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九十二章禮物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韓建國的抱怨,直接開始同意韓孔雀當家。 「我同意他當家了,他說每個月每人在魔都有三千元生活費,我們家現在在這裡的七口人。每個月要兩萬一千元的生活費,你是分到每個人頭上,還是算總賬。」韓建國這麼...

韓孔雀笑道:「生活費就算了,我直接買了東西拿回家來,零花每人一千,你自己拿你自己的一千就好了,我媽那個給我媽。//」

「家裡的錢都是我管的。」老韓不願意的道。

韓孔雀道:「現在歸我管了,你們的錢都是個人的,不算家裡的。」

「生活費為什麼不給?」老韓還是不樂意。

韓孔雀道:「買成東西放進冰箱了,不信你可以去看看。」

「什麼東西值六千塊,你不用騙我。」老韓的嗓門一大,家裡的門都打開了。

首先出來的是韓榮耀兩口子,顧小苗的反應越來越大,已經沒法去學校了,所以她乾脆請了病假,現在每天都在這裡。

接著出來的是韓孔雀的爺爺和奶奶,爺爺韓天山長的高大威猛,如果不是太老了,簡直跟韓孔雀長的一模一樣,這樣的形象,如果說他們不是親爺倆,還真是沒有人信。

韓奶奶韓曹氏,個頭也不矮,不過她是小腳的,所以走路不太穩當,加上背有點駝了,所以看起來就沒有那麼高。

兩個人都八十多歲了,但身體都很好,特別是韓孔雀的爺爺,雖然滿頭白髮,但臉色紅潤,一點都不像是一個八十六歲的老人。

「爺爺,奶奶。」韓孔雀立即跟兩位老人打招呼。

「小雀兒,你多長時間沒有見奶奶了。」韓奶奶首先走向韓孔雀。

韓孔雀趕忙贏了過去,讓奶奶抱著好一陣述說。

「你們在說什麼呢?老二,你那麼大聲幹什麼?」韓天山對著韓建國就是呲牙咧嘴的一頓訓斥。

韓建國委屈的道:「我說什麼了?我都不當家了。以後我們家就讓你這個寶貝大孫子當,我看他還能當出一朵花來。」

「當家?這個好。我看小雀兒比你明白的多,讓他當家好。」韓天山根本沒有看到韓建國的抱怨,直接開始同意韓孔雀當家。

「我同意他當家了,他說每個月每人在魔都有三千元生活費,我們家現在在這裡的七口人。每個月要兩萬一千元的生活費,你是分到每個人頭上,還是算總賬。」韓建國這麼一算,還真是嚇了他一跳,一個月的生活費兩萬多?

「你操那麼多心幹什麼?既然不當家了,以後就不要多管閑事,小雀兒怎麼說,那就怎麼聽著就是了。他還能把你賣了換糧食吃了?」韓天山瞪著韓建國道。

韓建國嘟囔了幾句,不過看到韓天山正盯著他,他也就不敢在挑刺。

韓孔雀道:「我肯定讓你們每個月每個人用到三千元的生活服,既然我當家了,以後家裡的錢怎麼花,就有我說了算,你們可以又異議,但具體怎麼執行還是要聽我的。」

韓建國道:「我去看看你冰箱里買的什麼東西。小苗,你過來給我算算,你以後也要記賬。省的我們的伙食費被你大哥剋扣了。」

韓孔雀苦笑不得:「我省什麼也不會省你們一口吃的。」

「算過了才知道,我也要讓你知道知道,不當家不知柴米貴,一開口就是兩萬多,你有座金山啊?」老韓可不相信韓孔雀能夠每個月拿出兩萬多元讓家裡人吃飯。

兩萬多是多少錢?是韓榮耀這樣的公務員七個月的工資,是他們原來全家一半多的收入。

就算是在這城裡。也是一個高級白領的一兩個月收入,這麼多錢,就這樣給他們一家人吃了?

