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九十一章財政大權(月票滿一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不得以,韓孔雀只能對著它的腦袋來一下,打暈了這隻巨大的東星斑。韓孔雀才順利的把它放進了冰箱。 因為東星斑在外界的產量不大。所以很名貴,大多在三、五百元一斤。所以韓孔雀也不可能弄出來太多的東星斑...

上個月每個訂閱超過一千起點幣的兄弟,這個月都有一張投給本書的月票,兄弟們不用留到月底投了,現在每天新增的月票如果能夠到達一百張,我就加更五千字,還有評價票,也是訂閱一千起點幣就有一張免費的評價票,兄弟們都看看,有了就投了吧!

就像錢家角,如果沒有靈泉的傳說,韓孔雀會去嗎?

如果不能探查到那裡的地下水網,能夠引來李信點出那裡的龍脈嗎?

如果沒有那條龍脈,他們又怎麼能確定真水觀地下有古墓?

這一切看似巧合,實際上是必然的。

最近韓孔雀雖然看起來是運氣不錯,不斷的獲得一些寶物,其實認真算起來,他也不過是發現了兩處地方的古玩,起獲了兩處地方的寶藏。

他手中的醫略和韓氏家譜都是從陳騫那裡獲得的,因為他的關係,他還獲得了十七副張大千的仕女圖,如果韓孔雀沒有猜錯,他從侯家兄弟手裡獲得的那些東西,除了春秋戰國刀幣之外,其他的東西也應該跟陳騫的東西出自同一個地方,那就是原來的韓氏宗祠,現在的沈家祠堂。

除了這個地方的東西被韓孔雀一網打盡之外,還有就是錢家角了,就是因為錢家角的錢氏一族是錢謙益和柳如是的後人,他才能在那裡獲得那麼多寶物。

除了這兩處地方,韓孔雀還在東海的沉船之中發現了大量財寶,再就是李家地宮了,除了這幾個地方之外。韓孔雀在外面淘寶撿漏的機會很少。

就是認識到了這個問題,韓孔雀才有沒有了繼續撿漏的心思,所以最近古玩街的鬼市韓孔雀都不太去了。

就是知道去撿漏的機會太過渺茫,所以韓孔雀現在更加熱衷於尋寶。這樣只要有了收穫,收穫就不會少。

現在韓星已經確認了六個同學加入他們公司,這樣一來,韓孔雀確定的地方,如果有了收穫,就有了足夠的人過去做鑒定,畢竟珍惜木材,也不是誰都認識的,這樣一來。挖出來的樹墩,才能儘快分揀出來。

準備了那麼長時間,現在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只要白曉亦她們做好最後的收尾工作,這次行動就可以開始了。

這次行動看著有點不靠譜,但只要信息跟得上,尋找的當地人不出問題,進山挖一些樹根,還是很容易的。

如果讓韓孔雀他們親自進山。他們不要說尋找掩埋的地下的樹樁了,他們能夠不迷路就很不錯了。

但如果利用好了當地人,跟他們說清楚,再誘之以利,以他們對當地山林的熟悉程度,需找一些古代樹墩,還是很容易的。

這裡面最主要的一個工作,就是不能讓當地人知道他們的目的。

當然,這一點韓孔雀也已經做了詳細的準備。一個是選人。盡量選那些不認識,或者不重視當地珍惜林木資源的小山村。

再個就是擴大收購範圍。只要是古老的樹墩,他全都收購,而裡面能有多少小葉紫檀的樹墩。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這樣一來,韓孔雀還真就不信這樣還能被人發現他的目的。

