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七十章無奈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p> 「你還是小心點吧,我可不想要你一輩子,省的短命。」韓孔雀苦笑道。 秦明月道:「聽說你老婆也是大美人,擁有這麼一個大美人,你就不怕短命了?」 「我老婆老實聽話,可不像你這麼能折騰...

「韓老闆這是幹什麼去?聽說您老最近混的風生水起?」秦明月嘴巴也開始不饒人。

「不如秦導演,聽說您老人家的電視劇開拍了?」韓孔雀道。

「還沒有,這不準備著的嘛1秦明月苦惱的道。

「還沒有?這都多長時間了?我還等著你給我分紅呢!你這沒影的事情,也能說出來忽悠我啊?」韓孔雀的眼珠子差點凸出來,這都多長時間了,這秦明月準備了好幾年的片子,居然還沒開拍。

「你以為拍電視那麼容易?資金不足,我只能到處借衣服,借道具,要不是因為這個,我會來這裡被那個死胖子調戲?」秦明月恨不得過去踹楊天亮幾腳。

楊天亮早就被韓孔雀鎮住了,能夠一手把他提留起來的強人,他還真是不敢招惹。

「走吧,今天正好碰到你了,我們聊聊。」韓孔雀看到圍著看熱鬧的人不少,所以想儘快離開。

「後面是你的家人吧?你帶著我不會給你帶來麻煩吧?」秦明月嫵媚的一笑道。

「能有什麼麻煩?我老婆我家人都見過,不是你。」韓孔雀打腫臉充胖子,在秦明月面前也只有嘴硬到底了,省的被小看。

秦明月笑的更嫵媚了:「這更麻煩,伯父伯母會認為,這是你的小三找上門來了。」

「誰要有你這樣的小三,絕對活不長。」韓孔雀笑著道。

「還是紅顏禍水?不都說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嗎?我支持你。」秦明月道。

「你這是怎麼了?受刺激了?這麼急著想做小三。」韓孔雀詫異的道。

韓孔雀這麼一問。秦明月立即泄了氣:「本來以為有了一百萬,能夠實現我的理想呢!沒想到做起事情來才知道有多難。錢,居然是最容易解決的,比沒錢更難辦的事情居然更多。」

「劇本、機器、場地、審核、賣片,這些都不容易吧?」韓孔雀雖然不懂怎麼拍電視,但基本的套路還是知道的。

「你很懂行啊?」秦明月詫異的道。

「走吧,你不會還想從那楊老闆那裡借收拾吧?」韓孔雀道。

秦明月看了一眼臉上陰晴不定的楊天亮,知道這次是徹底得罪他了,所以也就不指望從這裡借首飾了。

「都怪你。要不是你,沒準我應付一下這死胖子,還真能從他手裡借出一些首飾。」秦明月有點抱怨的道。

「你現在過去應付他也不晚,像你這樣的美女,只要肯回頭,什麼時候都不會晚的,我想他肯定會原諒你。」韓孔雀似笑非笑的道。

秦明月道:「算了。看到他那張肥臉就有點噁心。」

「大哥,我們去哪?」韓孔雀身後的韓榮耀道。

韓孔雀道:「在附近隨便找家飯店就行了,秦明月,那舞台怎麼辦?」

秦明月道:「除了人,其他都是那死胖子的,我們可不是賣唱的。所以沒有舞台。」

「這樣更好,走吧,你要的首飾我給你提供,省的我的那份分紅被你糟蹋了。」韓孔雀道。

「就知道你也不是好人,口口聲聲說著不要回扣。現在還惦記著我說的分紅呢1秦明月嘴巴不饒人。

「你們做公交來的?」韓孔雀問道。

秦明月道:「死胖子租車把我們接來的。」

「那再租車吧!你們那麼多人,做出租也不方便。」韓孔雀看著鶯鶯燕燕的一大群人。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排她們。

