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七十三章風雪夜歸人(求保底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金光燦燦的效果。讓這麼一條項鏈看著美奐美輪,美不勝收。 這種項鏈就是工藝品,跟現在簡單串起來,追求粗大重的項鏈,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白衣道:「秦導演這次可是真的要揚名立萬了,有了...

「就吃牛肉燉豆腐,家常菜便宜,現在我們家用錢的地方太多了,能省則剩」最後劉慧玉一錘定音,而老韓因為經濟實力不足,所以也就默不作聲了。

走進店裡之後,就連挑剔的韓榮耀也不說話了,店裡的味道真的很不錯,聞到這種味道,本來就餓了的眾人立即胃口大開。

在眾人洗過手之後,牛肉燉豆腐就端了上來,一上就是一大盆,聞著那濃郁的香氣,所有人都迫不急待的吃了起來。

一會,一碗飯,一砂鍋的東西就全吃掉了,吃完了眾人還意猶未盡的抹抹嘴,看著他們的那樣子,韓孔雀剛才在醫院的煩躁消失了,心裡別提多開心了,還是一家人健健康康的好。

店家很為客人著想,就算吃完了牛肉,那一隻砂鍋也可以做成火鍋,只要你要,煮熟了的牛肉,還有其他很多東西,都可以隨自己的口味添加,直到所有人都吃飽為止。

韓榮耀在不停的建議再多要些肥牛,香菇也可以再多放一挾,韓孔雀反而想要多放一些豆腐,特別是這家店裡用的是凍豆腐,這樣的凍豆腐一煮,立即會吸飽了汁水,一咬,滿口的清香,這種入了味的豆腐,簡直比牛肉還好吃。

