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九十六章往事如煙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 要知道老韓可是有三個兒子,現在韓榮耀結婚了,接下來就是他韓孔雀,還有一個更加不靠譜的韓榮光,等他們三個全都結婚了,三五年也就過去了,到時候老韓還有沒有能力管家,還有沒有信心管家那可就不一定了。<...

看到韓榮華有點動容,韓孔雀道:「當時我傻了,就那樣站著看那壯觀的景象,眼看我們就要被大量鋼管和磚石壓在下面,那個美女居然不呆了,她拉著我想要跑出去。

可那時,很明顯已經晚了,當我就要絕望的時候,她返身拉著我,跑到了已經倒了的扭曲鋼架下面,當我們剛剛躲到了下面,整個天空就黑了,我們被活埋了。」

看著韓榮華吃驚的眼神,韓孔雀笑了:「你不會知道被埋在一片黑暗之中的恐怖,你也不會知道,十幾天不吃飯也喝不到多少水是一種什麼滋味。

我們兩個在那狹小的空間之中,一直待了十三天,中間我們絕望過,也發瘋過,可最後,我們都活了下來。

她你也見過,就是小靜,一直安安靜靜的一個美若天仙的女人,當時是她救了我,後來也是她成就了我,你知不知道,我為什麼這麼多年一直對她念念不忘?

不是因為她美若天仙,不是因為她有一個好家世,也不是因為她救過我,而是因為,她改變了我的命運。」

「知道她是怎麼改變我的命運的嗎?你們不知道,是她讓我一個鄉下窮小子第一次知道,我的力量無與倫比,是她讓我一個鄉下窮小子知道,我可以爭取,是她讓我一個鄉下窮小子,有了會當凌絕頂的資格。

為了她我殺過人,殺過很多人,也就是在那一刻,我才知道,人原來不是原本就高高在上的,人也不是原本就是富貴的,人也不是生下來就註定要站在巔峰的,我也可以站在世界的最高處。

就當我迷失在力量當中,不可自拔時,又是那個女人拯救了我。她告訴我,力量不是一個人生命的全部,但在魔都,沒有力量,她寸步難行,所以我把她帶回來村裡,一直到她消失。」

「那個時候你為什麼不跟我說話了?」韓榮華終於問出了她心底最深的傷痛。

韓孔雀看著韓榮華認真的道:「你是我最疼愛的小妹。我怎麼能不跟你說話?一個人突然獲得了無與倫比的力量,如果不能控制,自然會走向滅亡。

那個時候的我戾氣深重,我的脾氣變得很壞,可以說一言不合就會」

「所以,在那段時間。我一直守在她身邊,只有看到她平靜的眼神,我才能平靜下來,要不然,我就有可能會暴起傷人。」韓孔雀只能苦笑。

他一個十四歲的少年,突然獲得了玄元控水旗,獲得了控水的神通。這讓他第一次知道了,他居然是可以輕易操控別人生死的。

人身體有百分之七十多是水分,韓孔雀發現,他居然可以輕鬆控制人體內部的水分,只要他一個意識,就可以讓人身體之中所有水分噴涌而出。

第一次做這種事情是驚嚇,第二次是破不得以,第三次是有意為之。第四次是義無反顧,到了第五次,已經是無所顧忌任意妄為了。

當力量沒有了制約,表現出來的那種破壞力,是讓人心寒的,所以魔都的地下勢力都害怕了,國際殺手組織也害怕了。就連東南小國的特種兵,也開始走。

當所有人都害怕韓孔雀的時候,韓孔雀也害怕了。

幸虧害怕韓孔雀的那些人都死了,所以韓孔雀也不會有多少心闊韓孔雀總不可能把所有對他和周美人有敵意的人全都殺了。

所以,周美人把韓孔雀弄回了家鄉,直到一年之後,周美人重新回到魔都,韓孔雀才再次跟著來到魔都。

可此時,已經物是人非,周美人已經不是他的小靜,而是一家大型財團的繼承人,此時他也知道了,為什麼有那麼多人想殺了周美人,這隻不過是財富和權利的爭奪罷了。

不得不說,周建人是個老狐狸,而且是一隻心狠手辣的老狐狸,他雖然沒有親自動手,可為了讓他女兒上位,死在他手裡的人,要比韓孔雀手裡的人命要多的多。

到了後來韓孔雀才知道,周建人這位狠人,居然因為自己大女兒的消失,把他自己的親族幾乎斬盡殺絕,所以,到了現在,他們周家才會只剩下那麼寥寥幾個人,就算還有些親戚,也不過是一些遠親。

