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八十四章漢代黑陶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裝東西可不會少。 這個傻逼青年,居然用一萬塊買了這麼一罐子銀幣,雖然沒有裝滿,但用腳趾頭想,如果是真的銀幣,也不可能是一萬元能夠買下的。 所以韓孔雀看一眼裡面銀幣的想法都沒有,反而是專...

周圍的村民就更加興奮了,他們這裡差不多都是姓錢的,雖然有的關係遠了,但絕大多數都是很近的,他們都算是一家人。

雖然認了兩位極其出名的祖先,他們得不到多少好處,但沒有實質的好處,虛名還是能夠獲得一些的,所以他們不能不興奮。

韓孔雀拿著珠冠細看,特別是裡面,很快,韓孔雀就有了發現。

珠冠內壁有一溜帽檐,把下面的針腳掩蓋住了,韓孔雀仔細一摸,就摸到了幾個小疙瘩,他把帽檐掀起來,一下就看到了幾個暗扣。

古代因為沒有塑料扣子,所以衣服上的扣子都是用布縫出來的,這邊是一個布疙瘩,另一邊是用布,圈起來的圓圈,把小布疙瘩塞入圓圈之中,就形成了一個扣子。

這頂珠冠內部,就有這麼兩個扣子,韓孔雀輕巧的解開,立即出現了一個暗袋,韓孔雀伸進了兩隻手,一下就夾住了那東西。

等拿出來看時,卻是一方烏黑的印璽。

韓孔雀小心翼翼地拿著這方印璽,只是稍微細察,就知道這是一方官印,官印上邊的文字很清晰。

這方官印呈長方形,通體烏黑,應該是白銀鑄造,因為歷史太久的原因,官印的大部分都已經氧化為黑色,儘管如此,官印上的字依然清晰可見。

這方官印的印面鑄有九疊篆字,「禮部尚書」四個大字,背面兩邊分別用隸書字體,刻著「禮部尚書穎「弘光元年六月禮部造」的字樣。

明崇禎十七年甲申三月十九日,大順軍攻佔北京,崇禎帝自縊於煤山,明亡。四月,清兵入關,進佔北京。五月十五日,明福王朱由崧即位於南京。改年號弘光。

這時候的錢謙益利用夫人柳如是與阮大鋮的關係,謀就了禮部尚書的職位,弘光元年六月之後的禮部,在這個時期正是錢謙益執掌,所以這方官印就是錢謙益的官印了。

韓孔雀看著這方官印,道:「這方官印不僅保存完好,而且內容完整。不僅有官印的名稱,而且有制印日期,看樣子應該是銀制,明朝的官印均用九疊篆,這方面沒有差異。

這方官印均有刻款,形式都是背刻印文、鑄造時間和鑄造機構。形式與明朝的官印一致,因為明後期印編號不純用千字文,而用當朝皇帝元號,這一點也對。」

「禮部尚書印是銀子製作的?」江林懷疑的道。

「就是銀子製作的。」韓孔雀肯定的道。

明印皇帝使用的是金玉製造,正一品官員使用的官印正是銀制,官印的品質有著很嚴格的規定,正一品、正二品、從二品印是銀質。正三品官,除順天、應天二府印銀質外,其餘均銅印,正一品官印邊長明尺三寸四分,以下依官品遞減。