當然牛肉吃起來的時候也是很好吃的,牛肉細膩不粘牙,豆腐細嫩軟滑爽口,所以,整個牛肉豆腐吃起來感覺味道鮮美可口,

全家聚了一次餐,花錢不多,但眾人吃的滿意,氣氛也很好,可以說是皆大歡喜。

吃完了飯,韓榮耀在把韓孔雀他們送回家之後,立即一溜煙的消失在了街道上。

「這小子?」韓孔雀看著開車遠去的韓榮耀,只能無奈的搖頭。

「你弟弟最近上班很辛苦,讓他跟小苗一塊出去散散心吧1韓建國道。

反正現在也追不回來了。韓孔雀也不再多說。榮夏要去找小竹,而老韓兩口子要把剛買的衣服清洗一下,這些衣服他們打算在韓榮耀結婚時穿戴。

沒有事情的韓孔雀,自己只能會地下室,繼續最近的一份工作。

他手中得到的那塊黑烏紗的毛料石板,最近他已經構思完成,正準備下手雕刻。

不過在這之前,他先給秦明月找出來了不少男女首飾,裡面有笄,簪。釵,擿。華勝、步堯梳篦,鈿花,這些不常用的東西。

這些雖然不常用,但由於都是用貴重金屬製作的,所以韓孔雀的箱子里有的是。

除了這些,還有常用的,像各種耳環、項鏈、戒指、手鐲、頭冠、抹額、扳指、玉佩、腰飾、甚至是男女用的腰帶都有不少。

因為不是金的就是玉的。所以這些也是亂兵搶劫的主要目標,只要找到一隻承裝首飾的箱子,往往一大箱子全是這些東西。

把這些東西全部轉移到一個大紙箱中,韓孔雀就不再管它。

他從玄元控水旗之中拿出那塊黑烏紗石板,調配好化玉粉,準備雕刻。

這塊玉料整體上一片漆黑,只有靠近中間的位置,延伸出來了三條玉脈,不過三條玉脈分佈的太過零散。雖然也有交集,但只是一些簡單線條,這樣的線條,什麼也做不了。

由於韓孔雀早有腹案,並且效果圖都已經畫好,所以他這次雕刻可以說是胸有成竹。

不過,就算這樣,韓孔雀也沒有第一時間動手,為了看效果,也是為了檢驗一下自己的工藝,特別是鏤空雕刻的工藝,他先在一塊狗屎料上做了一次實驗。

修修改改,磕磕碰碰的,韓孔雀也不過是刻出來了一副大體的輪廓,沒有顏色的渲染,就算韓孔雀的手藝再好,也雕刻不出他想象中的效果。

等做好了準備,韓孔雀才開始正式動手,這次他將要雕刻的是一副圖,雖然簡單,但由於可以用到的玉料太少,只能使用那些黑癬,這無疑增加了雕刻的難度。

由於玉料當中三條玉脈成樹狀分佈,所以這三條玉脈被雕刻成樹木是最簡單的,但這樣一來,這件東西的價值無疑就要降低很多。

所以韓孔雀,小心的驗證了幾次之後,最終也只是把中間的那條玉脈,雕刻成了一顆大樹,而邊上的兩條玉脈,卻被他取了其中一部分,雕刻成了兩個人物。

而多餘的綠色玉脈,則連接到中心的大樹上,成為了大樹的一些枝蔓。

由於滿綠的玻璃種翡翠太少,不要說複雜的人物雕像,就算是一棵大樹,也沒法勾勒出來,沒辦法之下,韓孔雀只能利用光暗對比的辦法,用玉脈周圍的黑癬來襯托。

就像大樹的樹榦,由於滿綠玻璃種翡翠的寬度不足,所以想要雕刻出一棵大樹,自然需要補足樹榦,讓樹榦整體變的勻稱筆直。

樹榦不足,需要補足的地方,就需要把黑癬做鏤空處理,只有把下面的黑癬挖出來,讓保留下來的黑癬處於透明狀態,黑癬才會變成深綠。

按照自己的想法,韓孔雀修修補補,終於修補出來的一顆大樹,只是修補雕刻成這麼一顆大樹,韓孔雀就鏤空雕刻了七八十處地方,可以說工程十分浩大。

雖然整棵樹不足二十公分高,但每次修補樹榦樹枝,都要用到鏤空工藝,所以每次處理這樣的地方,韓孔雀都是小心小心再小心。

他深怕一個處理不好,留下了瑕疵,要知道,這樣的機會只有一次,萬一出現失誤,再修補,就只能再次向下挖黑癬,這樣看起來層次感就不對了。

等這一棵籠罩這塊玉料三分之一的大樹雕刻完成,韓孔雀看著大樹跟周圍黑癬形成鮮明的對比,本來同是黑癬的地方,由於底下被挖空了的關係,已經沒有了一點黑癬的樣子,反而更像是顏色比較深的深綠翡翠。

深綠跟滿綠完美結合在一起,讓這一棵大樹的樹身,在燈光的照射下,形成了強烈的光暗對比。

看著這麼一顆大樹,韓孔雀還是很滿意的。效果十分不錯。

「大哥。你在忙什麼?有人找你。」正當韓孔雀想要繼續雕刻時,他聽到了韓榮夏的喊聲。

「誰找我?」韓孔雀抬頭,發現秦明月正站在他的身邊。

「這是你刻的?真是沒有想到你居然這麼多才多藝。」秦明月驚嘆的道。

「你怎麼來了?不是讓你明天過來嗎?」韓孔雀詫異的道。

秦明月驚訝的道:「你不是讓我今天來的嗎?什麼時候又改成明天了?」

「大哥,今天就是明天了,你都坐在這裡一天了你還不知道?」韓榮夏有點不滿的喊道,她來看了韓孔雀幾次,發現他整晚上都沒睡覺。

「呵呵,做起工作來忘了時間,東西我已經給你準備好了,在那邊。你自己看看。」韓孔雀道。

他剛說完,白衣也走了進來。隨同她前來的還有韓星,韓星手裡拿著一部dv想來是記錄這些東西的。

「你們交接一下,我去洗把臉。」韓孔雀道。

「哇!這是瑪瑙手鐲吧?這麼漂亮的紅色瑪瑙手鐲,居然有好幾隻啊1白衣驚訝的看著箱子裡面的首飾,她這個老闆,隨時隨地都可以給人驚訝。

「這是金銀頭面,全套的。還有這是古代老婦人帶的抹額吧?上面這個是貓眼石?把貓眼石鑲嵌在抹額上,會不會太過怪異了?」秦明月看著一大紙箱子的金銀寶石首飾,驚訝的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這是黃金手鏈吧?沒想到古代的手鏈和項鏈,居然做的比現在還要高端上檔次,相比現在的狗鏈子,這樣的黃金飾品才是真的時尚。」

