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八十四章漢代黑陶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4-06-19 02:49  |  字數:5646字

周圍的村民就更加興奮了,他們這裡差不多都是姓錢的,雖然有的關係遠了,但絕大多數都是很近的,他們都算是一家人。

雖然認了兩位極其出名的祖先,他們得不到多少好處,但沒有實質的好處,虛名還是能夠獲得一些的,所以他們不能不興奮。

韓孔雀拿著珠冠細看,特別是裡面,很快,韓孔雀就有了發現。

珠冠內壁有一溜帽檐,把下面的針腳掩蓋住了,韓孔雀仔細一摸,就摸到了幾個小疙瘩,他把帽檐掀起來,一下就看到了幾個暗扣。

古代因為沒有塑料扣子,所以衣服上的扣子都是用布縫出來的,這邊是一個布疙瘩,另一邊是用布,圈起來的圓圈,把小布疙瘩塞入圓圈之中,就形成了一個扣子。

這頂珠冠內部,就有這麼兩個扣子,韓孔雀輕巧的解開,立即出現了一個暗袋,韓孔雀伸進了兩隻手,一下就夾住了那東西。

等拿出來看時,卻是一方烏黑的印璽。

韓孔雀小心翼翼地拿著這方印璽,只是稍微細察,就知道這是一方官印,官印上邊的文字很清晰。

這方官印呈長方形,通體烏黑,應該是白銀鑄造,因為歷史太久的原因,官印的大部分都已經氧化為黑色,儘管如此,官印上的字依然清晰可見。

這方官印的印面鑄有九疊篆字,「禮部尚書」四個大字,背面兩邊分別用隸書字體,刻著「禮部尚書印」「弘光元年六月禮部造」的字樣。

明崇禎十七年甲申三月十九日,大順軍攻佔北京,崇禎帝自縊於煤山,明亡。四月,清兵入關,進佔北京。五月十五日,明福王朱由崧即位於南京。改年號弘光。

這時候的錢謙益利用夫人柳如是與阮大鋮的關係,謀就了禮部尚書的職位,弘光元年六月之後的禮部,在這個時期正是錢謙益執掌,所以這方官印就是錢謙益的官印了。

韓孔雀看著這方官印,道:「這方官印不僅保存完好,而且內容完整。不僅有官印的名稱,而且有制印日期,看樣子應該是銀制,明朝的官印均用九疊篆,這方面沒有差異。

這方官印均有刻款,形式都是背刻印文、鑄造時間和鑄造機構。形式與明朝的官印一致,因為明後期印編號不純用千字文,而用當朝皇帝元號,這一點也對。」

「禮部尚書印是銀子製作的?」江林懷疑的道。

「就是銀子製作的。」韓孔雀肯定的道。

明印皇帝使用的是金玉製造,正一品官員使用的官印正是銀制,官印的品質有著很嚴格的規定,正一品、正二品、從二品印是銀質。正三品官,除順天、應天二府印銀質外,其餘均銅印,正一品官印邊長明尺三寸四分,以下依官品遞減。

這方官印,不管是材質還是製作工藝,加上上面的九疊篆,還有大小。都可以說明,它是一方地地道道的官印,而且是一方禮部尚書的一品官印。

到了此時,已經沒有人懷疑錢家角錢氏一族的身份,這錢謙益的官印都出現了,而且是縫在一頂珠冠之中被保存下來的。

這一切,都可以證明。當年錢謙益是鐵了心的要反清復明了,所以他後路準備的才會這麼充分。

高大山他們嘆息了,江林也嘆息了一句,就連韓孔雀也開始嘆息。

雖然發現的東西很好。讓他們所有人都很心動,但他們全都知道,這些東西,就算你出價再高,錢家眾人也不可能賣了的。

這就像韓孔雀得到的那本韓氏家譜,就算人家給他座金山,他也不可能換出去。

就當所有人都獃獃愣愣的各有所思之時,一個年輕人抱著一個大罐子從人群里鑽了出來。

「韓先生,你看看我這裡面的銀幣,不可能都是假的吧?」青年一臉期盼的道。

韓孔雀看著那青年,接著把目光落在了他抱來的東西上:「咦?」

廣口、短頸、溜肩、斂腹、平底、黑胎、無釉,肩上對稱飾六個凸狀釘,這應該是簡單的輔首,這樣的黑陶罐可是不常見。

韓孔雀的大腦開始快速運轉,這種陶器這麼特別,只要他見過,他就一定會有記憶。

「漢代黑陶?」韓孔雀驚愕的看著那個青年。

雖然青年很期盼的看著韓孔雀,但韓孔雀可沒有向他想的那樣去看黑陶罐里的銀幣,而是專心開始觀察這只不算小的黑陶罐。

這件黑陶罐足有四十多公分高,直徑也在三十公分,這麼大的一隻黑陶罐,裝東西可不會少。

這個傻逼青年,居然用一萬塊買了這麼一罐子銀幣,雖然沒有裝滿,但用腳趾頭想,如果是真的銀幣,也不可能是一萬元能夠買下的。

所以韓孔雀看一眼裡面銀幣的想法都沒有,反而是專心看起這隻黑陶罐,這樣的黑陶罐應該是漢代的。

漢代是陶器和瓷器並存的時代,及至隋唐,隨著原始青瓷逐漸發展成為成熟青瓷,陶器也就漸漸地退出了歷史舞台。

漢代陶器產地大多在中原地區,亦有一些地方性的小窖口生產「另類」的陶器,該罐即是一例。

韓孔雀不知道這隻大罐是怎麼出現在那個騙子手裡的,但他知道,這樣的黑陶罐曾經在羊城出現過。

羊城市的一位古陶瓷愛好者,於2000年3月在羊城市首都路一建築工地內拾獲過一個,同地還出土有類似的漢代完整罐三件,陶瓷碎片一批以及晉、唐各窯口瓷片一大批。

其中有一件唐代長沙窖黃釉貼塑人物紋執壺殘片,上貼有「胡人吹簫」及「彈弦樂伎」各一,那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