這方官印,不管是材質還是製作工藝,加上上面的九疊篆,還有大校都可以說明,它是一方地地道道的官印,而且是一方禮部尚書的一品官櫻

到了此時,已經沒有人懷疑錢家角錢氏一族的身份,這錢謙益的官印都出現了,而且是縫在一頂珠冠之中被保存下來的。

這一切,都可以證明。當年錢謙益是鐵了心的要反清復明了,所以他後路準備的才會這麼充分。

高大山他們嘆息了,江林也嘆息了一句,就連韓孔雀也開始嘆息。

雖然發現的東西很好。讓他們所有人都很心動,但他們全都知道,這些東西,就算你出價再高,錢家眾人也不可能賣了的。

這就像韓孔雀得到的那本韓氏家譜,就算人家給他座金山,他也不可能換出去。

就當所有人都獃獃愣愣的各有所思之時,一個年輕人抱著一個大罐子從人群里鑽了出來。

「韓先生,你看看我這裡面的銀幣,不可能都是假的吧?」青年一臉期盼的道。

韓孔雀看著那青年,接著把目光落在了他抱來的東西上:「咦?」

廣口、短頸、溜肩、斂腹、平底、黑胎、無釉,肩上對稱飾六個凸狀釘,這應該是簡單的輔首,這樣的黑陶罐可是不常見。

韓孔雀的大腦開始快速運轉,這種陶器這麼特別,只要他見過,他就一定會有記憶。

「漢代黑陶?」韓孔雀驚愕的看著那個青年。

雖然青年很期盼的看著韓孔雀,但韓孔雀可沒有向他想的那樣去看黑陶罐里的銀幣,而是專心開始觀察這隻不算小的黑陶罐。

這件黑陶罐足有四十多公分高,直徑也在三十公分,這麼大的一隻黑陶罐,裝東西可不會少。

這個傻逼青年,居然用一萬塊買了這麼一罐子銀幣,雖然沒有裝滿,但用腳趾頭想,如果是真的銀幣,也不可能是一萬元能夠買下的。

所以韓孔雀看一眼裡面銀幣的想法都沒有,反而是專心看起這隻黑陶罐,這樣的黑陶罐應該是漢代的。

漢代是陶器和瓷器並存的時代,及至隋唐,隨著原始青瓷逐漸發展成為成熟青瓷,陶器也就漸漸地退出了歷史舞台。

漢代陶器產地大多在中原地區,亦有一些地方性的小窖口生產「另類」的陶器,該罐即是一例。

韓孔雀不知道這隻大罐是怎麼出現在那個騙子手裡的,但他知道,這樣的黑陶罐曾經在羊城出現過。

羊城市的一位古陶瓷愛好者,於2000年3月在羊城市首都路一建築工地內拾獲過一個,同地還出土有類似的漢代完整罐三件,陶瓷碎片一批以及晉、唐各窯口瓷片一大批。

其中有一件唐代長沙窖黃釉貼塑人物紋執壺殘片,上貼有「胡人吹簫」及「彈弦樂伎」各一,那可是國內罕見唐代貼塑人物史料,所以韓孔雀還特別注意了一下。

這些東西的出土顯示出歷史上,羊城很早以前就是一個中外文化,貿易交流的熱點,所以那次的發掘在羊城本地還造成了一點轟動,就是這麼一次轟動,讓韓孔雀注意到了。

「挖掘這隻黑陶罐的人是不是粵省人?」韓孔雀問道。

青年道:「聽口音肯定是。他說自己是羊城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你走運了,雖然這黑陶罐里的銀幣是假的,但這隻黑陶罐是真品,這是一種漢代黑陶罐,市場價在兩萬元左右,這次買賣你沒有賠本。花了一萬,買下這麼一隻黑陶罐,你絕對賺了。」韓孔雀看著這個傻人有傻福的青年,這樣也能讓他翻身。

而那個用這種黑陶罐騙人的騙子,也夠倒霉的,送給人了這麼一大包假銀幣。還奉送了一隻價值更加高的漢代黑陶罐。

「你是說這隻黑陶罐是漢代的?」青年神情有點獃滯。

這人生之事大起大落,就好像是演戲,簡直是戲如人生,人生如戲,剛才還是被騙,現在已經翻身。

看著青年驚喜的樣子,韓孔雀只能是感嘆他的好運。

「那個死騙子就是用這隻黑陶罐引我上當的。當時我也懷疑這麼一大罐銀幣,他居然不想要,而是要賣給我,不過這個黑陶罐當時就像是剛從土裡挖出來的,所以我就相信了,哈哈,沒想到,黑陶罐是真的。銀幣居然是假的。」說著說著,青年哈哈大笑起來。