秦明月拿著一條粗粗的項鏈,雖然分量不輕,但項鏈上繁複的花紋,加上金光燦燦的效果。讓這麼一條項鏈看著美奐美輪,美不勝收。

這種項鏈就是工藝品,跟現在簡單串起來,追求粗大重的項鏈,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白衣道:「秦導演這次可是真的要揚名立萬了,有了這麼多好東西撐場子,你這部電視劇不火才怪了。」

「火不火現在不好說,但在珠寶首飾行業造成轟動是肯定的。」秦明月道。

韓星此時道:「這些全都是蘇杭工,應該是那邊的精品之作,蘇杭自古以來就是國內精粹匯聚之地,這些首飾這麼精美,肯定都是出自大家之手。」

等韓孔雀洗漱完了,看到他們一件件的認真登記,他也沒有打擾,出去簡單吃了點飯,休息了一會兒才重新進來。

「我要重新計劃一下了,這麼多東西,如果稍微不注意,就是一個巨大的損失,昨天我說的太過自信了,你這些東西的價值,每一件都不低,萬一要是出現意外,把我們全家賣了都賠不起。」秦明月苦笑著對韓孔雀說到。

「不止是我這些,你要借的那些擺件什麼的,價格更高。」韓孔雀道。

秦明月哭喪著臉道:「那怎麼辦?這些東西我可不敢隨意拿出去,萬一傳了出去,肯定有人動歪腦筋。」

「這樣吧!我跟銀行協調一下,這些東西平時不用你就全都放在銀行,你做好計劃,每天用什麼,就讓銀行取出來給你送去,配備押車護送人員,用完了,接著讓他們收回送回銀行,這樣才能儘可能的保證不出問題。」韓孔雀道。

「這樣我們的成本又會增加不少,還有,我們拍電視是租的場地,那裡人員混雜,加上一些群眾演員,還是容易出問題。」秦明月苦著臉道。

「老闆,已經登記完成,我們就走了。」白衣和韓星退出了房間,房間里只留下了秦明月。

韓孔雀看著苦著臉的秦明月道:「你這個女人也真是的,你不會想讓我出保管費吧?」

秦明月白了韓孔雀一眼道:「我現在懷疑你這是想要我承擔你的保管費,所以才會把這麼多東西借給我。」

「那好,我不借了,省的增加你的成本。」韓孔雀笑著道。

秦明月道:「還是算了,我就勉為其難,給你交幾天保管費,想想上天真的是不公平,也許我累死累活拍電視劇賺到的錢,還不如你一件首飾值錢,你說我們每天忙忙碌碌的都是為了什麼?」

「理想。你的理想不是做導演嗎?」韓孔雀差點忍不住翻白眼了。以秦明月的相貌和智慧,找個疼愛他的冤大頭,寵她一輩子一點也不難,現在她這麼辛苦,都是她自找的,韓孔雀可不會安慰她。

