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八十九章清宮舊藏(求月票)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孔雀總算是清楚了寫的是什麼,蓮花座上陰刻著漢滿蒙藏四體文字,漢文為:「乾隆四十五年八月初七日,班禪額爾德尼進丹書克供奉利益像陽體秘密佛……」。 看到這裡,韓孔雀完全放鬆下來了,他的猜想果然正確...

不打滾不給月票?今天在泥水池裡打滾求月票,給不給?

韓孔雀認真的上了一炷香后,起身道:「李店長,我是練武之人,又是信佛之人,家裡還真就缺了這麼一尊護法金剛。

本來我還想在古玩街上請一尊,現在遇到了這尊,我感覺跟密集金剛有緣,不如把這尊金剛轉給我,價錢好說。」

韓孔雀說的很直接,這樣的事情,本身就很突兀,如果再拐彎抹角的,更加惹人懷疑。

「這尊佛像放在我們這裡實在是不太雅觀,韓先生喜歡就搬走。」李雲軍道。

韓孔雀面上顯露出喜色,道:「這尊金剛實在是跟我有緣,這樣把,我也不白要你們的,我們換一換,正好我家裡有一尊地藏王菩薩,放在你店裡正好合適。」

地藏王菩薩現在十分得世人的鐘愛,特別是房地產商,一般都是供奉的地藏王菩薩,因為藏是寶藏,寓意這麼好,當然就受人追捧。

佛教的解釋,地藏王的名字解釋出來,就是我們每一個眾生心地都具足無量的智慧、無量的德能,這就是地藏的意思。

所以供奉佛菩薩形像,要開發我們自性的心地寶藏,而到了地產商的心中,就是地產之中蘊含大寶藏,這樣的寓意實在是太好了,所以地藏王大火。

聽到韓孔雀要用一尊地藏王菩薩換,李雲軍立即欣喜的道:「那是最好,我們這就換了吧1

他雖然不信佛,但公司老總讓每家店裡都供奉上,他也不能不供奉。

雖然不太知道這裡面的講究,但他們做房產的自然是供奉地藏王菩薩最好。

就算沒有地藏王菩薩,供奉一尊財神或者觀音也比較能讓看到的客戶接受。

至於這尊男女糾纏在一起的金剛,還是算了,不知道的看到了,還以為他們店裡供奉的是歡、喜佛像呢!

韓孔雀遲疑了一下道:「這尊密集金剛應該是屬於你們公司的吧?你這樣換給我。不會出問題吧?」

「沒事,我們公司發下來就不管了,當時公司主管還說了,如果我們自己願意,可以自己出錢置換一尊,不過我們只是一家小分店,根本沒有財力來換。所以也就一直拖到了現在。」李雲軍道。

看著韓孔雀還是有點為難,李雲軍立即道:「如果韓先生害怕有麻煩,我們可以簽份協議嘛!這樣一來就完全沒有問題了。

韓孔雀道:「好,這樣我就放心了,要知道我請這尊密集金剛回家,可是十分有誠意的。任何意外都要避免,要不然對我影響很大。」

看到韓孔雀那認真的樣子,李爽知道了,這韓孔雀這是在坑人。

韓孔雀拿出電話,給胖劉打了過去:「劉哥,你去我家,把那尊地藏王金身菩薩像。搬到古玩街那邊的暢通房產中介的門店來,我在這邊等著你。」

韓孔雀說完了就直接把電話掛了。

李雲軍有點傻眼,本來他還想等明天再換的,沒想到這位韓先生這麼著急。

而此時更加傻眼的還是胖劉,這是什麼情況?

胖劉拿著手機發愣,韓孔雀家裡有一尊地藏王菩薩?