韓孔雀等人全都面面相覷,這樣的事情實在是喜劇效果強烈,騙子用黑陶罐騙人,沒想到真的做出了買櫝送珠的事情。

「好了,不要在這裡發瘋了,這次你是幸運。以後要是還不注意,沒準要吃大虧。」錢種樹一巴掌把大笑的青年拍醒,讓他給後面的人讓出位置。

「等等,我要把這黑陶罐賣了啊1青年收拾好心情道。

「三萬。」韓孔雀還沒看口。一旁的江林就先開口了。

「你這也太不守規矩了吧?」韓孔雀怒瞪著江林道。

江林不甘示弱的道:「好處你已經佔盡了,這次就讓給兄弟我,你看,這位小兄弟也不容易,讓他多賺點錢也好,大不了你的鑒定費我出了。」

「可以,拿錢吧1韓孔雀很好說話的道。

江林看了一眼韓孔雀,不知道他這次怎麼這麼好說話,等江林付了錢,就想過來搬東西。

韓孔雀道:「鑒定費三千,謝謝惠顧。」

「你還真要啊?」江林瞪著韓孔雀道。

韓孔雀道:「那是當然,來,這位兄弟你在這份文件上籤個字,要不然你這東西的鑒定就沒有效力。」

韓孔雀拉住剛剛得到三萬現金的青年,讓他在一份文件上籤了字。

這好像跟江林沒關係,所以江林也不管,他讓人給了韓孔雀三千塊錢,就想把黑陶罐抱走。

等那青年簽完字,韓孔雀快了一步,把黑陶罐抱了起來,直接放在了他身後。

「你這是幹什麼?」江林看著韓孔雀,有點不知所措。

韓孔雀道:「交易已經完成,這件漢代黑陶已經是屬於我的了,以後遇到這種事情,請早行一步。」

「怎麼回事?等等,我的頭腦有點亂,我付了錢,東西應該是我的對吧?」江林看著韓孔雀道。

韓孔雀道:「這個我不知道,不過是我跟那位小兄弟簽訂的轉讓協議,你要不?白紙黑字寫的清楚,轉讓漢代黑陶罐一隻,作價三千元,好像是你代為支付的。」

韓孔雀笑呵呵的拿著剛才青年簽字的文件,笑的極其囂張。

「你小子坑我?」江林惡狠狠的道。

韓孔雀道:「行了,誰讓你不守規矩,我的博物館要開張,這樣的東西自然也缺乏,你就不要在這裡搗亂了,你們要是真有本事,外面這麼多東西,自己去搶就行了。」

韓孔雀可不管一邊咬牙切齒的江林,他看著外面不斷湧來的人群,他知道,後面來的人,已經不止是錢家角的村民,因為周圍村民拿來的東西,跟那些人拿來的明顯不同。

村裡人拿來的東西雖然質量普遍不高,但差不多都是真東西,他們拿來的最多的就是銅盆銅碗銅香爐,其次就是一些首飾。再次就是書本。

而後來的那些人,拿來的最多的還是瓷器,各式各樣的瓷器,還有書畫,這些人應該是在高大山他們出現之後,得到消息的一些專業人士。

這些人來這裡肯定是想做免費鑒定的,就算他們有些好東西。也不會在這裡賣,所以韓孔雀看著魚龍混雜的現場,已經沒有多少興趣。

韓孔雀低聲跟錢種樹說了幾句,讓他指出了一些本村的村民,韓孔雀專門針對這些人,做了一些鑒定。

幸虧其他人也不是沖著韓孔雀來的。人家來這裡完全是為了那些老專家,所以韓孔雀這邊到是輕鬆了。

在鑒定了幾個玉石手鐲和掛件之後,韓孔雀又出門看了一些門窗和木材,這些都不是很好的木材,除了一副用橡木打造的床板之外,其他都是些普通木材,並沒有什麼收藏價值。

實際上這樣才算正常。如果這裡不是錢謙益和柳如是隱藏後代的地方,而且錢謙益的衣冠冢也藏在這裡,這個小山村是絕對不可能有多少古玩的。

這次過來,韓孔雀收到了不少東西,不過都是些普通東西,價值都在幾百上千元之間,真正好東西也不過是那套醫書,還有九國志和十國紀年。當然,那枚精美的竹子幣也算是這次的重要收穫。

