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章鬧劇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的價格來賣吧?所以。不管這位大哥看上了那種,你們的價格最少也要下浮三分之一。」 「大哥,你是我親大哥,這位先生看上的是一套海、南花梨木11件套仿古茶桌茶台茶几。價值超過三十八萬,去掉三分之一,...

人就是不能得瑟,前天收了一百多張月票,昨天就成了七十一了,啥也不說了,到月底了,兄弟們的月票都在艙底壓著,三更一萬五,求月票了。

還有一個事,不知道是那位兄弟的名字被屏蔽,只要發感謝信,就審核,所以今天的感謝就不發了。

韓孔雀道:「看來你們這裡真有好東西了?我們就進去看看,如果也是虛有其表的,那可就不要怪我說話難聽了。」

「可以,如果跟我們的宣傳不符,絕對的假一賠十。」導購很自信。

韓孔雀走了進去,導購跟在後面道:「先生想要買什麼價位的?你們結婚使用吧?」

「咦?你的眼光還真是好?你怎麼沒有猜測我是被他包養了的?」柳絮笑著問道。

導購極其不屑的道:「那些人是什麼眼神?你們兩位一看就是未婚夫妻,不說這位先生的氣質就不可能包養小三,單說您,您這樣的誰會保養?只要您啃下嫁,是個男人就會第一時間娶回家藏起來。」

「哈哈。」韓孔雀深有同感的笑了起來。

「你很會說話,如果你們的傢具不是太差,我就從你們這裡買好了。」韓孔雀笑著道。

「我也不騙你們,你們看這張桌子,花梨木,大板實木大板餐桌,全部使用花梨木拼裝完成,用的料雖然都是小料,但絕對貨真價實,這樣一張桌子只要2,600元,外面那樣的貼皮貨,都敢賣八千八,我們這裡可是很便宜了。」導購道。

韓孔雀仔細看了看,果然,這桌子不是貼皮,也沒有摻雜其他木材,這確實是用花梨木小料。拼裝起來的一張大板桌。

「兩千六?也不便宜啊?」柳絮道。

韓孔雀道:「是不便宜,不過質量還行。」

「我一看先生就懂行,一般人進來,價格就不說了,還不懂裝懂,明明是好東西,非說跟外面那些次貨是一樣的。這可是小看我們一品堂了。」導購道。

韓孔雀看了看外面的招牌,這家店叫一品堂,還真是有點底氣。

「小兄弟懂行?」就在韓孔雀認真查看那張大板桌時,一個聲音在身後響起。

韓孔雀轉頭一看,是一個穿著考究的男人,看樣子也就三十來歲。不過韓孔雀從他的神情還有氣質上看出,他的年紀應該比表現出來的大不少。

「說不上懂,不過是了解了一些,大哥也喜歡這樣的傢具,不如我們交流一下?省的被這裡的奸商騙了?」韓孔雀笑著道。

男子也笑了,他道:「我可不懂,我就說她嘴裡那種不懂裝懂的。」

男子指著身後的導購說著。看樣子他到是個豁達的人。

韓孔雀笑道:「說自己不懂的,往往都是專家,看來大哥是真的高手,怎麼樣看上什麼了?我們交流一下。」

男子道:「看上了一套座椅,不過價格有點貴,正想砸砸價,就聽你誇讚他們的質量,這樣一來。我可就沒法講價了。」

韓孔雀笑道:「那是我的不對了,不過現在砸價也不晚,你看這些桌子椅子,都是用小料做的,如果我沒看錯,用的應該是不超過十年的小料拼湊起來的。

這樣的傢具雖然也算是實木傢具,但你們也不能用大料的價格來賣吧?所以。不管這位大哥看上了那種,你們的價格最少也要下浮三分之一。」

「大哥,你是我親大哥,這位先生看上的是一套海、南花梨木11件套仿古茶桌茶台茶几。價值超過三十八萬,去掉三分之一,我們還不得被老闆打死?」跟著男子走過來的另一名導購道。