「你不用管她們,她們會自己回去。」秦明月道。

韓孔雀跟秦明月做了一輛計程車,坐上車之後,韓孔雀道:「你到底是怎麼回事?不是說一百萬足夠了嗎?」

秦明月道:「我拍的是古代宅斗戲,這樣連續劇本來花錢很少的,而且演員之中也沒有大明星,只要管吃住,有的是人願意被我白使喚,可是服裝和道具的費用就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

「服裝和道具?古代的服裝我知道,道具和首飾沒有現成的?」韓孔雀道。

秦明月道:「不止是首飾,因為是大宅院的故事,所以就像紅樓夢一樣,要拍出味道,拍的真實,就必須要有一個真實的環境,像一些屏風、房間之內的擺件、小點的就是首飾了,這些都需要特別定製,我沒錢,只能到處借。」

「你要拍多長時間?也就是說你要借多長時間?」韓孔雀問道。

秦明月道:「你不會真有辦法吧?」

「這你不用管,你先說用多長時間吧?」韓孔雀道。

秦明月道:「我沒想拍的多麻煩,所以就是在一個大宅院里的故事,最多也就三個月就能拍完。」

「就在一個大宅院里?就像韓國拍攝的那些家庭喜劇一樣,幾棟房子,十來個人,翻來覆去就是他們互相糾纏,是這樣的連續劇吧?」韓孔雀問道。

「差不多,這樣成本低,不過我這可不是那種肥皂劇,我拍的這個劇本,很有內涵的。」秦明月道。

韓孔雀道:「我知道了,一本很有內涵的宅鬥文,三個月不長不短,首飾我有,擺件和衣服,我差不多也能給你弄到,你等我一會,我打個電話。」

秦明月看著韓孔雀打電話,一連幾個電話,只是隨便的詢問了一些什麼,就掛了電話。

「怎麼樣?」秦明月問道。

韓孔雀道:「放心,首飾我手裡有不少,應該夠你用了,擺件什麼的也能給你湊齊,還有一些明清時期的衣服,你也應該能夠用到。

古代婦女穿戴的東西,根本沒有多少民族和時代特色。除了旗袍,其他應該都能用。不過,這些東西都是真品,你可一定要小心使用,不要搞丟了。

首飾什麼的是我的,丟了你陪我點錢就行,其他東西可都是我用臉皮換來的,如果弄壞了,我可沒法交代。」

「你真能弄來擺件?要知道就算民國時期的擺件。放到現在也是古董了。」秦明月道。

韓孔雀道:「你知道就好,那些東西都是值錢的玩意,雖然單件的價格不高,但數量多了,價值就大了,所以管理時一定要注意。」

「知道了,那麼貴的東西。要是沒了我可賠不起。」秦明月道。

「你確實賠不起,比如一些手鐲什麼的,你確定一定要用真品?那樣的東西,一隻就差不多要百萬以上,如果真弄丟了,你可真的要賣身還債了。」韓孔雀雖然像是開玩笑。但警告的異味十足。

「知道,我一定會看好的,不過衣服你也能借到?」秦明月道。

韓孔雀道:「你運氣好,我們最近弄到了一批東西,裡面就有不少古代的衣服。大多數是皮草和綢緞,像什麼虎皮、熊皮、火狐皮、金貂、紫貂皮都有。」

「古時候的?雖然很適合我們拍電視用。但你確定還能用嗎?」秦明月道。

「所以你要小心點,那些東西聽說還能用,你就將就這點用著吧1韓孔雀道。

秦明月心中一算,這麼一來,她已經沒有了再需要花錢的地方了,服裝道具全了,她只要尋找一個古代的大院,幾乎完成了開機的準備。

「這些東西我什麼時候能夠拿到手?」秦明月眼睛亮晶晶的道。

韓孔雀道:「這些東西都在魔都,你明天給我打電話,我讓我公司的律師陪同你一塊交接,我可不是信不過你,不過我們還是公事公辦好,我這邊還沒有什麼,我朋友那邊是一點差錯都不能出的。」

