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七十二章緣督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囂張。 當然,他們也不是真的就只賠償八萬,他第一次露面,賠償是絕對不能太多的,要不然,後面有的他麻煩,所以他按照套路,想要先打壓一下病人家屬,不過。這顯然是觸動了韓孔雀的逆鱗。 這時。...

寫到一件古董,不由自主的就會想到,這是不是真的,為什麼是真的,假的是什麼樣,現代人是怎麼造假的,他是什麼來歷,原來出現過沒有,到底值多少錢。

這些都要涉及到一些資料,我查的腦袋疼,完美鑲嵌進去也十分不好寫,就是害怕有人說騙字數,如果要想容易點,我就以上帝視角說,這是真的,那是假的,但這樣的書還有什麼意思?

它到底為什麼是真的,為什麼只有你能看出來是真的,別人都是傻子為什麼看不出來?寫的多了就成騙字數了。

我每寫到一件古董時,都會想著,讓兄弟看書娛樂的同時,也能學到一些東西,而且書中的很多知識點都不是作者亂編的,都是真實的,你看到了這樣的情節,以後遇到了那種一眼假,或者所謂名貴古玩,是不是也能做出一些基本的鑒定?

所以說,如果沒有了那些資料,我真不知道該怎麼寫撿漏,只是交代一句,這是一個真的,就讓我們撿漏到手嗎?再寫字數超過三百,又要收費。

「你的家人都在這裡?」張院長疑惑的看了這裡的一群人,這些人里可沒有一個有錢有勢的,這一點他們早就打聽清楚了,如果不是這樣,他們的態度也不敢這麼囂張。

當然,他們也不是真的就只賠償八萬,他第一次露面,賠償是絕對不能太多的,要不然,後面有的他麻煩,所以他按照套路,想要先打壓一下病人家屬,不過。這顯然是觸動了韓孔雀的逆鱗。

這時。韓孔雀看到了匆匆趕來的白衣,隨同白衣一塊前來的,還有胖劉。

「你怎麼來了?」韓孔雀問胖劉道。

胖劉道:「白衣正好在我家吃飯,聽說你有事,我就送她過來了。」

韓孔雀道:「白衣,我們現在怎麼處理?」

白衣道:「不用著急,先讓家屬把屍體看好了,你們誰是直系家屬,去轄區派出所報案,報了案。讓派出所出具證明,申請做法醫鑒定。等申請下來了,再聯繫第三方醫療機構,做詳細的鑒定,第三方醫療機構最好找熟悉的人來做,如果可以,全程攝像是最好的,這樣不容易出問題。」

「行。大姑父,你先安排人去報警,我認識一些人,你們放心去,沒有人敢為難你們,等你們申請下來了法醫鑒定,我們就轉院。」

韓孔雀安排好了,他又給柳絮打了電話,柳絮的醫院是軍醫院。在他們那裡做鑒定,應該沒有太多的麻煩事情。

果然,柳絮答應的很痛快。

事情有條不絮的安排,越來越超出張院長的認知,到了此時,他也知道,這次是真遇到硬茬了。

等柳絮跟隨幾名警察過來時,張院長知道,事情大條了。

「柳絮?」

「張叔?」

不算很意外,柳絮認識張院長,畢竟都是醫院系統的,他們認識也沒有什麼奇怪的,不過叫叔,那肯定就是了柳絮家人的關係了,聽說柳絮的父母都是文化人,想來認識這個張院長也就不奇怪了。

