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九十三章傳家寶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一條馬尾辮,隨風飄舞,韓孔雀獃獃的看著她,他居然不知道她什麼時候頭髮已經這麼長了。 「本美女漂亮嗎,看呆了吧?」柳絮俏皮的道。 「待你長發及腰,美女嫁我可好?」韓孔雀不由自主的道。

韓奶奶道:「喜歡,還帶這香味,這是檀香吧?這串念珠,就算是佛門大德,也不一定能夠用上。

「恩,奶奶你喜歡就好,這是用小葉紫檀打磨出來的,你小心收著,不要掉了。」韓孔雀道。

「小葉紫檀?這種木頭好像很貴,還有這塊玉牌,都不便宜吧?小雀兒,爺爺知道你賺錢了,但這麼做是不是太浪費了,還有那些魚蝦,沒必要買那麼多,我們又吃不了,日子要細水長流。」韓天山有點擔心的道。

「爺爺,那塊玉牌是我撿漏撿到的,沒花多少錢,奶奶那串念珠是我自己做的,根本沒花錢,而那些魚蝦,我們也不是經常吃,偶爾吃一次沒什麼。

韓榮耀剛才說的沒錯,我確實從海中撈回來了不少海鮮,到現在還有四十多噸存在我朋友那裡,如果想吃,隨時去拿就行了,再說就算買,也要買一些,你們要吃一點,還有小苗,她有孕在身,也不能少了營養。」

「說到小苗了,小雀兒,你也要抓緊了,你弟弟現在都有孩子了,你還沒有媳婦,這可是說不過去的,如果是原來,大哥不結婚,兄弟是不能結婚的。」

「奶奶,我也有媳婦了。」韓孔雀笑著道。

「什麼?」韓奶奶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我有媳婦了。」韓孔雀再次道。

「真的?」韓奶奶還是有點不信。

「真的。」韓孔雀再次大聲道。

「快帶來讓我看看啊!既然有媳婦了怎麼不快點結婚,應該讓你先結婚的,不行。榮耀的婚事要等一等,你要先結婚。你是大哥啊1韓奶奶著急了。

在農村,確實是要老大先結婚,有時候大哥大姐沒有結婚,做兄弟姐妹的,就算有了對象。也是需要等著的,但現在這種規矩已經很少有人遵守了。

「奶奶你不要著急,我給你找的孫媳婦是魔都市本地人,人很好的,不過我們交往的時間還太短,你這樣會嚇著人家的,要是把她嚇跑了就壞了。」韓孔雀趕忙拉住要去阻止韓榮耀結婚的奶奶,韓孔雀那個汗。如果奶奶真這麼做了,韓榮耀還不恨死他?

「老婆子你不要搗亂,如果小雀兒能夠結婚,還能讓榮耀搶了先嗎?不過,小雀兒啊,你可要抓緊,你兄弟可都有孩子了。」韓天山也是一臉期望的道。

韓孔雀道:「我已經很抓緊了。」

「先帶來給我們看看吧!就算現在抱不上重孫,看看孫媳婦也是好的。」韓天山道。

韓孔雀道:「這個沒問題。她早上八點上邊,現在應該起床了,我去接她來讓你們看看。」

「接來就為了讓我們看看啊?你這孩子真是不懂事。你快去,讓她來家裡吃早飯,正好有鰻魚粥嘛不是。」韓奶奶叮囑道。

猶豫了一會,韓天山還是問道:「小雀兒,你的脾氣能夠控制住了吧?」

想到十年前韓孔雀那種暴戾的眼神,就算韓天山殺過人見過血。也是一陣膽寒。

「沒事了,這麼多年的心性也不是白磨練的。」韓孔雀道。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韓天山頓時一身輕鬆:「以後不要落下了雕刻,那種微雕就很不錯,多做一些微雕,能夠更好的磨練心性。」

韓孔雀也是一身輕鬆,這些年他總算是擺脫了過去的陰影,成為一個正常人了。

想到歐陽龍那小子,如果是以前,他早就變成一具乾屍了吧?

