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九十八章鬧鬼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 「我早就想好了,那片地方既然不能蓋房子,醫院裡又沒有人敢去,我就在醫院四周蓋上門面房,賣yao品,醫院做不起來,就賣、葯,既然有行醫資格,賣、葯自然沒問題,我們就賣良心藥。」柳絮道。...

柳絮道:「好吧!那裡的地下,應該有當年日本人留下的生物研究所,所以地下很可能還埋藏著大量生hua武器,曾經有開發商在周圍開發過房產,最後打破了一罐鼠疫疫苗,具體信息被封鎖了,屬於機密,我也不知道,但那地方的地下很危險是真的。

由於一直沒有清理,所以現在那片地方的人家,有辦法的都搬走了,沒有辦法的,到現在還住在那一片的,都知道不能隨便動土。

而且政府也不讓動,現在那裡大多數都是外來務工人員,本地人幾乎沒有了,所以也就沒有人會在那地方蓋房子,這樣也就沒有多少危險。」

「你既然了解的那麼清楚,怎麼還鬼迷心竅的買下來了那座醫院?那種鬼地方誰會去那裡看病?」柳媽程明嫿氣急。

「我早就想好了,那片地方既然不能蓋房子,醫院裡又沒有人敢去,我就在醫院四周蓋上門面房,賣yao品,醫院做不起來,就賣、葯,既然有行醫資格,賣、葯自然沒問題,我們就賣良心藥。」柳絮道。

「你你你氣死我了,你花了一億一千八百萬,就為了開家藥店?」程明嫿氣的都說不成話了。

韓孔雀此時道:「這樣也不錯,醫院裡再怎麼鬧鬼,也不會影響到外面,既然是開藥店,那自然晚上就不營業了。

這樣好,現在的醫院太沒良心了,一個小感冒他們都能讓患者花個幾千元,頭痛發燒他們都敢讓人住院,我們就做平價藥店。

我們老家鄉鎮上的平價藥店就做的很不錯,藥品便宜,但還不少賺錢,如果我們在魔都開家大型的平價藥店,想賠都賠不了。」

「對。我就是這麼想的,現在醫生開高價葯已經成了習慣,明明幾塊錢的葯就能治感冒發燒,可他們就是要給病人掛一周的點滴。

我們國內每人每年平均打八瓶點滴,高於國際平均值三到四倍,加上我國的人口基數,你算算每年我國要用多少藥品。這麼多藥品灌入人的體內,沒病也會弄出病來。」柳絮氣憤的道。

「我們走吧!時間不早了,我們先去吃飯。」韓孔雀看了看錶,已經一點了。

劉慧玉道:「家裡應該準備好了,我們回家吃,今天家裡做了不少好吃的。正好讓親家過去嘗嘗。」

程明嫿此時哪還有心思吃飯,她現在一想到柳絮那麼能折騰,就頭痛。

「不行,我不放心,我要去看一眼那座醫院,要不然我可吃不下飯。」程明嫿道。

韓孔雀道:「媽,不如你們先去飯店等著。我陪伯母去看一眼就回來。」

「行,你們快去快回,反正都買下來了,再說,那座醫院怎麼也是在市區,要賠還能陪到哪裡去?所以親家母你放心就是了。」劉慧玉安慰柳媽程明嫿道。

程明嫿本來作為女方家長,還有點端著,此時已經完全端不起來了。自己的女兒太不爭氣了,都那麼不拿自己當外人了,她這個做媽的,還能說什麼?

