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九十章銅器彩繪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好的在英度和菲、律賓,那裡的雞血紫檀是小葉紫檀中最珍貴的。 其中又以英度邁索、爾邦,地區所出產的紫檀最優。這種地區,肯定是韓孔雀重點關注的地方。 當然,這種地方的人,肯定對小葉紫檀更加...

韓孔雀仔細撫摸著佛像,特別是那些顏色集中之處,仔細感知銅器彩繪的工藝,這些地方的顏色之所以保存這麼好,是因為當時的匠人對彩繪層進行了雕刻。

感受著這尊佛像獨特的魅力,韓孔雀笑呵呵的道:「我說價值超過一億你信嗎?」

胖劉道:「如果是明朝的我還信,這清朝的,能夠拍出個四五百萬就不錯了。」

「嘿嘿,就算是清朝的,大尺寸的佛像,其價格也不下千萬,而這尊佛像可不是泥胎的,要真是實體泥胎的,不會這麼輕,告訴你,這是銅的,而且使用了銅器彩繪工藝。」韓孔雀笑著道。

「銅的?怎麼可能?」胖劉不信的過來,用手輕輕的敲了一下,果然,這根本不是泥塑。

「信了吧?」韓孔雀得意的道。

胖劉驚訝的看著這尊銅佛,他家老爺子可是專門研究銅器的,所以他就算再不學無術,也知道點銅器裝飾技術,這銅器彩繪,他還真沒聽說過。

「銅器上還能彩繪?」胖劉驚訝的道。

韓孔雀嘿嘿笑著道:「回家后找你老爺子好好學學,青銅器彩繪技術在商代就有了,最出名的彩繪青銅器就是秦王陵中的青銅彩繪馬車了。」

「你又撿了個大漏啊?你說你小子的運氣也太逆天了吧?最近一段時間你撿了幾次漏了?」胖劉羨慕嫉妒恨的看著韓孔雀,就差咬牙切齒了。

韓孔雀笑了:「這尊佛像肯定不是擺放在那裡一天兩天了,但就是沒有人多看他一眼。就說那家店裡的人,他們每天在那裡上班,看了那麼長時間,也沒有想到其他。這就是本事,寶物就是給有準備的人準備的,這就叫寶物有德者居之。」

「我看是有德者竊之吧?你這樣的人就是國之大賊。」胖劉道。

韓孔雀笑呵呵的道:「過獎,過獎。」

「小韓,你說最近你的運氣也太好了,現在我們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你發了財,也不想著拉一把你劉哥。」胖劉對最近韓孔雀沒有帶著他,有點怨言了。

韓孔雀想著。最近確實跟胖劉聯繫的少了,所以他立即道:「這兩天有個大行動,如果你願意參與,我就算你一份。」

「大行動?淘寶撿漏還能出現大行動?你不會去哪個吧?」胖劉做了一個挖勢。

韓孔雀道:「是要做這個,不過不是去挖別人家的祖墳,而是尋找一些藝術品,你現在不要問的太多,到時候你就知道了,有時候,一夜暴富也不是很難的事情。」

「真有這種好事?」胖劉懷疑的道。

韓孔雀道:「不信就算了。」

「信。信韓孔雀得永生,這句話是我的座右銘,行動什麼時候開始?」胖劉道。

韓孔雀笑道:「就最近幾天,我就看你們的表現了,如果表現得好,你們這些朋友,都可以參加,畢竟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你的朋友都參加?看來這次的動作不小啊1胖劉道。

