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零一章醫院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間就比較大了。 普通人要想改變那地方的土地用途很難,而他卻是帶著文件下來的,要改變那塊地的用途,卻是十分容易。 但現在,就是這麼一塊處於市區的寶地,被賣了個白菜價。 「一億一千...

「裡面那個副市長說的是我嗎?」徐加辰笑著道。

柳絮道:「如果你是新來的副市長,應該就是你,你好像要接手一個爛攤子,反正我知道的,有些人把能夠賣的都賣了。」

「就是剛才你說的那家醫院?能說一下有什麼問題嗎?」徐加辰剛剛來魔都,就遇到了韓孔雀,可以說是他的幸運。

現在韓孔雀的大名,在首都可是十分響亮的,他不止是跟老一輩的陳嘉義等人關係密切,而現在陳嘉義他們的死對頭歐陽龍等人,也對韓孔雀表現出來了足夠的尊重,這就不能不讓人注意了。

「醫院對你來說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不過對我們來說,問題就大了。」韓孔雀苦笑。

徐加辰奇怪的道:「為什麼這麼說?」

韓孔雀道:「我們出去說。」

徐加辰也沒有見外,直接跟著韓孔雀走上了他的車,徐加辰笑道:「剛才那個,是一些人給我安排的秘書之一,沒想到會那麼不堪。」

「你來主管文教衛生?這可是個大坑,在你沒有上任之前,有人在填這個大坑,所以我們就上當了,剛才我們說的那家醫院,是原來的老中心醫院,現在那裡廢棄了,被柳絮買了下來,花了一億一千八百萬。」韓孔雀道。

聽到這裡,徐加辰皺起了眉頭,最近全國各地醫療衛生這一塊到處出事,可以說現在的社會矛盾的主要焦點已經從貧富差距過大,轉移到了重大疾病保障和醫患矛盾上來。

當然,這麼說有點誇大,但現在這方面的矛盾激化,要比貧富差距更厲害了是肯定的。

就是因為這個原因,他才從上面調下來,出認主管文教衛生的副市長,而作為老中心醫院的滬南社區醫院。就是他打開工作局面的一個突破口。

現在這個社會,沒錢是寸步難行的,而滬南那家醫院佔地一百多畝,裡面大小建築十餘棟,可真正的古老建築,也不過是那三五棟小樓,這樣一來。他可操作的空間就比較大了。

普通人要想改變那地方的土地用途很難,而他卻是帶著文件下來的,要改變那塊地的用途,卻是十分容易。

但現在,就是這麼一塊處於市區的寶地,被賣了個白菜價。

「一億一千八百萬買下那片地怎麼會受騙了?」徐加辰疑惑的道。

韓孔雀道:「那塊地根本沒法用。如果能夠作為商業用地開發,你說會保留到現在嗎?」

徐加辰道:「那片地是被認定為文物保護起來了,還真是不能作為商業用地開發。」

徐加辰的心思又活泛起來,雖然地塊被賣了,但韓孔雀他們肯定是沒法開發利用的,而他主管文教衛生,古建築的保護。卻是直接受他管轄,如果他適當的操作一下,裡面還是大有文章可做的。

「這個不是重點,如果只是這樣,那片地早就被人吞了,既然以後文化塊歸你管,以後我們打交道的機會就多了,我也不怕告訴你。今天上午我搜集了一些資料,那塊地的問題實在是太多了。」

韓孔雀打開手機,點開一封郵件:「你看,這塊地的地質有問題,如果要開發,首先要把當地的地質環境探測明白,而這樣一來。就要面臨一個問題。

那家醫院最早是一家法國教會醫院,在那個時代,外國人根本就不拿中國人當人,所以他們在地下修建了很多秘密實驗室。專門做一些生化和藥物試驗,所以那個地方遺留下來了很多細菌培養室和大批的病毒。