韓孔雀給媽媽找了輛計程車,讓她們先去紅樓食府,柳絮的媽媽和姐姐在,而他家裡肯定有很多親戚來了。這種情況下,肯定是不能把柳絮的媽媽和姐姐帶回家裡吃飯。

韓孔雀在車上給陳青打了電話,讓他接一下劉慧玉,安排好了。韓孔雀才問柳絮:「你怎麼想起來要買家醫院?」

「湊巧了,自從宮小路來了,加上一個陳美茹,我在醫院裡就被孤立了,後來又幫了你一次,有了陳美茹在後面說壞話,院長就想把我調離去郊區醫院,去那裡也沒問題,但因為那裡不缺醫生,反而缺乏具有很高專業知識的高級護理,他們居然想讓我轉行做高級護理。」柳絮道。

韓孔雀臉色變了變,不用想,建在郊區的醫院,肯定不是小醫院,這樣的醫院應該用療養院來稱呼,在那樣的地方,出入的不是達官顯貴就是億萬富豪,讓柳絮去那種地方做高級護理?

「不要生氣,我才沒那麼傻,知道了情況,我堅決不同意,所以就回家待崗了。」柳絮道。

「我們不幹了,到哪裡還沒有你一口飯吃。」此時柳媽程明嫿了解了情況,也不生女兒的氣了,她的心立即開始向著女兒。

「這樣最好,省的受人管,累不說,做的還不開心。」韓孔雀道。

柳絮道:「正好醫院裡在穿那邊鬧鬼,說自從十幾年前中心醫院搬遷之後,就開始不安寧,以至於到了現在,那麼大一片地方居然賣不出去。

聽的了這種信息,我就上了心,打聽了一下,親自去看了看,發現環境還不錯,就聯繫了一下,沒想到事情會那麼順利,前後用了不到一周的時間就辦下來了。」

「不會是你用我的身份證,還有拿我的私章時,就有這個打算了吧?」韓孔雀道。

柳絮道:「那時都開始簽合同了,你是法人,董事長,我是院長,用了你的身份證複印件和私章。」

柳絮說了一下買下醫院的前因後果,還沒說完,就來到了地方。

當看到柳絮說的那家醫院時,韓孔雀就知道壞了,柳絮肯定是被人騙了。

「誰告訴你這家醫院要出售的信息的?」韓孔雀問道。

柳絮道:「我聽醫院的同事說的,他們說了我就上心了,一打聽價格還不貴,就買下來了,反正地方在這裡,而且也不存在合同陷阱,怎麼算都不吃虧,所以就簽了合同付了錢。」

「你確定你打聽清楚了?」韓孔雀看著醫院外面高大的磚牆,就好像城牆似地,而且圍繞著醫院建了一圈,這是監獄啊還是醫院?

「怎麼樣?不錯吧?最起碼安全感十足,有這麼高大的牆壁,任何小偷都不能進去。」柳絮有點得意的道。

程明嫿無語,這麼一座醫院,從外面就能看到裡面的一些建築,還有那枝繁葉茂的大樹。不用說,這是一家老醫院,而且是原來的教會醫院,這樣的醫院如果沒有問題,又怎麼可能落到了柳絮手裡?

「媽?你是不是也不信任我?我都說了,就是因為那些膽小鬼害怕鬼怪,所以不敢買下來。這樣才被我佔了便宜。」柳絮道。

韓孔雀道:「你打聽清楚了,這裡真沒有鬼怪作亂?」

「看你的個頭不小,怎麼膽子就那麼點大?現在都什麼年代了,哪來的鬼?大叔,你說這家醫院裡有鬼嗎?」柳絮剛剛下車,就拉住了一個在街上擺攤賣衣服的中年漢子問道。

中年漢子遲疑了一下道:「閨女。如果沒有事還是不要進去,那裡面還真是不幹凈。」

柳絮滿頭黑線,韓孔雀卻也笑不出來,看來這醫院鬧鬼肯定不是空穴來風,要不然不能隨便找個人詢問一下,就說出這種話。

「我問錯人了,我應該找個年輕人說。這位姐姐,你聽說過這家醫院鬧鬼嗎?」柳絮又拉住了一個三四十歲的大姐,開始詢問。

大姐提著一籃子菜,很明顯是住在附近的,她也遲疑了一下道:「如果是想探險,還是換個地方,這個地方你還真不能不信邪,所以最好不要進去。

你們在外面看就知道了。你看那大樹,在外面看裡面都陰森森的,進去了立即感覺渾身冰涼,比空調間還要涼快,你們說這正常嗎?」

柳絮滿臉愕然:「就是比別的地方涼快一點,這又怎麼了?」

「大妹子要是不信,你就進門去看看。這個時間正好,如果過了正午,還真沒有人敢靠近那地方,幸虧這裡有一圈高強擋著。要不然,我們還真不敢在附近住,不說了,我還要回家做飯。」女人說完話,立即提著菜籃子急匆匆的走了。

