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九十七章天上掉餡餅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鬆了不少,可就算再輕鬆,我也不想再經歷一次了。」 柳絮把卡交給服務台:「請問一下客人,您的卡還需不需要繳費。裡面的三萬元消費額度已經消費完,如果現在不續費,以後可能會影響到我們對你們的服務。」...

昨天增加了一百一十張月票,今天再次三更,求月票,月票增加百張,明天繼續三更一萬五千字。

在女子會所,所有女人剛剛完成了最後的按摩之旅,從房間走出來時,韓孔雀的兩個堂嫂已經有點聲嘶力竭。

「這按摩雖然舒服,可也太刺激人了,實在是受不了。」韓孔雀的大堂嫂張家菊道。

二堂嫂馬鳳華道:「剛開始我還以為我的骨頭要斷了呢1

柳絮在一邊笑嘻嘻的道:「我早就知道這種結果,所以我才不做。」

想到韓孔雀的按摩手法,柳絮可是十分看不上這裡的那些按摩師。

柳絮她們走進大堂的時候,柳媽和韓媽都已經坐在了大堂的一張桌子上在喝茶,看她們滿頭大汗的樣子,也應該是剛按摩完。

劉慧玉本來是絕對不會來這種地方的,不過被兒子交代了任務,所以柳媽做什麼,她都跟著做了一遍。

「這種享受我還真是消受不起。」劉慧玉知道所有流程都走完了,才感慨的道。

而聽到劉慧玉的話,程明嫿很明顯吃了一驚:「你也有這種感覺?剛才我看你似乎很享受。」

「難道你也有這種感覺?」劉慧玉也有點吃驚,難道程明嫿也不願意按摩?她可是城裡人。

雖然劉慧玉智慧高,但畢竟一生都在農村打轉,見識就不行了。

「我看你好像對這種服務很熟悉,所以就跟著做了,平時這種地方我可是不來的。」程明嫿道。

劉慧玉道:「我也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如果不是陪著你們,我肯定是不會來的。」

程明嫿和劉慧玉對視著,最後一起笑了起來:「早知道這樣,我們又何必進去受活罪?」

「說的是,我還以為你們城裡人,都經常來這種地方消遣呢!剛才我還在想。我們農村人就是不會享受,明明應該是很舒服的事情,怎麼到了我身上,就是渾身難受呢?」劉慧玉笑著道。

程明嫿道:「這些玩意還是讓年輕人享受好了,我可無福消受。」

「媽,你們還真是知己,你看你們二老現在的皮膚多好。紅彤彤的,可是比進來時緊緻的多了,人就應該多享受一下。」柳枝道。

程明嫿道:「這種享受我們可享不了,以後你們自己來就好了。」

「對,我們這把老骨頭,一動全身響。實在是享受不了。」劉慧玉說的是松骨。

「伯母,你沒感覺渾身輕鬆?」柳絮笑著走到一邊的櫃檯上,準備結賬。

劉慧玉道:「剛開始感覺好像全身的骨頭都要斷了,沒想到現在還真是感覺輕鬆了不少,可就算再輕鬆,我也不想再經歷一次了。」

柳絮把卡交給服務台:「請問一下客人,您的卡還需不需要繳費。裡面的三萬元消費額度已經消費完,如果現在不續費,以後可能會影響到我們對你們的服務。」

「三萬元一次就沒了?」柳枝在旁邊聽到了,驚訝的問道。

櫃檯上的財務道:「我們的全套服務每人五千元,客人總共有六人,正好三萬。」

劉慧玉和程明嫿很長時間沒有反應過來,就這麼半天,她們就花了三萬?

