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九十六章往事如煙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4-06-24 11:33  |  字數:5657字

看到韓榮華有點動容,韓孔雀道:「當時我傻了,就那樣站著看那壯觀的景象,眼看我們就要被大量鋼管和磚石壓在下面,那個美女居然不呆了,她拉著我想要跑出去。

可那時,很明顯已經晚了,當我就要絕望的時候,她返身拉著我,跑到了已經倒了的扭曲鋼架下面,當我們剛剛躲到了下面,整個天空就黑了,我們被活埋了。」

看著韓榮華吃驚的眼神,韓孔雀笑了:「你不會知道被埋在一片黑暗之中的恐怖,你也不會知道,十幾天不吃飯也喝不到多少水是一種什麼滋味。

我們兩個在那狹小的空間之中,一直待了十三天,中間我們絕望過,也發瘋過,可最後,我們都活了下來。

她你也見過,就是小靜,一直安安靜靜的一個美若天仙的女人,當時是她救了我,後來也是她成就了我,你知不知道,我為什麼這麼多年一直對她念念不忘?

不是因為她美若天仙,不是因為她有一個好家世,也不是因為她救過我,而是因為,她改變了我的命運。」

「知道她是怎麼改變我的命運的嗎?你們不知道,是她讓我一個鄉下窮小子第一次知道,我的力量無與倫比,是她讓我一個鄉下窮小子知道,我可以爭取,是她讓我一個鄉下窮小子,有了會當凌絕頂的資格。

為了她我殺過人,殺過很多人,也就是在那一刻,我才知道,人原來不是原本就高高在上的,人也不是原本就是富貴的,人也不是生下來就註定要站在巔峰的,我也可以站在世界的最高處。

就當我迷失在力量當中,不可自拔時,又是那個女人拯救了我。她告訴我,力量不是一個人生命的全部,但在魔都,沒有力量,她寸步難行,所以我把她帶回來村裡,一直到她消失。」

「那個時候你為什麼不跟我說話了?」韓榮華終於問出了她心底最深的傷痛。

韓孔雀看著韓榮華認真的道:「你是我最疼愛的小妹。我怎麼能不跟你說話?一個人突然獲得了無與倫比的力量,如果不能控制,自然會走向滅亡。

那個時候的我戾氣深重,我的脾氣變得很壞,可以說一言不合就會」

「所以,在那段時間。我一直守在她身邊,只有看到她平靜的眼神,我才能平靜下來,要不然,我就有可能會暴起傷人。」韓孔雀只能苦笑。

他一個十四歲的少年,突然獲得了玄元控水旗,獲得了控水的神通。這讓他第一次知道了,他居然是可以輕易操控別人生死的。

人身體有百分之七十多是水分,韓孔雀發現,他居然可以輕鬆控制人體內部的水分,只要他一個意識,就可以讓人身體之中所有水分噴涌而出。

第一次做這種事情是驚嚇,第二次是破不得以,第三次是有意為之。第四次是義無反顧,到了第五次,已經是無所顧忌任意妄為了。

當力量沒有了制約,表現出來的那種破壞力,是讓人心寒的,所以魔都的地下勢力都害怕了,國際殺手組織也害怕了。就連東南小國的特種兵,也開始躲著他走。

當所有人都害怕韓孔雀的時候,韓孔雀也害怕了。

幸虧害怕韓孔雀的那些人都死了,所以韓孔雀也不會有多少心理負擔。但韓孔雀總不可能把所有對他和周美人有敵意的人全都殺了。

所以,周美人把韓孔雀弄回了家鄉,直到一年之後,周美人重新回到魔都,韓孔雀才再次跟著來到魔都。

可此時,已經物是人非,周美人已經不是他的小靜,而是一家大型財團的繼承人,此時他也知道了,為什麼有那麼多人想殺了周美人,這只不過是財富和權利的爭奪罷了。

不得不說,周建人是個老狐狸,而且是一隻心狠手辣的老狐狸,他雖然沒有親自動手,可為了讓他女兒上位,死在他手裡的人,要比韓孔雀手裡的人命要多的多。

到了後來韓孔雀才知道,周建人這位狠人,居然因為自己大女兒的消失,把他自己的親族幾乎斬盡殺絕,所以,到了現在,他們周家才會只剩下那麼寥寥幾個人,就算還有些親戚,也不過是一些遠親。

也是因為這次的內亂,讓周家的實力全面從東南亞退出,完全撤回了國內,要不然,以周家的威勢,還真是沒有多少人能夠威脅到他們。

「你真的殺了很多人?」猶豫了很長一會,韓榮華才道。

「殺了很多,後來我才知道,我應該是得了戰爭綜合症,這樣說可能是誇張了一點,但當時就是那麼一種情況,那個時候,就算是睡著了,周圍一有風吹草動,我都有可能暴起傷人,所以我不敢在你們身邊,因為,我隨時都可能傷害到你們。」韓孔雀道。

「現在好了?」韓榮華道。

韓孔雀道:「好了,搬了十年石頭,已經沒有了爭強好勝的心,所以也就沒有了那麼多的戾氣。」

「行了,故事講完了,你走吧!我要休息一會,等參加完榮耀的婚禮,我就回去準備我的婚禮了。」韓榮華好像是鬆了口氣,又好像是如釋重負。

韓孔雀道:「如果你不交代清楚,我雖然不會殺了他,但我會打斷他的腿。」

「你給了我一個好理由,不要讓我推翻它。」韓榮華道。

韓孔雀道:「要不要讓我給你表演一下我的殺人技巧?恐怕你這個丫頭到現在還不信我殺過人吧?」

「要是真殺了人,你還能好好的坐在這裡?」韓榮華翻著白眼道。

韓孔雀笑了:「殺人有時候很簡單,你沒聽說過殺一是為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