「你天生就帶著小家子氣,我都懷疑你是不少我們寒假的種,這都怨我,小時候就應該多揍你幾頓,要不然怎麼就長歪了?」韓天山氣急。

韓奶奶也生氣了:「你亂說什麼?他不是你的孩子那是誰的?如果他不少你兒子,小雀兒難道還成你孫子了?」

「小雀兒長的那樣,誰敢說不是我孫子?就韓建國那個膿包樣,我就是懷疑他怎麼生出這樣的孩子?」韓天山惡狠狠的道。

一聽這話,韓建國的臉立即綠了,而韓榮耀他們幾個,卻差點笑出聲來。

這家裡,韓建國最害怕的就是韓天山,要不是他們早早的就分家單過,韓建國的日子肯定不會這麼舒服。

老韓被老老韓說的沒臉,只能轉移話題:「小苗,快過來,你大哥還真買了不少魚,這種大蝦我知道,不便宜,可也太少了,這些東西有幾十斤吧?可怎麼也沒看出來值多少錢。」

老韓打開了冰箱,指著裡面的魚蝦,很是驚訝,大兒子還真買了不少魚放在裡面,看樣子還很新鮮,有的還沒有死,這樣的魚蝦可是很貴的,看到這裡,老韓到是相信韓孔雀沒有剋扣他們伙食費的意思了。

由於魚蝦剛放進去不長時間,所以有很多還活著,要知道這些玄元控水旗中的傢伙,生命力可都是很強悍的。

小苗被老韓催著走了過去,他一眼就看到了一片火紅的魚鱗,還有上面那醒目的藍色斑點。

「榮耀,你過來看看,這是不是東星斑?」顧小苗看著那條東星斑的個頭,幾乎把冰凍層佔了一小半,這麼大個頭的東星斑要多少錢?

韓榮耀本來在一邊看熱鬧,聽到自己的老婆叫,趕忙走了過去,他一看,也有點傻眼。

原來他只知道海鮮的價格貴,但到底有多貴,哪一種貴,他心裡是沒有概念的,後來韓孔雀拿回來了不少,讓他們隨便吃,他就更是沒有概念了。

但那一天他跟家人買完衣服之後,他和顧小苗兩個人去浪漫了,他們圍著魔都市逛了一圈,才發現,他們手裡的千把塊錢,也就夠吃小攤的。

韓榮耀害怕東西不幹凈,把顧小苗吃壞了。所以就轉去了海鮮批發市場,想要買一條鰻魚。給小苗補一補,當他們進了海鮮市場,才發現,平時他們吃的東西,居然價格那麼高。

「什麼是東星斑?你是說這星星點點的怪魚?這玩意能吃嗎?」老韓指著那條奇怪的東星斑。翻動了一下,又看到了下面的老虎斑。

「這個是老虎斑吧?好像也不便宜。」顧小苗小聲的道。

韓榮耀道:「最便宜的三百元一斤。」

「多少?」老韓就站在顧小苗身邊,所以顧小苗雖然說話的聲音小,但他還是聽的清清楚楚,所以他不由自主的高聲喊了起來。

「多少?你說這玩意多少錢一斤?」老韓以為自己聽錯了,所以再次問道。

韓榮耀道:「最便宜的三百多元一斤,所以,爹。這次你可不要送人了,海鮮很貴的,平時我們都捨不得給小苗買了吃,這次怎麼也不能送人了,就算大姑來家裡要,你也不能給了。」

「三百元一斤?這條夠十斤吧?這就是三千元了?老二一個月的工資啊!真是敗家,怎麼可以這麼吃呢?」老韓根本沒有聽到韓榮耀的囑咐,他此時已經完全震驚了。

「你就不要丟人了。你沒聽榮耀說過?老大出海一次帶回來了不少海鮮。」劉慧玉走到了老韓跟前,拉了他一下,害怕他要出醜。

「出海?他又不會打漁。出海就能帶回海鮮?那我們都出海算了。」老韓道。

韓爺爺此時不幹了:「你就會窩裡橫,你除了會在家裡耍威風,還會幹什麼?你出海?你站在船上就暈船,就不要說出來丟人了。」

「我怎麼了?我不會打漁,你孫子就會?這些魚是他剛出海打的嗎?你看看你孫子,這才剛當家。就這麼亂花錢,我還不能管管了?」老韓不服氣的道。

「買的怎麼了?你有本事你去買,你買得起嗎?」老韓頭可不管老韓生不生氣,直接揭他的短。

老韓可真是氣壞了:「你看看,兩條魚就花了六千多,還有這些蝦,一隻二百元啊,十幾隻,又是兩千多元,敗家子,讓你給你兄弟幫點忙都要錢,現在花這麼多錢就不心疼了?」

韓榮耀小聲的道:「爸,這種是小蘇眉,要六百多塊錢一斤。」

「什麼?六百多塊錢一斤?你看錯了吧?」老韓看著那小小的魚,怎麼也沒看出哪裡能值六百塊。

「不會錯,這是名貴魚,我都看過了,批發市場一斤就要六百多,外面零售價八百一斤。」韓榮耀道。

「這又是八千多啊!天天喊著沒錢,現在一當家,錢全都出來了,怪不得你媽就從來不擔心你,你跟你媽你爺爺奶奶串通好了的吧?」老韓反應不慢,立即想到了韓孔雀原來訴的苦,還有最近劉慧玉的表現。

