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八十一章文章宗主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4-06-17 01:37  |  字數:5757字

故事雖然是假的,但說的人物品性卻是真的,本章獻給一直被人冤枉的反清英雄錢謙益。求月票。

還有一個事,本人生日就要到了,有空的兄弟到本書首頁點個祝福,免費的,位置在書評區上面一點,每人能送一次免費禮盒。感謝milk布衣和消逝δ回憶兄弟的一個生日紅包。

據說絳雲起火時,錢謙益指揮烈焰上,大叫:『天能燒我屋內書,不能燒我腹內書。『

事後又痛心疾首地說:『甲申之亂,古今書史圖籍一大劫也,吾家庚寅之火,江左書史圖籍一小劫也。」

這次絳雲樓之火很出名,所以廣為流傳,但現在看來,這次大火,也許是錢謙益故意為之。

因為他清楚的說出了九國志是在那次大火中燒毀了的,可現在那本留有錢謙益藏書印的九國志,正在韓孔雀的背包之中。

從這裡也可以證明,那次的大火,也不過是錢謙益為了轉移大量藏書玩的小把戲罷了。

看了這封書信,高大山等人自然也想通了這一點,但他們想不明白的是,這裡的藏書都到哪裡去了。

看到了高大山的疑惑,韓孔雀道:「這裡的藏書後來應該是被真水觀的道人得到了,但真水觀在抗日戰爭時期,被日本人的炮火毀了。

所以一部分藏書毀於戰火,而剩下的一部分,被錢家角的村民分的了。

如果那些書籍一直藏在這裡還沒什麼,其出世了,更是多災多難,由於村民根本不知道那些古籍的重要,所以被毀了一部分。

幸虧村子裡一位老人喜愛書籍,所以收藏了一部分,但建國之後,又損毀了一部分,留到現在的也許只有那一本九國志了。」

「九國志?錢謙益收藏的那本路振的九國志?」高大山道。

韓孔雀道:「對。就是那本,今天上午我給村子裡的村民鑒定一些古物,九國志就是其中一件,當時因為上面的錢謙益印,我還懷疑那是高仿之作,不過因為是四十九卷的版本,我才花費了高價買下。沒想到會是真的錢謙益收藏的那本路振的九國志。」

「那其他書呢?錢謙益可是明末藏書大家,如果他要轉移過來書籍,最少也有幾萬本,難道都毀了?」高大山有點不能接受的道。

韓孔雀道:「這就要問錢村長了,就算有些保存了下來,也只可能在錢家角的村民手裡。」

在墓室之中的錢家角的村民。全都面面相覷,他們家裡不要說古籍,就算是小孩子的書本,都被他們當破爛賣了,家裡不能說片紙不存,但也絕對沒有什麼古籍善本。

「你們不會是合起伙來騙我們吧?錢謙益會有一座衣冠冢埋在這裡?你們當我們都是傻瓜啊?」跟高大山一塊來的一個老頭道。

江林此時也涼涼的道:「我大學選修過歷史,那錢謙益可是個地道的漢奸。他會遇到什麼危險?還在這裡立個衣冠冢,你確定這裡錢姓一族是錢謙益的後人?」

韓孔雀無所謂的道:「只要這封信是真的,那就有可能,但是不是錢謙益的後人,又有什麼關係,反正現在這座衣冠冢里什麼都沒有。」

「肯定是被你們藏起來了,現在做的這一切都是演戲吧?」還是那個老頭道。

韓孔雀笑道:「你們不用沖著我來,就算這裡有再多的東西。也不是屬於我的,也落不到我的手裡,所以,這件事情跟我沒關係。」

「我們出去就申請對這裡進行全面考古發掘,希望你們能夠配合。」高大山道。

韓孔雀道:「考古發掘?你來發掘什麼?這裡什麼都沒有,如果錢村長願意,你們可以把這座石棺抬出去。只要不耽誤我的水廠建設,你們怎麼考古,怎麼發掘都跟我沒關係。」

這時,一直沒有說話的一個老頭。從石棺旁邊站起來,道:「我們還真要研究一下這座石棺,這個石棺的歷史絕對要超過五百年,所以它不是元末製作的就是明初製作的,只是看這座石棺,就跟錢謙益沒有多少關係。」

「韓先生,難道這封信是假的,我們的祖上真的不是錢謙益?」錢種樹居然開始向韓孔雀詢問起來了。

韓孔雀道:「我只能說,墓室的第一代主人,肯定不是錢謙益,至於錢謙益怎麼來這裡弄出一個衣冠冢,那我就不知道了。」

錢種樹道:「那錢謙益有沒有可能在這裡立一個衣冠冢?還有那本九國志,到底是不是錢謙益藏書?」

韓孔雀道:「如果能夠再找到一本有記載的,在那次絳雲樓大火之中被燒毀的錢謙益藏書,那就能證明,這裡真是錢謙益的衣冠冢。」

「絳雲樓大火確有其事,但問題是錢謙益為什麼要那麼麻煩,把書藏在這裡,要知道當年他可是開城投降了滿清,在滿清那裡也當了大官的。」江林道。

韓孔雀看了他一樣道:「你還真是看熱鬧的不怕事大?你挑事呢?」

「反正有好處也落不到我手裡,我就是看熱鬧的不怕事大?不過,我也是真的好奇啊!一個第一個帶頭剃髮的漢奸,他怕什麼?難道滿清還會抄他的家?所以他處心積慮的把自己的藏書轉移到了這裡,到底是為什麼?」江林道。

韓孔雀道:「你這樣說可就冤枉路錢謙益,錢謙益這個人在歷史上是個十分有爭議的人物,但說他是漢奸,就有點過了。」

江林道:「過了?當兵臨城下時,柳如是勸錢與其一起投水殉國,錢沉思無語,最後說:水太冷,不能下。柳如是奮身欲沉池水中,卻給錢謙益拉住,最後錢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