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八十三章珠冠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它就會變成普通的方解石。 文石和方解石雖然化學成分一樣都是碳酸鈣成分,然而它們的物理結晶形態和光澤卻大不一樣,這就是時間長久后導致珍珠變色的關鍵原因。 不過珍珠輕度變黃以後,還有一些補...

本章獻給一代奇女子柳如是,一位愧殺絕大多數男兒的奇女子。

本人生日就要到了,有空的兄弟到本書首頁點個祝福,免費的,位置在書評區上面一點,每人能送一次免費禮盒。

俗活說得好,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真品跟贗品一比,就算不用聽音,只是看錶象,也能有所發現,真品的光澤和製造工藝,跟粗製濫造的贗品是沒法比的。

看著那失魂落魄走出院子的青年,韓孔雀也只能搖頭。

「你還真是個好人,這種一眼假的東西,你也給他解釋的通透。」江林見過太多的專家教授,也找過很多專業鑒定師外出尋寶。

那些人的眼睛往往都是長在頭頂上的,他們的鑒定完成之後,絕對不會多說什麼。

他們信奉少說不錯,一般都是那麼幾個評語,像真的,看不好,就是這麼幾個字,他們是絕對不會給你解釋,這東西怎麼真,又怎麼是假的。

「你們在幹什麼?那麼多人拿著東西呢?怎麼不鑒定?」韓孔雀看著江林他們,他們身邊雖然也有以些人,但那些人都是沒帶東西過來看熱鬧的。

而圍攏在他身邊的,卻都拿著東西,這一時之間,韓孔雀有點摸不著頭腦。

聽到了韓孔雀的問話,江林無語,而他旁邊的一個中年婦女則道:「剛才七叔又拿來了一隻銅碗,那個老爺子鑒定了一下,說值十塊,所以就沒有人找他們鑒定了。」

「銅碗?十塊?」韓孔雀還是一頭霧水。

這時,上午賣給他第一件藏品的那個老頭,又擠到了他身邊:「一百塊,我賣給你。」

韓孔雀也是無語,這樣的銅碗他實在是不想要啊!

這時他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這老頭肯定是不太信任韓孔雀。所以明明有兩隻銅碗,上午也不過是賣給了他一隻。

下午他看人多了,才又拿來了另外一隻,肯定是想要賣個高價。

不過,給這老頭做鑒定的鑒定師,也肯定是不想要這東西的,但他也不能明說不要。要不然後面的鑒定就要受影響,所以他就隨口出了一個低價,想要讓老頭知難而退,自己滾蛋。

不過他這麼一來,可就壞了,這麼做肯定會讓村裡人心存懷疑。畢竟那是銅碗,就算賣廢銅,也能賣個一二十元,你現在出十元,這肯定是要做奸商的節奏啊!

這些村民雖然不懂古玩的價格,但他們可是知道廢銅的價格,一件就算賣廢銅都能賣二十元的銅碗。你只給十元就想收到手,那不是奸商是什麼?

所以,受到那位鑒定師的連累,高大山一行人的跟前,現在一個找他們鑒定的也沒有了,當然,偶爾過去一個,也足以把他們氣死。

因為過去找他們鑒定的人。就算鑒定完了他們出個高價想要收購,人家也不賣給他,全都拿著東西,又跑到韓孔雀這辦排隊來了。

之所以找他們鑒定,是閑著沒事,先找找自信,反正他們所有人的鑒定都是免費的。

當韓孔雀鑒定幾個手鐲時。那個舒為民那裡又接到了一件東西,那是一件珠冠,珠冠就是一頂用珠子裝飾的帽子。

說珠冠也許你還沒有什麼印象,但說起鳳冠你就知道了。放在舒為民桌子上的就是一頂鳳冠,只不過這頂鳳冠不是金玉製品,上面也沒有鑲嵌寶石,而是一頂用珍珠串起來的鳳冠,所以也可直接叫成珠冠。

本來這頂珠冠是送到了高大山手裡的,因為他對珠寶不算在行,所以就轉給了舒為民,不過此時舒為民被人tio戲了幾次,正在氣頭上,所以他看到這頂珠冠,根本就沒用正眼看。

現在誰還用珠冠?

