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七十一章悲哀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已經死了,但她還有孩子。 「這才是處理事情的態度,病人因為突發疾病,因搶救無效死亡,只要你們同意這一點,我們醫院會對那麼做出適當補償的。」張院長樂呵呵的道。 「適當的補償?適當補償是多...

保底月票應該有了吧,求一下保底月票。

韓孔雀轉頭一看,從一邊的電梯里,走出來不少人,幾乎都是男的,除了前面的幾個年紀比較大之外,其他都是二十來歲的小夥子。

可以看得出來,馬家還是比較齊心的,不過現在打擊醫鬧,就算來的人再多,也沒法鬧事,也不能堵院長的門。

「談的怎麼樣?」馬如龍問道。

一個穿著打扮很得體的中年人道:「不行,我們只見了一個糾紛辦的工作人員,他拿著一份文件給我們讀文件,問什麼事情,他都是拿文件來說事,根本就沒有一點用。」

「他們沒說陪多少錢?」韓孔雀忍不住問道。

中年人道:「最高限額五萬。」

「五萬?」一聽這話,本來坐著的,蹲著的,站著的人,全都圍了過來。

「不行,不鬧不行,不鬧他們根本就不搭理我們,真不行我們去買花圈,去做條幅,他們不讓我們做,我們就真不做了?不給他們點厲害看看,他們還以為我們好欺負。」一個青年火爆的道。

「不要亂出主意,現在國家打擊醫鬧,這樣做我們並不能得到什麼,一個不好還很容易把我們陷進去了。」中年人道。

韓孔雀聽了幾句就不再聽了,他退到了一邊,看到馬如龍獃獃愣愣的坐在一邊,十分潑辣的韓大紅,不停的砸著急救室的門。場面看起來十分凄慘。

看到韓建國和韓榮耀他們全都站在一邊發愣,韓榮夏好像有點害怕。顧小苗也沒法長期站著,只有劉慧玉在不斷的安慰韓大紅。

韓孔雀走到馬如龍跟前道:「大姑父,你們現在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嗎?病人到底是怎麼成這樣了?」

馬如龍看著韓孔雀,好一會兒才道:「不是用錯葯就很可能的藥物過敏,其他可能都不大,現在醫院害怕承擔責任,堅決不承認是他們的責任。」

「不承認責任也行,就讓他們多出錢。反正就算追究了醫院的責任,人也找不回來了,多出錢總可以吧?」韓孔雀道。

馬如龍沮喪的道:「剛才那樣的談判已經進行了好幾次了,醫院連個當家做主的都沒有露面,出現的那個人,就能當五萬元的家,其他事情一問三不知。現在只能是托關係,讓人了解一下情況再說。」

「沒有找個律師詢問一下?如果需要,我給你叫一個來。」韓孔雀道。

「找了,律師讓走程序,人必須在四十八小時之內放進太平間,要不然以後就算做法醫鑒定。也不行了。」馬如龍道。

「直接拉了人去做法醫鑒定不行?」韓孔雀道。

「那些狗看著呢!你們小心一點,如果病人進了太平間,他們就更不會搭理你們了,等拖到你們受不來了,你們自然會求著他們處理。今天剛走了一家,沒想到又讓你們攤上了。」馬如龍還沒有說話。在他們身邊不遠收拾垃圾的一位中年婦女,居然提醒了他們一下。

女人看樣子三四十歲,長的十分白凈,身體卻很壯,手裡拿著一個掃帚,不斷的掃著周圍的煙頭、煙盒、礦泉水瓶什麼的。

在她不遠處,還有一個同樣的清潔人員,不過她的表現就有點讓人受不了了,她在一群病人家屬中間,不斷的提醒他們,不要亂扔垃圾,這極大的增加了她們的工作量。

「大嫂,這樣的事情經常發生?」韓孔雀問道。

女人看了一眼周圍,只有幾名保安遠遠的站在外圍,所以她小聲的道:「你們也算是倒霉,自從這個新樓啟用的半年開始,每個月都有幾起醫療事故。

今天早晨剛走了一家,沒想到你們家又出事了,你們不要太老實,如果家裡沒有太硬的關係,就是要鬧,而且要鬧的有理有據,不能讓他們抓住了把柄,要不然,醫院早晚把你們拖黃了。

