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九十五章幸運兒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他是搞收藏的。」李雲軍流露出智慧的眸光。 「收藏?店長是說古玩?對,我第一次見他,他就是去參加在龍潭大酒店舉行的古玩交流會的。」林玉嬌道。 「這就對了,看來他從我們店裡弄走的那尊佛像...

五六千塊看著不少,其實出去所有生活成本,真正長時間存在銀行的,根本就不會剩下多少。

因為最近公司人員擴張了不少,特別是一些剛畢業的應屆大學生,因為看不上他們這家信息諮詢公司,所以時刻想著騎騾子找馬。

這種跳槽心思不止,也就沒有多少認真工作的想法,所以人心有點不穩,要不然,白曉亦她們也不會提出讓韓孔雀發一下福利。

要知道,以她們公司的福利情況,只要發過幾次,了解了公司的一些隱秘,就沒有人會願意走。

「怎麼一千元還嫌少?普通員工的工資才三千元吧?」韓孔雀故意的道。

白曉亦道:「一千元才能換到五隻龍蝦,勉強夠一家人每人啃一隻的。」

「相比第一次發的海鮮,這麼點錢確實少了點。」韓孔雀點頭道。

白曉亦道:「不如就發東西,不發錢,每個月每人發四隻龍蝦,十隻梭子蟹,一條大帶魚,一條大黃花,五斤小黃花」

「等等,等等,這麼些東西你算算要多少錢?」韓孔雀雖然不知道白曉亦為什麼要一次掰扯的這麼明白,但他還十分配合的。

白曉亦道:「要不然就發這些好了。」

韓孔雀道:「十隻梭子蟹多少錢?就超過一千了吧?你們這麼吃,還不把我吃窮了?」

白曉亦道:「那就每人兩千元的海鮮吧!所有人的福利都相同,這樣就算吃不起貴的,吃點便宜的也好。」

「行吧!你們這些經理不覺得吃虧就好,還有,那些海鮮如果有人不願意要,可以直接從龍潭水產那邊直接拿錢。」韓孔雀道。

看到所有員工都歡呼起來,韓孔雀道:「老張,你開車跟我出去辦點事情。」

反正龍鱗那邊他還有四十多噸海鮮,等那些消耗完了。他的海外基地也差不多可以使用了,到時候海鮮什麼的,肯定是不缺的,所以韓孔雀對這點海鮮,還真是看不在眼裡。

走出公司,白曉亦也出來了:「老闆,這次的行動要加快一些。到時候下面的員工都能拿個大紅包,這樣我們公司可就穩定了。」

「知道了,這幾天我有事情,不過在天冷之前,這次行動肯定會開始的。」韓孔雀道。

坐上了車子,韓孔雀本來想讓老張拉著他去一家傢具城。這時他的手機響了:「韓先生,今天是不是要把房產過戶一下?」

對面是林玉嬌,韓孔雀此時才想起來,昨晚他們就約好了今天上午轉賬過戶的:「好,你們在哪我過去找你們。」

當韓孔雀轉賬完成,拿到了過戶文件之後,已經中午了。

「中午了。韓先生,李小姐,如果沒事讓我表示一下?」李雲軍一連笑容的道。

李爽道:「我今天晚上的飛機,所以抱歉了。」

韓孔雀道:「既然李姐要走,那我們怎麼也要歡送一下,今天中午我請吧1

雖然家裡有很多事情要處理,但該辦的事情還是要辦。

「算了,我要準備一下。你們去吧!我就不去了。」李爽這兩天實在是累壞了。

看到了李爽一連疲憊,韓孔雀道:「那好,晚上我送你去機常」

「不用了,等下次回來我們再好好聚聚,這次我可能要轉道去首都一趟,所以時間不定。」李爽道。

送走了李爽,李雲軍道:「韓先生。我請客,你這次可是幫了我的大忙了。」

「你可不要這麼說,從你店裡請回去的金剛,我十分喜歡。還有那座院子,我更加喜歡,你們可是幫了我的大忙了。」韓孔雀對李雲軍這樣的,實在是有點下不去手,所以感覺有點愧疚。