當然,這個可以有,畢竟胖劉已經很長時間沒去韓孔雀家了。

但韓孔雀為什麼要讓他把佛像送到那什麼店裡?這就比較奇怪了。

看到自己的丈夫接了一個電話就在那發獃。她老婆白羽道:「你傻站在這裡幹什麼?難道有姦情?」

「有什麼姦情?」胖劉沒好氣的道。

白羽道:「沒有最好,如果有,看我怎麼收拾你。」

胖劉道:「就我這形象,能夠娶到你這樣的美女,已經是我八輩子修來的福報了,你說韓孔雀這是要幹什麼?」

胖劉把剛才的電話跟白羽說了一遍,白羽白了胖劉一眼道:「你還是出自古玩世家呢?這就不懂了?我從白衣那裡知道。韓孔雀最近可是收集了不少古玩,他跟你那麼說,自然是向你求助了,你就去給他買一尊地藏王菩薩送去。准沒錯。」

「請,買佛像不能說買,要說請,一看你就不是專業的。」胖劉知道了韓孔雀的心思,立即開始貶低自己的老婆。

「你看看你,都快四十的人了,穿的這麼少,你想勾yn誰?穿這麼少你不要給我出門。」胖劉沖完大丈夫,趕緊從家裡開溜。

看著跑了的胖劉,白羽只能氣的跺腳:「我才三十二歲好吧?這就快四十了?你是豬腦子啊?」

「媽,你就不要罵我爸是豬腦子了,省的真成了豬腦子。」一個清秀的小男孩,聽到動靜從房間里走出來道。

「幸虧你不像你爸,如果像他,我真是不知道等過幾年你怎麼找老婆。」白羽揉捏著自己兒子的臉蛋道。

劉藝多無奈的道:「我像我爺爺,所以你不用愁。」

「對,藝多不壓身,你可千萬不要學你爸那麼不學無術。」白羽道。

「既然那麼看不上我爸?你這樣的大美女,為什麼就下嫁了呢?」已經九歲的劉藝多,該知道的不該知道的都知道了。

「死胖子油嘴滑舌會哄女孩子唄!這一點你要好好跟你爸學學,就算不能娶到像我這樣的大美女,取個小美女我也會滿意的。」白羽自言自語的道。

劉藝多無語。

胖劉走出家門,給自己的一些朋友打了幾個電話,很快就找到了一尊金身地藏王菩薩。

這也是韓孔雀找胖劉的原因,他雖然沒有多少眼力,但人脈很廣,這個時間已經晚上八點多了,他的朋友當中,也只有胖劉,能夠快速弄到一尊地藏王菩薩。

當看到眼前那尊金光燦燦的鎏金佛像時,李雲軍和他店裡的經紀人,全都出來圍觀了,就連周圍的一些路人,也駐足觀賞。

這尊地藏王實在是精美,它的造型優美、紋飾絢麗、寶光四射。一看就比那白藍摻雜的金剛像高大上,他們店裡就應該有一尊這樣的偉光正。

兩尊佛像都有底座,所以很好裝卸,等韓孔雀摸出時刻帶著的轉讓協議時,李雲軍十分痛快的簽字同意交換。

等簽了字,佛像裝了車,韓孔雀才鬆了口氣。

在李雲軍千恩萬謝當中。韓孔雀跟李爽,坐上了胖劉的帕薩特走了。

「多年不見,你小子更壞了。」李爽擠在帕薩特後面,諷刺道。

胖劉道:「李姐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怎麼也不跟我們這些老朋友說一聲?」

胖劉在李爽的家門口擺了好幾年的攤,自然認識李爽一家。

李爽道:「我也是剛回來,沒想到今天晚上就遇到了你們兩個。」