「明白,如果真的出了差錯,我這輩子就賠給你了,律師的電話先給我,我跟她先聯繫一下,省的你不靠譜。」秦明月拋給了韓孔雀一個媚眼。

「你還是小心點吧,我可不想要你一輩子,省的短命。」韓孔雀苦笑道。

秦明月道:「聽說你老婆也是大美人,擁有這麼一個大美人,你就不怕短命了?」

「我老婆老實聽話,可不像你這麼能折騰,你還是等以後禍害別人吧1韓孔雀笑著道。

「真傷心,居然送上門都不敢要,我就不跟著你進去了,你家人都在,我又不是你老婆,跟過去不好,明天我給你打電話。」秦明月指了指前面停下的車子道。

韓孔雀看到韓榮耀停下了車,已經從車上走了下來。

「那好,我們明天聯繫。」韓孔雀道。

秦明月沒有下車,韓孔雀自己下了車,看著秦明月坐計程車走遠。

他剛走到前面,就聽韓榮耀道:「大哥,大姑家出事了,我們現在要立即去醫院。」

「出什麼事了?很嚴重?」韓孔雀問道。

韓建國道:「聽說是你姑父腿疼住院治理時,被醫院治壞了,現在讓我們去醫院幫忙呢1

韓孔雀驚叫:「姑父?他怎麼樣了?我們趕緊去看看。」

韓孔雀的大姑父叫馬如龍,很威風的一個名字,而人也十分威風,十分熱心腸的一個人,雖然沒有多少本事,還有點愛吹牛,不過,他可比韓大紅正直的多,所以任何韓大紅想要佔便宜的地方,馬如龍都是不會在場的。

韓榮耀道:「咱爸根本沒有聽明白,你再打電話問一下,我開車。」

眾人也顧不得吃飯,車子轉移個方向,向著市中心醫院開去。

韓孔雀把電話打通,那邊很亂,韓孔雀詢問了幾遍,韓大紅支支吾吾的,沒有說明白,最後只是告訴了韓孔雀一個地址。

「去中心醫院住院大樓,在新樓的第四層。」韓孔雀對韓榮耀道。

眾人急急忙忙的跑到市醫院,找到了新的住院大樓,四樓不高,他們也沒有做電梯,直接從樓梯跑了上去。

整個樓層靜悄悄的,居然沒有多少人,這可十分不對勁。要知道市中心醫院可是魔都最大的醫院,雖然是公立醫院。但因為坐診的專家多,設備好,所以這裡每天都人如潮湧,今天怎麼這麼安靜?

他們剛走到四樓,韓孔雀就聽到一個嘶啞的聲音在高聲叫罵,這個聲音韓孔雀十分熟悉,這就是他大姑父馬如龍的聲音。

不是說他被治壞了嗎?韓孔雀滿腦門的黑線,這被治壞了的人現在卻中氣十足的在叫罵。可一點壞了的跡象都沒有。

聽到了這一聲聲叫罵,韓孔雀一家瞬間放下心來。

在一間急救病房外面,韓孔雀他們見到了韓大紅夫婦,還有他們的孩子,其他都是他們的親戚,另有一個中年女人,一臉淚痕的坐在地上。臉上的表情痴痴獃呆的,她的身邊,還有幾個女人,也是一臉哀傷。

大姑父馬如龍的口才不錯,只是簡單的幾句話,就把事情說清楚了。

事情很簡單。馬如龍的大哥馬如明,被診斷為股骨頭壞死,最近幾天疼的受不了,就來醫院做了個檢查,最後確認住院動手術。

手術本來很正常。也很成功,他們害怕出意外。還拖了一個熟人的關係才住得院,找的主治醫生也是一個比較有名氣的專家,本來一切正常,可就在手術完成後不長時間,意外出現了。

就在手術完成,病人打吊瓶時,出現了突髮狀況,馬如明剛開始冒虛汗,臉色發黃,陪床家屬叫了幾次醫生,卻沒有叫來,後來好不容易叫來了一個護士,護士給量了血壓和體溫,說了一句沒事就急匆匆的走了。

