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八十五章張大千與猛虎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圖,韓孔雀就一直在琢磨,這幅畫他雖然看不上眼,但不可否認,這是副好畫,特別是猛虎畫的惟妙惟肖,可以說是異常逼真。 這樣的猛虎,沒有一定的功底,還真是畫不出來,雖然猛虎已經失去了猛虎的真意,變得...

今天是俺生日,不多說,求月票。

韓孔雀道:「不要誤會,我會拿到正規的國家授權,像發掘權,對出土文物的徵集權,我都會獲得合法授權,你也知道,不要說自己挖掘古墓,就算是別人挖出來的出土文物,一般人也是沒有權利買賣交易的,這樣做是違反國家法律的。

我們要做的,可不是盜墓,而是像國家文物部門做的那樣,考古,是正規的不能在正規的考古研究,也可以說是保護性發掘,反正不管怎麼說,我們不是違法的,是合法的。」

「我知道,合法的就是考古,違法的就是盜墓。」李通道。

「哈哈,對,簡單的點說就是這樣,我們是考古。」韓孔雀大笑著道。

李信遲疑了一下道:「私人也能建立考古隊?韓先生不會是哄我的吧?」

「先前你見到的那個跟我們一塊進古墓的年輕人,就是跟那些討厭的老頭混在一起的那個,他也弄了一家私人博物館,他以後也會獲得在我國土地上,自由採集和徵集出土文物的全力,所以這一方面,我沒必要騙你。」韓孔雀道。

李通道:「這樣就好,我也早有想法去全國各地去看看,奈何兜里沒錢,如果以後有人包吃包住還報銷往返路費,那我是肯定要出去走走的。」

李信鬆了一口氣,立即同意了韓孔雀的邀請,這樣的好事可不多見,真的是過了這個村可就沒有這個店。

安排好了李信的事情,韓孔雀才打算離開錢家角。

當韓孔雀回到車上時,發現江林居然也在,在他身邊,還有一個一直沒有多說話的老頭,想來是江林請的顧問之類的。

「找我有事?不會是想搶回那隻漢代黑陶吧?我說,你江林江公子最近可是越來越小心眼了。」韓孔雀鄙視的道。

說完韓孔雀想要上車。一轉身,又看到了高大山和舒為民,他們這是在這裡等著他?