最後一批用珠冠結婚的,也要追朔道六七十年前。

保存了最少六七十年的一頂珍珠帽子,而且還保存的不當,上面的珍珠已經完全變黃。

所以舒為民只是隨意看了一眼,就知道這些珍珠已經沒有了處理修復的必要。

所以,這麼一頂沒有價值的珠冠,落在了舒為民的手裡,自然是沒有一點讚美。

「珠冠,上面用珍珠串成,珍珠已經變黃,沒有修復的必要,帽子上使用了一些金銀線,不過不多,這樣的帽子除非是宮裡的鳳冠,要不然是沒有一點價值的。」舒為民幾句話就把那人打發了。

雖然韓孔雀正在鑒定手鐲,不過這些手鐲不是金銀的,就是玉石翡翠的,民間的東西,質量就沒有很好的,不過東西倒是真的。

這些東西一般都是祖傳的,所以那些人拿來,也不過是想讓韓孔雀鑒定一下,詢問一下能夠值多少錢,至於賣的,倒是一個都沒有。

所以韓孔雀鑒定的很輕鬆,那邊舒為民被tio戲,他自然也看到了,等舒為民幾句話,就把那頂珠冠判了死刑,韓孔雀就樂了。

另一邊的高大山他們也感覺不好,不過還沒等高大山開口,韓孔雀就先開口了:「那頂珠冠先拿過來給我看一下吧1

韓孔雀剛說完,高大山在一邊也開口了:「拿過來我看看吧1

那個捧著珠冠的男子,看了看韓孔雀又看了看高大山,最後還是把珠冠送到了韓孔雀面前,畢竟韓孔雀的人品,比那些老傢伙要堅挺點。

韓孔雀笑呵呵的看著那頂珠冠,只是搭眼一看就能看出,剛才舒為民說的都是對的,雖然是對的,但你不能這麼說,你這麼說不是傷人嗎?

人家祖輩傳下來的傳家寶,被你貶的一文不值,是誰心裡都不舒服。

韓孔雀道:「看樣子傳了很多年了。」

錢種樹又當起了解說員:「這是我們家族的長房,別看他比我小不了多少,論輩分他得叫我爺爺。」

韓孔雀也是農村出身,所以錢種樹一說,他就知道為什麼了,以前長房結婚是最早的,又因為長房分家獲得的財產最多,所以一般長房的日子都比別家要好。

這條件好了,自然就會早婚早育。這樣經營幾代人,長房每代都會早婚,所以他們這一房傳承的就格外的快,所以歲數相當的人,長房的孩子輩分就要校

錢種樹繼續道:「這珠冠應該是祖上傳下來的傳家寶,它最少也有三百七八十年的歷史了,是我們錢家世代相傳的寶物。」

「生綃一幅紅妝影。玉貌珠冠方頂。歲月不饒人啊!哪怕你芳華絕代,也經不起歲月沖刷,幾百年光陰一瞬即逝,物雖在人以亡。」韓孔雀看著這頂珠冠,十分感慨的道。

高大山幾個老頭湊在一起嘀咕了幾句,幾個人也就大體猜到了這頂鳳冠的來歷。

「你知道這頂珠冠的來歷?」那個中年漢子道。

韓孔雀道:「剛才我說的那兩句詩。是清代袁枚贊柳如是的《題柳如是畫像》詩,雖然不知道他說的珠冠是不是這頂,但柳如是有一頂價值千金的珠冠是肯定的。」

「柳如是的珠冠,怎麼會是我們家的傳家寶?」錢種樹道。

韓孔雀笑道:「錢謙益的孩子都是有記錄的,而柳如是歷史上記載只有一個女兒,這說明當時老錢雖然年紀不小,但還是有本事讓柳如是懷孕的。所以,如果錢謙益想要隱藏起一個孩子,自然是隱藏柳如是的孩子最容易。」