「那是當然。」韓孔雀道。

胖劉道:「不如你提前暗示一下,怎麼才算表現好。到時候我也多點機會。如果能夠提前告訴我一些行動的細節,讓我早做準備。到時候也能多獲得點好處。」

「恩,最近我兄弟要結婚了,到時候來喝喜酒啊!我就不給你們發請帖了。至於其他你就不要想了,如果我現在告訴了你,也許就沒我什麼事了。」韓孔雀道。

胖劉鄙視的道:「要禮金就明說,既然你這麼說了到時候我肯定要表示一下的。」

「我可沒有這個意思,你們就算不帶禮金來,我還能把你們趕出去嗎?」韓孔雀笑著道。

胖劉道:「我可沒這個臉去白吃白喝,放心,肯定送上一個大紅包。」

「那我就放心了,要知道菜譜我可是準備的很豐盛,禮金收的少了,連菜錢都回不來。」韓孔雀道。

胖劉道:「不跟你多說,我還是回家吧!不過,你這棟房子裝修的還真是不錯,找哪家裝修公司裝修的?」

韓孔雀看著房間里擺放的一些傢具,再看看整個房間,怎麼看怎麼感覺不搭配。

家裡的傢具,除了原來簡裝時地產公司擺放在這裡的一些簡易沙發什麼的,現在還多了一些廚具,不過就是些煤氣灶和用過的鍋灶。

想來這些應該是韓榮耀弄上來的,這些東西跟豪華吊燈、精品壁紙,是一點都不搭。

看著胖劉一臉挪揄的表情,韓孔雀就知道,這小子是在諷刺自己。

「房子剛裝修完,傢具還沒有買,如果明天有空,幫我來搬傢具。」韓孔雀看著有點空蕩的房子道。

「沒空。」胖劉回答的很快,幹活的事情,找他肯定是沒空的。

「我這裡有對蝦,你吃不吃?你肯定是沒空了,那我送送你。」韓孔雀道。

胖劉道:「有空,剛才幫你幹活時有空,難道現在吃飯了會沒空?」

韓孔雀笑了起來,不過他還真是有點餓了,下午在魚館只是抱著柳絮讓她好好睡覺了,他根本就沒吃多少東西。

「你等一下,我簡單的弄點吃的。」韓孔雀說了一下,就走進了他準備的書房,現在書房裡沒有書和書架,反而多了一套廚具,看來他是需要鎖門了。

韓榮耀那小子把下面那一層收拾的很好,而上面韓孔雀要用的這一層,卻成了垃圾處理站,什麼東西都向這邊仍。

韓孔雀發現了這間臨時廚房裡有些材料,所以他從玄元控水旗中弄出來了一大盆子小龍蝦,想要做一鍋麻辣小龍蝦。

現在韓孔雀玄元控水旗中的小龍蝦都快泛濫成災了,由於食物充足。所以小龍蝦的生長速度很快,它的適應能力很強,其攝食範圍包括水草、藻類、水生昆蟲、動物屍體等,食物匱缺時亦自相殘殺。

外界的小龍蝦很臟。但韓孔雀的玄元控水旗里,卻是一點也不臟。

隨著韓孔雀修習那部上古氣功,他對玄元控水旗的控制也越來越厲害了,現在玄元控水旗之中的水世界,已經被他清楚的分為了兩部分,一部分是淡水,一部分是海水。

小龍蝦就被他養殖在了淡水環境當中,現在淡水裡面還有幾條鯰魚,其他都是鯉魚、草魚、鰱魚、淡水蟹和草蝦等。

由於這塊淡水海域他隔離出來的時間短。水也不如海水多,所以裡面養殖的東西並不算很多,根本就沒有那片鹹水海域中那種完整的生態環境。

就連裡面的一些淡水魚蝦,韓孔雀放進去的時間都不長,特別是那幾條鯰魚,是他剛從錢家角弄進去的。

雖然鐵鍋鯰魚更好吃,但這個坐起來比較難,還有,處理鯰魚要花費更多的時間,所以韓孔雀還是選擇了小龍蝦。

鍋里加水。放入小龍蝦至水開,龍蝦變微紅撈出瀝干水,鍋刷乾淨燒熱加食用油至5成熱,放入香料、八角,大蔥,桂皮,姜,白芷,白蔻。草果。香葉,花椒。麻椒,辣椒,炒出香味。這時放入小龍蝦翻炒2分鐘加入料酒、老抽、啤酒繼續炒5分鐘,在加入開水大火燒開。