李雲軍道:「這還不好辦,今天中午我們好好喝點,你們這種大老闆,平時我們想認識,想巴結還沒有門路呢!一尊佛像算的了什麼?」

韓孔雀更感覺不好意思:「這怎麼好意思,我來請客吧1

韓孔雀剛說完,他的電話就想了,韓孔雀看了看,居然是個陌生號,韓孔雀對李雲軍做了個抱歉的手勢,走到一邊接了起來。

「喂?」那麼居然沒有聲音。

「你們在哪?」等了一會,就在韓孔雀想要掛斷的時候,一個清冷的聲音傳來。

韓孔雀立即心中一動:「榮華?」

「恩,我到了長途汽車站了,去哪裡找你們。」韓榮華的聲音始終清冷。

「你在那裡等一會,我過去接你。」韓孔雀自然知道韓榮耀為什麼對他這麼冷淡,這個妮子到現在還不原諒他呢!

「李店長,我這有事情,所以」韓孔雀實在是不好意思。

李雲軍卻是十分善解人意:「韓先生有事情先去辦,等您什麼時候有空,我在聯繫您。」

韓孔雀看了一眼等著自己的老張,他道:「李店長,你們在幾個直轄市都有業務吧?」

「我們公司在全國各地都有分店,韓先生有需要我們的地方,直接吩咐就是了。」李雲軍看到韓孔雀這麼說,立即掩飾下心中的狂喜。

韓孔雀道:「我是紅樓食府的大股東,紅樓食府你知道吧?」

「知道,您是大股東?」此時李雲軍臉上的喜色已經完全不能掩飾了,他對紅樓食府實在是太知道了。

最近一段時間,在房產中介行業之中,紅樓食府絕對是知名度最高的,上百家門店啊!這對中介行業絕對是個巨大的衝擊。

八卦諮詢和紅樓食府這八個字,現在你在魔都市,隨便找個跟地產中介相關的人問一下,他們都會毫不猶豫的給你說的詳細無比。

韓孔雀不知道,他信息公司的那些小ni,為了完成任務,可是怎麼省事怎麼來,要不然,一兩個月內擴張近百家門店。如果一間一間的讓她們找,把她們的腿跑細了還是輕的。

韓孔雀不差錢,紅樓食府擴充的又太快,所以各大房產中介公司就笑了。

平時有人租房買房,都是小打小鬧,而紅樓食府剛開始就二十家,接下來又是四五十家。到了後來,幾乎每個月都在增加,直到覆蓋整個魔都。

要知道紅樓食府的店鋪,可都在人口繁華的地段,這樣的地段,每間房子的房租。一年都不下幾十萬,所以今年起來了一家連鎖早餐店,可以說養活了房產中介機構很多人。

紅樓食府的大老闆陳青,八卦諮詢的總經理白曉亦,這兩個人物,現在是整個房產中介機構都想認識的人物。

現在韓孔雀卻說他是紅樓食府的大股東,還問他三個直轄市的情況。這是什麼情況?這是天上掉金磚砸他腦袋上了。

李雲軍興奮的呼吸都不暢了:「我們公司遍布所有大城市,您要有所吩咐,不管在哪座城市,我們都能給你提供優質的服務。」

紅樓食府太掙錢了,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所以韓孔雀一說其他城市,李雲軍就知道,紅樓食府的再一次擴張就要開始了。

韓孔雀笑道:「那就給你下個單子。除了魔都,其他三座直轄市,每家挑選一座像現在紅樓食府總店那樣的大樓,作為其他直轄市的總店。

如果完成的好,每座直轄市將要覆蓋一百家分店,這些分店,如果你們有房源。也可以給我們提供,三座城市設計資金十億以上,從中間你們能夠賺到多少,就看你們的本事了。」

韓孔雀這次可沒有誇口。三座城市的房租,就佔據了這十億的一大半,就算一半,也有五億,五億的百分之一可不少,如果再加上房東的百分之一,那中介可以提取百分之二的業績提成,所以這個導ㄌ岢桑可以達到上千萬了。

