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七十八章九國志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呢?」錢大妞道。 韓孔雀拿過那本書,翻開,指著一個印章道:「這是錢謙益的藏書印,這四個字是錢謙益印,所以這不可能是另外的版本。」 「那,這本書不值錢了?」錢大妞十分失望的道。 ...

看到韓孔雀拿著兩本書發獃,錢種樹道:「韓先生,韓先生,你怎麼了?難道這兩本書不對?」

韓孔雀反應過來:「這本陳修園醫書沒什麼不對,這是清乾隆時期的中醫教科書,保存到現在也不容易,是真正的古籍,不過這本九國志就有問題了,因為有傳說這本書毀於一場大火了,所以我現在也拿不定主意它是不是真本。」

「我就說這本九國志不靠譜,要是三國志還差不多。」中年女人嘟囔道。

韓孔雀聽了只有苦笑,你跟她根本說不清楚,當然,韓孔雀也沒想跟她說清楚,畢竟如果這兩本書都是真本古籍,那價值就大了。

「這本九國志我們先不說,大嫂,你這本陳修園醫書確實是好東西,價格也不便宜,但這要得成套,這種醫書一套十六本,你看,這下面寫著呢!陳修園醫書十六種。」韓孔雀把九國志放在了一邊,先把這套醫書弄到手再說。

「韓先生就是有文化,一看就知道是十六本,我家裡還有,應該是十六本,我這就回家去拿。」中年女人到是風風火火的性格,說完撒腿就跑。

「韓先生,這套醫書能值多少錢?」錢種樹問道。

韓孔雀道:「這種古籍還真沒有一套標準定價,清初的醫書,全套的,如果品相完好的話,價格不低,但能夠像這套一樣的,價格應該超過百萬。」

韓孔雀也不是聖人,普通不值錢的東西。他可以說個最高價,甚至可以出個最高價買下來,畢竟錢不多。

但是這樣的珍貴書籍,他可就不敢說的太貴了,不是他想要佔人便宜,而是害怕說多了,讓被人起了珍視之心,認為可能還要貴,這東西就是個寶,如果真讓賣主起了這個心思。他也就沒法受到手了。

「就十幾本書能夠賣到百萬?」錢種樹和周圍的村民。全都差點把眼珠子瞪了出來。

「哎呀!早知道這些古書這麼值錢,當年分真水觀的東西,我也不要金銀了,要書本多好。」

「你拉到吧!就算分給你家書本了。沒準轉眼就擦了屁股。」

「就是。祖爺爺那時是我們村裡最有文化的人。也就是他那種愛書的性格,才能把這些古書保留到現在。」

韓孔雀聽到了村民的議論,心裡有了點忐忑:「錢叔。你們那位祖爺爺同意賣出這些書?」

一聽,韓孔雀就知道那位老人是位愛書之人,這樣的人,是絕對不可能讓自己收藏的寶貝流失的。

錢種樹無奈的道:「我們那祖爺爺已經一百多歲了,雖然身體還行,但得了老年痴獃,只有很少清醒的時候,平時都是什麼都不知道的。

剛才那位雖然說起話來嘴巴不饒人,可心腸很好,就是她盡心伺候祖爺爺,才讓他活到了現在,要是遇到了不孝的,沒準早死了。」

「你們村的村風很好啊!就憑這個,如果他們家願意賣書,我肯定給個高價。」韓孔雀道。

「拿來了,拿來了。」

「好多。」

「不知道能夠賣多少錢,這次錢大妞家發了。」

韓孔雀仔細看了看,十六本一本不少,而且書本保存的很好,就連一個缺角的地方都沒有,從這裡也能看出來,那位老人是十分珍惜這些書的。

「如果把這些書籍賣給我,我會好好珍惜的,而且,我將在我們錢家角村建立一家私人博物館,這些書籍,包括前些天我從錢叔家買的東西,都會被運回來收藏在這座私人博物館里。」

