過也就只有不到三百米的範圍,所以他能夠看到的也就是三百五十多米範圍內的水脈走勢。

不過有了這些也足夠了,很快,韓孔雀就在地上畫出來了幾個弧形,隨著深入醫院,弧形越短,也越密集。

「這樣的風水格局,怎麼有點氣吞天下的氣勢?」李信看著韓孔雀畫出的一些水道縮影,越向里,越收縮。這種情況在風水之中,就是吞噬的意思。

「氣吞天下?」韓孔雀和徐加辰都驚奇的看著李信,只有李闖鄙視的看著自己的老爸,這是又在忽悠人了。

「有沒有這座醫院的地圖?」李信問韓孔雀道。

韓孔雀道:「我還真沒有。」

「我也許能夠給你們弄到,你們等一下。」徐加辰道。

「如果有可能,再弄一份詳細的魔都地圖,可以擴大一點範圍。」李通道。

很快。徐加辰就受到了郵件,打開,裡面有兩張地圖,一張是用衛星拍攝的醫院俯覽圖,另外一張則是魔都地區的地圖。

李信只是稍微查看了一下就道:「你們看,雖然現在國內喊著不信風水。但只是從魔都的建設格局上就能看出,風水幾乎無處不在。

如果細看,魔都這個城市,像一隻鳳凰頭形,面朝東方的大海,攔住長江之水口,位於中國沿海之中間。

這是九運之離火。這隻火鳳凰將要燃燒起來,成為世界為之矚目的經濟交易城市,蘇、州似火鳳凰的眼睛,魔都中心似火鳳凰的鼻孔位置。

而在魔都市中心處,經濟最繁華之處,位於水繞玄武之處的蒲、東區的陸jia嘴處,是整個魔都的經濟中心點,按風水的看法。后水繞玄武如金圓,是富貴的最大特點之一。

如今看陸jia嘴處,莫不暗合風水大富貴格局,你們看,所有魔都市的水,幾乎都要經過這裡,這裡是哪裡?就是我們腳下的這座醫院。」

「水繞玄武?這家醫院的格局就是水繞玄武?」徐加辰道。

「不。陸jia嘴這片經濟最繁華的地區,才是水繞玄武的格局,水火相濟,就是有了這一片的水。才能中和火鳳的曝氣。

雖然整體上來說,魔都是丹鳳朝陽的格局,這樣的格局,實際上不可能作為經濟重鎮存在,但因為魔都面臨大海,所以從風水上來說,魔都市座落於鳳凰頭之鼻孔處,象徵生氣息息不停從大海中吸入。

所以這座大火的格局之中,並不缺水,所以才有了水繞玄武,而最終水不上堂,為局外之水,水只能以後門收之,所以這裡面還關係著一個真出水口。」李通道。

韓孔雀若有所思:「你是說,這座醫院其實就是整個城市的出水口所在地?」

「對,就是這樣,這個出水口,匯聚了整座城市的陰靈之氣,跟地上丹鳳形成陰陽循環,上方代表了正氣、陽氣等正面氣息,而這後門則匯聚了陰氣、煞氣。」李通道。

「匯聚了整座城市的負面氣息,天下誰人能夠把這些負面氣息鎖在這裡?」韓孔雀有點不敢相信。

「這可不一定,要知道魔都市的發跡,也不過才七八百年,它真正旺起來,也不過百十年,你看這些建築,最老的絕對超過百年了。」李通道。

李信這麼一說,韓孔雀也知道了:「魔都自南宋咸淳三年也就是公元1267年設鎮,明朝嘉靖三十二年,公元年,築城。

至1842年鴉片戰爭后魔都開埠,進而發展成為20世紀上半葉東方首屈一指的國際都市,再到目前的再度勃興,它真正興旺的時間,還真就是一百多年。」

「所以,如果這裡的陣勢布置的早,是完全有可能鎖住整座城市的地陰之氣的。」李信自信的道。

「鎖住它有什麼用?」徐加辰道。

李通道:「水能聚財,在風水之中,水跟財往往都是互相依存的,聚水就是聚財。」

「你剛才不是說了,這是一座城市的陰氣煞氣,這樣的氣息被鎖在這裡,不會有危害嗎?」李闖道。

李通道:「就像刀劍大炮導彈,我們都知道這些東西危險,但不還是讓人孜孜以求的研究改進嗎?風水之中的煞氣,就像現在的槍炮一樣,也是一些人孜孜以求的。」

「發現了龐大的財富,就必須具有保護財富的強大實力,這麼說,這個地方真的隱藏了巨大的財富了?」韓孔雀道。

李通道:「應該是這樣,如果沒有利益,誰閑的沒事幹,在這裡勞心費力的布下一座龐大的陣勢。」

「什麼陣勢你知道嗎?」韓孔雀問道。

「不行,現在的資料太少。還不能看出是什麼陣法,但這個大陣肯定不簡單,如果想要看清大陣的面貌,雖簡單的就是你畫出整個地下的水脈圖,我想,水脈圖出來了,整座圍繞著水脈布置的大陣。也就露出行跡了。」李通道。