「柳絮,你認識張院長?剛才張院長還說,就算我們做了鑒定,也不會得到我們想得到的結果,這次可就要看你的了。」韓孔雀笑道。

柳絮一皺眉道:「張叔?」

張院長自然明白柳絮的意思:「柳絮,看在我跟你爸爸和你們院長的面子上,我勸你一句,這樣的事情你還是不要插手了。」

柳絮看了一眼張院長,如果是別人,她也不想多管閑事,畢竟醫療事故這種事情,哪家醫院也不可能不出。

如果是她們醫院出了醫療事故,病人家屬要是申請做醫療鑒定,不用想都知道,百分之百的來市中心醫院。

所以,柳絮醫院的院長,還真是不敢也不想得罪這邊,就算他們是軍方醫院也不例外。

柳絮搖了搖頭沒有說話,韓孔雀可不是普通人,就算他們不是男女朋友,以韓孔雀的實力,既然已經想要插手,就沒有人能夠阻止他。

更何況,柳絮也不願意阻止韓孔雀的作為,這樣的事情她看的太多了,往往都是因為病人家屬,沒辦法跟醫院對抗,最後收到一些補償,回家淚流滿面。

看到柳絮拒絕,張院長感覺自己的威信收到了挑釁,他的臉色變得極其陰沉。

看到他那個樣子,柳絮無奈的道:「張叔,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就算不用做鑒定,我們也都能猜到個**分,如果可以,給病人家屬儘可能多的一些補償不行嗎?」

柳絮這不是向惡勢力低頭,而是無奈,不是她的無奈,而是病人家屬的無奈,因為她知道,病人家屬也知道,就算告贏了醫院,把瀆職的醫生繩之以法,那樣病人也不可能活過來。

如果醫院能夠認知到自己的錯誤,從而進可能多的給病人賠償一些損失,這樣做雖然有點放縱了一些人,但這無疑是對病人家屬最高的一種處理方法,畢竟醫生也不可能是故意出錯。

「十五萬,柳絮你是知道的,現在國家正在嚴厲打擊醫鬧,十五萬已經是我們能夠做出補償的上線,這也是國家的限制,我們也沒辦法。」張院長道。

柳絮失望的道:「現在出現一起交通意外,就算以農村戶口的低標準補償,也不會少於二十萬,城鎮人口的補償不少於六十萬,這樣的補償,我想病人家屬是不可能同意的。」

「柳絮,你也是醫生,你要為你自己想想,不要拿你自己的前途來賭博。」張院長最後沒有再提出補償,看來是不想談了。

柳絮更加失望,她此時甚至已經是氣憤,國家雖然做出了限制,但造成失誤的醫生和h士甚至是院方的主要領導,就沒有責任了?

醫院賠償病人家屬十五萬,難道那些造成這種惡果的醫生或者是h士。他們難道就不應該做出一定的補償?

柳絮知道。這是醫院內部的潛規則,誰也不敢說自己以後的從醫生涯之中不會出意外,所以才造就了這種醫醫相互的局面。

就是醫院可以賠償,個人是怎麼也不能賠償的,畢竟醫院屬於國家,個人賠償,損失的可是自己。

這樣的事情,還真是沒法說,畢竟是人都有趨吉避凶的潛意識,所以在面對這種問題時。就算是有良心的醫生,也只能當做看不見了。

韓孔雀看著張院長。他雖然有點驚慌,但從他一閃而逝的輕蔑眼神中,韓孔雀看到了一絲不同尋常。

有警察跟著,有第三方醫療機構做鑒定,這樣的結果,難道他們不害怕?

韓孔雀心中一動,對白衣道:「去找公證部門把整個法醫鑒定過程做一下公證。整個鑒定過程,都要在公證員的公證下完成,視頻圖像資料要保存好,我就不信了,這樣還弄不死那些王八蛋。」