還是這樣好,要不然歐陽龍怎麼可能會改好?誰能想到,像歐陽龍那樣跋扈的小子,居然也有浪子回頭的一天,而且還是那麼快。

得饒人處且饒人,衝動是魔鬼,現在心中的魔鬼被壓制了,韓孔雀自然是一身輕鬆。

韓孔雀給了的哥錢,但還是讓他在這裡再等一會,他才走進了柳絮的小區。

因為來的次數多了,小區的保安已經認識韓孔雀,韓孔雀在走進小區時,扔給了保安一包好煙,得到了準確的信息,才走進了裡面。

像柳絮這樣的大美女,保安自然是認識的,而作為柳絮的男朋友,這些保安想不認識都難。

當韓孔雀打電話的時候,柳絮還沒有睡醒,聽到柳絮那慵懶的聲音,韓孔雀有點無奈,這得多累才能讓她從下午睡到現在?

看了看錶已經七點了,這睡了有十二個小時了啊!想到這裡,韓孔雀又有點心疼,好不容易這些日子讓他喂得長了點肉,不會這幾天又給瘦回去了吧?

韓孔雀遠遠的就盯著柳絮看,看看是不是瘦了,當看到她的時候,韓孔雀忍不住震驚了,太漂亮了!!

頭髮用紫色髮夾隨意的挽著,臉蛋精緻,而且是素顏,不過臉蛋上那淡淡的紅暈,讓韓孔雀心滿意足,看來勞累並沒有影響柳絮的健康。

沒有了擔心,韓孔雀心裡的邪念開始升騰,目光也開始不老實,看著前面豐滿的胸部壓著衣襟,勾勒出動人的曲線,若隱若現之間,更加吸引人的目光。

走近了,聞著她身上飄來清幽的體香,視線禁不住滑過豐腴白膩的頸脖子,最後滑落到她破衣欲出的豐滿胸部上。

一抹白膩,給人異常的細膩之感,似乎眼睛看著,就能感覺到那讓人心驚魂盪的軟彈觸感。

韓孔雀不禁有點嗓子眼發澀。

在魔都街頭,電視電影中也算廣識美女,但在他所認識和見過的女性中,很難找到能跟柳絮媲美的女人,說是百萬里挑一的絕色也毫不為過。

似乎感覺到了韓孔雀的目光,柳絮忍不住臉腮曬微紅,她抬頭瞪了一下韓孔雀。

韓孔雀尷尬的摸了摸鼻子。眼神不再亂瞄,兩人聊了幾句。韓孔雀就擁著柳絮向外走。

「我們去哪?」柳絮邊走邊道。

韓孔雀沒有說話,等坐上了車,韓孔雀才道:「去我那裡。」

聽到韓孔雀的話,柳絮的臉騰地一下紅了:「這大早上的去你那幹什麼,我不去。」

韓孔雀被柳絮一瞬間的媚態迷惑了。接著他的視線又落在了那一對驚心動魄的圓潤美腿上。

「你這個色女可不要亂想,我爺爺奶奶來了,他們想見見你,反正現在你上班還早,去我家吃了早飯再去上班。」韓孔雀道。

柳絮抬起頭一看韓孔雀,心中忍不住騰升一股喜意,不過表面仍然開啟冷艷模式,裝作毫不在乎。

「你此時色狼。你怎麼不早說,也讓我好好準備一下,順便帶點禮物。」柳絮橫了他一眼后說道。

韓孔雀看著滿臉紅暈的柳絮,在陽光的側照下,看起來俏麗非常,眉眼間笑媚動人。

韓孔雀不理會柳絮的抱怨,而是說起來家裡的情況。

柳絮靜靜的坐在韓孔雀旁邊,認真的傾聽。臉上不時浮現出絲絲笑意,讓盯著她的韓孔雀不時的為之失神。

走下車后,柳絮有點緊張。她低頭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但還是不太自信:「有什麼問題沒有?」