「你們在這裡等一等,我去查看一下。」韓孔雀眼看就要天黑,在不行動,今天就沒時間了,而明天他肯定是更沒時間的。

「順著醫院的主幹道走,主幹道如果不出意外。是整個醫院最安全的地方,現在如果有危險,肯定是在一些古老的設施之中,那種地方才能作為陣眼保存下來。」李信囑咐道。

韓孔雀道:「知道了。」

一百畝地,實在是不小,長足有三千多米,寬也有兩千米。這麼大一塊地,韓孔雀就算快速奔跑,也要走一會。

等韓孔雀圍繞著主幹道走了一圈,已經是半個多小時過去了,此時他心中已經有數。

當韓孔雀把整個醫院的地下水脈圖畫出來,李通道:「這就是了,這個地方的地下,應該是一座天然的九龍聚財風水陣法。」

「你說的是這九條水脈吧?」韓孔雀他們都看出來了。這地下雖然圍繞著醫院的水脈很多,但被韓孔雀畫出來,卻能夠清晰的看出是九條水脈。

「你就走這麼一圈,就能看到地下的水網?騙誰呢?」李闖鄙視的看著韓孔雀,而徐加辰也是一臉不敢置信。

雖然徐加辰有點不敢置信,但他也沒有開口發出疑問,畢竟這樣的事情是不經推敲的。

而且。如果有心,是完全可以證明的,畢竟水脈就是地下,只要鑽探一下。就知道是不是有九條水脈了。

徐加辰現在對韓孔雀是更感興趣了,本來韓孔雀的發家史就是個傳奇,而現在,又給他披上了一成神秘色彩。

「不信?錢家角的那些水眼你都看到了,那就是韓先生點出來的,在看水一途上,我還真沒有見過比韓先生更厲害的。」李通道。

「啊?」李闖說不出話來,原來李信想要領著他出來見識一下,李闖是死活不出來的,他這次之所以出來,其實是被他爸爸那神乎其技的手段給嚇到了。

錢家角那邊雖然地下水充沛,但他爸爸卻一點一個準,不管是鑽機鑽探,還是打井隊挖掘,被他爸爸點出來的位置,就沒有一個不出水的。

而更加玄乎的是,地下的情況,被李信預測了一個一清二楚,就是被他這種手段唬住了的李闖,才不情不願的跟著來了魔都,想要見識一下鬼怪到底是什麼。

李闖沒想到,那些井位居然都是韓孔雀點出來的,這樣的本事,可以說真的是神乎其技,不能不讓人佩服。

「發現了九龍聚財風水陣,那這裡會出現什麼後果?」徐加辰道。

李通道:「這是聚集財運的,如果在這種地方做買賣,那肯定會發財,做其他,也會鴻運當頭。」

「那是,你看這家醫院就發了大財了,要不然怎麼能夠成為了魔都第一大醫院呢!不過,那醫院好像搬走了,而這裡也有點不景氣了,這結果好像跟你的結論不太一樣。」李闖諷刺的看著李通道。

李通道:「我還沒有說完,你急什麼?」

「這樣的風水大陣,只要布置完成了,就肯定會不斷的聚集財氣,如果財氣不能散發,那就會形成大禍,所以這裡聚集的財氣,肯定是有流向的,現在我們只不過不知道這財氣流到了哪裡,如果找到了,沒準我們就真發了。」李通道。

「說了還是等於沒說,吞吞吐吐、說話說半截,永遠是你們的引人制勝的法寶。」李闖道。

李通道:「那就讓你見識一下你爸多厲害。」

「看到了嘛!那個地方應該就是整個陣法的陣眼之一,如果我沒猜錯,這地方就是當年醫院打井的地方,他們那時應該不是鑽到了毒氣室,而是泄露出來的煞氣,那些死了的人,是被煞氣沖體而死。」李通道。

「這有什麼厲害的?我看到這種情況,也能猜到那時一口廢井,你看。上面壘成了八卦形的花壇,這不是用來鎮壓井口的嗎?」李闖道。

李信笑了:「孺子可教,你看那邊,那座樓肯定就是最先爆發恐怖的地方,因為在那地方也應該有一個陣眼,看這個情況,那座樓應該出現了問題。已經不能完全鎮壓那裡的煞氣,所以煞氣泄露,就造成了鬧鬼的傳說。」