韓孔雀笑道:「走,我們過去看看,你們這麼一說,我到是也十分感興趣了,如果真是花梨木的,我也要一套。」

「那感情好,我們這裡就是不害怕人挑刺,挑刺的是買家嘛1先前那名導購道。

兩名導購走在前面,氣質男子跟韓孔雀和柳絮走在了一起,氣質男子小聲道:「兄弟,你真認識黃花梨?這東西價格太貴了,如果是真的還好,如果是假的,買下來了可就太沒面子了。」

「大哥真不認識黃花梨啊?」韓孔雀驚訝的問道。

三十多萬元一套的茶桌茶台茶几,不認識就敢買?看來這個也不是一個簡單的人那!

氣質男子道:「來時做了一些功課,只是紙上談兵,還真的要請教一下兄弟。」

韓孔雀疑惑的看著他,他跟他也是陌生人好吧?他居然敢信任自己?也不怕自己是店家請來的拖。

韓孔雀道:「我也是紙上談兵,咱們互相交流吧1

「兄弟你看,都說這黃花梨有香味,還有鬼臉紋,你看這張椅子,這是鬼臉紋,但這些卻沒有,我說是他們用了其他材料,這店家還不承認。」氣質男子指著一張椅子對韓孔雀道。

韓孔雀過去一看,確實,黃花梨最明顯的特徵鬼臉紋,在這張椅子上的表現的並不明顯。

「這位客人,我已經跟你解釋過了,不是所有黃花梨都是有鬼臉紋的,很多老料也沒有鬼臉紋,但也能賣出天價,如果您不信,可以請專業的鑒定師來鑒定,而且我們也會出具鑒定證書,不會讓您上當受騙的。」專門為氣質男子服務的導購道。

韓孔雀仔細看了一遍后,道:「這位大哥,如果你真信任我,我就跟你說說。」

「既然問你,自然是信任你,你就說說。」氣質男子道。

韓孔雀仔細看了一下后道:「大哥,這應該是真的用花梨木小料做的,並不是所有的海黃都有漂亮的花紋,許多老料大料,老料的邊腳料做出來的東西就沒有什麼花紋,卻又很值錢。

您看,這些紋路,是不是不連貫?這是因為用的是小料,所以很難看到鬼臉花紋,我們平時談到海、南黃花梨。除了那一聞到,就讓人無法忘懷的悠悠降香外,就是多變的鬼臉花紋。

但在這種小料上,卻不容易看到,還有香味,海南黃花梨都具有降香黃檀這個樹種獨特的香味,然而。海黃的香味,並不像沉香那樣濃密而且香味持久,只有新切面或者封嚴的杯子、罐子才好聞到,一旦新切面暴露在空氣中,不久香味就慢慢淡去,直到刮開新的表面就又會散發出來。

因此。不要以為聞不到香味了,就開始懷疑它不是真正的海黃,此外,即便在雨天或者潮濕的天氣,海黃也會散發出悠悠降香。

當然,也有千年難遇的老料,這樣的老料做出來的寶貝。哪怕上蠟也難以封住它的香味,而且非常醇香。」

韓孔雀說到這裡,心裡已經有點得意,如果他的那個大計劃能夠順利施行,他將得到一大批千年難遇的老料,到時候不管做什麼,都是不可多得的寶貝,是這裡這些不到十年的新料沒法比的。

「那麼說這都是真的黃花梨了?」氣質男子道。

韓孔雀道:「都是真品。不過這些全都是小料,由於年歲不到,所以都不成材,就只能分解成小塊,在用機器拼湊起來壓實,就形成了大塊板料,如果這些真的是用大料做成的。不要說三十八萬,三百八十萬都有人搶。」