到了後來,這裡又被日軍佔據,這樣的地方,是天然的化學武器生產場,所以這裡又被日本人大肆改造,用來研究培養生化病毒。

雖然解放戰爭時,這裡被第一時間摧毀,而日本人也自己爆破了所有地下研究室,但就算到了現在,那片地下也還留存著大量細菌病毒武器。

這些是往年的一些記錄,都是一不小心挖掘出來了危險物品,都造成了很大的危害,特別是最後一次,醫院私自挖掘了一口井,可能是直接打通了一間毒氣室。

打井隊當場全部死亡,後來毒氣蔓延開來,還造成了十九人中毒,其中十人最終醫治無效死亡。」

從韓孔雀給他看郵件,徐加辰就開始皺著眉頭,等看完了,他才道:「這些雖然麻煩,但終歸是要處理的,如果小心一點,這些地下毒瘤,還是能夠清除的。」

韓孔雀沒有說什麼,而是在此點開了一封郵件,這是陳嘉義發給他的那封。

等徐加辰看完了,臉色已經變得十分難堪,特別是其中提到了有關政府部門參與在了其中,而現在外面風平浪靜,那家醫院還是那樣,這就很能說明問題。

「難道這種事情真的有?」徐加辰也不能完全否認一些事情的存在。

韓孔雀道:「自從打井引發毒氣外泄之後,那家醫院就一直不平靜,不時出現一些詭異的事情,所以,不親自去了解一下,還真是沒法說。」

「那你認為是真的還是一些人故意造謠?」徐加辰道。

韓孔雀道:「製造這種謠言總要有目的吧?如果是想要得到這塊地,現在謠言傳播開來了,是不是要收穫果實了?而現在那片地卻落到了我們手裡。」

「時間也不對,這樣的傳說已經有十幾年了,我對這種地方到是很感興趣,不如我們去看看?」徐加辰道。

韓孔雀道:「我請了一位風水大師,先讓他看看再說,畢竟後來那個地方可是出了人命,我們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小心無大錯。」

看到柳絮昏昏欲睡,韓孔雀小聲對老張幾聲,老張啟動車子,很快,他們就出現在了柳絮家門口。

韓孔雀對徐加辰做了一個抱歉的手勢,抱起柳絮,去了柳絮家。

「姐夫。我姐最近可十分不正常。」柳樹笑的一臉詭異。

韓孔雀小心的把柳絮放在她的床上,給她蓋好被子,才走出房間。

「你小子在家裡好好照顧你姐,我出去有事。」韓孔雀道。

「給點好處,要不然我可告訴我媽了。」柳樹笑的更詭異了。

韓孔雀搖了搖頭,現在的孩子太聰明了:「你想要什麼?」

柳樹道:「我姐給我媽的那種護膚水,不用太多。給個幾十斤就行了。」

「行,好好看著你姐,如果你姐醒來了找我,你第一時間給我打電話。」韓孔雀道。

柳樹看著韓孔雀就要走出家門,趕忙道:「我的護膚水呢?」

「你姐醒了,我讓她分給你一些。」韓孔雀一邊走一邊道。

柳樹道:「這樣不好。我姐知道了肯定是不會給我的。」

「行了,我忘不了你的好處,等我有空,給你送來,現在下面有人正在等著我。」韓孔雀說完就急匆匆的走了。

最近柳絮的身體是不對,不過就是嗜睡,這樣的情況。很可能是懷孕了,此時不止是韓孔雀看出來了,就連柳樹都有所察覺,而柳絮作為醫生,也肯定是有了懷疑。

既然柳絮不說,韓孔雀也不會提起,不過這樣的情況,還是需要儘快解決的好。幸虧現在快要過年了,如果年前把該走的程序走一遍,過了年就可以結婚,那時候就算有了身孕,也應該看不出來。