現在的人,誰有工夫天天來找他們的麻煩?他們處理這樣的事情已經有了經驗,可以說血已經冷了。

剛開始他們總是會拖著,等病人家屬的情緒穩定下來,不衝動了,他們才會慢慢的接觸,如果不鬧,最高才能拿到十五萬,聽說國家設定了最高的限額賠償。」

「喬大麥,你不要亂說了,你就一個清潔工,同情心這麼多幹什麼?不要連這份工作都丟了,要知道明年你兒子可就要考大學了,丟了這份工作,你那什麼供你兒子讀書?」正當那女人想要給韓孔雀支招的時候,旁邊那位清潔工,打斷了喬大麥的話。

韓孔雀看了看兩個女人,現在的人還真是現實,不過,同情心泛濫的人也不少,就像這個叫喬大麥的,一看就是一個很樸實的女人。

「謝謝你了大嫂,這是我的名片,如果以後有什麼需要,可以給我打電話。」韓孔雀拿出自己最近新製作的名片,這還是他第一次主動給別人自己的聯繫方法。

「沒事,如果你們處理不好,等下了班,我再給你打電話說一下,這醫院裡都是黑心的。」女人在離開時,接過了韓孔雀手裡的名片,而理由則是韓孔雀可能需要幫助,所以她會下班之後打電話告訴他一些內幕。

韓孔雀看著離開的女人,這女人還真是個熱心腸,現在這個社會,黑心腸的人不少,但熱心腸的人也不缺。

收到了這種知qingren士的警告,馬如龍更加沮喪,也更覺無力。

雖然平時他也有點小關係,但此時,他找任何人,得到的都是推脫。

他認識的那些人,都沒有實力撼動一家醫院,因為。如果醫院要承擔責任,那首先要倒下一個主管副院長。

接下來就是科室主任。主治醫生,護士長等等。

這麼多人將要為一起醫療事故負責,而且付出的代價還很嚴重,這樣的事情,就是砸人飯碗,斷人財路,可以說是真的猶如殺他們的父母,這麼吸引仇恨的事情。一般人是不會插手的。

就在韓孔雀想要怎麼幫一下馬如龍的時候,就聽到一片嘈雜之聲,接著就是一連串的幾聲驚叫。

韓孔雀轉頭一看,他立即感覺到熱血上涌,他的頭嗡的一下,差點被氣炸了。

他看到他媽媽劉慧玉,正被一名警察。反剪著雙手,把腦袋壓到了地上,而那名警察,一隻腿頂著劉慧玉的背,一隻手正在拿手銬。

看到這種情況,韓孔雀連想都沒想。只見他一個箭步衝過去,伸手抓住媽媽的雙臂,不讓他接下來的動作傷到。

護住了劉慧玉,韓孔雀不再客氣,他抬膝。一下擊在那警察的下顎上,只聽那警察一聲悶哼。接著軟癱在地。

韓孔雀還不解氣,直接一腳,把警察從地上踢了起來,只聽碰的一聲,這名壯實的警察,直接砸在急救室的門上。

幸虧那門十分結實,並沒有被那名警察砸壞。

看到這種情況,本來衝進來的五六名警察,全都傻了眼。

等了一會兒,總算有一名警察緩過神來:「你敢襲警?」

韓孔雀冷笑道:「你最好把你手上的人放下。」

「來人,把他抓回去,敢襲警,我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上。」他們什麼時候吃過這樣的虧,雖然想到韓孔雀可能有深厚的背景,但那又怎麼樣?進了他們那裡,天王老子來保他之前,也一定要先給他一個難忘的教訓。