水開之後放入辣椒精,大蒜,鹽,轉中小火慢熬10分鐘,在放入白糖,蚝油翻炒2分鐘收汁即可出鍋。

由於材料是現成的,所以韓孔雀坐起來很快。

韓孔雀和胖劉兩個人都很能吃,一大鍋麻辣小龍蝦,被兩個人喝著一點小酒,吃了個一乾二淨。

韓孔雀跟胖劉說著一些沒有營養的話,還要時刻應付著他的試探,等胖劉沒有了耐性,韓孔雀才把他送走。

當然,胖劉買地藏王菩薩的錢,他沒有忘了,三萬塊已經給他轉賬過去。

送走了胖劉,韓孔雀又研究了一會那尊彩繪金剛,才躺在了床上。

躺在床上韓孔雀睡不著,又開始在心中完善他的這次大行動,這次大行動,自然是關於珍惜木材的,經過這麼長時間的準備,韓孔雀已經把所有的工作都準備好了,就差最後行動了。

這次覆蓋的範圍比較廣,就算韓孔雀準備了那麼長時間,他也沒法把查找出來的所有目標完全覆蓋,所以,有些他無力觸及的地方,也只能分給其他人來完成。

其實韓孔雀的想法很簡單,不說其他,就說隱藏在中國川、省大山深處的金絲楠木,現在是沒有了,但古代皇帝可都是從那裡砍伐的。

當年交通不便,工具簡單,很多伐木工砍伐下來了金絲楠木之後,一般是用水運把木材運出大山的,如果周圍沒有大的河流,那就只能使用人工抬出來,所以當年這種活計都是拿人命填出來的。

就是因為運輸極其困難,所以那時的伐木工,是根本不可能把整株金絲楠木完整的挖掘出來的,不好運輸還只是其中一個方面,如果是攜帶了龐大根系的木材,不用想也知道更加難以運輸。

除了這一方面,更重又是另一個問題,如果需要水運,如果帶著根部,樹木很容易在水中被掛住,所以在大山之中伐木,一般是從根部上面鋸斷的,韓孔雀打的注意,就是殘留在地下的那部分樹墩。

也許近現代砍伐的樹木,樹墩被人挖出來了,也許歷代以來,生產金絲楠木的地域周圍的人,會挖出一部分樹墩,但這些都無所謂。

只要韓孔雀的推測是正確的,到現在,肯定還有很多樹墩隱藏在地下,韓孔雀現在就是想要請人,請大批的人,把隱藏在深山之中的那些樹墩,全都挖出來。

借口韓孔雀都想好了,根雕,他就是要收集做根雕的材料。

而處在一些深山周圍的村民,很大一部分人都不會認識什麼金絲楠木,當然,黃花梨什麼的。能夠認出來的更不會多。

雖然是這樣,但韓孔雀還是做了完善的準備。

在進山宣布任務之前,他會隱秘的做一下調查,來確定當地人是不是認識這些珍貴木材。只有確定了他們不認識,韓孔雀才能請當地人參與行動。

就是因為這一點,所以這次的行動具有了一些不確定性,不過,只要能夠有所收穫,任何問題都是可以解決的。

韓孔雀的目標當然是最重要的小葉紫檀和金絲楠木、花梨木,小葉紫檀品質最好的在英度和菲、律賓,那裡的雞血紫檀是小葉紫檀中最珍貴的。

其中又以英度邁索、爾邦,地區所出產的紫檀最優。這種地區,肯定是韓孔雀重點關注的地方。

當然,這種地方的人,肯定對小葉紫檀更加關注,這就要採取一些特殊手段,像雇請一些偏遠、貧窮的小山村中的居民來挖掘。

能夠認識小葉紫檀的,一般都是有點經濟基礎的,如果找那種信息極度落後,生活更加窘迫的人,來幫韓孔雀進山挖樹墩。肯定有不少人願意乾的。

對尋找這樣的人,韓孔雀是一點也不擔心找不到,不要說更加貧窮的英度,就算是在國內,想要找這種小山村,也是輕而易舉的。

不要說這種山村的居民,就算現在扛一棵小葉紫檀放在大城市的廣場上,能夠認出那是小葉紫檀的,也應該不會有幾個人。

反而是小葉紫檀的產區。一些老山民更加容易認出小葉紫檀。如果不是因為這個原因,這次的行動韓孔雀早就實施了。

之所以到現在還沒有實施。一個是調查古代珍惜木材產地,再個就是調查當地人有沒有挖掘樹根的習慣,如果能夠確定當地還留存了當年伐木剩下的樹墩。接下來才會尋找可靠人手進行挖掘。