韓孔雀一路傻笑著重新坐上車,徐加辰道:「你夫人懷孕了?」

韓孔雀滿頭黑線,他也是剛剛猜到的。沒想到外人都看的這麼明白。

「還不知道,這個要去醫院查過才知道。」韓孔雀笑著道。

「這個可不能耽擱,還是儘快去查查,也好放心。」徐加辰道。

韓孔雀道:「她現在最擔心的就是那家醫院了。本來那是她送給我的驚喜,沒想到卻被人騙了,所以我要趁著她睡著了,進去看看,要不然她會跟著我進去,這樣我可不放心。」

「走吧,我可是十分期待這次探險的。」徐加辰道。

韓孔雀笑著道:「不如你去那間值班室睡一覺,你們可是最不信這一套的,應該不會害怕吧?」

徐加辰臉上的笑容一滯,這種事情雖然他不信,但萬一呢?

所以徐加辰從容的道:「我這可是跟著你去做客,我是客,你是主,我怎麼能夠搶你的事情做呢?再個,你年輕火力壯,就算髮生點什麼,你也可以扛下來,我這種半截老頭,還是小心點為妙。」

「當官的就是會說話,不過你還真去?」韓孔雀笑著道。

「那是當然,我也不怕告訴你,我對那個地方還是十分看好的,也準備好了要從那裡尋找突破口,可就是這麼一個地方,居然被人首先處理了,我能不去看看嗎?」徐加辰有點鬱悶。

他一來魔都,雖然還沒有去報道,但已經被人盯上了,可以說做什麼都有人跟著。

幸虧今天那個盯著自己的被韓孔雀打了,這才讓他有了點自由時間,他也想趁著這個機會,親自下去看看,如果有操作的空間,他還想跟韓孔雀合作一把,藉以打開局面。

當韓孔雀重新來到那家醫院門口的時候,李信已經到了,他身邊還跟著一個小夥子。

「這是我兒子李闖,領著他來見識一下,省的他每天有事沒事就說我是神棍。」李通道。

韓孔雀汗顏:「你給你兒子起的這個名字貌似很強大。」

「那是,前世我伺候他,今世我讓他直接做我兒子。」李信氣場強大的道。

明末李岩原名李信,是闖王李自成的部將,現在李信卻給自己的兒子起名李闖,這得多麼自大的人,才能幹出這種事情。

「你怎麼知道你前世是李信?再說,你兒子如果是闖王,你們家以後可了不得。」韓孔雀開玩笑道。

李通道:「望子成龍嘛1

「爸,不用在這裡廢話了吧?既然裡面有鬼,我們就進去見識一下。」李闖看他們拿自己的名字寒暄,已經有點不高興了。

十七八歲的孩子,正在叛逆期,這也就怪不得李信要把他帶來了,看來是要教訓一下啊!

韓孔雀道:「我給你的資料都看了?這次可是有一定的危險性。帶著你兒子進去行嗎?」

「放心,我讓他喝了碗雞血來的,就算有點陰煞之氣,也不能拿他怎麼樣,他可是純陽之體,百邪不侵。」李信得意的道。

「費什麼話1李闖不幹了,不過他臉上的那絲紅潤是怎麼回事?

韓孔雀很快就反應過來。這是處男的幹活?

韓孔雀差點笑出聲來,他快步上前打開門,首先走了進去。

鑰匙是柳絮給的,內部的地形圖他手裡也有一份。

「咦?這地方還真是奇怪,我怎麼沒有感覺到一絲潮濕的跡象?」韓孔雀一走進醫院大門,就感覺到了一陣涼爽。

李通道:「不奇怪。這說明這個地方確實有問題,降撓Ω貌恢故橇顧,而是冬暖夏涼,現在已經快要立冬,天氣雖然不算冷,但也絕對不熱,而這個地方。卻好似給人一種在洞穴之中的那種陰涼的感覺。」

「對,你這麼一說我就知道了,真的好像走進了洞穴之中的那種感覺。」徐加辰此時有點興奮的道。

「但這不是不正常嗎?」韓孔雀道。

李通道:「確實不正常,以我的經驗看,這裡的地勢,要比周圍低很多,這樣的地方,應該很潮濕才對。要知道雨季過去才沒有多少時間,這裡是地下水匯聚之地,潮濕是應該的,而乾燥涼爽,就很不正常了。」

