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八十二章銀元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 本來在一邊看熱鬧的高大山和江林,看韓孔雀要翻臉,趕忙看了過來,江林道:「小韓,你不會真把名字刻在了凳子上吧?」 「我有那麼二嗎?那幾張白紙是我的,上面有我今天中午收購的東西的一些記...

「韓先生,給你這個,我祖爺爺說了,你是個好人,他讓我把這本書也給你,你看著給點錢,幫助我們村子里的一些孤寡就行了。

我祖爺爺說,這些書也不是全部屬於他,這麼些年,他也就保存起來了這麼兩本,其他的都毀了。」錢大妞直接把一本厚厚的書本,直接拍到了韓孔雀的手上。

韓孔雀低頭一看:「十國紀年?我曰。」

韓孔雀直接爆粗,不過他很快反應過來,等看到了那有點暗淡的藏書印之後,他直接把這本書拍到了江林手裡。

「你看看,這就是回報,趕緊的脫衣服,我也不用你從這裡裸奔回魔都,你就圍著錢家角跑一圈就行了。」

「我次奧,這又是一本錢謙益藏書?剛才是一本九國志,這十國紀年又是什麼玩意?」江林傻眼了。

韓孔雀哈哈大笑:「大嫂,我給你開一張三百萬的支票,這種現金支票,去銀行就能換成現金,你們自己看著辦。」

劉恕的《十國紀年》,也是一本有明確記載,毀於絳雲樓火災的孤本,如果只出現一本九國志,還不能證明錢謙益弄虛作假,藏起來了很多珍貴古籍,那現在十國紀年的出現,就能確定無疑了。

一本可能是意外流失出來的,兩本就不好解釋了。

「你小子這是什麼運氣?」江林憤怒的道。

「不管我是什麼運氣,總歸是我好人有好報,你不會說話當那啥吧?這話音還沒落地呢!如果出爾反爾,那可就太過糟蹋人品了。」韓孔雀死追猛打的道。

江林道:「算了,哥們認栽,你換個條件,算哥們欠你一次人情。」

「這樣啊1韓孔雀摸著下巴,仔細想著,這個人情要怎麼利用。

「不用這麼認真吧?人情還是要省著點用的好。」看到韓孔雀那副。立即就想要他還人情的樣子,江林有點心中發寒,害怕韓孔雀提出什麼過分的要求。

韓孔雀道:「你放心,我可沒有你那麼無恥,連朋友都算計,聽說那邊將要蓋房子?你就以成本價給我留幾套吧!

不過,這個我可是花錢買的。所以不算人情,你看我這邊怎麼樣?在那邊我打算蓋一些員工宿舍,不過,我沒有這方面的人才,你支援一下,就當做還我人情了。」

聽了韓孔雀的條件。江林明顯鬆了口氣,這樣的條件對他來說實在是太簡單了。

所以江林深怕韓孔雀會反悔,他立即道:「李雲聰你過來,他是我們集團的工程師,你要蓋什麼房子,讓他給你設計規劃一下就行了。

我那邊蓋的是別墅區,如果你需要。我就給你留幾套,好了,我還有事,李雲聰你留下幫一下他,我走了。」

「他跑的那麼快乾什麼?」韓孔雀瞪著江林,有點莫名其妙。

「李先生,以後要麻煩你了,你看我們這邊。要蓋一批小區房,怎麼設計合理?」韓孔雀指著周圍的荒地道。

這邊出了丘陵就是水庫,沒有利用的也是一些山溝,就算有些平地,平地上也有不少大石頭,這些的石頭跟真水觀地下的石頭是一樣的,都是十分堅硬的青石。所以要想清除這些石頭,花費的代價絕對少不了。