今天她穿著一條牛仔熱褲,露出炫目的優美長腿,上身穿著一件大一號的粉紅色t恤衫,但這樣也不能掩蓋那美好的身材,不過微風吹拂中。隱隱約約的顯出凹凸有致,更加迷人。

而長飄飄的頭髮紮成一條馬尾辮,隨風飄舞,韓孔雀獃獃的看著她,他居然不知道她什麼時候頭髮已經這麼長了。

「本美女漂亮嗎,看呆了吧?」柳絮俏皮的道。

「待你長發及腰,美女嫁我可好?」韓孔雀不由自主的道。

柳絮俏皮的道:「待我長發及腰,秋風為你上膘。」

「待你長發及腰,拿來拖地可好。」韓孔雀剛說完,柳絮噗嗤一下笑了。

柳絮看著韓孔雀那愣神的樣子,顯得很是驕傲,兩頰笑渦,巧笑倩兮,美目流光,一片春意盎然。

柳絮笑面如花,一雙美目就像會說話一樣,淺淺酒窩甚是迷人,引得從路邊走過的人頻頻矚目。

等兩個人走進家門,兩老早早就等在那裡,急切的想要見見未來孫媳婦了。

雖然從韓孔雀口中了解了許多關於柳絮性格、愛好、家庭背景的事,但心中還是有點忐忑。

此時當兩老見到柳絮真人的時候,已經是滿意得不得了,連忙拉著柳絮的手,不斷嘮:「閨女長的真俏!1

「屁、股蠻大的,好生養!1

「這閨女,不錯1

「可以生多幾個重孫子……」

韓孔雀頓時一頭冷汗,幸虧這裡只有自己人,如果這話被柳絮她媽聽到了,肯定立即勒令他們分手。

韓孔雀做賊似地四下看了看,肯定沒有姦細,才放下心來,而柳夕則是臉通紅,不知道怎麼回答好。

「嫂子,你好漂亮。」顧小苗看到柳絮,就算作為女人,也要忍不住驚艷。

原來柳絮的皮膚還有點略顯蒼白,可她跟韓孔雀交往之後,幾乎每天韓孔雀都要押著她出來吃飯,這樣一段時間下來,柳絮已經明顯豐盈了不少,臉上和身上的皮膚,全都帶上了一絲紅暈,可以說真的是白裡透紅。

不要說柳絮是美女,就算柳絮不是美女,只是那健康的膚色,就可以讓她慕煞旁人。

聽到了外面說話的劉慧玉,也放下手中的夥計,從房間里跑了出來,她也是很關心大兒子的,更是擔心大兒子受了委屈,可當她看到柳絮時,又不可避免的擔心了。

這樣的美女,會不會很不好相處?

美女都是驕傲的,都是傲慢的,都是自以為是的,都是

不管是從哪裡聽說的,美女好像都是難伺候的,現在韓孔雀又找了這麼一個美女,真不知道是福還是禍。

可只是聽了柳絮幾句話之後,劉慧玉的擔心就完全消失了。

這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女孩,一個人美心底更美的女孩。這樣的女孩,也只有自己那出眾的大兒子能夠配得上了。

不得不說。劉慧玉也是那種偏執的認為自己的兒子最好的母親,本來還想說一下娶妻當娶賢的話,已經完全說不話出口了。

看到眾人跟柳絮說起話來沒完,韓孔雀有點著急了,眼看著柳絮上班的時間都要到了。她們還在那裡聊天,不要一會耽擱了時間。

「媽,柳絮等一會要上班,我們還是趕緊吃飯吧!吃了飯我趕緊送她去上班,要不然就晚了。」韓孔雀道。

劉慧玉道:「你看,我一高興就什麼都忘了,醫生就得有責任心,你可不能去晚了。如果耽擱了給人看病就壞了。」

幾個女人同時轉移陣地,全都跑到了廚房裡,很快七八碗粥就被端到了院子的石桌上。

坐在上首的韓天山感嘆道:「還是人多了吃飯熱鬧啊!我們家已經很多年沒有這麼熱鬧過了。」

韓榮耀喝著鰻魚粥道:「爺爺,以後我們家的人會更多,你不要嫌煩就好了。」

「怎麼會,你們幾個兄弟都結婚了,都有了孩子我才高興呢!我們老韓家是真的興旺了。」韓天山是村裡的獨戶,他這的老人。是最在乎家族興衰的。

韓榮耀看到了老爺子的失落與高興,他好像想到了什麼立即道:「爺爺,你絕對想不到大哥弄到了什麼。他居然買到了我們家的家譜,原來你說我們家是匈奴擔我還跟別人一樣不信,現在我信了。