韓孔雀笑道:「爸,你這可就說錯了,這些魚我可是早就放進去的,那時候你還沒有讓我當家呢!再說,媽媽什麼都聽你的,我能跟他們串通什麼?」

「我們就串通了,我知道我孫子有本事,就算把他仍沙漠里,也餓不死渴不著,怎麼了?我就串通了,你還敢打我啊?」韓天山梗著脖子,那手指就要指著韓建國的眼珠子了。

「孫子媳婦都有了,你們就不要在這裡丟人了。」韓奶奶道。

韓天山道:「自己的兒子一點都不關心,不能享兒子的福是活該。」

「我沒享到兒子的福,恐怕你們也沒有享到孫子的福。」韓建國很不滿韓天山不給自己面子,而且是在自己的兒媳婦跟前。

韓天山道:「你怎麼知道?我們每年做的石雕賣了多少錢你知道?孫子給我買了多少酒你知道?不要瞪眼,不給你買酒就對了。」

老韓把目光重新對轉韓孔雀:「你個不孝子,買酒都要避開我,你說,你到底有多少錢?」

老韓此時已經知道,韓孔雀的錢,恐怕比他們想象的還要多。

此時不止是老韓,就連劉慧玉也很想知道,韓孔雀到底有多少錢。

自己這個大兒子很腹黑,這跟她很像,所以在家裡。劉慧玉算是最了解韓孔雀的,不過劉慧玉可不會跟韓建國說兒子的不是。

她也知道韓孔雀有錢。而且能夠掙到錢,所以這些年,她從來沒有為大兒子擔過心。

大兒子身上發生的事情,她是最明白的,有那樣的本事。就算買下半個地球,她都不奇怪,她奇怪的是,她大兒子到底是怎麼發財的,而且還是最近半年發的財。

發了財其實也不奇怪,奇怪的是大兒子居然能夠無聲無息的發大財。

「嘿嘿,比你們想象的要多點。」韓孔雀道。

「比我們想象的還要多點?我想大哥是億萬富豪,那麼說。大哥的財富肯定超過一億了?」平時吃飯,每個月都要花費十幾萬,這樣的人家,要多有錢?不用說,那肯定是億萬富豪了。