李雲聰道:「在錢家角北面建房不合適,除非是平整出一座山丘。要不然,那些地方都是不合適的。

如果是在村子南邊,或者是在村子的原址上蓋房,就一點問題都沒有,那邊我們公司早就探測過,有現成的圖紙可以借用。」

韓孔雀道:「那邊的耕地我們不能用,北面這些屬於我們水廠的商業用地,這邊都是山地,要改變用途建設商品房還行,那面的耕地就不用破壞了,太麻煩了。」

李雲聰道:「如果是這樣的話,成本會很高。」

「怎麼高也搞不過市區的房價。」韓孔雀道。

李雲聰笑了:「這倒是,如果您真想在這裡建房,那我就派人過來實地探測一下,看看在哪邊合適。」

韓孔雀道:「向你們那邊的工地靠攏准沒錯。」

韓孔雀指著錢家角東面,靠近李家集的地方。

他雖然不懂怎麼建房,但他知道在他周圍這片不行,地下水源太過豐富,就是因為水太多了,把地下都腐蝕空了,在這樣的地方想要建高樓,那簡直是拿人的生命開玩笑。

而錢家角東面的小山嶺,雖然平整起來比較麻煩,花錢也不少,但那邊的地質結構卻比這邊穩固的多,所以在那邊建房,應該沒有一點問題。

而且那邊靠近江林公司建設的別墅區,一些基礎設施他們肯定會跟進的,這樣一來,韓孔雀就能節省下大筆基礎建設的資金。

看到韓孔雀說起來沒完,韓星急了:「大哥,我們趕緊回村吧!再不回去可就晚了。」

「晚了?晚什麼?」韓孔雀摸不著頭腦,不知道韓星說的是什麼。

韓星道:「大哥,錢謙益的藏書可是都流散到了錢家角村的村民手裡,江林和那些老頭都跑到了村子里去了。」

韓孔雀道:「他們去收書了?不要管他們,古籍的保存可不是那麼容易的,如果我手裡的這兩本不是遇到了一個愛書之人,肯定也保存不到現在。」

「那我們也要儘快過去看看,今天上午大哥出手那麼大方,肯定有人聞風而來,沒準今天下午出現的東西,比上午的還要好。」韓星道。

韓孔雀一想,還真是這樣,畢竟今天上午他的動作大了點,只是一上午就出去了差不多上千萬,而且收的東西都很不起眼,就是幾本書和一些銀幣。

這些東西的價格,可是完全出乎錢家角村民的意料之外的,就連比較有見識的錢種樹也沒有想到,這麼點小東西,居然就可以跟他們家那些媲美故宮門海的大銅缸相提並論。

這樣的事情。原來也不過是從電視上看過,而現在,卻真實的發生在他們眼前,遇到了這樣的事情,怎麼會不讓人瘋狂?