整個計劃現在只有韓孔雀自己知道,白曉亦她們雖然接受了任務,但韓孔雀卻沒有給他們準確的信息。

所以,雖然信息已經反饋到了他手中,但白曉亦她們卻不知道韓孔雀的目的是什麼。

韓孔雀的很多調查信息,都是隱藏在很多調查項目之中的,所以不知道韓孔雀真正目的的人,很難猜到他的想法。

這樣的事情只是一個想法,只要有了這種想法,加上一些財力,誰都可以做,所以韓孔雀不得不小心。

現在信息到位,人員韓孔雀也準備的差不多了,現在就等一個合適的時間了。

隆冬季節和剛開春時,山中草木凋零,是最合適的時候,不過對東南亞一帶,季節是無所謂的,只要避開他們的雨季就行了。

不說其他珍惜木材,直說價值最高的小葉紫檀,小葉紫檀分佈的範圍很廣,除了東南亞,非洲和中南美洲也有大量產出,那裡產出的小葉紫檀雖然不如東南亞的質量好,但能夠弄到一些樹墩,也是白賺的。

要知道小葉紫檀歷來有十檀九空的說法,而樹墩之處,卻是一棵樹木最粗的地方,也是最容易出料的地方,所以,就算這處地方出現了樹洞,能夠取出的材料也應該不少。

紫檀生長速度緩慢,5年才一年輪,要800年以上才能成材,硬度為木材之首,被稱為「帝王之木」,非一般木材所能比。

打磨后,木質極富油感,有犀牛角般潤澤,並有細密、漂亮、生動的牛毛紋,其色澤呈深紫或黑紫,深沉、穩重,是非常優良的製作傢具的材料。

如果能夠弄到一批,就算付出再多也是值得的。

韓孔雀打開手機,認真研究白曉亦提供的資料。

近現代砍伐的小葉紫檀就不要想了,這個時期發現的小葉紫檀,肯定是連條根都不會剩下的。

所以韓孔雀只能對準古代運輸、工具落後的時期,那個時期砍伐的小葉紫檀,才有可能留下一點殘羹剩飯。

韓孔雀把一些重點位置圈定下來,一些距離更遠,地形複雜,外部環境不穩地的地區,就交給更有能力的人去尋找吧!

反正這只是一鎚子買賣,所以韓孔雀也不打算長期經營。

只要他第一次行動做好保密工作,等做完了,以後消息傳出去后,就再也沒有人能夠占這種便宜了。

所以,一些韓孔雀不能去,不想去的地方,完全可以賣個人情。

像江林、劉鳴玉等,知道了這個消息,就算能夠挖出樹墩的幾率再低,他們肯定也不會錯過機會的。

韓孔雀也不貪心,他在國外圈定了英度和菲、律賓。

國內是川、省,粵、省,桂、省,和海、南,這些地方除了海、南和川、省,其他地方出產的都是小葉紫檀,而且都是在明朝就給砍伐一空。

這樣的地方更加容易出現殘留的樹墩,特別是菲、律賓,因為是明朝砍伐的,而且是通過海運運回來,那裡更有可能有所收穫。

那時候,肯定不可能讓樹木帶著樹根回來,而且,那個時候的小葉紫檀還沒有現在這麼珍貴,所以為了便於砍伐和運輸,當時的伐木工肯定是從地面以上進行砍伐的。

所以說,寶物都是給有想法,又有準備和敢於行動的人準備的,韓孔雀恰好就是個有想法,敢準備,而更加會付諸行動的人,所以他往往會獲得一些別人沒法得到的東西。

這你能說是運氣嗎?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