韓孔雀不想把老人珍藏了一輩子的東西搶走,所以,他已經確定,把私人博物館就建在錢家角。

「這樣最好,這樣我們也不會感覺對不起祖爺爺了,反正這些書也沒有離開我們村,韓先生,最近幾年我們家裡是越來越困難了,老的老小的小,實在是沒辦法了,你看這些」中年女人不好意思的道。

韓孔雀道:「我也不騙你們,這套醫書曾經拍賣過一套四十八本的,那個不全,只有十三本,拍賣了三百多萬,你們這一套我也出三百萬,不知道你們同不同意。」

「三百萬?」中年女人震驚了。

錢種樹也呆傻在原地,他們都知道價格超過一百萬,但沒想到能夠賣到三百萬,中一次福利大獎,也不過是五百萬,交上一百萬的稅也才剩下四百萬,這十幾本書賣出去,就等於中了一次一等獎啊!

「真的能賣三百萬?」中年女人結結巴巴的道。

韓孔雀笑道:「這書如果拿到拍賣行,也許能夠拍到四百萬,不過你們也知道,拍賣行運作的費用不低,而且他們要提成,所以最後你們能夠拿到手的,不一定有三百萬,我出的這個價格已經不低了。」

「知道,知道,我們沒有說價格低了。」中年女人趕忙道。

韓孔雀道:「你還是回家跟家裡商量一下,如果家裡還有其他古籍,全都拿來讓我看看,就像這本九國志一樣的,如果是真品,價格不比那套醫書便宜。」

「啊?這本書這麼貴?」中年女人驚呆了。

而其他村民自然也是震驚異常,有一套賣出三百萬的醫書已經很逆天了,現在還有一本書就有可能賣出天價,這讓所有人都震驚莫名。

「錢大妞,你家還有不少書吧?」錢種樹也是雙眼放光,如果說錢家角誰家的書的,自然是沒有人能夠超過錢大妞家了。

「沒了。」錢大妞臉色異常難看的道。

「怎麼會沒了?當年祖爺爺可是分到了不少書的。」錢種樹有點著急的道。

錢大妞道:「那時候我還小,不過我還是知道點。動亂時燒了不少,還有一些因為藏的不好,爛了,最近幾年被那敗家的玩意偷出去賣了一些,這幾本要不是我藏得好,也早就沒了。」

「賣了不少?我怎麼不知道?賣了多少?那狼崽子就應該打斷他的腿。」錢種樹氣急。

「如果還有,也只有祖爺爺知道了,等我回去問問吧,不過他那個樣子,能夠問出什麼來很難了。」錢大妞沮喪的道。

聽了一些村民的議論。韓孔雀也明白了。錢大妞是本村人,她家沒有男孩,就招了上門女婿。

不過她那男人卻是個不爭氣的,本來家裡就窮。倒插門過來后。也不想幹活。這也就怪不得沒有人願意嫁給他,最後做了倒插門。

看他們家也拿不出什麼好東西來了,韓孔雀又把重點落在了那本九國志上。

韓孔雀道:「你這本書。如果我沒看錯,應該是明末大家錢謙益的藏書,而且上面還有他的收藏印鑒,不過這本書歷史上記載的很明確,已經被燒了,所以」

錢謙益這個人雖然爭議很大,但不可否認,他是明末著名的收藏家,他年青時即喜古書善本,以藏書富而聞名江南,他珍而重之的藏起來的古籍,自然是名著,這樣的書,自然是很受人矚目的。

「這本書被大火燒了?這不是好好的在這嗎?」錢大妞道。

錢種樹遺憾的道:「已經燒了的東西,又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這肯定是假的唄1

「真燒了啊?」錢大妞還是有點不信的道。

韓孔雀苦笑道:「不信你們找個會上網的查查,這段歷史記載的很清楚,順治七年也就是1650年,錢謙益的幼女與乳母在上玩耍,蠟燭誤落入紙堆中,起火燒了很多書,其中就有九國志。