「襲警?警察我可沒看到,你們也算警察?不是醫院養的狗嗎?」韓孔雀冷笑道。

「喂?白衣,你來中心醫院新住院樓四層,這裡又有一群說是警察的東西告我襲警,還有,我一個親戚死在了醫院,醫院的人全都躲起來了,報警的就是他們,你看我們怎麼處理?」韓孔雀本來不想出頭,但醫院做的實在是過分了。

現在韓孔雀也想明白了,只不過因為馬如明的老婆和韓大紅在敲打急救室的門,醫院居然就報了警,而警察過來就不分青紅浴

更過分的是,他們還把幾個婦女壓在地上戴手銬,這別人也就算了,但那時韓孔雀的母親,他能看著自己的媽媽被人那樣欺凌?

「醫療事故?確定是院方的責任?」白衣問道。

韓孔雀道:「股骨頭壞死,只是在腿上做了一個外科手術,下手術台時還好好地,可下了手術台只不過兩個小時,人就死了,你說責任是誰的?」

「找人做法醫鑒定,其他都等法醫鑒定結果出來了再說,如果責任在院方,那不用說什麼,如果是病人的病情轉變,或者因為其他併發症出現而死亡,那就要自己承擔責任,你想要什麼結果?」白衣道。

韓孔雀道:「你先處理我襲警的事情吧,我先問問,其他事情等你來了以後再說。」

「你那警官證不用給我看,剛才你幹什麼了,我都把那人踹暈了你才給我看,這不是讓我故意襲警嗎?這裡這麼多人都能作證,我還真不怕你們冤枉我。」韓孔雀直接把伸到自己面前的那隻手打到了一邊。

面對靠攏過來的四五個警察,韓孔雀還真是一點也不懼。

「大姑父,剛才我打的電話你也聽到了,現在你們怎麼辦,商量一下,既然醫院玩硬的,那結果自然就不會太理想。

你們是想繼續跟醫院談判,還是直接告他們?如果想告,其他事情你們都不用管,所欲事情我來安排。

如果是我們自己的責任,我們就要自己負責,如果是院方的責任,我們自然也饒不了他們,該負責的要負責,如果是他們的責任,我一定讓他吃槍子。」韓孔雀惡狠狠的道。

中國人信奉各人自掃門前雪,休管別人瓦上霜,韓孔雀也不例外,如果不是這些人做的實在過分,他也不像強出頭。

「如果是院方的責任。我們告的贏嗎?」馬如龍還沒有說話,馬如明的老婆說話了。

韓孔雀看著這個女人。他明白她的意思,如果明確了是醫院的責任,他們能夠告贏嗎?

這是一種悲哀,這是一種對社會的極度失望。

韓孔雀點頭道:「告的贏,如果責任是院方的,我一定會讓你們贏,但是」

「告他們,我不想要多少賠償。我就想要個真像,我想知道,我男人為什麼好好的會死,沒有錢也不要緊,如果是我們自己有病,那誰也不願,如果是他們的責任。該負的責任,他們一個也不能跑。」

看著面目獰猙的女人,韓孔雀差點被她那樣子嚇到,這得是多麼大的怨恨,才能讓一個家庭主婦爆發出這種戾氣。

「趕緊帶著你的人滾蛋,不要說我欺負你。我叫韓孔雀,不服你們上來打我。」韓孔雀冷笑的看著進退兩難的警察道。

「韓孔雀?」其中一個明顯是頭,在聽到這個名字時,趕緊十分耳熟。

這時一名年輕的警察遲疑的道:「古玩街那邊的?」

「對,刑警隊的幾個傢伙。也像你們一樣,沒有亮出警官證。他們原來也想告我襲警,不過好像他們現在不告了。」韓孔雀冷笑道。

聽到韓孔雀證實了自己的猜想,幾名警察全都面色大變,五六個刑警隊的高手,被這小子幾下就踹到醫院待了一個多月。

這樣的事情雖然外面沒有多少流傳,但在他們內部,卻都收到了通報,對這樣的猛人,像他們這樣連醫院一個科室主任都不敢得罪的小警察,還真是不敢招惹。

五六名警察灰溜溜的走了,那個暈倒的,直接被送進了病房,反正這裡是醫院,而他們又是來幫醫院忙的,所以韓孔雀也不怕他們要自己承擔醫療費,加上那傢伙對他媽媽不敬,他也就沒提醫療費這茬。