沒想到接下來不到一個小時,還沒等陪著醫生下去吃飯的馬如龍等人回來,馬如明就不行了。

這時醫院才來人,急匆匆的把人拖進了急救室,可這時人的心電圖已經平了,搶救了一個多小時,心電圖毫無變化,馬家人的心也涼了。

等他們反應過來時,人家醫生護士已經把病人使用的東西收拾乾淨全都走了。

急救室里本來還留了一名醫生和一名護士,在被馬家人堵門之後,也從後門跑了。

現在他們圍著的這間急救室里,也只剩下了馬如明的屍體。

遇到這種事情,不用想也知道是醫療事故了,雖然現在還不知道馬如明是因為什麼原因致死,但絕對不可能是因為腿部的手術。

當時做手術時,醫院的醫生護士都很輕鬆,他們明確表示,這只是一個小手術,而且在做完手術之後,他們還有閑心跟病人家屬一塊吃飯,這說明這個手術很成功,而且確實也是這樣,當時馬如明也很清醒,身體完全沒有異常。

可就在他們出去吃飯的一個小時,人居然就沒了,這一時幾乎沒有人能夠接受。

「你們不用砸門,現在國家打擊醫鬧,如果弄不好,不止是討不到說法,還把你們弄進去了。」馬如龍雖然罵的狠,但他還是十分明白事理的。

韓孔雀看了一眼老韓,老韓卻什麼表示也沒有,韓孔雀無奈:「爸,你不過去問問姑父這件事情怎麼處理?既然已經遇到了,人也沒了,還是趕緊處理吧!現在這種事情很難辦。」

醫療事故本身患者家屬應該是弱勢群體,可最近醫院被人鬧的厲害了,國家都看不下去了,所以出台了政策打擊醫鬧,一個不好,病人家主就有可能被懲治,這雖然打擊了惡意醫鬧,但也絕對維護了醫院的囂張氣焰。

「我嘴笨,你去問問。」韓建國十分乾脆,直接把問題扔給了韓孔雀。

韓孔雀現在也不著急了,既然不是他大姑家出事,其他人跟他可沒有多少關係。

雖然是大姑父的親哥,但畢竟差著一層關係,所以雖然人沒了,他其實是沒有多少傷心的成分的。

「大姑父,你們打算怎麼處理?」韓孔雀在馬如龍停下叫罵聲的空擋中,問道。

馬如龍道:「還能怎麼處理?讓他們給陪個人,這些畜生,出了事之後就沒見到一個人,也不給一個理由,我哥就這樣沒了,我絕對不能放過他們。」

「醫院一個人都沒來?」韓孔雀問道。

馬如龍氣憤的道:「怎麼沒來?來了幾個人讓把我哥送到太平間里,還有那幾個保安,在看著我們呢!說我們要是鬧事,他們就報警。

剛才警察也來了,因為我們沒有破壞東西,只是警告了我們幾句就走了,說不能拉條幅,不能堵醫院的路,不能在醫院門口擺花圈,我曰他媽的,不讓我們鬧事,你們也得給個說法啊?我們的人不能就這麼不明不白的沒了。」

韓孔雀皺起了眉:「醫院沒有一個人過來說怎麼處理?」

「我大嫂她幾個兄弟,還有我兩個侄子去了院長辦公室,正在談判。」馬如龍道。

「這樣就行,既然已經出事了,還是多想想身後事吧!如果醫院賠償,盡量多爭取一點,其他就算了,就算鬧的再大,人也回不來了。」韓孔雀嘆息。

這樣的事情,原來只是聽傳說,要不然就是看電視,現在真遇到了這樣的事情,才真正明白病人家屬的無奈。

韓孔雀說的雖然有點冷酷,但事實就是這樣,此時人沒了,就只能得到一些金錢的補償了,這是沒辦法的事情,小民百姓也不是只認錢不認人,但人總要生活。

「他們回來了。」正當韓孔雀沉思的時候,馬如龍道。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Ps:感謝可樂牛奶泡麵、書友09021z、fengge123等兄弟的月票支持。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