江林嘆道:「錢謙益娶柳如是時已經五十九歲了吧?這樣還能有孩子?」

「當然有,這個可是有歷史記載的,柳如是死時,她與錢謙益生的女兒已經十七歲,已經嫁人,所以不要懷疑老錢的能力。」韓孔雀道。

聽到兩個年輕人tio戲他們可能的祖上。錢種樹榦咳了幾聲。

韓孔雀一看錢種樹,立即收起笑容,那可是人家的祖宗,他們在這裡調侃人家的祖宗,怎麼說也不是太過尊重人家。

「韓先生還是先說說這個珠冠,你怎麼會認為是柳如是的呢?」錢謙益道。

韓孔雀道:「柳如是有一頂價值千金的珠冠,而這頂珠冠上串了那麼多珍珠。這在古代,足可以說是價值千金了。

再加上你們錢家跟錢謙益的關係,這頂珠冠也就只有可能是柳如是的了。

要知道錢謙益到了晚年,已經很窮了。他能夠留給後人這麼一頂珠冠,也就應該是柳如是的。

如果錢謙益真的因為反清被抄家,也只有柳如是的孩子,才能成功隱藏在這裡。

他的其他孩子,可沒法隱瞞,所以種種原因結合起來,你們也只有是柳如是和錢謙益的後代,才能隱藏在這裡。」

雖然看不慣韓孔雀的,但高大山他們此時也只有點頭承認,像這種穿滿珍珠的珠冠,在古代,絕對不是普通人能夠戴的起的。

「剛才那位老專家說這頂珠冠毀了,已經沒有修復的必要,難道這上面的黃色珍珠,還能修復?」這是傳家寶自然是不能賣的,但是能夠讓這頂珠冠重放光芒,他們作為後輩,還是要儘力的。

韓孔雀道:「珍珠的色澤雖然非常美觀,非常柔和而奪目,但卻經不起長時間的考驗,一般保養的珍珠經過幾十年就會變成普通的黃色,同時失去美麗的珍珠光澤,這就是通常俗話所說的「人老珠黃」。