韓孔雀以後也不打算從政,欺負人又怎麼了,就算有人想黑他,他也不怕。

看到威風八面的警察,被韓孔雀打的灰溜溜的走了,連個屁都不敢放,這讓馬家的親戚全都沸騰了起來。

知道韓孔雀將要派人來把馬如明拉走,去做法醫鑒定,馬家的小夥子立即興奮了。

醫院肯定是不想讓人把屍體拉走的,要想把屍體運出去,衝突是不可能避免的,就是因為這樣的原因,一般的小民百姓,還就真的拿醫院沒辦法。

明明是醫院的責任,最後醫院補償一些錢,卻像是在施捨,這讓人恨得牙痒痒也是沒辦法,畢竟活著人最重要,誰也不可能為了死人,把活人連累了,不得不說,這就是小人物的悲哀。

「你們要去做法醫鑒定?我勸你們還是省省吧!沒有人會給你們做鑒定的,就算有人給你們做鑒定,你們也不會得到想要的結果。

如果我是你們,就好好的在這裡待著,等待院方處理意見拿出來了,給你們一些賠償,把人火化了了事。」就當所有人商量著怎麼把人運走時,一個大肚翩翩的人走了過來。

本來站在遠處的幾名保安,也跟了上來,想來,剛才發生的事情,是這些保安通知了醫院上層。

「這是我們張院長。」一名保安道。

韓孔雀道:「沒有人會給我們做法醫鑒定?」

「年輕人,是非皆因強出頭,不要事情辦不好,反惹一身騷。」這個張院長斜視著韓孔雀道。

「我還真就不怕麻煩,要不然我們就掰掰手腕,看看你們到底能不能一手遮天?」韓孔雀冷笑道。

張院長也不傻:「年輕人,我知道你有點關係,要不然也不會把那些警察嚇走,不過,我們市中心醫院是什麼單位,你要想明白,想告我們的人多了,但我們醫院每天還是那麼風平浪靜。」

「不告你們也行,這件事你們想怎麼處理?」馬如明的老婆此時出言道。

看到韓孔雀想要說話,馬如明的老婆道:「我知道你是好心,如果因為我們的事情,讓你也陷進來了並不好,能夠好好處理了,還是儘快處理了吧1

看著女人難過的低下頭,韓孔雀也只能無語,民不與官斗,雖然女人恨不得讓害死她丈夫的人死,但她還是不想真的與醫院撕破臉,因為她害怕,丈夫已經死了,但她還有孩子。

「這才是處理事情的態度,病人因為突發疾病,因搶救無效死亡,只要你們同意這一點,我們醫院會對那麼做出適當補償的。」張院長樂呵呵的道。

「適當的補償?適當補償是多少?五萬?」韓孔雀問道。

「我們院方研究了一下,五萬確實太少了,最後確定,給你們賠償八萬。」張院長道。

「一條人命就值八萬塊錢?這八萬塊能夠幹什麼?」韓孔雀冷笑道。

「八萬塊都能買輛車了,你們還想要多少?人不能太過貪得無厭。」張院長也冷笑著道。

看到是這種情況,馬如明的老婆徹底失望了:「貪得無厭?說得好啊!那我告訴你,既然你們不想讓我們好過,那我們也能讓你們好過了,小韓,你看著辦,你表叔的事情可就要看你的了。」

「年輕人,你還真要強出頭?不怕給家裡得罪人?」張院長道。

「我的家人都在這裡,你問問他們,他們怕我給他們得罪人嗎?」韓孔雀道。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