「那麼說三十八萬這個價格還可以?」氣質男子道。

導購立即介面道:「這位先生說的很對,雖然我們都是用的新料,但絕對貨真價實。這些新料都是生長了十幾年的黃花梨,雖然不能跟老料比,但三十八萬的價格,是真心不貴。」

「也不便宜,如果三十萬,我們也會要一套。」韓孔雀道。

「雖然你們要兩套,但這個價格我們實在沒法賣,如果你們能夠訂購全套的傢具,這樣分攤下來,也許能夠達到這個價格,如果單獨買這麼一套桌椅,三十八萬已經是最低價了。」

韓孔雀道:「我要的東西比較多,不知道這位大哥還有別的需要嗎?」

氣質男子道:「我買這麼一套就很吃力了,其他可買不起了。」

「這個沒問題,只要這位先生買的多,您這一套附帶上,也是可以拿到最低價的,只要這位先生同意就好。」

韓孔雀道:「沒問題,除了這套仿古茶桌茶台茶几,還有剛才看的那張餐桌,在給我配上十張中式仿古典靠背椅。

還有那邊的中式復古明花梨木床,床要大的,兩張,要那種兩米乘兩米的,還有,電視櫃和書櫃,加上那邊的一條小葉紫檀的清式寶座沙發。

再加上那個歐式長餐台,衣櫃也要兩組,這些你算算需要多少錢,我要的東西可不少,你們的標價我也都記住了,你可要給我減下來,要不然我可不會在你們這裡買。」

韓孔雀這麼一說完,兩名導購全都高興異常,這些東西的價值可不低。

就連氣質男子也十分驚詫,看來韓孔雀還真是名不虛傳。

一名導購立即拿來一個計算器,邊寫邊算:「先生你看,花梨木11件套仿古茶桌茶台茶几原價三十八萬,我們給您算三十萬。

中式仿古復古花梨木床,實木,雙人床兩米,帶床頭櫃三個,百子床三件套,原價三萬二,現價一萬八千八。

尼泊爾小葉紫檀清式寶座沙發茶几原價十萬,現價七萬五,椅子十張算五千六,海棠花系列電視櫃算兩萬三,雞翅木書櫃您要幾個?」

「四個吧1韓孔雀想了一下道。

「書櫃每個原價一萬五,我跟你算八千八,四個總共三萬五千二,花梨木長餐台兩萬五千五,花梨木大板桌原價兩千六現價一千五,總共需要五十點三四萬。

您可以直接給五十萬,附帶的售後全套,三年之內您一點也不用擔心質量和清潔的事情,這些都是我們一品堂來上門服務。」

「還行,就這樣吧!我給你們個地址,你們聯繫一下我公司的財務,她那裡有我房子的鑰匙,東西送到,讓財務簽收並且轉賬就行了。」韓孔雀道。

氣質男子看韓孔雀買完了傢具,走過來感謝道:「兄弟還真是好魄力,這麼快就挑選了這麼多傢具。」

韓孔雀笑道:「這家店裡的傢具還算可以。其實只要材質好,質量是肯定沒問題的。」

「這次我算是佔了兄弟的便宜,這是我的名片,徐加辰,剛剛搬來魔都。」徐加辰道。

韓孔雀道:「相遇就是有緣,而大哥又這麼信任我,我們可是緣分十足。這是我的名片,小弟韓孔雀。」

兩人寒暄了一陣,徐加辰打電話叫了人來搬運茶几和椅子,他買的這一套座椅,雖然要價三十萬,但這可是十一件套。所以平均下來,每件也不到三萬,實際上價格並不太高。

不知道什麼原因,這個徐加辰不需要店家送貨上門,反而是讓人來自己運輸,而韓孔雀的好奇心並沒有那麼強,所以也就跟他說了幾句話。就想離開。

柳絮好像逛累了,已經做到了一邊的沙發上休息去了。

正當韓孔雀想要跟柳絮離開,這時從外面進來幾個人。

他們明顯是沖著徐加辰來的,所以韓孔雀也沒有在意。

不過就當他們錯身而過的時候,從他們身後出現一個人影,擋住了韓孔雀和柳絮的去路。

「柳絮?你怎麼會在這裡?他是誰?你放開她。」那男子好像老婆跟人通姦被他捉到了一樣,看到韓孔雀挽著柳絮的小蠻腰,立即怒喝起來。

韓孔雀詫異的看了他一眼。接著他又看向柳絮,柳絮也是一臉疑惑:「你誰啊?我認識你嗎?」

看柳絮的表情,韓孔雀實在看不出柳絮是認識他的樣子,所以韓孔雀再次看向男子的時候,已經眼神似刀。

「柳絮?我們是未婚夫妻,你會不認識我?你對得起我嗎?你怎麼可以這樣?你父母知道嗎?趕緊把你的手拿開,她也是你能夠動的?」男子看到韓孔雀氣定神閑的摟著柳絮。更加氣急敗壞。