江林道:「小韓,能不能把你的九國志和十國紀年拿出來讓我們看看?」

「你想看?你看得懂嗎?」韓孔雀再次鄙視他道。

江林道:「我看不懂,這不身邊有人看得懂嗎?」

韓孔雀道:「概不外借。」

「不要這麼絕情嗎?我們也只是看看,確定一下那座古墓,到底是真的錢謙益的還是別人的。」江林道。

韓孔雀道:「這跟你有一毛錢的關係嗎?不管是誰的。都不可能落到你的手裡,你還是不要這麼操心的好。」

「這可不能這麼說,保護文物人人有責嘛1江林道。

韓孔雀道:「那你們就去保護吧!不過我可提醒你們,那塊地被我買下來做了水廠,只要你們不干擾水廠的建設進度,你們隨便怎麼折騰我都不管。」

這是舒為民走了過來:「實話跟你說了吧!你要把你收到的東西。全都拿出來讓我們看看,如果不是剛出土的,那也就算了。

如果有剛出土的文物,這可就設計道盜竊國家文物罪了,我們不止是要干擾你的水廠進度,而且還要把你的水廠封了。」

「哦?你們是警察?有搜查令嗎?居然想看我的東西?」韓孔雀冷笑道。

高大山此時道:「小韓,你還是不要意氣用事的好。如果我們不能證實一些什麼,我們絕對會申請對那座古墓的發掘權的,如果真的要進行發掘,你的水廠短時間內絕對建不成了。」

「是這樣嗎?那你們就去申請吧!看看我的水廠到底建的成還是建不成。」韓孔雀還真不怕這樣的威脅。

如果這些人真這麼做,他們要遇到的困難,肯定比韓孔雀要多,就算韓孔雀不管,錢家角的村民也能整死他們。

現在可不是以前了。現在的村民如果不講理起來,絕對比刁民要可怕。

江林此時道:「不要意氣用事嘛!他們只是想看一下你包里到底收購了些什麼,只要沒有出土文物,就說明那座古墓是空墓,這樣我們不都省事了嗎?」

韓孔雀鄙視的道:「你們這是什麼智商?就算那座古墓不是空墓,我能把古墓里的東西這麼隨身攜帶嗎?」

「既然裡面沒有什麼,那你又為什麼不敢讓我們查看呢?」舒為民道。

韓孔雀眼珠子轉了轉。說的也是,他實在沒必要為這麼點小事,給自己惹麻煩,不過。就這樣服軟,他的臉往哪裡放?

「這樣吧!既然你們想要鑒定我手裡的東西是不是出土文物,那我可就要考一考你們了,只要你們能力足夠,我才能承認你們鑒定的資格。」韓孔雀轉眼就想到了一個問題,所以直接提出了條件。

「你要考他們?」江林驚訝的道。

韓孔雀道:「算是吧?怎麼樣,你們不會是欺世盜名之輩吧?」

「哈哈,你是有什麼拿不準,想要讓我們免費給你鑒定一次吧?拿出來吧?我們這幾個老頭子,就自願給你打一次白工。」這時高大山笑了起來。

韓孔雀道:「姜還是老的辣。」

韓孔雀從背包里,拿出那副猛虎下山捲軸,把他放在了車裡的車座上展開。

「看看吧!這是一副猛虎下山圖,上面沒有留款,不過作者肯定不是無名之輩,我現在想知道,誰會畫出這種老虎。」韓孔雀道。

自從得到了這幅猛虎下山圖,韓孔雀就一直在琢磨,這幅畫他雖然看不上眼,但不可否認,這是副好畫,特別是猛虎畫的惟妙惟肖,可以說是異常逼真。

這樣的猛虎,沒有一定的功底,還真是畫不出來,雖然猛虎已經失去了猛虎的真意,變得溫柔無比,但你絕對不能否認,這副猛虎圖的畫工。

韓孔雀對書畫的了解,還是差了點,就算他得到了張大千的十四副仕女圖。也沒有改變這一點。

這也是他最近太忙,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充電了,所以關於書畫方面的一些知識,他已經是非常欠缺,可以說是真的書到用時方恨少。