最後分析了一遍自己的機會,沒有發現什麼遺漏,韓孔雀才放心的在沙發上睡下。

早晨起床后,韓孔雀立即忙碌起來,昨天韓榮耀就去接爺爺奶奶過來,今天韓孔雀要準備一下,盡量的讓爺爺奶奶在魔都住的舒服。

樓房兩位老人是絕對不會住的,所以就只能把他們安排在古玩街那邊。

住的地方好安排,可要想留住兩位老人,可就不容易了,不過就算兩位老人不願在魔都常駐,也要讓他們盡量多待一段時間。

韓孔雀很長時間沒有回老家了,他也十分想念爺爺奶奶,相比跟老韓的疏遠,韓孔雀跟爺爺奶奶可就親密多了。

小時候,很長一段時間,他都是跟著爺爺奶奶長大的,他的石雕手藝,更是跟著爺爺學到的,就算到了現在,他還能依靠這個手藝吃飯。

想到給柳絮準備的風雪夜歸人,那件作品已經完工,只有等真正做完了,韓孔雀才發現,那就是巧奪天工。

裡面有他的一些心血,但更多的是材料和手工,材料合適,手工精湛,構思,只是其中一部分。

由於早就知道爺爺奶奶要來,所以韓孔雀的禮物早就準備好了。

給爺爺的當然是那塊雕工空前絕後的子岡牌了,而給奶奶的,則是韓孔雀剛剛打磨出來沒有幾天的一串佛珠。

佛珠是用那匹明代小葉紫檀木馬的材料製作的,天然帶著金星,而韓孔雀又在沒有金星的地方,雕刻上了十八羅漢,所以十八棵佛珠顆顆不同。

雖然這串佛珠不如子岡牌值錢,但只要適合老人就好,韓孔雀雖然不信佛,但他奶奶卻信,當然,很多農村老太太都信佛,但絕對沒有到達盲目的地步。

本來韓孔雀還準備給老太太雕刻一尊玉觀音的,不過想了想還是放棄了,在農村供奉一尊玉觀音,那就是給老太太招災。

反而是子岡牌,因為小巧,可以很好的隱藏,而他爺爺又是個不會炫耀的,所以韓孔雀到是不怕被人知道了會惦記。

除了子岡牌和念珠,韓孔雀又拿出來了一對金鐲子,這對金鐲子的重量要比韓孔雀給他媽媽的那對還要重。

這是讓老人給新孫媳婦的,雖然這對金鐲子比較重,但因為是兩個老人一人給一隻,而韓孔雀的媽媽卻一次給一對。

相比起來,還是作為婆婆的劉慧玉送的價值更高,這樣一來,爺爺奶奶才不會搶了兒媳婦的風頭。當然,他們每人一隻大手鐲,面子也是十足的。

韓孔雀提前回到古玩街的家裡,想要準備一些好吃的。來款待家人。

老人都喜歡吃軟點的東西,所以韓孔雀準備了大量魚類,東星斑、老虎斑是不能少的,這種魚類韓孔雀的玄元控水旗中有不少,因為當時他就對準了這種珍稀名貴魚類收集。

所以現在他玄元控水旗中的珍稀魚類,反而比一些普通魚類更多,而且個頭更大,但肉質卻一點都沒有減弱,這就是活性水的功效。

由於這些魚類活力更強。所以生長的速度極快,繁殖的也很快,而韓孔雀又沒有大量捕撈,所以現在玄元控水旗中的海魚,已經有點泛濫,這也是韓孔雀想要弄出一批給家人吃的原因。

韓孔雀首先弄出來的是一隻個頭不算小的東星斑,只是這麼一條,就有十多斤,而冰箱的冰凍層,最多也就放四五十斤東西。因為多了也裝不下,所以韓孔雀只能挑選一些好吃的放進去。

東星斑是石斑里的大美女,火紅的魚鱗,帶著楞,放進冰箱里,好像是感覺到了危險,所以東星斑死命的掙扎。

不得以,韓孔雀只能對著它的腦袋來一下,打暈了這隻巨大的東星斑。韓孔雀才順利的把它放進了冰箱。

因為東星斑在外界的產量不大。所以很名貴,大多在三、五百元一斤。所以韓孔雀也不可能弄出來太多的東星斑。

不過,他想了一下,還是又弄出來了一隻老虎斑。老虎斑身著白色虎皮斑紋,肉質雪白細嫩,吃起來十分美味。

除了比較這種名貴魚,還有一種更加名貴的,但因為名氣小,所以韓孔雀弄出來了不少。

因為最近跟海魚打交道的機會比較多,所以韓孔雀認識了更多的名貴海魚,像蘇眉,蘇眉分大蘇眉、小蘇眉,大蘇眉體重可達八、九斤一條;小蘇眉產量極低,價格每斤可高達600—800元。

