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九十七章天上掉餡餅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4-06-24 11:33  |  字數:5822字

昨天增加了一百一十張月票,今天再次三更,求月票,月票增加百張,明天繼續三更一萬五千字。

在女子會所,所有女人剛剛完成了最後的按摩之旅,從房間走出來時,韓孔雀的兩個堂嫂已經有點聲嘶力竭。

「這按摩雖然舒服,可也太刺激人了,實在是受不了。」韓孔雀的大堂嫂張家菊道。

二堂嫂馬鳳華道:「剛開始我還以為我的骨頭要斷了呢!」

柳絮在一邊笑嘻嘻的道:「我早就知道這種結果,所以我才不做。」

想到韓孔雀的按摩手法,柳絮可是十分看不上這裡的那些按摩師。

柳絮她們走進大堂的時候,柳媽和韓媽都已經坐在了大堂的一張桌子上在喝茶,看她們滿頭大汗的樣子,也應該是剛按摩完。

劉慧玉本來是絕對不會來這種地方的,不過被兒子交代了任務,所以柳媽做什麼,她都跟著做了一遍。

「這種享受我還真是消受不起。」劉慧玉知道所有流程都走完了,才感慨的道。

而聽到劉慧玉的話,程明嫿很明顯吃了一驚:「你也有這種感覺?剛才我看你似乎很享受。」

「難道你也有這種感覺?」劉慧玉也有點吃驚,難道程明嫿也不願意按摩?她可是城裡人。

雖然劉慧玉智慧高,但畢竟一生都在農村打轉,見識就不行了。

「我看你好像對這種服務很熟悉,所以就跟著做了,平時這種地方我可是不來的。」程明嫿道。

劉慧玉道:「我也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如果不是陪著你們,我肯定是不會來的。」

程明嫿和劉慧玉對視著,最後一起笑了起來:「早知道這樣,我們又何必進去受活罪?」

「說的是,我還以為你們城裡人,都經常來這種地方消遣呢!剛才我還在想。我們農村人就是不會享受,明明應該是很舒服的事情,怎麼到了我身上,就是渾身難受呢?」劉慧玉笑著道。

程明嫿道:「這些玩意還是讓年輕人享受好了,我可無福消受。」

「媽,你們還真是知己,你看你們二老現在的皮膚多好。紅彤彤的,可是比進來時緊緻的多了,人就應該多享受一下。」柳枝道。

程明嫿道:「這種享受我們可享不了,以後你們自己來就好了。」

「對,我們這把老骨頭,一動全身響。實在是享受不了。」劉慧玉說的是松骨。

「伯母,你沒感覺渾身輕鬆?」柳絮笑著走到一邊的櫃檯上,準備結賬。

劉慧玉道:「剛開始感覺好像全身的骨頭都要斷了,沒想到現在還真是感覺輕鬆了不少,可就算再輕鬆,我也不想再經歷一次了。」

柳絮把卡交給服務台:「請問一下客人,您的卡還需不需要繳費。裡面的三萬元消費額度已經消費完,如果現在不續費,以後可能會影響到我們對你們的服務。」

「三萬元一次就沒了?」柳枝在旁邊聽到了,驚訝的問道。

櫃檯上的財務道:「我們的全套服務每人五千元,客人總共有六人,正好三萬。」

劉慧玉和程明嫿很長時間沒有反應過來,就這麼半天,她們就花了三萬?

「哈哈。三萬也是你們這裡搞活動送出去的吧?柳絮,沒錢就不要在這裡充大款,窮鬼就是窮鬼,來這裡,你們享受的了嗎?」一個囂張的女聲響起。

柳絮一看,居然是平時很笑不漏齒有禮有貌的陳美茹,也就是她那個前男友宮小路的妻子。

「原來是陳醫生啊!我們是窮鬼。不知道陳醫生是什麼鬼?難道是富鬼?可我也沒見陳醫生家裡有多少錢啊?應該不是富鬼,而是尖酸刻薄鬼。」柳絮可不會讓著她,所以很乾脆的反擊了回去。

陳美茹早就看清周圍的環境了,除了幾個明顯不適應這裡的鄉下人。就是柳絮了,所以她才會無所顧忌的表露出自己的尖酸刻薄,反正又沒人看到。

陳美茹鄙視的道:「尖酸刻薄?對,我就是尖酸刻薄,對你這樣不要臉的人,就應該尖酸刻薄,現在被趕出了醫院,暴露了吧?就憑你那每個月兩三千元的工資,居然還有能力在這裡消費,不是被人包yǎng了才怪,清高什麼,既想當"biaozi"又想立牌坊,我呸!」

「你這個女人是怎麼回事?難道得了狂犬病?你被人包yǎng了,還帶著你婆婆還有母親出來瀟洒?真是無恥之尤。」柳絮還沒有說話的時候,劉慧玉首先不幹了,她對柳絮十分滿意,可不能讓別人這樣說她。

而柳媽和柳枝,則是看的目瞪口呆,剛開始她們沒有反應過來,等反應過來了,卻晚了劉慧玉一步。

而陳美茹也被劉慧玉強悍的火力罵傻了,過了好一會兒,她才反應過來:「你誰啊?你才是瘋狗,怎麼逮誰咬誰?」

「我是她婆婆,她是我未來兒媳,你被誰包yǎng了我們不管,你帶著你老婆男人陪野男人瀟洒我們也不管,但你不要說我們,你這樣的低俗女人,就應該被人家的正房抓著頭皮打。」劉慧玉再次開火。

她這麼一說,有把柳家母女震驚了,柳絮這未來的婆婆太過強悍了吧?剛才她們可是一點沒有看出來。

不過這樣的婆婆應該不錯,說話不帶髒字,卻又句句誅心。

「這位客人,請不要打擾我們其他客人,如果您在這樣,我可就要叫保安了。」這時櫃檯上的服務員出聲警告陳美茹。

「瘋狗,我懶得理你們,服務員,這是我的卡,先刷我這個。」陳美茹被劉慧玉說的下不來台,聽到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