「現在的素質教育是不行了,封建迷信太猖狂了,這還是接受過現代教育的精英人類嗎?你們不會真認為裡面有鬼吧?韓孔雀,你也信?」柳絮乾笑著道。

「你應該問一個嬰兒,他肯定不會說裡面鬧鬼的,因為他還不會說話。」程明嫿十分氣憤的道。

韓孔雀看柳絮的眼神盯著自己,所以他很識趣的道:「我不信這裡面鬧鬼,不過你怎麼能夠讓別人也不信?」

柳絮沉默了,韓孔雀道:「還有,這裡的歷史恐怕不短了,既然到現在都沒有拆除,那恐怕就是有原因的了,先前我一個朋友說過,要在市區建立一家私人博物館,不過沒有合適的地方,所以打算在魔都市外圍尋找地方建立,如果這地方沒有問題,是非常適合做博物館的,你等我一下,我問一問,我想這個地方肯定很出名。」

韓孔雀給陳嘉義打了個電話,很快,陳嘉義就給他發過來了一個郵件。

情況比剛才的兩個路人說的要嚴重很多,本來這家醫院鬧鬼只是傳說,畢竟到了現代,人們了解的科學知識越多,這種事情也就越不在乎。

可隨著這些年的城市改造,這家被準確被定為文物被保護起來的醫院,在大修了一次之後,怪異的事情就開始層出不窮。

這家醫院是一所有著近百年歷史的老醫院了,而醫院本就是生老病死的場所,再加上它還有著百年的歷史,在這其中,死人更是不計其數,本來就有這種背景,在出幾件怪異的靈異事件,那就更嚇人了。

雖說醫院裡面幾經改造,可是因為有幾棟樓是文物不允許拆除,只是多次的翻修了內部,基本的部分都沒有改造過。

而這些樓歷經百年的風雨,除了有些陳舊,內部還是不錯的,現在還鋪在地上的地磚,都是當年從法國運來的。

這醫院曾是最早的法國教會醫院,而有一棟比較背靜的樓,則做了單身漢和進修醫生護士們的宿舍,其他的還是普通病房。

其實喜歡懷舊風格的人,還是挺喜歡這醫院裡面的氛圍的,幾棟三層的小樓,樓的外面爬滿了綠色的爬山虎,夏天光看著就覺得很涼爽,也很養眼。

曾經有過好幾部的電影和電視劇都來選過景,這是在高樓大廈里工作的人們,都很羨慕的工作地點。

原來這座醫院的醫生都是別人羨慕的對象。其他醫院的醫生,都說他們就像是在度假村裡面上班。

可是他們也許永遠也不會體會到他們經歷過的一些怪異之事。

醫院的辦公室都是在老樓里,內走道的兩側就是房間,而房間的外側有小的陽台,可以有太陽照到,而樓道里基本都沒有陽光。

陰天的時候在白天都需要用燈光照明,否則樓道里就是昏暗的。而醫生的值班室更是一間實心的房間,只有門,沒有一個窗,只要關門就沒有自然光,所以進去后都要開燈,好的房間都用做了病房。所以醫生護士就只能湊合。