但因為好吃,所以就算七八百一斤,也是又有市場的,但這種魚類一般人不太熟悉,所以韓孔雀也不怕它的價格嚇到人,所以一下弄出來了十來斤小蘇眉。

其他的如銀槍魚、沙尖魚、黃鯽、小黃魚及銀鯧還有帶魚等近海產的小魚種,韓孔雀都挑著弄出來了一些。

這些魚雖然產量大,但外面多見得的是冰鮮品,價格就很便宜,但它們肉質雪白、細膩,吃起來也十分美味。

除了這些,韓孔雀想了一下又弄出來一條大黃魚,這樣,冰箱里已經被他塞滿。

看著活蹦亂跳的大黃魚,韓孔雀不管不顧的把冰箱門關上了。

現在大黃魚少了,不過韓孔雀的玄元控水旗中可不少,適量捕撈一些,也能讓親戚朋友吃到真正鮮活的大黃魚。

放進冰箱里幾十斤魚,足夠吃一陣了,本來韓孔雀要收手,不過想到顧小苗是孕婦,他又弄出來了幾隻對蝦。

不過一想,如果就這麼幾隻,顧小苗肯定不好意思自己吃獨食,所以他又拿出來了十幾隻。

蝦中富含豐富的鈣、磷、鎂等元素,能夠給胎兒補充鈣、鐵等礦物質的,促進胎兒發育,只要不過敏,孕婦多吃點蝦是很好的。

想了一下,韓孔雀又放出來了一些青蝦,這是淡水蝦,不過很好吃。

蝦不一定貴的就好吃,尤其是個頭大的澳龍啊!波龍啊!韓孔雀覺得都不是很好吃,吃來吃去,還是母的帶籽青蝦好吃,公的就算了,公的青蝦不好吃。

最近跟柳絮吃飯,韓孔雀都是換著花樣吃的,吃海鮮就去找龍鱗,吃淡水魚蝦,就找陳嘉義,韓孔雀玄元控水旗中的各種水產,大部分是從這兩個人家裡的飯店中弄來的,他可是真的連吃帶拿啊!

這些蝦,韓孔雀也沒有放進冰凍層,而是直接放進了保鮮層,剛放好,韓孔雀又想到了劉慧玉的一次嘮叨。

韓孔雀又拿出來了一條鰻魚,放進了保鮮層,孕婦吃鰻魚聽說很好,這是顧小苗他媽和大嫂都念叨過了的,所以後來劉慧玉也念叨過,既然被惦記了,那就讓顧小苗吃一次吧!

韓孔雀剛剛準備好。就看到老韓打著哈欠從房間里走出來。

「這些天你又幹什麼去了?不再房裡蹲著,就是不見人影,家裡最近都忙死了,你也不知道幫幫忙。」老韓看到韓孔雀就開始抱怨。

韓孔雀道:「從今天起就沒事了。我留在家裡幫忙,不知道有什麼要讓我做的?」

韓建國看著韓孔雀,十分想說,你去買東西吧!我這裡有清單,但是沒錢。

不過他也知道,這樣的話說了也是白說,所以他道:「我跟你媽商量了一下,這個家我不管了,你小子不就是惦記著戶主這個位子嗎?現在給你了。以後你就是我們家的戶主了,家裡以後你當家,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韓孔雀懷疑的看著老韓,他受刺激了?要不然怎麼想著讓他韓孔雀當家?

「爸?你不是說真的吧?」韓孔雀仔細看了一下老韓的臉,很正常啊!