「哈哈。三萬也是你們這裡搞活動送出去的吧?柳絮,沒錢就不要在這裡充大款,窮鬼就是窮鬼,來這裡,你們享受的了嗎?」一個囂張的女聲響起。

柳絮一看,居然是平時很笑不漏齒有禮有貌的陳美茹,也就是她那個前男友宮小路的妻子。

「原來是陳醫生啊!我們是窮鬼。不知道陳醫生是什麼鬼?難道是富鬼?可我也沒見陳醫生家裡有多少錢啊?應該不是富鬼,而是尖酸刻薄鬼。」柳絮可不會讓著她,所以很乾脆的反擊了回去。

陳美茹早就看清周圍的環境了,除了幾個明顯不適應這裡的鄉下人。就是柳絮了,所以她才會無所顧忌的表露出自己的尖酸刻薄,反正又沒人看到。

陳美茹鄙視的道:「尖酸刻薄?對,我就是尖酸刻薄,對你這樣不要臉的人,就應該尖酸刻薄,現在被趕出了醫院,暴露了吧?就憑你那每個月兩三千元的工資,居然還有能力在這裡消費,不是被人包yng了才怪,清高什麼,既想當biaozi又想立牌坊,我呸1

「你這個女人是怎麼回事?難道得了狂犬病?你被人包yng了,還帶著你婆婆還有母親出來瀟洒?真是無恥之尤。」柳絮還沒有說話的時候,劉慧玉首先不幹了,她對柳絮十分滿意,可不能讓別人這樣說她。

而柳媽和柳枝,則是看的目瞪口呆,剛開始她們沒有反應過來,等反應過來了,卻晚了劉慧玉一步。

而陳美茹也被劉慧玉強悍的火力罵傻了,過了好一會兒,她才反應過來:「你誰啊?你才是瘋狗,怎麼逮誰咬誰?」

「我是她婆婆,她是我未來兒媳,你被誰包yng了我們不管,你帶著你老婆男人陪野男人瀟洒我們也不管,但你不要說我們,你這樣的低俗女人,就應該被人家的正房抓著頭皮打。」劉慧玉再次開火。

她這麼一說,有把柳家母女震驚了,柳絮這未來的婆婆太過強悍了吧?剛才她們可是一點沒有看出來。

不過這樣的婆婆應該不錯,說話不帶髒字,卻又句句誅心。

「這位客人,請不要打擾我們其他客人,如果您在這樣,我可就要叫保安了。」這時櫃檯上的服務員出聲警告陳美茹。

「瘋狗,我懶得理你們,服務員,這是我的卡,先刷我這個。」陳美茹被劉慧玉說的下不來台,聽到服務員的警告,她立即想抽身。

「對不起客人,我現在正為這位客人服務,請問客人,你們要離開嗎?」服務員對著柳絮道。

柳絮道:「這張卡就再衝上三萬吧1

柳絮本來沒有想要充值,可有了陳美茹的刺激,加上劉慧玉給她解氣,她立即改變了主意。

「伯母。這張卡你拿著,以後沒事您就約我媽出來放鬆一下,也許剛開始不適應,不過,多來兩次就好了。」柳絮把卡交給了劉慧玉。

劉慧玉可不能拿著,所以她轉身就把卡交給了程明嫿:「還是親家你拿著,我怎麼懂的用這玩意。等以後親家母出來時,把我叫上就行了。」

「你這孩子就是不會過日子,那麼多錢沖入這張卡里幹什麼,我跟你婆婆都不願意來這裡,有這個錢,我們還不如買點菜回家做著吃。」

程明嫿跟劉慧玉接觸的這一會。已經有點了解她了,這就是一個務實的人,所以她也不避諱的說出了自己的真實想法。

「對,三萬塊幹什麼不好,沒必要為了制氣,就白白便宜了這裡。」劉慧玉道。

「小四,你哪來的錢?」柳枝一問出話來。就聽到旁邊出來一聲驚叫:「你說什麼?卡里怎麼會沒有錢,這是金卡,你看清楚。」

「客人,您的卡里確實沒有餘額了,請您換一張卡。」

柳絮看過去,發現陳美茹正面目獰猙的跟服務員咆哮。

「哈哈,自己才是窮鬼,居然嘲笑別人。真是烏鴉看不到自己黑,就看到別人黑了。」柳枝大聲嘲笑道。

聽了柳枝的嘲笑,此時陳美茹也顧不得反駁,她氣急敗壞的那處一部手機,直接撥了過去:「我的卡為什麼沒錢了?」

「小茹,那是公司的卡,你一不是公司董事。二已經是嫁出去的人,公司的卡你就不能用了。」由於誰都沒有說話,而且她們又隔得很近,所以電話里的聲音。她們全都聽的清清楚楚。

