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七十四章風水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市的衛星城計劃,難道江林他們現在就開始動手了? 如果真是他們的動作,那他們的行動還真是快。 不過,這樣一來,他這片地也將升值,離魔都市市區只有二十公里遠,這麼點距離,在幾乎家家有車的魔...

韓星道:「錢家角的錢村長讓我一定要請你過去,水廠破土動工不是小事,聽說他們還請了風水先生,查了好日子,吉時動工,還有,大哥,你讓我請的打井隊也到位了,他們要做什麼,也要大哥親自吩咐。」

「打井隊?請了幾支?挖井的工程隊找了嗎?」韓孔雀問道。

「找了,打井隊一共十台機器,挖井隊找了三支。」韓星道。

「明天是吧?明天你過來接我。」最近張向月完全被綁在了龍雲號上,韓孔雀這邊他已經顧不過來了。

隨著夏季過去,海上季風的消失,整個海洋中的公海上,都變得十分熱鬧,而太平洋上自然也不例外。

現在陳嘉義他們,全都把精力用在了東海上,而韓孔雀由於早就布好了局,所以他才沒有受到多少影響。

不過,張向月他們可就忙壞了,最近宋敏他們把龍雲號開到了公海,用先前準備好的一些材料,正在瘋狂生產模擬魚雷。

模擬魚雷雖然現在還不能用來實戰,但用來封鎖一片海域完全足夠了,只要通向龍之島的航道被封鎖,就算別的國家再眼饞那片海域,也只能望洋興嘆。

水面被封鎖,空中更是安全,現在那片海域之中,只要有建造完成的人工島嶼,上面都有大量高炮覆蓋天空,可以說,任何飛到人工島嶼上空的飛行物,都只有做靶子的下常

雖然最難韓孔雀在家閉關。但外界的事情,他還是很清楚的。最近聯合國中一些大國正在扯皮,只要等公海上的局勢稍微明朗,各國的勢力搶佔完畢,也就是新的海洋保護法實施的時刻。

只要他們撐到新的海洋保護法實施,那片被命名為龍之島的人造島嶼,也就正式屬於韓孔雀他們了。

明天要出門,韓孔雀也就沒了心思繼續雕刻,他找出那份他畫出來的錢家角的地下水網圖。準備好好規劃一下,爭取弄出一個效果更加強大的活性水泉眼。

等韓孔雀剛剛完成工程改造圖紙,韓榮耀來叫韓孔雀上去吃飯。

正吃著飯,老韓道:「孔雀,你大姑家的那件事辦完了。」

「你是說馬如明的醫療事故?怎麼處理的?」最近韓孔雀還真沒有關注這件事情,自從交給白衣和柳絮處理這件事情之後,他就沒有再理會。

韓建國嘆息了一聲道:「最後還是沒有做法醫鑒定。馬家和市中心醫院達成了和解協議,醫院賠付了三百二十萬,屍體直接被送到了火葬場火化了,你大姑說你姑父和你表嬸要來家裡感謝你。」

「怎麼沒做法醫鑒定?」韓孔雀奇怪的問道。

韓建國再次嘆息:「能夠不解剖,還是不解剖的好,人死了還是完整的入土好。既然醫院已經服軟,也就沒必要窮追猛打了,省的那些人狗急跳牆。」

「醫院怎麼會陪那麼多錢?不是說有上限,只能賠十五萬嗎?」韓孔雀沒有繼續追問。

這已經算是最好的結果,人已經死了。能夠多獲得一些賠償,讓活著的人更好的生活才是正確的選擇。至於一定要把責任人繩之於法,其實跟普通老百姓沒有多大的關係。

「事故責任人每人出了一百萬,醫院給了十五萬,又象徵性的給了一些喪葬費,湊起來三百二十萬。」韓建國道。

韓孔雀默然,他還能說什麼?

這樣好像比把責任人繩之以法更解氣吧?

每人一百萬,就算再能撈的醫生,這些也應該是他的全部身家了吧?