這件事情當時傳的很廣,其中還有一個故事,更是特別提到了九國志,話說,錢謙益與曹溶本相交甚厚,曹在京師時,堂上有書六、七千冊,錢常去曹處看書,每見自家所沒有的,就借了來抄,曹則希冀異日可因此借看錢氏之書。

曹則問錢:『先生必有路振《九國志》、劉碩十國紀年》,我南歸的時候希望能夠借給我。』

錢當下許諾,不料事後竟後悔道:『我家無此二書。』

於是到了絳雲樓大火,曹溶前來憑弔火災,錢方後悔地說:『我有惜書癖,害怕因為借出去輾轉丟失,你曾欲得《九國志》、《十國紀年》,我實有之,不以借子。今此書永絕矣。假使有抄本在,你也還可以抄一本。』」

現在電腦普及的很廣,所以這些根本就不是秘密,只要稍微有點頭腦的,上網一查就知道,所以韓孔雀也不隱瞞,有什麼說什麼,畢竟以後他還要在這裡常駐,如果騙了這裡的相親,以後就不好相處了。

「也許這是另外一本呢?」錢大妞道。

韓孔雀拿過那本書,翻開,指著一個印章道:「這是錢謙益的藏書印,這四個字是錢謙益印,所以這不可能是另外的版本。」

「那,這本書不值錢了?」錢大妞十分失望的道。

韓孔雀道:「也不能這麼說,就算這本是後來造假的,或者說是根據原本造假出來的,他也有其研究價值,自從當年九國志被燒之後,後人整理出來的只有十二卷了,而這本可是四十九卷,希望不是後人胡編亂造的,如果是真正的原版內容,價值還是不低的。」

「這些我們也不懂,只要這本書還有價值,韓先生就出個價吧!我們留著,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毀了,只要值點錢,韓先生就收下吧1錢大妞道。

「說的也是,如果被她家那口子知道了,沒準又偷了出去換酒喝了。」錢種樹道。

韓孔雀有點為難的道:「如果這是真本,價格就高了,如果是贗品,雖然有點價值,可價值並不算很高,現在我也沒法仔細鑒定,不如你們好好考慮一下,萬一這是真品古籍,現在賣給我肯定就虧了。」