最早的一次爆出靈異事件,是發生在午間休息,那時一個剛來的實習醫生,還不知道這個值班室會有故事發生,所以一點也不害怕就睡下了。

朦朧中他似乎看見有人在裡面走來走去的,似乎是有男有女,而他則是被東西壓住了一樣呼吸困難。他想叫想醒來,卻無能為力。

根據後來那名實習醫生的說法,當然他能清楚的感覺到他的意識是清醒的,所以他清楚的看見一隻手從床下伸上來,即將要拉住他,巨大的恐懼虜獲了他的心。

而這手真的抓住了他的手,要把他拖到床下的樣子,他在拚命的掙扎。

然後一個女人也慢慢從床底下爬起來。一樣蹲在了床旁。

那個實習醫生看見她似乎是短的頭髮,頭髮凌亂的披在臉上,就在他快要看清她的臉時,她突然地鬆開了實習醫生的手,這時實習醫生也突然地醒了過來。

滿頭大汗的實習醫生,連鞋子都沒穿就開門沖了出去,在辦公室里驚魂未定的坐著。

同事看他的樣子。似乎知曉了一切,什麼也都沒有問,然後就到值班室取回了他的鞋子。

事後同事說,都不知道你一個人去睡覺了。不然會提醒他去其他值班室睡。

其他人還告訴他,也不要再和其他的人說,這些始終也解釋不清的事,說了只會讓病人害怕,那樣就不好了,而且會挨批評的。

那個實習醫生給同事看了他慢慢出現紫痕的手,同事只是理解地拍拍實習醫生的肩,再後來實習醫生才知道有好幾個同事都做過和他同樣的怪夢,有過和他相差無幾的經歷,也被留下了被捏青的痕。

夢裡的那個女人,已經在那值班室里好多年了,當然似乎還有其他的什麼東西,只是這個女人更加的狂躁,經常出來「襲擊」人。

最早的時候這間房子也是間病房,就總是有病人投訴說是有鬼,病人覺得害怕,醫院就改成了護士值班室。

而護士們也有投訴和議論,醫院解釋說,可能是這間房的窗戶對著另一棟房子的陽台,懷疑是那棟樓的人被這間房子里的人看錯了,然後就把窗戶給封住了,所以房子才會成了實心的。

本來這家醫院是要作為博物館,被魔都市低價出售給陳嘉義他們的,不過陳嘉義正好認識當年的那位實習醫生,所以就知道了這些事情。

雖然知道不該相信這些,可當年實習醫生手腕上的紫色痕,卻如何解釋?

他的其他的同事會做同樣的夢,而且有不少人被襲擊了。

除了這件確信無疑的事情,陳嘉義後來還了解到了更多的情況。

這座醫院在一些知qingren士的眼中,就是一座鬼蜮。

除了那間醫生值班室,其他地方也有一些異樣,只不過那裡不會經常發生事情。

只有那間醫生值班室,不管白天黑夜,只要有人敢在那裡睡覺,幾乎百分之百的會遭遇襲擊。

這樣的事情是瞞不住的,後來也有一些不信邪的人進去過,而且還十分大膽的在裡面睡了一覺,不過他們醒來之後,全都面無人色,手腕發紫。

這樣的事情,到了今年上半年達到了高峰,今年這裡又分來了一位實習醫生,不過這位實習醫生比較倒霉,他居然死在了那間值班室里。

所以這座醫院就徹底亂套了,沒辦法,這座醫院只能遷走,因為病人不敢來住院,醫生不敢去上班,這樣的地方,已經完全不適合做醫院。

其實醫生應該是最不怕鬼怪傳說的,因為他們經常看到死亡,感覺應該麻木了,所以,能夠讓醫生都害怕的地方,是肯定有一些說法的。

這家醫院屬於魔都中心醫院的附屬醫院,中心醫院安排不下的病人,幾乎全部轉移到了這裡,現在死了人,就算他們再怎麼壓制,這種傳說也不是他們能夠壓下的。

所以事情越鬧愈大,甚至還驚動了魔都市政府,最後一個科學小組,入住了這家醫院。

後來的事情就連陳嘉義都不知道了,但結果卻是整座醫院被廢棄,所以,陳嘉義也只能是給韓孔雀一個警告,讓他離那地方遠點。

看完之後,韓孔雀只能苦笑,現在他還能離的遠遠的嗎?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