貴重的東西韓孔雀自己收入了背包,其他東西讓韓星打包放在了車上,有老張看著,韓孔雀也不怕被人搶了,再說,就算被搶了。也沒有多大損失。

今天下午雖然沒有收到什麼好東西,不過幫助錢家角認清了自己的祖宗,卻讓他跟錢家角的村民關係更加親近,這從韓孔雀走在錢家角的街道上就能看出來。

原來他雖然也對錢家角有所幫助。遇到了錢家角的村民,別人也會跟他打招呼,不過那時打招呼,更多的是禮貌,而這時,韓孔雀明顯感覺到了親切。

韓孔雀微笑著跟遇到的所有人打招呼,直到走出錢家角村。

休整地下水道的任務已經交給了李信,如果李信能夠完全勝任,韓孔雀也就不再這裡多加停留了,畢竟魔都市中他還有很多事情需要處理。

等韓孔雀跟李信做了一次溝通,把他的一些想法全部說清楚,像有的地方,用鑽機打孔疏通水脈已經不行,必須要用到挖井工程隊把地面挖開,這時不管是溝通兩條水道,還是把一條水道堵上,都能輕易而舉的完成。

通過交談,韓孔雀發現李信這個人雖然有本事,但卻沒有多少傲氣,這讓韓孔雀更加放心的把工程交給他。

在韓孔雀把整個工程,以五十萬的價格承包給李信之後,這位始終淡然的大師,也不可避免的激動了。

李信雖然被人尊稱為大師,但他這樣的風水師,畢竟在現代社會沒有多少社會地位,所以平時像水廠確定地基的活,已經算是大活了。

畢竟這麼做一次,他就可以獲得兩千元的收入,而平時周圍鄉村的村民請他,也不過是給兩百塊。

所以他就算生意好的時候,一個月的收入也不過超過一萬塊,這樣一算,五十萬的收入,足可以頂上他四五年的收入了,這又怎麼不讓他高興?

現代的風水師可不是不食人間煙火的高人,李信也有老婆孩子,也有父母高唐建在,所以他也需要錢財,來讓妻兒老小過上更好的生活。

看著心滿意足的李信,韓孔雀道:「李大師很需要錢?」

李通道:「怎麼能不需要?我今年四十八歲了,老母和老父都已高齡,而且孩子也要大學畢業了,如果沒有錢預備著,遇到了事情肯定要悲催。」

「你已經四十八了?真是看不出來。」韓孔雀看著如四十許人的李信,用健壯如牛來形容也不為過,這個樣子,你就算是說的三十歲也沒有人有意見,但你說他四十八歲,卻肯定沒有幾人會相信。

「我修鍊的是道家養生功,講究的就是個清靜無為,心靜自然涼,心情平靜了,情緒波動不大,自然就保養的好了點。」李信因為知道韓孔雀也是練武之人,所以也就沒有什麼好隱瞞的,直接說出來自己也是修鍊之人。

韓孔雀道:「怪不得道家的高人都是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原來跟修鍊有關。」韓孔雀道。

李信笑道:「那樣的人生態度,應該跟修鍊沒有多少關係,這不過是道家的養生哲學,道家追求清靜無為,所以真正的道家高手,都是你說的那樣雲淡風輕,一副世外高人狀。」

「這個倒是不用謙虛,你們確實是高人,不知道李信大師有沒有想法,走出去做些事情?」韓孔雀最後問道。

李通道:「韓先生在其他地方還有這樣的工程?」

韓孔雀道:「過一段日子,我自己的私人博物館就要批下來了,我需要一些考古方面的專家,我看李大師就是一個很好的幫手,不知道能不能過來幫幫忙?」

「考古?」李信懷疑的看了一眼韓孔雀,沒有再說話,他們學風水之術的,被人拉著去考古,那就是盜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