「我們進去看看。」李闖道。

李通道:「謹守本心,不要害怕就不會出事,如果自己先害怕了,也就不用進去了。進去肯定要出事。」

李闖道:「我才不怕。」

「無知者無懼,說的就是你。」李信搖頭道。

徐加辰道:「我呢?」

「你應該不信這種事情吧?所以看你始終淡定如一,這樣的心理狀態很好,信則有不信則無,只要你始終保持這種浩然正氣滿身,就絕對是百邪不侵。」李通道。

「那我們就進去看看,看看這被傳的那麼邪乎的一個地方。到底有什麼不同的。」徐加辰首先走了進去。

韓孔雀接著跟進,這徐加辰可是跟著他來這裡的,而且這裡現在是他的地盤,可不能讓一位副國級的大官在他的地頭上出事。

「李闖,你小子不要亂走,你這樣五頭蒼蠅一樣亂闖也找不到地方,跟著我。」李信看到自己兒子一個房間一個房間的打開,以宣示他不害怕。就是一頭冷汗,他可是風水大師啊!自己兒子這麼做,實在是有點給他丟臉。

「不要神神叨叨的,這地方人家拍電視電影的都不會來,一點都沒有陰森恐怖的氣氛,連讓人聯想到鬼的地方都沒有,怎麼可能讓人害怕?這裡的傳說不會是真有人造謠吧?」李闖十分懷疑的看著韓孔雀。

這地方可是韓孔雀買下來了。而這裡的傳說那麼玄乎,那肯定是因為韓孔雀想要低價買下這裡採取的手段了。

李通道:「你小子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等會不要喊叫,到時候嚇尿了。可不要害羞。」

「放心,如果真有鬼,我就一口把它塞進嘴裡吃了。」李闖緊了緊手裡的一把小型桃木劍,這個東西最是克制陰邪,加上他可是真的生喝了一碗雞血,所以他應該是這些人之中最不應該擔心的,所以他又昂首走在了頭裡。

「沒問題吧?」韓孔雀道。

李通道:「我們都有了防範心理,外邪一般很難侵入我們的身體,再說我們這麼多人跟著,還能讓他出事了?我到很想,這裡能夠成點氣候,讓這小子接受一下教訓,要不然,我這本事以後很可能要失傳啊1

李闖走在前面,雖然他說的豪放,但他卻足夠小心。

樓道中一片寂靜,雖然廢棄的不少時間,但因為這裡的土地足夠濕潤,又有不少樹木,所以灰塵到是不多。

這座三層的小樓,全部使用磚石結構壘砌,這樣的樓房現在很少見,不用說,這就是一座古建築。

裸昏暗,但絕對不顯陰森,在這一點上,李闖還是能夠分辨的,所以他也沒有疑神疑鬼的自己嚇自己。

房間的名牌很清楚,在第一層最裡面就是醫生值班室,而醫生值班室的內間,就是那個經常發生靈異事件的地方。

李闖走近了,第一眼就看到了那間房子,他毫不猶越去,反正後面就有他爸爸跟著,就算真有危險,他爸爸也不會坐視不理。

所以李闖很放心,他看著空蕩蕩的房間,這間辦公室只剩下一些老式辦公桌。

桌子上的皮已經少了三分之一還多,這樣的東西,就算扔了也沒有人會撿,只能劈了燒火。

所以就留在了這裡,房間里除了這些桌子,其他就什麼都沒有了。

韓孔雀提供的那些資料,李闖也看過,他當然知道裡面還有個內間,所以在聽到後面有響動之後,他就毫不猶越去。

走進了房間,雖然房間里烏黑一片,但在他手機燈光的照射下,他還是第一時間就把裡面的情況看得清清楚楚。

這個房間不大,只有貼著兩邊的牆壁邊上有兩張床,看樣子這裡的床已經很久遠了,床是用鋼管焊接的,一頭還被埋入了牆壁,所以這兩張床也留在了這裡。

小房間北面原來是一座窗戶,現在被用磚頭堵了起來,這一點能夠清晰的看出來。

「也沒什麼嗎?這裡也不陰森,反而很涼爽,很適合午休,不過午休做了一個噩夢,就說明這裡有鬼了嗎?」李闖隨手關上房門,走了進去。

他沒有發現,後面並沒有人跟著進來。

李闖伸了個懶腰:「有點累了,這個地方到適合休息,這是開關,也不知道有沒有電。」

雖然說的輕鬆,但李闖的警惕之心卻沒有絲毫減弱,他隨手開了一下開關,拍的一聲,房間里的燈亮了。

雖然這座醫院被廢棄,但醫院裡的電路卻沒有被關閉,特別是醫院中的路燈,每晚都是會亮的,所以這房間里電燈還能亮是一點也不奇怪。

清楚的看清了房間里的情況,李闖徹底放下心來。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