所以當韓孔雀來到錢家角的大隊部的時候,那瘋狂的場面,就連經歷了上午那熱鬧景象的韓孔雀。也有點咋舌。

只見院子里人山人海,只是粗略算算,人數就不少於千人,這麼多人,圍在五六張桌子外面,直接把整個院子堵得水泄不通。

「韓先生來了。韓先生來了。」

「都讓一讓,讓韓先生進去。」

韓孔雀一邊走一邊看著來的這些村民,雖然大多數都是來看熱鬧的,但還是有很多人拿著一些東西,其中鍋碗瓢盆韓孔雀幾乎都看到了。

香爐銅碗已經不稀奇,茶具餐具都來了,除了這些。還有幾個人居然抬著幾根木頭放在了院子門口。

韓孔雀走到他原來的位置時,上面已經有人在座了,而且做得很穩當。

只是看樣子,人家要比韓孔雀更加專業,魔都博物館副館長、魔都收藏協會理事,魔都珠寶協會副會長舒為民。

這個叫舒為民的老頭,就是除了高大山之外,對韓孔雀最看不上。也是敵意最明顯的一個,就是他認為,韓孔雀和錢種樹,合夥掏空了那座古墓。

雖然現在韓孔雀的嫌疑好像要洗清,不過他也沒有對韓孔雀擺出好臉色。

這老頭在看到韓孔雀走到他身邊之後,只是哼了一聲,就繼續觀看他手中的一本書。

看到他那個樣子。韓孔雀蛋疼了:「對不起這是我的位置。」

既然人家不給自己面子,韓孔雀自然也不會給他留臉。

「你的位置?上面刻著你名字了?」舒為民連眼皮都沒翻,直接把韓孔雀堵了回去。

韓孔雀看著這老頭拿著一本呼家將,在那裡煞有介事的翻看。他笑了:「你別說,我還真是在這裡刻名字了,就在您老的臀部下面。」

看到韓孔雀指著自己的臀部,舒為民不舒服了,他低頭看了一下,他做的地方墊了幾張白紙。

他當然不會認為韓孔雀真的在凳子上刻了名字,所以只是看了一眼,也就不再理會韓孔雀。

他就是不讓地方,難道韓孔雀還能把他老人家扔出去?

「老人家,把別人的名字坐在臀部之下,是很不禮貌的事情。」這次韓孔雀的臉色變了。

本來在一邊看熱鬧的高大山和江林,看韓孔雀要翻臉,趕忙看了過來,江林道:「小韓,你不會真把名字刻在了凳子上吧?」

「我有那麼二嗎?那幾張白紙是我的,上面有我今天中午收購的東西的一些記錄,當然,上面也有我的名字。」韓孔雀臉色難看的道。

江林和高大山瞪著韓孔雀,說不出話來。

而韓孔雀看著舒為民還在那裡穩坐如山,他更生氣了:「老人家,我尊敬你,你可以不蹬著鼻子上臉,你問過別人沒有,就可以隨便把別人的東西做在下面?」

「這位專家,我們可沒有請你們來,您這位大神我們也請不起,您還是趕緊挪挪地方吧1這時錢種樹走了過來,直接開始趕舒為民了。

看到舒為民獃獃愣愣的,好像痴傻了,錢種樹更看不上眼了:「這位專家,你手裡拿的就是一本小說,平時我孫子沒事讀著玩的,這是我小時候買的,如果你要喜歡,我就送給你了,你就不要研究了,再研究,他也不過四十年歷史。」

聽到了錢種樹的話,舒為民的臉騰的一下紅了,而周圍的村民看到他那個樣子,全都笑了,頓時院子里的笑聲震天。

呼家將這本章回體,在六七十年代還是十分暢銷的,那個時候正好在動亂時期,可以說文化娛樂活動十分有限,像這樣,在農村都是被一些老人看了用來講古的,所以當時這樣雖然被毀了不少,但也有一部分在農村保存了下來。

舒為民丟了個大人,這還主要是他根本不是書畫古籍方面的專家,從他的名頭看,他主攻的是珠寶。

你說一個珠寶方面的專家,抱著一本小說鑒定來鑒定去的。那不丟人才怪了。

看到舒為民敗退了,韓孔雀笑嘻嘻的坐在了位子上,那幾張紙,被他拿起來隨手撕的粉碎,扔到了桌子下面的垃圾桶里。

這張紙上是他上午收藏的一些記錄,還有他對一些東西的一些評語,中午吃飯時放在這裡沒有拿。沒想到被舒為民當做了墊子墊在了凳子上用了。

「韓先生你看看我這些袁大頭,看看值不值錢,到底值多少錢?」韓孔雀剛坐下,就有一個年輕人竄到了他的跟前,送到他面前一把銀元。

韓孔雀一看這些銀元就知道是假貨,而且是粗製濫造的一眼假。這樣的東西在八九十年代十分流行,那個時候,很多人都知道了銀元,特別是袁大頭值錢。

所以就有很多不法之徒,大量製造了走進農村騙人,那時候袁大頭的知名度十分高,就算是五六十歲的老頭老太太都知道。一枚袁大頭值三百多塊,如果是稀少品種價值能夠上千。

那個時代,農村當中的萬元戶都不多,一枚袁大頭就有可能上千塊,所以這樣的東西,還是十分引人注目的。

就是借著這種心理,那些騙子每個人腰裡都會纏上一圈袁大頭,走鄉串戶的騙人。他們會告訴你,缺少路費什麼的,不得以賤賣一些銀元,本來值三百的,他們可以一百賣,當然,如果你講價。五十他們也會賣得。