紅樓食府只是在魔都擴張,就讓很多房產中介發了財,而現在,可是同時在三座大型城市擴張,其中的含金量,不用韓孔雀說,李雲軍自然也是知道了。

李雲軍知道,林玉嬌也不傻,等韓孔雀留下了名片,離開后,李雲軍和林玉嬌還看著名片發傻。

「八卦信息公司董事長韓孔雀?他是八卦信息公司的董事長?小林,你可太壞了,這麼重要的信息你也不告訴我?」李雲軍喃喃自語的道。

林玉嬌也有點傻眼,她雖然加入中介行業不太長時間,但這段時間,她幾乎就是聽著紅樓食府這個名詞過來的,幾乎每次公司開會,公司高層都會提一提紅樓食府。

畢竟這麼大的一筆單子,他們居然沒有從中分享一點利潤,這讓公司高層有點煩躁,落實到下面,就是他們每次開會都會挨訓。

「我也不知道他居然就是八卦信息公司的老闆,我的一個好姐們跟他很熟,可我那個姐妹只是說他很有實力,具體的卻並不太清楚。」林玉嬌道。

李雲軍道:「你那個姐妹是幹什麼?」

「導演,現在在拍電視劇呢!我想起來了,我那個姐妹之所以有錢自己做導演拍電視,就是因為她幫著一家汽車公司一次銷售出去了十輛價值五百萬的豪車。」林玉嬌道。

李雲軍苦笑道:「猛禽f650?十輛?車展上被買走的?」

「店長,你怎知道?」林玉嬌道。

李雲軍道:「這樣的新聞我會不知道?這樣的事情在推銷行業可是傳瘋了,你還真是天然呆,有這麼有實力的朋友,都不知道怎麼利用,幸虧現在也不晚。」

「誰知道他那麼有錢?紅樓食府的大股東呢!店長,你說他這次為什麼會把這麼大的業務交給我們?」林玉嬌還是有點不敢相信,這麼大的一個餡餅就砸他們腦袋上了。

「這個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昨天晚上我打聽了一下這位韓先生,他可不簡單,你知道他最出名的是幹什麼嗎?他是搞收藏的。」李雲軍流露出智慧的眸光。

「收藏?店長是說古玩?對,我第一次見他,他就是去參加在龍潭大酒店舉行的古玩交流會的。」林玉嬌道。

「這就對了,看來他從我們店裡弄走的那尊佛像不簡單啊1李雲軍道。

林玉嬌有點不敢置信的道:「店長是說那是一件古董?」

「應該是這樣,不過相比一件價值不菲的古董,我想事業對我們更重要。一千萬的業績,如果我們能夠吃的下來,那絕對不是一件古董能夠相比的。

如果在一件價值不菲的古董,和一份讓人功成名就名利雙收的事業當中做出選擇,我肯定會選事業。

當然,也許你這種小姑娘會選擇一大筆錢,但現在已經沒有了機會讓我們選擇了。我們現在只能選擇事業,共同努力吧!

就算那是一座金山,擺在我們眼前我們都不認識,所以也就不能怨天尤人了,畢竟我們現在已經是別人眼中的幸運兒了。」李雲軍到底是在社會上混了很多年了,什麼事情他都能看得清楚想得明白。