這主要原因是組成珍珠的文石礦物的物理性質不穩定,時間一長,它就會變成普通的方解石。

文石和方解石雖然化學成分一樣都是碳酸鈣成分,然而它們的物理結晶形態和光澤卻大不一樣,這就是時間長久后導致珍珠變色的關鍵原因。

不過珍珠輕度變黃以後,還有一些補救方法,即用稀鹽酸浸泡,便可溶掉變黃的外殼,而使珍珠重現晶瑩絢麗、光彩迷人的色澤。

但如果珍珠顏色變得太嚴重了,那這樣子處理也難以逆轉珍珠的靚麗光澤了,深度處理只能破壞珍珠的表皮。

像這樣的祖輩傳下來的,已經存放幾百年以上的珍珠飾物,已經變成暗淡的黃色,這樣的已經是很嚴重的了,如果深度處理,肯定會破壞珍珠的表皮。

修復只能對於變黃尚限於表層的珍珠,這樣的已經沒有好辦法修復了。其實這頂珠冠的存在也只是一個紀念,修補修復已經沒有什麼作用。」

「真沒想到我們居然是柳如是的後人。」錢種樹幽幽的道。

韓孔雀道:「柳如是可比錢謙益出名多了,而且她也比錢謙益英雄,她雖然出身低,但她做的事情可是不讓鬚眉。

柳如是為秦淮八艷之首,明末清初的名妓。她天資聰慧,容貌俏麗。擅長詩文,雖身在青lu,卻憎惡賣笑生涯。

她喜歡我行我素,儒巾素服做男子打扮,與諸名士高談闊論,寫詩作賦。她的詩哀婉動人。時人稱之『艷過六朝,情深班蔡』。

她的畫嫻熟簡約,清麗有致;書法也深得後人讚賞,稱其為『鐵腕懷銀鉤,曾將妙蹤收』。她敢愛敢恨,抽刀斷琴,性格剛烈。曾加入抗清的大軍。

柳如是的一生頗為傳奇,她的情感一波三折,在二十三歲那年嫁與東林黨領袖錢謙益。她以一個卑微的藝妓身份被文壇領袖錢謙益以正妻之禮迎娶過門,成為尚書夫人。

有這樣一位女子做祖宗,你又有什麼可嘆息的?」

所有人都瞪著韓孔雀,韓孔雀道:「怎麼了?我有什麼說錯了嗎?」

江林道:「你更適合當柳如是的後人,你看他們這些姓錢的,有哪一個遺傳了柳如是錢謙益的文採風li?」

錢種樹嘆息了一聲站起身道:「我們還真是愧對祖先。韓先生說的真好,有這麼一位祖先,我們應該感到光榮,韓先生,你剛才說的話,能不能再說一遍。

我想記下來,給我們的這位老祖宗刻碑立傳。讓我們所有的後人,都看到她的作為,她一位女子能夠做到的事情,我們這些後輩都應該做的更好。」

韓孔雀無語。而江林可是快人快語:「我想你們這點就不要太過認真了,像柳如是那樣的才女,就算送你們架飛機,你們也追不上她。」

人家柳如是琴棋書畫,詩詞歌賦樣樣精絕,而且豪邁絕倫,英雄無雙,再看她這些後人,一個個畏畏縮縮暮氣沉沉,哪有一點祖輩的風采?

江林的嘴雖然毒,但他的這些話,也足以鞭策錢家一眾人了。

正當韓孔雀把那頂珠冠還給中年漢子時,那位中年漢子卻沒有接:「韓先生,剛才那位老先生把我們祖先的這頂珠冠貶的一文不值,我現在就想知道,我們祖上這頂珠冠,到底值不值錢?」

韓孔雀拿著珠冠細看:「如果單憑這頂珠冠,價值不會超過五萬,如果加上你祖宗的威名,足值千金。」

「千金是多少錢?韓先生你不說出來我們也不會算。」中年漢子十分執拗,看來剛才被舒為民氣得不輕,現在這是要打舒為民的臉。

韓孔雀無奈,不過他心中還是很樂意打那些所謂老專家的臉的,所以他立即出口道:「就按照千兩黃金計算,一兩金子就算三十七克,那也是三萬七千多克,按照四百元一克計算的話,價值也超過一千五百萬了。」

雖然明知道這是韓孔雀在打自己的臉,但舒為民還真沒法反駁,柳如是的鳳冠,值不值一千五百萬?

這還真不好說,如果這頂鳳冠上拍,肯定有很多人因為柳如是,甘願高價收到手,不說別人,只是韓孔雀就十分想要這頂鳳冠。

柳如是這個女人雖然現代人都不可能見到,但她實在是太過有名了,這樣的一個女人的東西,只要有點能力的男人,都會想要的吧?

「謝謝韓先生,晚上韓先生不要走了,到時候我一定敬韓先生一杯酒。」中年漢子道。

說完,他就想伸手拿回珠冠,就在韓孔雀伸手把珠冠送出時,珠冠居然一軟,一邊塌陷了下去。

這種情形,立即引起了韓孔雀的注意:「等等。」

韓孔雀又收回了珠冠:「這珠冠裡面好像藏了東西。」

「藏了東西?」離韓孔雀最近的中年漢子和錢種樹,同時驚聲問道。

韓孔雀道:「你們也可以摸摸,這其實就是頂帽子,做出來就是要給人帶的,所以裡面應該是很軟和的,可現在裡面明顯有一處地方很硬,摸著到像是印章之類的。」

「我看看。」中年漢子拿過那頂鳳冠,仔細看起來。

「有東西?」錢種樹緊張的問道。

雖然現在他們已經相信自己是錢謙益的後人,但要說是柳如是的後人,還沒有確實的證據,如果在這頂珠冠之中發現了柳如是的印章,那可就是真真正正的證據。

作為柳如是和錢謙益的後人,他們錢家可就出名了,他們可是地地道道的名門之後。

「隱藏在帽子裡面,好像不好拿出來。」中年漢子道。

錢種樹道:「一定要拿出來,就算破壞一點珠冠也沒事,總是能夠修復的。」

韓孔雀道:「應該不用破壞珠冠,既然東西能夠完整的放進去,那就應該能夠輕易拿出來。」

「給韓先生,讓韓先生看看。」錢種樹立即道。

看到珠冠再次落入韓孔雀的手裡,高大山、江林、舒為民等人都瞪大了眼睛,想還能發現什麼。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