這也算是讓他們付出了代價。

本來應該為馬家的事情順利解決而高興的,可韓孔雀怎麼都高興不起來。

現在的醫院太坑爹了,這樣的事情誰遇到了誰倒霉,這個時候,韓孔雀開始為自己找了一個做醫生的媳婦高興起來。

還是有個做醫生的媳婦感覺心裡踏實啊!

跟柳絮煲了半個小時電話粥,放下電話時,韓孔雀心情已經完全平靜了。

好好的睡了一晚,早晨韓孔雀精神抖擻的醒來,一路慢跑,走進了前面小區之中的一個小公園,公園之中只有一小片假山,其他地方都是廣常

韓孔雀走到假山後面,這裡被假山遮擋了大部分來自廣場的視線。

心有猛虎氣自雄,當韓孔雀觀想出猛虎下山圖之後,他的氣勢立即變了。

雖然很想打一趟虎拳,不過這個廣場上的人太多,只要他稍微動作,就有可能驚動廣場上鍛煉的那些老人,所以韓孔雀,也只是觀想了一下,並沒有真的打拳。

猛虎下山圖,餓虎撲食圖,黑虎掏心圖,一幅幅猛虎的動作,被韓孔雀完整的觀想出來。

隨著他腦海之中的圖案不斷變幻,韓孔雀的身體氣勢也在不停的變化。

等韓孔雀收功時,他的衣服以及被大汗濕透,聞著身體上散發出來的汗臭味,韓孔雀自己都感覺熏得慌。

回家用控水神通洗了一個戰鬥澡,等他出來時,公司的司機老張已經在院子里等著他。

「韓星呢?」韓孔雀問道。

老張道:「韓星提前去了工地,說他的不少同學今天也會過去,他現在過去做準備了。」

「恩,我們走吧1韓孔雀知道,韓星的那些同學,這是想他們的實力,沒有實力,他們也不可能隨便跳槽。

在外面韓孔雀買了不少包子,當然沒少了一杯豆汁,紅樓食府已經走上了正軌,現在他們將面臨兩個選擇。

一個是保持現狀,以魔都的人口密度和經濟條件,他們現在只要穩步發展。慢慢的佔領魔都市的早餐市場,錢就不會少賺。

另一個就是快速擴張。以魔都現在的職工,直接分流,在其他大型城市複製魔都的一切,直接把紅樓食府搬進另一個大城市,第一批城市必然是首都、津天和都成三個直轄市。

如果還有餘力,像蘇杭、南、京等一線大城市,也是他們首要的擴張目標。

這兩個選擇,都有其優點。也都有其局限性。

保守,自然是最穩妥的,但這樣一來,發展自然會變慢。

擴張,不用說,盡量佔據市場,也許剛開始會出現一些混亂。但終歸好處比壞處多。

其中最重要的一個環節就是管理,如果管理跟不上,出大亂子也不是不可能的。

畢竟做的是飲食,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出大問題。

最後韓孔雀權衡輕重,還是決定擴張。正好最近白曉亦她們沒事,就讓她們提供一些支持,來讓紅樓食府遍布國內一線城市。

雖然決定了要擴張,但韓孔雀並沒有頭腦一熱,就讓紅樓食府全面擴張。他首先選擇了三個直轄市,就算是在這三個直轄市。韓孔雀也沒有盲目擴張,而只是建立了一家總店,也就是一家綜合性的飯店。