「這說明我們有緣啊1胖劉笑嘻嘻的道。

「你還是那麼油嘴滑舌。不過這話我記著,等見了你老婆,我會說一說我們怎麼有緣的。」李爽笑著道。

胖劉趕忙改變話題:「這個我們以後說,小韓,你今天這是演的哪一出?那尊地藏王我可是花了大價錢請的,如果出了意外,可就」

「能夠出什麼意外?多少錢。我轉給你。」韓孔雀笑呵呵的道。

「就知道你小子不會有吃虧的那一天,不過,這次被王成那小子賺大了,那尊金光閃閃的一眼貨,他居然要了我三萬。」胖劉心痛的道。

韓孔雀道:「不多,用三萬塊換到了這尊密集金剛像已經是大賺了。」

「這尊佛像是什麼時期的?能值多少錢?」一聽韓孔雀的話,胖劉立即眼冒精光。

「我沒有細看,不過很可能是清早期的。如果我沒看錯,應該是清乾隆時期班禪額爾德尼時期的造像。」韓孔雀道。

「你沒有細看就知道了?」李爽側目看著韓孔雀道。

韓孔雀道:「我見過一副唐卡,就是清乾隆時期班禪額爾德尼時期的,那副唐卡上的密集金剛像跟這尊完全一樣。」

「唐卡?」李爽明顯不知道唐卡是什麼。

就連胖劉也是一頭霧水。

韓孔雀笑道:「劉哥,你不會也不知道唐卡是什麼吧?」

「真不知道?唐卡是在松贊干布時期興起的一種新穎繪畫藝術,即用彩緞裝裱而成的捲軸畫,唐卡具有藏族鮮明的民族特點、濃郁的宗教色彩和獨特的藝術風格。歷來被藏族人視為珍寶。

唐卡類似於藏族地區的捲軸畫,多畫於布或紙上,然後用綢緞縫製裝裱,上端橫軸有細繩便於懸挂。下軸兩端飾有精美軸頭。

畫面上覆有薄絲絹及雙條彩帶,涉及佛教的唐卡畫成裝裱后,一般還要請喇嘛念經加持,並在背面蓋上喇嘛的金汁或硃砂手櫻

也有極少量的緙絲、刺繡和珍珠唐卡,唐卡的繪製極為複雜,用料極其考究,顏料全為天然礦植物原料,色澤艷麗,經久不退,具有濃郁的雪域風格。」

韓孔雀說的那副唐卡是密集金剛薩埵唐卡,是18世紀西、藏班禪進獻給乾隆的,高122cm,寬76cm,畫心縱64cm,橫44cm,屬於清宮舊藏,現在藏在故宮博物館。

「你是說故宮藏得是一副唐卡,而你這裡卻有一尊實體像?」胖劉垂涎的看著車後面橫躺著是佛像。

「確實是這樣。」韓孔雀笑道。

胖劉道:「這副金剛像應該不是銅的吧?也沒有用鎏金工藝,最重要的是看起來太新了,如果真是清早期的,怎麼可能一點顏色都沒有掉?」

韓孔雀道:「這我就不知道了,但這樣的佛像,也不能拿出來騙人,現代人還有誰會吃飽了沒事幹,做出這樣的密集金剛像?」

密集金剛像也不全跟這尊一樣,有些金剛像,是沒有那些曖mi動作的,就算有也很輕微,但這一尊,卻很像是歡、喜佛像。

李爽對這尊佛像沒有多少興趣,所以在給韓孔雀留了一個電話號碼之後,就在一個酒店跟前下了車。

胖劉道:「給你送到哪?」

「送到我新房那邊吧1韓孔雀說了地址,就坐進了後座,開始研究這尊密集金剛像。

由於用的顏色很多,看起來到像是泥塑的。但韓孔雀稍微查看,就知道這是銅胎的,這應該是銅胎彩繪,由於用了彩繪技術,所以色彩更加鮮明,也更加豐富,這可比簡單的銅鎏金工藝絢爛的多。