韓孔雀剛說完,張院長的冷汗就下來了。

到了這個時候,所有人都失去了對醫院的信心,這時,馬家眾人也不再尋求和平解決。

別人在忙碌。而韓孔雀跟著柳絮直接走出了住院部:「柳絮,最近你忙的什麼?每次叫你出來都推脫。」

面對韓孔雀的抱怨,柳絮只是一笑,並不解釋:「等幾天你就知道了。」

「還要保密?難道最近你在家扮乖乖女,是在給我爭取機會?那我什麼時候有那個榮幸,去你家拜訪一下岳父岳母大人?」韓孔雀的幽怨,就算離著好幾米,柳絮都能感覺道。

「不要著急,我正在做工作。」柳絮莞爾一笑道。

韓孔雀道:「我不著急,不過,你家人到底是怎麼想的?我韓孔雀就這麼不受他們待見?」

柳絮看了一眼韓孔雀道:「鎮定,我都沒嫌棄你,你發什麼牢騷。」

「我是為我這種五有青年鳴不平,我這麼好的小伙,你父母有什麼不滿意的。」韓孔雀道。

柳絮道:「怎麼?你還不樂意等了?我父母當然是為我著想,害怕我嫁入你們家之後受委屈,現在不給你點厲害,立一立規矩,以後我怎麼管理好你?」

「你父母這是傲鷹呢?」韓孔雀哭笑不得。

柳絮道:「知道就好,所以好好表現。」

「知道了,老婆大人,不過,我們很長時間沒在一起了,你總要抽空陪陪我啊!萬一你不在,我受不了誘hu,被外面的小妖勾yn了,你可哭都找不到地方。」韓孔雀道。

柳絮白了韓孔雀一眼道:「最多還有一星期就不用那麼忙了。」

「我可等著了,如果一個星期之後你還那麼忙,我可要直接去你們醫院綁人。」韓孔雀道。

「知道了,說一星期就是一星期。」柳絮道。

韓孔雀道:「好了,我們不說這個,今天這個事情會不會給你惹來麻煩?」

「你想的很周到,如果有人公證,還能拿到整個鑒定過程,我想應該沒有人敢冒險作假。」柳絮道。

「你說現在怎麼辦點事情這麼難?今天如果沒有我出面,最後事情會怎麼發展?」韓孔雀嘆息的道。

柳絮道:「這種事情我見多了,如果沒有意外,最後肯定是私聊,病人家屬最多拿到六十萬,不過,現在國家在整治醫鬧,可能六十萬也拿不到了。」

「這也就怪不得醫院裡經常出現暴利攻擊醫生h士的事件了,你們真的失去了民心,不過,柳絮,你可要小心點,不要被人打了,前天我剛看了新聞,有家醫院的醫生和h士,都被病人家屬群毆了。」韓孔雀提醒道。

柳絮玩笑的道:「這可沒辦法避免,我可就靠你了,你不是練了氣功嗎?練成了沒有?練成了教給我,以後我就不怕有人攻擊我了。」

一說這個,韓孔雀更是牢騷滿腹:「最近你都沒有時間陪我,等你有空了,讓你看看我的成就,現在我已經練到心有猛虎境界,所以心齋這第一步修鍊,我很輕易的就完成了。接下來的坐忘也不難。現在我已經到了緣督境界。」

「緣督境界?」柳絮好奇的道。

「緣督就是指運行任督二脈中的督脈為修道之門徑。這個詞出自《莊子.養生主》:緣督以為徑,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養親,可以盡年。

意思就是說,用運行督脈方法作為修道的途徑,可以做到保養身體,可以做到完善生命,可以做到奉養親人,可以做到盡享天年。

《莊子集釋》曰:「人生任督二脈。為精氣之源。督脈起於小腹,貫脊而上行。又絡腦自脊而下,腦為髓海,命門為精海,實皆督脈司之。緣,依也;經本也。依此命脈,以為攝生之本。

說到底,這還是一種冥想的法門。只不過冥想的是督脈罷了,這跟普通的練氣是截然相反的。」

「不懂,你還是自己慢慢的修鍊吧!等你什麼時候神功大成,在教給我。」柳絮直接搖頭。

「這都不懂,聽說過武功高手打通任督二脈成為先天高手嗎?」韓孔雀問道。

而接受過完整武俠教育的柳絮大美女,自然從善如流:「知道。」

「心齋就是冥想,強大你的精神力,緣督就是利用你強大的精神力,首先修鍊督脈。從而貫通任督二脈,接下來就是導引,再就是吐納。

從這個步驟簡單的分析,就是先打通任督二脈,把經脈弄通暢了,鞏固了任督二脈,再修鍊吐納之術,也就是你知道的氣功,這樣將會是事半功倍。」韓孔雀盡量有通俗易懂的話來解釋。

柳絮十分聰明:「知道了,普通人,先練氣,等到了一定境界,再打通任督二脈,成為先天高手,而你這套功夫,則是先溝通任督二脈,後來練氣,這樣練氣時就是先天高手了,是不是這樣?」

「大體就是這樣,要知道,吐納,其實就是一個積累的過程,後面的聽息、踵息、守靜、存想、守一、辟穀、服食、房中、行、胎息,不是吐納修鍊到一定境界之後的表現,就是積累真氣的一種手段,最終的目的,就是結丹。