也是因為這次的內亂,讓周家的實力全面從東南亞退出,完全撤回了國內,要不然,以周家的威勢,還真是沒有多少人能夠威脅到他們。

「你真的殺了很多人?」猶豫了很長一會,韓榮華才道。

「殺了很多,後來我才知道,我應該是得了戰爭綜合症,這樣說可能是誇張了一點,但當時就是那麼一種情況,那個時候,就算是睡著了,周圍一有風吹草動,我都有可能暴起傷人,所以我不敢在你們身邊,因為,我隨時都可能傷害到你們。」韓孔雀道。

「現在好了?」韓榮華道。

韓孔雀道:「好了,搬了十年石頭,已經沒有了爭強好勝的心,所以也就沒有了那麼多的戾氣。」

「行了,故事講完了,你走吧!我要休息一會,等參加完榮耀的婚禮,我就回去準備我的婚禮了。」韓榮華好像是鬆了口氣,又好像是如釋重負。

韓孔雀道:「如果你不交代清楚,我雖然不會殺了他,但我會打斷他的腿。」

「你給了我一個好理由,不要讓我推翻它。」韓榮華道。

韓孔雀道:「要不要讓我給你表演一下我的殺人技巧?恐怕你這個丫頭到現在還不信我殺過人吧?」

「要是真殺了人,你還能好好的坐在這裡?」韓榮華翻著白眼道。

韓孔雀笑了:「殺人有時候很簡單,你沒聽說過殺一是為罪,屠萬即為雄?」

韓榮華被韓孔雀的笑容嚇得一個哆嗦:「不要笑得那麼滲人,我相信你了,你就不用表演了。」

韓孔雀那是想到了他第一次殺人,韓孔雀天生神力,所以一般人還真是打不過他,但他畢竟是一個人,所以在他跟周美人被人圍攻時。不可避免的他就有顧不到周美人的時候,有一次,一個殺手拿著一條木棍,狠狠的向周美人的螓首上揮去。

在緊要關頭,韓孔雀的控水神通發揮了最用,他本來是想要控制周圍的水分,來阻擋揮向周美人那致命的一擊。可他沒先到,他卻看到了一枚燦爛的煙花。

就在韓孔雀盡全力控制周圍水分,想要阻擋那跟木棍的時候,那個殺手的全身血液噴薄而出,如同一隻美麗的煙花,血腥而璀璨。

只是一瞬間。一個活生生的彪形大漢,就變成了一個人干,而他的周圍,全撒滿了血跡,就好像是噴泉,把他全身的血液一下噴洒在了他的周圍。

那種場面血腥而美麗,當時韓孔雀被驚呆了。可接下來,又一個人體煙花爆開,接著第三個,第四個。

當他拉著周美人離開時,那片黑的街區,已經成為血河地獄。

韓榮華看到韓孔雀眼中的那絲笑意,其實是殺氣,是那種殺人無數凝練出來的心如鋼鐵。

「你居然經歷了這麼多。但是你不信任我,所以從來么有想到要告訴我,那你現在又為什麼告訴我?」韓榮華道。

「我希望你能夠幸福,比任何人都要幸福。」韓孔雀道。

韓榮華道:「我會比任何人都幸福,所以你就不要擔心我了,請相信我的眼光,現在。你有什麼打算?還惦記著那個小靜大嫂?」

「我又給你找了個嫂子,所以以前的事情也就看得淡了,我們兄妹兩個的關係是最好的,所以我希望我們以後的關係還是那麼好。」韓孔雀道。

「你當年就好像入魔了一般。現在卻放棄了?」韓榮華臉上露出諷刺的笑容。

韓孔雀道:「人站的高度不同了,看問題也就不同了,當年我就是個剛出家門的傻小子,雖然獲得了超脫的力量,但卻沒有駕馭那種力量的心智,這十年來,你大哥可不是原來的大哥了,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