你小時候教我們背誦的家譜,居然跟那本從南北朝傳下來的韓氏家譜一模一樣,就是不如那本家譜記錄的全面。那可是從南北朝一直道清末的記錄,比我們家的那本全面多了。」

韓孔雀瞪了韓榮耀十幾眼,也沒有阻止他得瑟,看到韓榮耀引起了爺爺的關注,韓孔雀也就不在阻止。

本來韓孔雀還想用這個,把他爺爺奶奶多留一些日子的,現在被他爺爺知道了,肯定要拿著家譜回家祭祖。

當然,順便向他那些僅存的同齡人炫耀一下自己非同凡響的出身,也是必不可少的。

當年爺爺就經常說起,他說自己的是匈奴大單于的後代,但幾乎所有人都不信,而且還會嘲笑他。

現在他有了證據,自然要把以前丟的面子全都找回來。

「小雀兒?你真的找到了我們家族的族譜?從那裡找到的?我們的本家在哪?當年我跟家人失散的時候還小,就只記住了家譜上開頭的一些記載,其他全都忘了,現在家族那邊還有沒有人?」韓天山激動的道。

「爺爺,你不要激動,我也只是得到了一本家譜,因為跟你教給我的內容一樣,所以才猜到應該是我們家的家譜,可具體的韓氏家族在哪,我還真不知道。」韓孔雀當然猜到了一些東西,不過現在並不太適合跟老爺子說。

他總不能告訴老爺子,我們老家的宗祠已經被沈家給佔了,就連韓氏宗祠,都變成了沈家祠堂了。

「快拿出來我看看。」老爺子現在也不吃飯了,一個勁的讓韓孔雀去拿。

韓孔雀無奈的道:「我存在銀行保險庫里了,一時半會拿不出來。」

韓孔雀狠狠的瞪了一眼韓榮耀,就是這小子多事。

「爺爺,現在銀行還沒有上班,反正那家譜放在那裡又跑不了,等會兒讓大哥拿出來給你看,順便我們也去銀行看看大哥還有多少寶貝,大嫂沒有見過吧?大哥所有的寶貝都藏進銀行了。」韓榮耀十分不怕死的道。

韓孔雀笑道:「你大嫂是沒見過,不過正好銀行里還有給你大嫂的一件禮物,等會兒我們一塊去拿。」

「大哥太偏心了吧?只有給大嫂的,沒有給爸媽的?你兄弟媳婦的呢?」韓榮耀是一點都不會吃虧的。

韓孔雀道:「你怎麼知道沒有?等著你們結婚時就知道了。」

說完韓孔雀不再理會韓榮耀,而是看向柳絮。

「給我的禮物?」柳絮正小口喝著鰻魚粥,聽到了兩兄弟的談話,還是很驚奇的。

韓孔雀道:「對,我手裡有一本好像是張芝的醫略,還有十六本陳修園的醫書,這些我想你應該用得到。」

「啊?東漢張芝的書?那不是國寶?」韓榮耀雖然知道韓孔雀手裡有很多好東西,但他從來沒有想到,他大哥手裡居然還有這種寶貝。

「張芝的?你是說那個被稱為草聖的書法大家吧?」柳絮好奇的道。

他父親現在還自命是國學大師,平時沒事就練習書法,所以柳家幾兄妹,小時候都不可避免的被逼著學習了一段時間的書法,不過他們全都沒有學成就是了。

韓孔雀道:「那本醫略是用正楷書寫的,如果不是這樣,我早就確定是張芝真跡了。」

「不是草書?那就不是張芝真跡了?」韓榮耀道。

韓孔雀道:「那是本醫書,如果用草寫,能夠被幾個人看懂?我們不說這個,還是快點吃飯,你大嫂時間就要到了。」

「不管是不是,大哥可不要賣了,留著當我們韓家的傳家寶好了。」韓榮耀道。

韓孔雀道:「沒事我是不會賣的,你放心,我肯定會留給我和你大嫂的孩子的。」

韓孔雀的一句話,直接把韓榮耀噎住了,他不可不是這個意思,他是想要一樣當他家的傳家寶。

韓孔雀當然知道,不過他可不慣他這個毛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