只有等這三家旗艦店順利運營,培養出來了足夠的管理人才,韓孔雀才會考慮在周邊地區擴散早餐分店。

之所以這樣做,還是因為管理,只有先培養起來了強大的管理團隊,才能支撐接下來的擴張。

這也是現代化辦公全部依靠網路,要不然,像他們這樣的新生企業,想要大規模擴張,根本就是痴人說夢。

三家大型飯店,總投資十億,如果再加上周邊的小型分店,資金還要加上一億,所以只是這一次擴張,就需要十一億資金。

如果加上第二期擴張到整個一線城市,這就最少要擴張三十座城市的覆蓋率,就算一個一線城市需要兩億資金,也需要六十億資金。

兩次擴張雖然不會一次完成,但七十億的資金還是必不可少的。

錢留在銀行是最傻的決定,既然龍計劃第一期工程用不到他太多的資金,那他儲備的一百億現金,現在也可以用了。

所以韓孔雀一狠心,直接打到了紅樓食府集團賬戶上六十五億資金,剩餘的五六億資金,在集團擴張期間,自然會有盈利來補充。

「最近花錢比較猛啊1韓孔雀嘆息,除了這六十五億,還有十四億轉入了龍雲號那邊的賬戶上,加上前期的六億,龍雲號那邊已經吞了韓孔雀二十億的資金。

劃出去了那麼多資金,現在韓孔雀手裡還有二十億多一點的資金,這些資金看著不少,如果他正式啟動私人博物館計劃,也就不會剩下多少了。

幸虧龍計劃的第一期工程短時間內完不成,所以他也不用快速用到大筆資金,來建設自己的私人島嶼,這樣一來,給了韓孔雀一個緩衝的時間。

只要有時間,等紅樓食府擴張完成,他就將會有一個穩定的渠道,獲得大量現金,來支持他的私人島嶼建設。

「看來又要弄筆錢了。」韓孔雀再次嘆息。

雖然手裡有不少黃金,但這筆黃金以後他有大用,如果現在因為需要錢,而把這批黃金賣出去了,以後要想再收回來可就難了。

「車到山前必有路,沒錢了最近一段時間老實點就是了。」韓孔雀也想開了,原來每個月包里不超過三百元錢的日子,不也照樣過來了嗎?

在韓孔雀胡思亂想當中,車子進入了錢家角:「那邊在幹嗎?」

「那邊是一個建築工地。」老張道。

韓孔雀看過去,在錢家角的東邊,一大片工地正在破土動工,想到魔都市的衛星城計劃,難道江林他們現在就開始動手了?

如果真是他們的動作,那他們的行動還真是快。

不過,這樣一來,他這片地也將升值,離魔都市市區只有二十公里遠,這麼點距離,在幾乎家家有車的魔都,幾乎不算距離。

「大哥,你來了。」韓星遠遠的就跟韓孔雀打招呼。

「錢村長,你老可是精神越來越旺盛了。」韓孔雀看著精神抖擻的錢種樹。開玩笑的道。

錢種樹笑著道:「這可全都是因為你啊!你看,那邊是李家集。他們村裡的所有土地,都被魔都市徵用了,文件已經正式下達了,我們錢家角也被划進了魔都市管轄。」

「這樣你們不是吃虧了嗎?土地被政府徵用,政府的補償款不低吧?」韓孔雀笑著問道。

錢種樹道:「拉倒吧!土地都是國家的,國家能夠補償給我們多少?最多也就是在房子上多補償一些,我聽李家集的人說,他們村一家補償最高的也不過是一百二十萬。平常人家能夠拿到五六十萬已經很不錯了。」

「只是土地的補償款,還是土地帶房子?」韓孔雀問道。

錢種樹道:「全部,連土地帶房子,全部的補償就那些,補償這麼點錢,以後連買房子都不夠。」

「那他們怎麼願意?」韓孔雀詫異的道。

錢種樹道:「不願意又怎麼樣?不過,聽說政府還會補償給村民一套平價房。不過房子好像在我們村子十幾裡外的一片片山溝里,政府打算把李家集集體搬遷到那裡去,有政府出面給他們蓋小區房。」

「這樣還差不多,只要有房子,又補償了這麼多錢,以後不管是做點小買賣。還是把錢存在銀行吃利息,都不錯。」韓孔雀點頭道。

錢種樹道:「不錯什麼?原來都是種地的,現在住上樓了,沒有了土地,又沒有正式工作。只是一個小區物業,就夠他們頭疼的。」

「小區物業才多少錢?」韓孔雀奇怪的道。

「您是有錢人。不了解沒有錢人的苦楚,小區物業管理費不多,但加上水電費、煤氣費、取暖費,每年沒有一萬塊根本不行,而沒有正式工作的人,他們每年能賺多少錢?讓他們每年拿出一萬塊錢來,比扒了他們的皮都難。」