本來他還打算回家之後,好好研究一下,多多充實一下自己在書畫方面的知識。不過現在有幾個免費的勞工給他利用,他要不用,那可真是棒槌了。

讓這幾個老傢伙給他鑒定一下,可以節省他很大一部分時間了。

「你小子就是讓這些老專家鑒定這麼一副畫?連個款都沒有,太浪費機會了。」江林憋了一眼那副畫后道。

韓孔雀小聲道:「廢物利用罷了,我花了一點點錢收上來的。就算不值錢,也沒什麼,現在有人願意給我免費鑒定,我又何樂而不為呢?」

「你最近的運氣有點火啊!要小心物極必反,如果這幅畫也能賣出天價,那我都懷疑你是老天爺的私生子。」江林道。

韓孔雀道:「我也沒說這幅畫值錢啊?再說,我很確定我不是老天爺的私生子。」

「看看。好像要出結果。」江林指了指那邊那群老頭道。

「老李,你是書畫方面的專家,你來看看,這副猛虎圖畫的很精彩。」高大山看了幾眼那幅圖,就下了結論。

舒為民也道:「應該是好東西,就是不知道作者是誰,不過肯定不是無名之輩。」

江林羨慕的道:「你小子就是好運,得到一幅沒有落款的九九梅花消寒圖。都能是唐伯虎的,真不知道這隻老虎又是誰畫的。」

「總不可能也是張大千的。」韓孔雀涼涼的道。

「也是?難道你小子得到過張大千的畫?」江林懷疑的道。

韓孔雀道:「沒有,我是說這一次我不可能有那麼幸運了,這副猛虎下山圖有其天然的瑕疵,而且時間不會太長,這麼一幅畫,不可能是太過出名的近代畫家畫的。」

「這可不一定。」一直跟隨在江林身邊的李元林道。

江林道:「李叔看出是誰的作品了?」

李元林道:「如果我沒有看錯。這應該就是張大千的作品,不過這應該是他少年時代的作品。」

「什麼?」除了李元林,其他幾人,幾乎同時驚叫出聲。

韓孔雀看著那副猛虎下山圖道:「你是說張大千?張大千怎麼可能把老虎畫的像只兔子?」

本來幾個人的眼神都盯著那幅畫。但韓孔雀的話一出口,他們幾個就全都把目光轉移到了韓孔雀的身上。

「這隻老虎哪裡像只兔子?」江林幽幽的問道。

韓孔雀道:「你看不出來?你看這隻老虎的眼睛,裡面居然帶著笑意,這是下山猛虎嗎?它這是在賣萌吧?」

「這是勇猛善良,不要不懂裝懂。」李元林不幹了。

韓孔雀愕然:「勇猛善良?你畫一頭下山的猛虎,居然還要表現出他善良來?你見誰家的下山猛虎是勇猛還帶著善良的?」

韓孔雀簡直不能接受,張大千居然畫出了這麼一幅畫:「你不會是忽悠我的吧?張大千會畫出一隻善良可愛的下山猛虎?」

「這樣的猛虎下山圖,肯定不是無名之輩能夠畫出來的,如果你見過張大千畫過的老虎,就應該知道,這就是張大千的風格,雖然這幅畫沒有落款,但應該就是張大千早年的練習之作。