「哈哈,原來還是一個啃老族,這樣的敗家子就是蛀蟲,沒有了老子娘讓她們吸血,立即就會變成可憐蟲。」柳枝再次大笑。

「這個陳美茹的家裡只是陳家的旁支,在陳氏集團中,只佔據了千分之二的股份,而陳美茹家裡還有兩個兄妹,所以,就連那千分之二的股權,她都沒有資格繼承,可以說是旁支中的旁支。」

「你怎麼知道?」陳美茹震驚的看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她身後的彪形大漢。

韓孔雀道:「我跟陳嘉義是朋友,你們家的那點事情,不用別人對我說。」

「你是柳絮的那個男朋友1陳美茹看著這個如同保鏢一樣的男子,怎麼看,都不像是跟她那個堂哥有牽扯的人。

韓孔雀道:「是,要是比有錢,把你們全家的錢拿來,也比不過柳絮那張卡里的錢多。」

「你誰啊?我認識你嗎?無聊。」韓孔雀驚訝的看著陳美茹,優雅的一轉身,走了。

「這樣也行?剛才她不是在這裡秀優越的嗎?」韓孔雀對柳絮道。

「小四,你卡里哪來的錢?」柳枝此時又問道。

柳絮道:「這錢」

她還沒說完,就被韓孔雀打斷了:「柳樹沒有告訴你們?這錢是我們兩個一塊出去時,賭石賺來的。」

「賭石?柳絮她會賭什麼石?」柳枝看著韓孔雀道。

韓孔雀還沒說話,柳絮不願意了:「三姐你什麼意思?我沒有賭石的眼光,還沒有看人的眼光啊?我就看好韓孔雀了,所以把錢都壓在他身上了,他用我們兩個的錢賭石,賭贏了我們一人一半不行啊?」

韓孔雀道:「我們先不說這個,你沒有事要向我們坦白一下的嗎?」

看到韓孔雀盯著自己,柳絮眼神有點閃躲:「坦白什麼?不就是沒有經過你同意,花了卡里一點錢嗎?你不會這麼小氣吧?」

柳絮的幾句話,立即把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吸引到了韓孔雀的身上,特別是柳媽和柳枝的目光,她們本來那對著柳絮的灼灼目光,已經對準了韓孔雀,好像要把他身上燒出一個洞。

「沒想到你也有這麼狡黠的一面,不要轉移話題,我說被醫院趕出來那件事,怪不得你今天不上班,原來出事了,你告訴我,我給你討回公道。是不是因為上次做法醫鑒定的事情?」韓孔雀雖然在笑,可他的笑容明顯已經很冷。

「不止是因為這個。」柳絮泄氣了。

看到她那個樣子,韓孔雀有點心疼,他趕忙道:「不想說就算了,不幹了正好,以後你想幹什麼就幹什麼,如果你願意。我們自己開家醫院,自己當家做主,這樣也不用看人臉色了,而且願意幫助誰就幫助誰。」

所有人都無語,就連劉慧玉也有點扶額的衝動,這小子的口氣太大了。

聽到韓孔雀的話。本來還有點難過的柳絮,立即高興起來:「這張卡里的錢沒剩多少了。」

柳枝沒好氣的道:「沒剩多少是多少?」

「還有幾百萬吧1柳絮隨口道。

「多少?」連同韓孔雀,他們全都驚訝了。

其他人驚訝的是錢太多,而韓孔雀驚訝的是錢太少。

柳絮道:「本來想給你個驚喜的,看來現在就瞞不住了,走,讓你們去看看我的成就。」

「你到底幹了什麼?」看到柳絮那興奮的樣子。程明嫿皺著眉道。

柳絮道:「我買下了一家醫院,以後我自己當院長,韓孔雀當董事長。」

所有人再次無語。

柳絮道:「那家醫院雖然破舊了點,但連同醫院的資質,加上那麼一大片地方,總共才花了一億一千八百萬。」

「一億一千八百萬?」幾個人同時咀嚼這個數字。

而韓孔雀反應算是快的:「那家醫院佔地多大?在什麼位置?他們為什麼連同醫院的行醫資質都賣給你了?」

柳絮興奮的道:「我也是一個偶然的機會知道的,這次我可是撿了個大漏,醫院在滬南。就是原來的老中心醫院,後來轉成社區醫院,佔地並不小,總共有一百多畝地,加上地面上的建築,總共才要了我一億多。」

「一億多?多多少?多了一千八百萬啊!不是一千八百塊,原來你一百八十塊都要想想怎麼花。你現在怎麼就敢花那麼多錢?」柳媽程明嫿首先崩潰了,她這個女兒什麼時候成了這種天然呆?