「是,原來一個不愛學習的渾人,現在卻搞起了收藏,進入了文化圈,如果不是榮夏再三跟我確認,我是怎麼也不信的。」韓榮華道。

韓孔雀笑道:「所以你大哥現在的能力很強,你應該相信你大哥。」

「那你就表現一下你那殺人的手法給我看看,如果這是真的,我就相信你了。」韓榮華道。

韓孔雀道:「不如表演一下掙錢的手段的,那個太暴力了。」

「好,你就給我掙個一億看看,有本事的人,能夠隨意操縱別人生死的人,掙一億應該很容易吧?」韓榮華道。

韓孔雀道:「是不難,你後面那房間里就有一件價值上億的古董。」

韓榮華一愣,不過她知道大哥不可能騙她,所以她相信了。

沉默了一會兒道:「如果真的上億,那就給我當嫁妝好了。」

「可以,不過你要先告訴我,他是誰,他又有什麼好的,要不然你大哥我會擔心。」韓孔雀道。

韓榮華道:「我們一塊的一家海洋食品廠工作了五年,我們互相了解。」

「在一塊待了五年,確實能夠了解一個人,但你了解他的家庭嗎?」韓孔雀看著韓榮華,這個小妹想的實在是太簡單了。

那個男的肯定是農村的,能夠被家人扔出去打五年工,其家裡人好像也不是什麼善茬,最起碼比韓建國好不了多少,這樣的人家,說實在的,韓孔雀十分看不上。

「他叫吳雪松,老家是吳庄的,離我們王莊並不遠,家裡就他一個獨子,他上面還有兩個姐姐,姐姐都結婚了,所以他家的情況,應該比我們家好得多。

我們兩個每個月的工資都有五千多,你知道的,我給家裡只有三千,所以這些年我也存下了十來萬塊錢,加上雪松存下的,足夠我們在農村生活的很好。」韓榮華道。

韓孔雀一陣汗顏,韓榮華五年就存下了十來萬塊,這還是同他一樣被老韓剝削的情況下存下的,相比韓榮華,韓孔雀可是弱爆了。

「你們幹什麼工作能夠那麼賺錢?」韓孔雀道。

韓榮華道:「跟大哥沒法比。我們在冷凍車間處理各種海洋魚類。」

「處理一下各種魚類,就能夠拿到五千塊錢?」韓孔雀驚異的道。

韓榮華道:「你可不要小看這個工作,一般人還真幹不了,在冷凍車間,全身密封作業就不說了,只是那份刀工就不是誰都都能練出來的。

運輸帶上送過來一條魚,不管大校我最快能夠用三十秒,就可以把一條魚割得只剩下骨架,所以每個月五千元錢並不多。」

「用刀割?」韓孔雀看著韓榮華一雙纖細的手,怎麼也不能想象,一條魚在三十秒中,就可以被剔的只剩下骨架。

「對。就像片生魚片。」韓榮華笑著道。

「你更適合殺手這個職業。」韓孔雀看到韓榮華笑,他也笑了。

「大哥,我會生活的很好。」韓榮華道。

韓孔雀嘆息道:「知道了,你比我聰明,最起碼我這十年就沒有存下錢,反而是你,居然存下了十來萬。裡面房間里的那尊佛像,你要喜歡我就給你當嫁妝了。」

「真的有價值上億的東西在房間里?」此時反而是韓榮華好奇心起了。

韓孔雀道:「一尊藏傳佛教密集金剛像,有銅鑄造的,不夠外面施加了彩繪,所以藝術價值很高,如果上拍,拍賣出一個世界紀錄都沒問題。」

一些鎏金銅佛都能賣出一兩億,韓孔雀相信。這尊彩繪密集金剛像,絕對會超過那些,所以這尊秘籍金剛像的價值,應該超過兩億。