韓孔雀笑了笑,沒有承認也沒有反駁,他道:「好了,今天早上我們就吃魚粥。」

「我來做吧!我給你們做鰻魚粥。剛才我看到了一條鰻魚,燉了吃,我們人太多不夠分。到時候每個人也吃不到多少,做魚粥最好,我們每個人都能吃一碗。」韓榮耀十分殷勤的道。

韓孔雀道:「新房那邊的傢具沒有買一點吧?」

韓榮耀有點不好意思的道:「我們買了點床上用品。」

「床也沒買?吃完了飯你跟爸媽去選一張床,這個別人不能幫你們買,其他的我來買吧1韓孔雀道。

反正錢韓孔雀是不給韓榮耀的,所以花多少錢。韓孔雀也不會在意。

雖然老韓還有點不滿,但想到現在要花錢的地方太多了,他實在是沒錢了,所以也只能聽從大兒子的吩咐。

等他們都各自去忙了,韓孔雀走到爺爺奶奶身邊,掏出來了給他們準備的禮物。

「這是什麼?」韓天山道。

「爺爺,你看這雕工,可比我們厲害多了。」韓孔雀笑嘻嘻的把子岡牌遞給韓天山。

韓天山接過來,感受著玉石的滑膩,道:「這是玉的吧?是塊好玉,雕工更是好,這樣的雕工,是一位大師的作品吧?」

韓天山雖然喜歡雕刻,但由於環境和家庭條件,他也就只能玩玩木雕和石雕。

加上並沒有上幾天學,還一輩子生活在一個窮山溝里,所以並沒有太多的見識,自然不知道這是一塊羊脂白玉。

他也不認識陸子岡是誰,當然也就不知道這是一塊價值連城的子岡牌了。

韓孔雀也沒打算告訴他爺爺,那樣他拿著肯定有負擔,所以韓孔雀笑著道:「爺爺,這種玉牌十分少見,我們留著當傳家寶。

如果爺爺你能夠揣摩出上面的刀法,我們家以後也有了一種傳承絕藝了,這樣以後我的子孫都能用這種絕藝混飯吃了。」

「恩,玉雕和石雕不同,方寸之間變化萬千,這就是跟石雕最大的不同,石雕太過粗獷了,如果有了這種細膩的手法,用在了石雕上面,雕刻出來的成品,肯定會賣大錢。」

韓天山的觀念很樸素,他學習石雕,做石雕也只是為了謀生,沒有什麼藝術不藝術的,當然,熱愛肯定是少不了的。

「我發現了一些好石材,今天就能送到,爺爺好好看看這玉牌上的工藝,等一會我也看看爺爺的手段。」韓孔雀道。

韓天山道:「不行,工具我都沒帶來。」

韓孔雀笑著道:「我這裡有工具。」

「行,本來還害怕在這裡無聊,又不想住在罐頭房子里,沒想到這魔都跟我們鄉下一樣,居然也有四合院,如果再能幹活,那就完美了。」韓天山滿意的道。

「嘿嘿,我還有一個寶貝要給爺爺一個驚喜,不過要等爺爺在這裡多住兩天,我才能拿出來,如果你待不了幾天就走了,我就不給你看了。」韓孔雀賣關子的道。

「什麼好東西能夠把你爺爺留下?他可閑不住,不要把我們留在這裡悶壞了。」韓奶奶道。

韓孔雀笑道:「奶奶不羨慕我給爺爺的禮物?」

「羨慕什麼?你現在不跟奶奶要禮物我已經很知足了。」韓奶奶慈祥的看著韓孔雀,韓孔雀可是她看著長大的,所以在眾多的孫子孫女當中,她最喜歡最親的就是韓孔雀。

雖然韓孔雀的大爺家,還有兩個堂哥一個堂姐,但由於大爺當時在鎮上住,所以韓奶奶並沒有給他家看孩子。

反而是韓孔雀,是她看著長大的,後來韓榮華他們出生后,由於孩子太多,韓奶奶也看不過來,所以也就沒有再多照顧,這樣一來,兩老跟韓孔雀的感情,自然跟其他孫子孫女不同了。

「奶奶這是給你的,不過要先給爺爺看看,看看我的手藝退步了沒有。」說著,韓孔雀拿出一串念珠。

「咦?這是微雕吧?雖然雕刻的不算小,但技術已經很精湛了,比你爺爺我厲害多了。」韓天山拿著那串十八羅漢念珠,仔細觀看者。

韓孔雀道:「上面雕刻的是十八羅漢,這已經是我雕刻的最小的了,畢竟微雕不是那麼好學的,我也就只能做到這種程度了。」

「這已經很不錯了,我們又不經常雕刻小物件,能做到這種程度,已經很厲害了。」韓天山把念珠遞給韓曹氏。

韓曹氏拿著念珠,摸著上面的小人,還有那在陽光下閃爍著金光的金星,臉上笑開了花。

「奶奶喜歡嗎?」韓孔雀看著把念珠放在嘴邊捧著細看的奶奶,問道。

ps:

感謝毒你萬遍兄弟贈送的章節,感謝非洲野斑豬、笑看天夢百年、吾願書行天、上帝之屁屁、暴雨狂雷、威臨天下、季劍等兄弟的打賞。感謝秋是吾名、g-gw、lrm1965、、傅星魂等兄弟的評價票。感謝季劍兄弟的催更票。

感謝9876、害蟲修真、不世書痴、天堂の茶靡、稻草人0923、飛不動的鳥鳥、kk10、fl陰g308、、悲空、醉雲呤月仙、■■bц靚、zong01、酒後不亂性、藍色火焱、吵鬧的鈴聲、風行萬里、夜半獨思、天使や瘋狂、杜邦俊`、蘭特278、輕舞飛揚236、天空中的風雪冷、nolawjj、非昔、igas、四大戒、xuejimi、g-gw、zfj983426、開心珞巴、壯兄、隕星流、yaya_lu78、飛翔宇宙間、鬼夫、faelleaf、gyc123456、眼、毒你萬遍、山中無老貓、陸小醫、烙水、非洲野斑豬、銀河飛龍、小坤84585378、浪跡山水、撒旦守護這、絕對無趣、五大將、、忘了怎麼飛、yangxueqi2、騎鯊魚砍鱉、唐天法、東東風心等兄弟的月票支持。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