韓孔雀也是無語,在滬南那片地方,花費一億一千八百萬。買下一座佔地百畝的社區醫院貴嗎?

一點都不貴啊!如果開發成房地產,賣個百把億都跟玩似地,但這樣的好事為什麼落到了柳絮的頭上?

柳絮道:「媽,你不知道,我這次絕對是撿漏了,我找人了解了,那片地方一點問題也沒有,就算建築破舊了一些,大不了我們重新蓋就是了,在市區能夠買下百畝地,花一億已經很便宜了。」

「那些錢是你的嗎?萬一陪了,把你賣了都還不起。」程明嫿頭疼了,她這個女兒沒救了,花了人家這麼多錢,想要跟人家撇清關係也難了。

劉慧玉雖然知道自己的大兒子狡猾,可她也沒想到會這麼狡猾,給未來的媳婦就有一億多,那他手裡有多少錢?

「你個死小子,你那麼有錢,居然不幫一下你爸。」劉慧玉小聲道。

韓孔雀也小聲道:「如果你願意,我現在就給爸爸幾億,你說好不好?如果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你以為我連韓榮華都不如,讓他們欺負了那麼多年?」

「算你有良心,哎,這錢你還是自己藏好吧!不要說給他們,就算讓他們知道了,都是要鬧騰的,你還是自己留著吧!如果讓他們確定了你真有那麼多錢,我們家非亂套了不可。」劉慧玉想都沒想,立即贊同了韓孔雀的做法。

韓孔雀笑嘻嘻的道:「老媽英明。」

「有你這麼能幹的兒子,我也放心了,這樣你兩個兄弟,兩個妹妹,以後我都不用操心了。」劉慧玉笑了,簡直是眉開眼笑。

兒子有錢好,但兒子有錢了還能這麼穩重,沒有一點暴發戶的做派,這更讓劉慧玉欣慰。

這個世界上的事情就是那麼奇怪,沒有錢時,一家人和和睦睦,等真有錢了,卻過不下去了,每天不是打就是鬧,一家人為了錢反目成仇的比比皆是。

所以,這樣的情況,劉慧玉是絕對不想發生在自己家裡,而,她的丈夫和兩個兒子,如果驟得巨金,不用想就知道他們做不出什麼好事。

「不行,我們現在就去那醫院看看,萬一柳絮被人騙了,我們現在就要想辦法補救。」

程明嫿雖然追著自己的小女兒,問了不少關於醫院的事情,但她的心裡就是不安穩,這天上就不可能掉餡餅,所以柳絮也不可能佔便宜。

柳絮道:「媽,那醫院不就是鬧鬼嗎?現在都什麼年代的了,這樣的事情你們能信嗎?那些人都是膽小鬼,我相信韓孔雀是肯定不害怕的,他們既然害怕有鬼,那我們不怕,自然要低價買下那座醫院了。」

「鬧鬼?這個到真不用害怕,但這不是他們低價出手那片地的理由啊?畢竟是在市區,如果拆除了,重新開發,什麼鬼都能給他弄沒了,他們怎麼沒有這麼辦?」韓孔雀道。

柳絮道:「實話告訴你們吧!那座醫院的歷史很早,大概在清中期就有了,最早時是教會醫院,後來不斷擴建,一直到了現在的規模,在三幾年,那裡變成了戒煙醫院,後來又被日本人佔據,聽說在那裡做了不少孽,所以那片地方就算開發了樓盤,也沒有人會在那裡買房子。」

「這個應該不是理由,現在的地產公司都是黑心的,他們才不管這個,如果能夠蓋樓,他們肯定開發成小區了。」韓孔雀搖頭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