如果你不信,你可以在網上搜索一下張大千與猛虎,只要稍微留心一下,就知道,張大千畫出的猛虎是什麼特點了。」李元林像看白痴一樣看著韓孔雀。

你媽!這句話韓孔雀感覺十分耳熟啊!好像今天這樣的話,他都沒少跟錢家角的村民說,沒想到他這次也扮演了一次文盲。

韓孔雀掏出手機,直接搜索張大千與猛虎,很快就找到了,關於張大千學習畫老虎的介紹。

看到了韓孔雀的動作,李元林笑著說了一個故事。

張大千小時侯住在蘇、州的一個很出名的園林里。

一天,他的舅舅從東北帶來了一隻小老虎,養在院子里,張大千十分歡喜。

那時他正在學畫,他父親就叫他對著老虎畫。

他夜以繼日的看虎,從沒有間斷過,兩年多時間,小老虎變成了大老虎。大千同老虎也成了好朋友。

老虎成天搖頭擺尾跟著他,並用頭碰碰大千,表示親熱,還常常陪他接待客人。

這個時候,他乘機畫下了老虎的各種姿態,而且畫虎的本領越來越高。

一天,卻發生了意外。原來老虎要吃鮮肉,他們家每天給它喂很多好牛肉。可這件事被一個小偷看見了,他爬到園子的矮牆上,用鉤子偷去喂老虎的牛肉。

老虎吃不飽總是走來走去,害的張大千無法做畫,張大千走過去拍拍老虎。想讓他別動,不料老虎不僅沒有安靜下來,還咆哮著撲了過來,一口咬住大千的左臂。

張大千一點也不慌,沉著的伸出右手,笑眯眯的撫摩著老虎。

老虎看看小主人,這才鬆開嘴。張大千雖然受傷了,卻畫下了老虎發怒的神態。

有志者事竟成,張大千長年累月的對著真虎作畫,畫出了老虎的勇猛和善良,就這樣畫出的一幅幅神態逼真的虎畫,居然成了世界藝術的珍品。

就是因為從小養大了那麼一頭猛虎,就是因為被這麼一頭猛虎咬了一口,所以就有了這麼奇葩的事情。張大千確實畫出了老虎的勇猛和善良。

對這一點,韓孔雀是不得不服,你媽!這樣一頭跟著張大千混的老虎,自然是善良了,怪不得他畫的這副下山猛虎,居然眼睛里好像帶著笑意,確實是夠善良的。

韓孔雀苦笑。他是想當然了,就因為這隻老虎不像是下山猛虎,所以他就完全否定了這幅畫,現在看來。是他跟不上時代潮流了,這樣的世界珍品,居然差點被他當垃圾處理了。

韓孔雀在眾人戀戀不捨的目光之下,十分快速的把這幅畫收了起來,雖然看不上這幅畫,但畢竟是張大千的作品,這樣的好東西,遇到了任何一件都是踩了狗屎運。

「看吧!好東西只有十幾本書和一枚銀幣,其他都是些垃圾。」韓孔雀打開自己的背包,讓他們檢查,但那副猛虎圖他們是不要想看了。

「真是好東西啊1看到了那十六本醫書,李元林才放棄了繼續看一下猛虎圖的想法,小心的翻看起來。

而高大山則拿的是九國志,搞古玩的,就沒有一個對歷史不感興趣的,所以只要在鑒定界有所成就,那肯定算是半個歷史學家。

那個舒為民對書籍不太感興趣,所以他則拿起了那枚竹子幣在細看。

「你小子在這錢家角收穫了多少好東西?」江林羨慕嫉妒恨的道。

韓孔雀道:「這可是我的本事。」

「屁,如果你不來,我肯定是要來這裡開發房地產的,那時,這些東西可都是我的了。」江林嫉妒的眼睛都紅了。

韓孔雀道:「這可不一定,我發現這些東西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就算韓孔雀鑒定的本事再厲害,他也沒有一次性在錢家角把所有的東西收到手,他可以說是逐步取得錢家角村民的信任之後,才會收到這麼多搞東西的。

而且他為了收購到這些東西,可以說是付出了極大的代價的,就是因為他沒有抱著撿漏的心理,他才能獲得這麼多的收穫。

如果他跟歐陽龍一樣,想要欺負錢家角村民沒文化,不懂古玩,那他就算那十七隻門海都有可能見不到,就不要說那十七隻玉碑了。

如果沒有上一次的慷慨解囊,今天的鑒定大會也就無從說起。

如果不是剛開始韓孔雀就表現的誠意十足,不欺不瞞,就算是對一個小姑娘,他也能夠花費極大的代價才收購下竹子幣,這才讓他獲得了錢家角村民的信任,把家裡的東西都拿了出來。

就像是十國紀年這本古籍,如果不是他買九國志時付出了兩百萬,那本十國紀年,是怎麼也不可能落入他的手中的。

所以說,任何事情都是有因果的,都不會是幸致的。

韓孔雀沒有給江林他們太多時間,只是讓他們看了十分鐘,就把他們趕走了。

韓孔雀坐在車子上,想著江林他們的異常,這傢伙堵住他,不可能就想看看那幾本書,肯定還有其他目的,不過韓孔雀還真是想不到他們具體目的何在。

既然想不明白,那韓孔雀也就不再多想,今天柳絮沒有晚班,韓孔雀回到市區,直接接上了柳絮,想要跟柳絮吃頓飯。

柳絮喜歡吃魚,所以韓孔雀直接把柳絮接到了侯氏魚館當中,吃了一頓全魚宴。

水煮魚、紅燒魚肚、醋溜魚片和鮮魚湯,柳絮吃了幾口就停下了,而韓孔雀還沒有吃。

「怎麼了?我看你臉色不對。」韓孔雀看著柳絮有點心思不屬。

柳絮道:「沒什麼,也許是累了,吃完飯你送我回家好了,最近實在是太忙了,總感覺睡不夠。」

「我給你的那些礦泉水不要忘記喝,還有」韓孔雀還沒有說完,就被柳絮打斷了。

「知道了,知道了,你現在比我老媽還要嗦。」柳絮抱著韓孔雀的胳膊,把頭埋到了韓孔雀的懷裡,不再起身。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