「真是沒有風,沒聽出我在感慨?這個時候你應該順著我的話,好好安慰我一下。」秦明月嘆息的道。

韓孔雀終於翻起了白眼:「你又不是我老婆,再說你這樣的女強人,也需要人安慰?」

「我們認識那麼長時間了。互相也算有點了解,為什麼你從來沒有想到過讓我做你的老婆?」秦明月有點幽怨的道。

韓孔雀一呆。不過他立即反應過來:「現在也不晚,我還沒結婚呢!怎麼樣,考慮一下嫁給我?」

「可以。」秦明月立即道。

「可以?那你的導演不做了?」韓孔雀道。

「為什麼結婚以後,女人就要犧牲自己的工作?」秦明月不服氣的道。

韓孔雀無奈的道:「大小姐,我不小了,結了婚之後,你打算什麼時候給我生個孩子?不管男孩還是女孩。總得有一個先讓他長著吧?不要耽誤了孩子,連孫子都耽誤了。」

「你怎麼這麼封建?現在實行晚婚晚育多少年了。」秦明月道。

韓孔雀苦笑:「我現在都超了晚婚晚育的年齡了。」

「不說了,不想娶我就明說,不要找這種理由。」秦明月蠻不講理的道。

韓孔雀苦笑:「你啊!就不是老老實實做人賢妻良母的料子,所以你還是老實的做女強人吧!等有空了,介紹你嫂子給你認識一下,她可是標準的賢妻良母型。」

「不要胡吹了,你以為我不知道,她是醫生。忙起來一個星期都不帶搭理你的。」秦明月鄙視的道。

「你是沒見到她,你們兩個雖然同樣漂亮,但性格氣質完全不同,她讓人一看就是賢妻良母型,你讓人一看,就是不甘寂寞的女王型,所以她適合娶回家做老婆,你最好是當朋友。」韓孔雀分析道。

秦明月道:「男人和女人還能當朋友?鄙視你,你直說我適合給你當小三不就得了嗎?」

「不敢,不敢,我老婆很好,到現在我還沒有找小三的計劃,所以你要努力啊!不要到時候連當人小三的資格都沒有了啊1韓孔雀開玩笑的道。

「你去死吧!等我什麼時候功成名就了,還怕找不到愛我的好男人?」秦明月高昂著頭,又恢復了無窮精力,剛才自怨自嘆的小女人完全消失。

「不過,我很是好奇哎!你說以你的條件,當演員多好,為什麼要當導演,這麼辛苦。」韓孔雀好奇的道。

「為什麼?當導演都這麼辛苦,當演員難道不辛苦了?我當導演,比演員高級八倍,可就算是這樣,現在就是條狗都想來欺負我一下,當演員還得了?早被人潛了。」秦明月憤憤的道。

「也是,當導演可以潛別人,做演員,就只有被別人潛的份。」韓孔雀道。

「不跟你多說了,我這就回去開工,我怎麼也要賺回這麼一箱子首飾,以後我每天換一樣戴著,一輩子都不帶重複的。」秦明月自信滿滿的道。

「努力。」韓孔雀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送走了秦明月,韓孔雀苦笑著搖了搖頭,原來也不是沒有對秦明月有想法,但她確實適合當朋友。老婆?還是算了,還是柳絮合適。

想到柳絮,韓孔雀的目光再次看向了那塊玉料,這塊玉料他最終會雕刻成一幅風雪夜歸人。

一座庭院,門口一棵大樹,周圍是樹林,院子里透出一絲燈光,借著燈光可以看到一個女人站在屋門口,看著外面漆黑的天空中,還有那隨處飄蕩的雪花。

而院門之外,一個人頂風冒雪,從外面回來。

家有所盼,風雪無阻,一副風雪夜歸人,完全表述出一對恩愛夫妻的相濡以沫。

這件作品,韓孔雀打算送給柳絮,所以他雕刻的才那麼用心,由於大量地方要用到鏤空工藝,所以雕刻起來就慢了不少。

不過,有了化玉粉的幫忙,就算韓孔雀不用機器雕琢,速度也不會比現代的玉雕師慢多少。

接下來的日子,韓孔雀不再向外跑,每天除了柳絮有空時,出去陪她吃頓飯之外,其他時間,他都用在雕刻上了。

除非公司有事,否則他是不會出門的,所以這段日子,韓孔雀過的十分充實。

直到有一天,韓星打電話再次把韓孔雀從工作中驚醒:「有事?」

「大哥,我們在錢家角的工程就要啟動了,錢家角的村民想要請你出席開工儀式。」韓星道。

韓孔雀看著就要完工的風雪夜歸人雕件,道:「不去不行?又不是什麼大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