「你神經病吧?我的未婚夫我會不認識?」柳絮靠的韓孔雀緊了點,這年頭什麼神經病都有。

韓孔雀側了側身子,把柳絮跟那個男子隔開:「你給我滾一邊去,我不想動手。」

韓孔雀板起臉來之後。還是十分有威懾力的。

「你想動手?你動手試試,我讓你生不如死,小子識相的趕緊滾蛋,這是我未婚妻。」男子惡狠狠的看著韓孔雀吼道。

韓孔雀疑惑了,這麼理直氣壯的捉姦,應該不是誤會,他看向柳絮道:「你真不認識他?」

「不認識。」柳絮十分肯定的道。

「你怎麼可以不認識我?我們在你大姐夫家相的親,柳林是你大姐吧?前些天在我們在你大姐家聚會,我們兩個做的對面,你敢說你不認識我?你爸都跟我爸說好了,年底我們就定親,過了年就結婚。」男子喊道。

柳絮道:「前些天?你說上星期六?那天我是去我大姐家參加了一次宴會,那是相親嗎?要是相親為什麼我不知道?而且我們互相介紹了嗎?我對你可是一點印象都沒有,你確信那天你在場?」

柳絮的話,明顯取悅了韓孔雀,這讓韓孔雀哈哈大笑起來。

「兄弟,趕緊滾蛋,我們就當沒看到過你,就你這樣的還未婚夫,我都替你丟人。」韓孔雀笑著把他划拉到了一邊。

「你不認識我?」男子到現在還不能接受這個現實。

柳絮皺著眉道:「我在不知道的情況下,不知道被家人安排過多少次相親了,如果那樣見一面,連情況都不了解,就算是未婚夫妻,那我現在得有多少未婚夫了?」

「好了,不要跟他糾纏了,這樣的傻瓜你理他做什麼,你的未婚夫只有我一個,不要說那種話來噁心我。」韓孔雀摟著柳絮就要走。

「小子,你給我小心著點,跟我搶女人,你也不看看你那個得性,以為長的壯實就敢張狂?動物園裡的狗熊比你還壯實,它們也只能被關在籠子里給我們逗樂。」男子看到韓孔雀他們要走,立即不幹了。

韓孔雀轉身就是一腳,直接把他踢到在地,韓孔雀已經能夠輕易控制力道,這次踹出的一腳,最多也就幾十斤的力量,所以,男子雖然很痛很難受,卻不會受傷。

被踹到肚子上,雖然不會受傷,可也不會好受,男子直接痛的說不出話來,而韓孔雀,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兄弟你還真是名不虛傳。」這時徐加辰走了過來道。

「大哥早就認識我?」韓孔雀奇怪的道。

徐加辰笑道:「要不然我會隨便拉一個陌生人來當參謀?你們三個我都認識。」

徐加辰指著韓孔雀柳絮和倒在地上的男子道。

「徐市長?」倒地的男子,總算是看到了徐加辰。

韓孔雀看著徐加辰:「徐市長?不會是我們魔都市的市長吧?」

柳絮道:「這兩天我也聽說了,我們魔都即將調過來一位副市長,應該就是您吧?」

「你怎麼會關心這種事情?」韓孔雀奇怪的看著柳絮道。

柳絮道:「還不是那家醫院的事情,好像現在主管文教衛生的副市長要退下來,新來的副市長又沒有到任,所以一些該處理的,就要在新市長到任之前處理了,那家醫院就是其中之一。

當然,這是那些騙子給我說的理由,當時我還以為自己佔便宜了呢!沒想到被那些人騙了。」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