「賣了,留在家裡遭人惦記。還是賣了省心。」錢大妞到是果決。

「那好,加上這本,我總共給你五百萬,這本九國志算兩百萬,如果以後發現是真的,兩百萬的價格,你也不算很吃虧。」

韓孔雀最後做出了決定,雖然不太相信已經被大火燒了的宋版古籍出現在這裡,但萬事無絕對,畢竟這是一本四十九卷的孤本。這一點韓孔雀還是能夠看得出來的。

一張宋版一兩斤。這可不是說笑的,這麼一本宋版孤本,價格可不是兩百萬能夠買到手的,現在買下來。就是以後發現是抄本。也沒什麼。畢竟這是一套完整的版本。

所以韓孔雀仔細看了一下數的內容,發現裡面的內容,不像是胡編亂造的。這才放心的用二百萬收下。

五百萬買了十七本書,這可是真金白銀貨真價實的票子,原來古董值錢,那畢竟是傳說,而現在,可是活生生的發生在自己身邊。

有了這次的交易,來大隊部讓韓孔雀鑒定古董的人更多了,不過,畢竟真正有價值的古董不可能太多,也沒有那麼多。

農村最多的還是各種古錢,特別是五帝錢,除了銅錢,還有一些銀幣,再就是鷹洋。

這種古錢幣,除了一些由於特殊歷史條件造成的稀少幣種之外,其他都沒有多少價值。

除了古錢,就算是香爐最多,畢竟家家戶戶都有一隻香爐,每年都用來祭祀祖先,但能夠把先輩們使用的香爐傳承到現在的,幾乎沒有多少。

其中大多數是現代工藝品,歷史最多到五六十年代,大多數還是**十年代的產品。

除了這樣的,還有一部分銅香爐,這部分一般都是民國時期留存下來的,還有一部分是滿清時期的,不過這些都是民間作品,就算是清朝時期的,也沒有太高的價值。

就當韓孔雀要收攤的時候,又有人來了,這次他看到的是一副畫,書畫這東西除非遇到了喜歡的,要不然在農村很難保存,所以鑒定了一上午,韓孔雀就沒有看到過一幅畫。

錢種樹看到拿著畫軸過來的年輕人,斥道:「錢混子,你這個混小子不會從哪裡弄來了一副假貨,想來蒙人吧?」

「大爺,你這可就是把我看扁了,你說韓先生這樣的,我能蒙的了他嗎?」被稱為錢混子的小夥子弔兒郎當的說著,更不就沒拿錢種樹當回事。

錢種樹道:「就你們家窮的家徒四壁,自從分家之後,你們家上滿三年學的都不多,你家哪來的古董?而且還是一幅畫?」

「嘿嘿,大爺,你這還真是看遍了我們家,這就是燈下黑啊!先前就連我也沒想到,我們家有什麼古董能夠拿出來賣錢,可剛才我靈光一閃,想到了這個。」說著錢混子把畫軸放在了桌子上,慢慢的打開。

錢種樹看著錢混子,對韓孔雀道:「韓先生你可小心了,這傢伙就是個混混,天天偷雞摸狗的,人事不幹一件,他拿來的東西,不看也罷1

「大爺,你不看怎麼知道我是騙人的?我還打算賣了這幅畫后給我爺爺送養老院里享福呢1說著,這錢混子已經把畫打開了。

「咦?這不是掛在你爺爺老宅里的中堂嗎?」錢種樹終於知道錢混子拿的是什麼了。

「就是那副中堂,雖然我不知道這幅畫是不是古董,但這幅畫從我小時候就掛在爺爺飛堂屋裡,這都多少年了?」錢混子得意的道。

「你還別說,我小的時候,也是看著這幅畫長大的,它還真是有些年頭了。」錢種樹終於不再訓斥錢混子。

「中堂是什麼啊?」一個年輕人道。

「中堂你都不知道?就是掛在堂屋牆壁正中間的字畫,你們這些小年輕不知道,也不怪你們,現在懸挂中堂的地方,都變成玻璃製品了,原來我們都是掛的字畫,中間一幅畫,兩邊是對聯。」一個老人解釋道。

韓孔雀看著這幅畫,感覺十分好笑,這也是一副下山猛虎圖,不過這樣的畫,一般平民之家,還真是不能隨便懸挂的。

這是一副下山猛虎圖,還不是最主要的問題,主要的問題是這幅畫的畫工,當然,老虎很威猛,但這威猛的老虎,跟韓孔雀畫的那副下山猛虎相比,可以說溫柔的就像是一隻兔子。

威猛和溫柔結合在一起的老虎,這是一隻什麼樣的老虎?當然,這肯定是一隻溫柔的老虎。

這幅畫沒有讓韓孔雀失望,畫上沒有留款,用的紙張也不算考究,如果韓孔雀沒有猜錯,這很可能是一副習作,雖然作者的畫工不錯,但這麼溫柔的一頭猛虎,韓孔雀還是有點接受不了。

就好像原來他鑒定的那件玉壺春瓶一樣,把獅子畫的像綿羊,那還是獅子嗎?

而這頭猛虎,恰恰溫柔的像只兔子,這讓韓孔雀看的十分好笑。

雖然看不上這幅畫,但韓孔雀還是認真的對這幅畫做了鑒定,從畫工上來看,作畫的人肯定十分精於畫老虎,但就不知道為什麼,他畫出來的老虎居然看著這麼善良。

而從紙張上來看,這幅畫肯定有年頭了,不過年代肯定也不長,畢竟作為一副中堂存在的畫軸,時間太長了肯定要壞了。

最後韓孔雀得出結論,這幅畫最老也就到清末民初,雖然畫中老虎畫的不錯,但想來應該不是什麼名家畫作,要不然不可能把老虎畫成大兔子。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