韓孔雀當然不知道李雲軍已經猜出了前因後果。而原因就是他對他們太好了,如果讓他知道,他肯定會哭笑不得。

不過,如果他知道了李雲軍的反應,也肯定會欣慰的,畢竟他好人還是獲得了好報。

雖然他給了李雲軍機會,但也是讓李雲軍幫助了他。

等韓孔雀來到長途車站。打電話聯繫上韓榮華的時候,已經是二十分鐘之後了。

看著把行李放在車廂,默默的坐上車的韓榮華,韓孔雀有點心酸。

一件白色的襯衣,一件牛仔褲,全都洗的已經發白,牛仔褲甚至已經露出絲線,就好像是乞丐裝。

一條簡單的馬尾。把頭髮攏在後面,清瘦的臉龐,也掩蓋不住俊秀的外表,不過韓榮夏雖然身材比較像劉慧玉,但她的兩條眉毛,卻有點像韓天山和韓孔雀。

就是因為這兩條眉毛,讓韓榮華多了七分英氣。讓她淡薄的身材,看起來卻並不是那麼好欺負。

「榮華1韓孔雀看著默然不語的妹妹,有點頭疼的道。

「恩。」韓榮華總算是吭聲了。

「這次來魔都就不要亂跑了,我給你在這裡找份工作。」韓孔雀道。

「不用。二弟的婚事辦完了,我就回老家。」韓榮華道。

「回老家?也好,沒有幾天就過年了,不工作在家休息一段時間也很好。」韓孔雀道。

韓榮華抬頭看了一眼韓孔雀道:「我準備結婚了。」

韓孔雀的淡定,瞬間被打破,他一臉驚愕的道:「你說什麼?」

「我要結婚了。」韓榮華道。

韓孔雀沉默了好一會才道:「跟誰結婚?爸媽知道嗎?」

「不知道,你是第一個知道的。」韓榮華淡淡的道。

韓孔雀苦笑:「那麼說我應該要感到很榮幸了?」

「是。」韓榮華毫不猶豫的點頭。

韓孔雀再次苦笑:「帶來讓我看看。」

「他回老家了。」韓榮華根本不理會韓孔雀寒著的面孔,自顧自的道。

韓孔雀對前面開車的老張道:「老張,回新房那邊。」

到了新房,韓孔雀提著韓榮華的行禮,走在前面,韓榮華在後面跟著。

韓孔雀把韓榮華帶進了上面一層:「你先在這裡休息一會,我給你弄點吃的。」

昨天晚上做麻辣小龍蝦的材料還有,而韓榮華好像是因為在南方打工的時間長了,比他們家裡所有人都能吃辣,所以給她做飯,那是越辣越好。

在給韓榮華做了一大盤麻辣小龍蝦之後,韓孔雀還給韓榮華煮了一盤青蝦。

「這邊沒有飯,你湊合著吃一些,中午睡一會,晚上等家裡人全都來了,我們去陳青哥家的飯店吃。」韓孔雀把兩盤蝦端到韓榮華跟前道。

韓榮華沒有說話,默默的吃起來。

等韓榮華吃完了,韓孔雀給她倒了一杯水。

看著默默喝著誰的韓榮華,韓孔雀道:「記得大哥離開家的那一年大多了嗎?」

看吸引了韓榮華的注意,韓孔雀道:「那一年我十四歲,因為家裡窮,所以不上學了,出來打工,我跟著陳青和古烈在建築工地抬預製板,那預製板一個三四百斤重,我們每天就是不停的搬。

幸虧城市裡有那種大吊車,所以我們只要抬起來,讓吊車吊起來就行了,但就算這樣,每天也把我們累得半死。

累還不是最大的問題,最大的問題是每天吃不飽,幹了重活,吃的飯又差,每天不到飯點,就餓了,我們都是半大的小夥子,都是長身體的時候,飢餓是最難忍的,可就是這樣,我們一干就是大半年,可到了發工資的時候,老闆卻跑了。

那一天下著大雨,陳青他們去長途車站和火車站堵那個黑心老闆,我留在工地上看著大傢伙的行李,就是那一天,我看到了一個天仙一樣的姑娘。

她不知道什麼原因,躲進了剛剛封頂的大樓之中,我過去想把她趕走,可就在這個時候,樓上掉下來了一根鋼管,是她把我推開了,而她,卻被鋼管撿起來的石子,打傷了腿。

她就那樣站著,也不管腿上流出來的血,很快,她的褲管就全被染紅了,我害怕了,所以我想拉著她去看醫生,可就在這時,整棟大樓塌了,你看過美國世貿大樓垮塌的視頻吧?

當時的情況跟那個也差不了多少,由於我離得近,所以看起來很壯觀,所以說我一直認為,人心不天災更可怕,而那個老闆也比我們所有人想象的都要心黑,那就是個豆腐渣工程,就這樣他居然還想貪了我們的工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