這個年輕人拿過來的銀元,應該就是那個時候製造的,因為看起來不像是新的。

韓孔雀心裡有數了,才道:「你這些銀元是從哪裡來的?」

青年還沒說話。坐在韓孔雀身邊的錢種樹說話了:「這小子鬼迷心竅了,花了三萬多塊,從一個外鄉人手裡買的,我們都說是騙人的,可他就是不信,韓先生,這些銀元有問題吧?」

這時那個青年道:「村長你不知道就不要亂說,實話告訴你們,你們知道我為什麼一定要買這些銀元?不是我傻,因為是我親眼看到那人從山裡挖出來的。

那天我在山上放羊,遠遠的就看到一個人在河壩邊上那座山丘上忙活,等我趕著羊過去,那人正好從地下挖出來了一個陶罐,陶罐里裝滿了銀元。」

「你就這樣把那些銀元全買下來了?」韓孔雀吃驚的道。

青年道:「挖寶這種事情被我看到了,自然是見面分一半,那人在我們村的地頭上挖出來了寶貝,我當然不可能便宜了他。

所以最後東西全都留給我,我補償給了他一萬塊,對外面說,我就說我花了三萬買的,其實是從北面小山頭上挖出來的。」

韓孔雀無語,這樣的騙術屢見不鮮,到了現在這個年代,居然還有人會受騙。

「從山裡挖的?你小子嘴可夠嚴實的,居然藏了這麼長時間都沒有外漏。」周圍有村民羨慕的看著青年道。

韓孔雀對青年道:「你就沒有想到有可能是受騙?那人是不是說,他為了尋寶已經把路費花光了?是不是讓你給他一部分現金,讓他做路費?你認為有便宜可占,所以就把銀元全部留下了,只給了他一少部分錢,做路費?」

「就是這樣,你怎麼知道?」青年看著韓孔雀。

韓孔雀苦笑:「這麼簡單的騙術難道你就沒有懷疑過?」

「真是騙局?」錢種樹驚訝的道。

韓孔雀道:「這些銀元都有問題,所以應該是受騙了。」

「不可能,那是我親自看著挖出來的,怎麼可能是假的?」青年不信。

韓孔雀道:「其實鑒定真假很容易,真銀圓的成色一般含銀量都在90%左右,達到此含銀量的銀圓,色澤潤白柔和,擦去污后,有很強的光澤。

而成色低的銀圓或假銀圓,色澤暗淡,你看你拿來的這些銀元,全都帶著灰黑色。

含紅銅的銀圓帶微紅色,含黃銅的銀圓帶微黃色,含白銅的銀圓帶微青色,含鋅的銀圓帶青灰色,含鉛的銀圓帶灰黑色,很明顯,你這些銀元都含鉛。」

韓孔雀搖了搖頭不再說話,看到青年還是不死心,錢種樹道:「剛才韓先生說的這些如果你不信,難道你自己還不能鑒定一下?

不要說你不知道銀元怎麼鑒定,電視上不上天天演?誰收到了銀元,不都是先使勁吹一下,再快速放在耳邊聽音?」

韓孔雀笑道:「真銀圓敲擊后發出的聲音純正婉轉、柔和,感覺沉穩,夾銅或夾鉛的假銀圓,聲音獃滯而沒有轉音。

如果你沒有真品銀元對比,也許感覺不會那麼明顯,但有了對比,你就可以清楚的知道,你那些應該是不對的,這是上午我收的十枚真品袁大頭,你可以吹一下聽聽,比較一下,跟你的那些銀元肯定不同。」

韓孔雀遞給了那個青年一枚袁大頭,讓他試一試。

古玩鑒定說簡單很簡單,但只是紙上談兵是絕對不行的,就像鑒定銀元,很多人都知道聽音辨真假,可沒有聽過見過真品,沒有了對比,就算你拿到了假貨,也不能輕鬆辨別出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