錢種樹冷笑道。

韓孔雀笑道:「好了,我們不說這個,您老不怪我擋了你們錢家角鄉親們的財路就好。」

「不怪,我還要代替我們全村,感謝韓老闆的大人大量,當時可是我們騙了你,你不見怪我們就很感激了,如果不是你,我們村子的土地也會像李家集一樣,被魔都市徵用了,到時候,我們就跟李家集的人一樣,要搬走了。」錢種樹滿臉感慨的道。

「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嘛!走,我們去看看未來的水廠。」韓孔雀笑著道。

錢種樹也是笑的滿臉褶子:「韓老闆,您是不知道,自從你劃定了水廠的範圍,就有不少人來打聽我們這裡的情況,不過您放心,來的那些人什麼都沒有問出來,都讓我打發走了。」

「哦?他們都來打聽什麼?」韓孔雀好奇的問道。

錢種樹道:「總歸是打聽靈泉的事情,這樣的事情也只有周圍村莊的一些老人還知道點,不過他們知道的也不詳細,就算那些人去問了,肯定也問不出什麼來。」

「沒事,如果靈泉是那麼好找,我想您老也不會等著我來開發了。」韓孔雀笑著道。

錢種樹也笑道:「韓老闆是明白人,如果沒點本事,要想恢復靈泉,簡直是痴人說夢,我知道韓老闆是有大本事的,我們村裡也不貪心,只要到時候韓老闆多關照我們一下就行了。」

「恩,這樣吧!水廠是我們自己的,總不能我們自己吃水還要買,以後村裡的吃水,我們水廠包了,不過,我們也只負責村裡人的吃水問題。

如果你自己不喝,卻拿去賣了,我們雖然不管,但也絕對不會多供應一點。」韓孔雀最終還是答應分給錢家角村民一些利益。

錢種樹他並沒有對韓孔雀的大方表示出多麼的歡喜,反而表情有點遲疑:「韓老闆,你是不是對靈氣抱有的希望太大了,我小時候也聽過靈泉的傳說,雖然靈泉有點作用,但作用並不是那麼明顯,所以,要想指著靈氣發大財」

錢種樹沒有再說下去,靈泉雖好,但不能用來治病,就算強身健體,也是原來真水觀的道人說的,至於效果,反正他爺爺只是六十來歲就死了,他父親也沒活過七十歲,到了他,六十歲了,也已經土埋脖子了。

韓孔雀大笑起來:「錢叔,就因為你這話,我叫你一聲錢叔。」

錢種樹訕訕的笑著道:「不敢,不敢,當時可是我騙了你。」

韓孔雀一擺手道:「那算什麼騙,我們一個願買,一個願賣,無所謂誰騙誰,既然錢叔不拿我當外人了,我也就告訴你一句實話。

你們這裡確實有靈泉,但這靈泉隱藏在地下的水網之中,要想挖出靈泉,可不是那麼容易,而且是需要改造的,如果改造好了,你們這塊地方天然產出的靈泉,作用可比你原來知道的大多了。」

「你會看風水?」錢種樹驚訝的道。

「我會看水,不會看風水。」韓孔雀笑著道。

「風水風水,會看水就很好了,最起碼精通了一半啊!平時看水就好了,風有什麼看頭,看來韓老闆你真是有大本事的人。」錢種樹滿臉敬畏的道。

韓孔雀好笑的道:「錢叔,叫我小韓就行了。」

風水,「風」就是元氣和場能,「水」就是流動和變化。「風水」本為相地之術,即臨場校察地理的方法,也叫地相、古稱堪輿術。

這可是一門大學問,如果你單純認為是迷信那可就錯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