「這裡的樹多,能夠很好的調節土地乾濕度,加上這裡地勢比較低。冬暖夏涼不是很正常嗎?不要廢話了,趕緊進去看看,如果沒事,我還要回家上網。」李闖道。

韓孔雀看了看四周。周圍大樹成蔭,確實是樹木眾多。

此時黃色的銀杏,濃綠的香樟,除了這些,還有紫薇、垂柳、榆樹,槐樹等樹種,這些樹都有一個特點,那就是高大,一看就知道都是有年頭的了。

「問題很嚴重,這位先生是官場中人吧?如果沒有必要,你還是不要進去的好。」此時已經下午四點多了,太陽已經偏西,他們處在樹蔭之中,讓周圍的環境更顯陰暗。

徐加辰看向李信,他還真是有點本事,要知道韓孔雀可沒給他們介紹。

「沒事,不都是當官的百邪不侵嗎?我就跟著你們進去見識一下。」徐加辰道。

「不要說三道四的,這地方有什麼問題?我看這就是一處寶地,冬暖夏涼,如果在這裡建一棟別墅,簡直是神仙居所。」

李闖四處查看,雖然很長時間沒有人管理了,但這裡的樹木也沒有顯得太過雜亂,就算樹叢花園之中,一些鵝卵石的小徑還能清晰可見,這樣的地方,絕對宜家宜室。

「你懂什麼?這地方地勢那麼低,潮濕是肯定的,現在我們走進來了幾十米了,可一點潮濕的感覺都沒有,這正常嗎?

如果單純依靠這裡的樹木調節,是絕對不可能的,所以,這裡的潮濕之氣,都被聚集到了一些特殊的地方,只有這樣周圍環境才會顯得乾燥。」李通道。

看到自己的兒子還是有點不服,李信對韓孔雀道:「韓先生,你看看這地下的水脈,是不是分佈的很有規律,你能不能把地下的水脈圖畫出來吧?」

「這裡的地脈應該沒有被破壞,難道你看不出來?」韓孔雀好奇的道。

李信苦笑道:「這裡肯定是有高手布置過了的,你看這些銀杏和香樟,它們都是主道的兩邊,所以在道路上走過去沒問題。

而那些榆樹、槐樹和垂柳,它們分佈的位置,完全遮擋了這裡的地脈之氣,也可以說它們吸收了從地下散逸出來的煞氣,讓我找不準地脈之氣從哪裡散發出來,所以也就沒法分析出整個地脈的走勢。」

「這麼說這些樹木也有著匯聚陰氣的作用了?」韓孔雀問道。

「是,隨著年歲日久,這種功能越來越強大,這也是這裡的事情越來越嚴重的一個主要原因。」李通道。

「那這些銀杏和香樟呢?它們的存在是不是有人故意保留的一個生門?」韓孔雀道。

李信苦笑道:「你覺得布置這種風水陣的人,會好心的給你留下一條這麼明顯的生門?生生死死,死死生生,生就是死,死就是生。」

「你是說這些銀杏樹保護的通道,才是死門?」韓孔雀驚訝了。

「銀杏和香樟確實克制陰氣,但那些陰氣被壓制在了其他地方,如果有人刻意布置,這些銀杏樹形成的中間通道,就成了一條陰龍。

如果稍微引導一下,積聚的陰煞之氣,就可以順著這些主要幹道,快速覆蓋住整座醫院,所以說,這些銀杏樹雖然阻擋了兩邊的陰氣侵蝕這條主幹道,但同時,這條主幹道也能像水渠一樣,隨時都會被陰煞之氣快速充滿。

所以,平時這些主幹道是很安全的,但只要有人引導,這些主幹道立即就會變成死地。」李通道。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