整個造像華麗的東西約有一二十個。紋樣俏麗雋永、流暢而富於造型變化,設色明麗,在紋樣千變萬化的組合中,體現出了恢宏的不凡氣度。

銅器彩繪就是青銅裝飾的一個奇葩,這尊雕像的彩繪是以白色物質為底層,在底層之上。再進行彩繪。

當時的匠人,還對底層和彩繪層進行了雕刻,使裝飾圖案具有立體的效果,讓這尊雕像看起來更加恢弘。

目前發現的施彩青銅器數量不是很多,有的專家稱為髹漆類銅器,有的專家稱為銅胎漆器。

雖然叫法不一致,但實際上都是同一類器。稱之為彩繪銅器。

這種青銅裝飾工藝,多出現在商周秦漢時期,近代青銅器中還是很少見的,這絕對是青銅器裝飾工藝中的一朵奇葩。

這樣的一尊雕像,其價值遠遠超出了韓孔雀的估計,如果能夠證明是出自宮廷造辦處,那就更曾其價值了。

韓孔雀摸出一隻強光手電筒,仔細查看這尊佛像。這尊佛像確實跟他想的一樣,製造的時間肯定不短了,但它保存的非常好。

不要說磕磕碰碰了,它簡直是一絲瑕疵也沒有,最後,韓孔雀在蓮花座上,發現了一些字跡。看樣子是滿文,後面還有蒙文,再下面還有藏文。

滿蒙藏都出現了,不可能沒有漢文。韓孔雀在底座最下面仔細摸了一下,感覺還有文字,這些文字靠近底座最下層,放置的時間長了,上面有一些灰塵泥土或者是香灰,正是這些污垢,把這些字跡遮擋了。

「乾隆四十五年」

摸索了幾分鐘,韓孔雀總算是清楚了寫的是什麼,蓮花座上陰刻著漢滿蒙藏四體文字,漢文為:「乾隆四十五年八月初七日,班禪額爾德尼進丹書克供奉利益像陽體秘密佛……」。

看到這裡,韓孔雀完全放鬆下來了,他的猜想果然正確,故宮那副密集金剛薩埵唐卡,跟這尊密集金剛佛像是同時進貢給乾隆的,因為上面記載的日期什麼的都是相同的。

這麼一尊由當時的班禪進貢到清廷的密集金剛,雖然不是出在清宮造辦處,但其工藝卻一點也不比一些銅塑鎏金佛像要差。

看來這次自己買房子的錢要回來了,雖然剛剛花出去了一千二百萬,但這些錢,肯定買不來這麼一尊清宮舊藏。

要知道,近年來,明清佛像的價格可是節節攀升,特別是一些大型佛像,而這尊密集金剛造像,高足有一米二三,寬度也有近一米,厚度五六十公分,這麼大的泥塑造像,還保存的這麼完整,可是十分少見的。

由於材質、工藝等方面的原因,中國歷代造像中可移動佛像的尺寸普遍較小,藏式佛像尺寸也多在二三十厘米左右,超過50厘米以上者更少。

正因為如此,近幾年來,居成交排行榜前列的佛像多為大型佛,如2004年香港佳士得以1906.2萬元成交的明代大威德明王鎏金銅佛像高105.4厘米。

2005年秋拍首都翰海的明代銅藥師佛坐像的更達215厘米,以1100萬元成交。

2006年崇源國際春拍以219.42萬元成交的明代銅鎏金觀音菩薩坐像高87.4厘米。

2006年首都翰海春拍以484萬元成交的明代毗盧遮那四面銅佛高51厘米。

石佛、木佛高價成交的也是大型佛像,2005年巴黎佳士得秋拍以44.88萬歐元成交的北齊大理石雕佛頭高50厘米。

2006年紐約佳士得秋拍以615.29萬元成交的晉代木雕菩薩像高160厘米。

現代最高的成交記錄則是2013年,明永樂鎏金銅釋迦牟尼坐像,成交價為2.3644億。

儘管不能僅以尺寸作為衡量佛像的標準,但在銅材緊缺的封建社會,體量碩大的佛像,通常只有宮廷才有能力製造。

同時,製作大型佛像的工藝和技術要求高,非普通匠人所能及,這也註定了巨型佛像的高質量和精品化,加之數量有限,傳世至今者更為罕見,其價值和價格肯定領先於體量尺寸較小的佛像。

對於這尊彩繪銅佛像而言,無論是否有無款識證明其御制身份,只要是大尺寸、造型精美的佛像,價格必定很高,如果收藏,會年年上漲,升值的空間很大。

等到了地方,韓孔雀打開車門,這時觀看,更顯的佛像巨大,帕薩特那麼大的空位,還是被佛像塞滿,幸虧李爽的身材嬌小,才能讓她在一邊坐下,要不然,還真是沒有地方坐下兩個人。

雖然佛像沉重,但韓孔雀還是獨自把它抱了起來,有胖劉在前面引路,韓孔雀費了十幾分鐘,才把它搬進了新房。

「小韓,這尊佛能夠賣多少錢?」胖劉看著擺放在室一角的密集金剛,感覺放在室里有點那啥,這尊佛像確實有點不雅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