「你那是什麼眼神?我到現在才知道,原來你早就想管這個家了,既然你想管,那就給你管。」老韓陰沉著臉道。

韓孔雀滿頭霧水:「我什麼時候想管家了?有你老人家在,我們家怎麼也是你說了算。」

老韓道:「我沒有能力,現在不都是有能力的上嗎?既然你有能力。家裡的事情以後就有你負責,我就不管了。」

「不管了?」韓孔雀還是不信。

「對,我不管了,你弟弟結婚我也不管了,都交給你了。」老韓很肯定的道。

「哦,我知道了,沒錢了吧?」韓孔雀笑道。

老韓道:「是沒錢了,以後家裡的錢我也不管了。」

韓孔雀笑道:「真不管了?那我們可要好好說說,如果讓我管家。以後家裡的山林和土地的收入。可都有我來管了。」

老韓明顯遲疑了一下,不過他很快就道:「家裡的山林和土地都是我種。我管理的,你又不回家,你怎麼管理?」

韓孔雀笑道:「以後還是有你種地。山林也有你管理,我管理的是最終的收入,只要把家裡所有收入都交給我管理,這個家我就會管起來。」

老韓還在遲疑,這時候劉慧玉走了出來:「行了,兒子要我們家的收入你就給他,就那點收入你有什麼捨不得的。」

老韓經過這麼一提醒,立即道:「好,就全部交給你處理。」

「那現在您老還剩下多少存款?」韓孔雀知道,老韓如果不是被逼到了沒法,他是絕對不會向韓孔雀服軟的。

老韓又遲疑了一下道:「還剩下四千八百塊。」

「多少?」韓孔雀有點吃驚,老韓不會瞞報吧?

劉慧玉道:「就剩這麼點了,要不然你爸能放棄他大家長的權利?」

「我算著怎麼也應該剩下一兩萬的,怎麼能剩下這麼點呢?」韓孔雀道。

老韓沒好氣的道:「你這是早就算計我呢?算的那麼清楚,還說沒有想著要當家,你這是查賬吧?好我就告訴你,除了那些你知道的花銷之外,沒有在計劃之內的還有兩大筆,預定酒店花了六千,給你二弟買了些床上用品,花了一萬多,所以就剩下這麼點了。」

韓孔雀心中一樂,還真讓他猜著了,不過想來也是,他們家的親戚可以擠在這家裡,顧小苗那邊的親戚就不行了,所以酒店是一定要預訂的,六千元,比韓孔雀預想中的多了點,但肯定是來的親戚多了。

「爸,你真打算把家裡的財政大權交出來?我可是會認真的,如果以後要反悔,我也是不依的。」韓孔雀認真的道。

老韓一看韓孔雀不信任自己,立即惱怒了:「不依你還能怎麼著?」

韓孔雀笑的很溫和:「不會怎麼樣,只不過你要是種了地,到了成熟的時候我就找人去幫你收,山裡的山貨熟了,我就找人搶先一步賣了,你說怎麼樣?」

「你怎麼這麼不孝,你想餓死我跟你媽啊?」老韓的臉拉得更長了。

韓孔雀道:「如果你們在魔都市生活,所有生活費都是我的,平時還有零花錢,如果想要回老家,我就把生活費和零花錢全都給你們,不過,那些錢只能是你們花,如果花不了,我就要減低生活費和零花錢的標準,直到每個月你們都能用完為止。」

還有這好事?老韓狐疑的看著韓孔雀。

劉慧玉看著狡猾的大兒子,她故意問道:「你怎麼知道我們花得了還是花不了?如果我們不夠用怎麼辦?」

韓孔雀道:「這很簡單的,如果花不了,肯定是要幫助一下別人的,像獻愛心什麼的,比如對象是韓二或者是韓三,如果你們真的這麼做了,我就知道你們花不了,下個月就要減低一下,如果不夠花更好辦,超支的我給你們報銷。」

老韓聽到韓二韓三臉立即綠了,這是不讓他幫助另外兩個兒子啊!

老韓此時很像反悔不過想到此時的窘迫,他又沒勇氣了:「你每個月打算給我們老兩口多少生活費?又有多少零花?」

「如果在魔都生活,每個月的生活費每人三千,如果回老家,每個月的生活費只有三百,零花在魔都一千,回家一百。」韓孔雀想都沒想的道。

「怎麼差別這麼大?」老韓不願意了。

韓孔雀道:「兩地消費水平不同。」

「那我們就在魔都不回去了,家裡的地和山林我也不管了。」老韓想著家裡的收入反正他也撈不著了,索性不管了。

「行,我會讓人管起來。」韓孔雀早就想要回家看看,他家的核桃還是很不錯的,弄回來不賣,吃也很不錯。

當然,給公司里的那些女人發福利,也是很能拉攏人心的,現在那些女人每天吃核桃已經是必不可少的活動。

「那把這個月的生活費和零花錢都給了吧!我和你媽每人四千,總共八千。」老韓直接伸手。

不過,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韓孔雀又怎麼可能會如他的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