「這東西我可不要,怪不得你藏在室里呢1韓榮華好奇的看了一眼,就退出來了。

「只是雙腿盤在腰上接吻罷了,要知道那女的可是金剛母。不能用有色的眼光看待他們。」韓孔雀道。

「反正我不要。」韓榮華道。

韓孔雀道:「不要就不要吧!等年底我們一家都回老家,到時候你讓那個吳雪峰到家裡提親,我也去他們家相看相看,如果沒問題。你們願意什麼時候結婚就什麼時候結婚。」

「大哥,新嫂子很漂亮。」韓榮華高興的道。

韓孔雀嗤笑:「同意你結婚了,就想起你嫂子了?如果我不同意,說話難聽,你是不是以後就不理我了?」

「哪有?」韓榮華有點不好意思。

「你休息一會,我還要回家看看,下午還要把這房子填滿,要不然明天榮耀結婚就有點邋遢了。」韓孔雀道。

正當韓孔雀要走的時候,韓榮華道:「大哥,咱爸怎麼辦?他要是胡攪蠻纏,我們怎麼辦?」

韓建國那個人如果嫁女兒,肯定會索要大筆彩禮的,雖然這在農村很常見,但別人家索要的彩禮,一般都是會在女兒出嫁時帶回婆婆家的,可韓建國的人品,現在不能讓韓榮華放心。

韓孔雀笑了,今天之前,這還真是個問題,不過,現在卻已經完全沒有了問題:「你還不知道吧?今天咱爸把家裡的權利移交給我了,所以以後咱家的事情,全都由我說了算。」

「咱爸不會忽悠你的吧?現在榮耀結婚需要錢,就讓你管家了,等榮耀的婚禮辦完了,肯定要耍賴的。」韓榮華還是十分了解韓建國的。

韓孔雀笑道:「放心,這次有老媽支持,再說,榮耀結婚已經把他手裡的錢全花光了,這人窮志短馬瘦毛長,咱爸的腰已經沒有那麼直了。」

如果老韓手裡有錢,韓孔雀還真是沒法拿捏他,可現在情況不同了,不要說他了,這次韓榮耀結婚之後,如果沒有韓孔雀支持,韓家窮三年都是輕的。

結婚三年窮,這可不是白說的,一般農村人家,結一次婚,絕對要窮三年,不是說吃不上飯,而是說手頭緊。

要知道老韓可是有三個兒子,現在韓榮耀結婚了,接下來就是他韓孔雀,還有一個更加不靠譜的韓榮光,等他們三個全都結婚了,三五年也就過去了,到時候老韓還有沒有能力管家,還有沒有信心管家那可就不一定了。

韓孔雀把韓榮華安頓下來,走出家門之時,已經十二點半了,他給柳絮打了電話,發現這些女人居然還在那女子會所里。

沒辦法,韓孔雀只能去接她們,家裡來的親戚已經不少了,如果沒有劉慧玉在家,肯定是要抓瞎。

老韓平時雖然牛氣衝天,在家裡好像能夠當家做主,可他的腦子顯然沒有劉慧玉好使,所以平時家裡的所有事情,幾乎都是有劉慧玉統籌安排的。

所以說,韓家這個家庭絕對的是個奇葩,劉慧玉有智慧,加上為人行事大氣,如果讓她管家,韓家的日子肯定會更好。

但就因為韓建國小肚雞腸,所以家裡的財政是被他把持的,而劉慧玉又是個不會爭權奪勢的,所以沒有多少能力,還強勢無比的韓建國,居然能夠在家裡當家做主這麼多年。

可以說每一對夫妻,如果能夠長久在一起,都是有其互補性的,要不然,夫妻生活是一天都過不下去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