先結外丹,后成內丹,在這個過程當中,吐納是最重要的手段,一種好的吐納方法,才能讓人有可能最終結丹。

而普通人先練氣后打通任督二脈的方法,明顯落後了,所以近代以來,幾乎沒有成就太高的武者出現了。」韓孔雀分析道。

「說的太玄幻了,那你多努力,我要走了。」柳絮指著不遠處的救護者道。

「要注意休息,等我神功大成,就給你打通任督二脈,讓你青春永駐。」韓孔雀笑嘻嘻的道。

「要是真能青春永駐,還要我們醫生幹什麼?」柳絮對韓孔雀翻了白眼,跟韓榮夏打了個招呼,坐上了車子走了。

「大哥,那個就是大嫂?」韓榮耀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韓孔雀身邊。

「對,漂亮吧?」韓孔雀橫了韓榮耀一眼,這小子不是始終鄙視自己不如他下手快嗎?看到了柳絮,他還有什麼好得意的。

「這樣的美女追求者不少吧?大哥你要努力了。」韓榮耀用十分欠扁的語氣道。

「你小子找打是吧?她已經是你大嫂了。」韓孔雀用危險的眼神看著韓榮耀。

韓孔雀不服的道:「那你們什麼時候結婚?要不然我們一塊舉行婚禮?」

「我也想,不過你這要問咱爸,如果咱爸還有錢給我舉行婚禮,我這就告訴柳絮,讓她準備一下,跟你一塊結婚,這樣還能省下一部分酒席錢?爸,你說怎麼樣?」

韓孔雀挑釁的看了一眼韓榮耀,立即開始揭他們的傷疤,現在老韓手裡可沒錢了,如果有,他是絕對不會用韓榮耀的錢買衣服的。

看到強勢的老韓那躲閃的眼神,韓孔雀也就不為己甚,不再繼續揭他們的短。

跟馬家眾人告了別,現在留在醫院也沒事了,只要靜等結果就好了,只要結果出來了,以後的事情就不需要韓孔雀出手了。

「大哥,我都餓死了,你不是要請客的嗎?」坐上車,韓榮耀立即又想到了吃。

「小苗餓了吧?不要向前走了,就前面這家好了,招牌菜是牛肉豆腐,我們今天就吃這個。」韓孔雀道。

「這就是平常的家常菜,我們就吃這個?大哥你也太摳了。」韓榮耀不樂意的道。

「你懂什麼?在這種繁華的街道上,店家既然敢打出招牌來,這就說明他們對這道菜很有自信,所以,這裡的牛肉燉豆腐肯定很好吃。」韓孔雀道。

不管怎麼說,韓榮耀都不想吃這麼簡單的食物,所以他道:「不知道小苗能不能吃牛肉和豆腐。」

顧小苗道:「可以吃的,牛肉是優質蛋白,孕期可以補充身體所需的各種養分。」

韓孔雀鄙視的看了一眼韓榮耀道:「這是氣血雙補食譜好吧?青少年、老人、更年期、骨質疏鬆的人都可以吃這個,像小苗這個階段,就應以補氣養血為主。

主食除米、面外,還可吃些小米飯、大麥飯,益氣的副食如雞肉、雞蛋、鵪鶉蛋、土豆、山藥、豆製品、黃魚、蝦等。

養血的副食如動物肝臟、牛肉、牛奶、鱔魚等,菠菜、黃花菜等含鐵量較高,可適當吃一些,所以說,小子你要多賺錢,要不然你老婆孩子都要受委屈。」

「吃牛肉好,不會長胖的。」韓榮夏最後道。

「哈哈,你還不如榮夏,你看,連榮夏都知道吃牛肉好。」韓孔雀大笑。

「這個小妮子,才來魔都幾天,就被大哥收買了,以前我白疼你了。」韓榮耀搖頭道。

ps:

感謝笑看天夢百年、喪心病狂岳嗨嗨、胖胖魚等兄弟的打賞,感謝夜雨隨風2083兄弟的評價票感謝ruimin、尊士、iopup、~幻獸~、、神仙小宇、酒後不亂性、陳**、蝳、黑暗老虎、老暈緊等兄弟的月票支持。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