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六十九章紅顏禍水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就在他們剛剛要繞過舞台,走出商場門口的時候,前面被人堵上了。 一個比韓孔雀的身材還要寬廣的身影,堵住了舞台的側面出口。 「楊老闆,我們可是說好了的,我們給你們表演一場歌舞,您商場里的...

韓孔雀再次看了一眼韓榮夏的打扮,確實,跟城市裡的那些小姑娘,韓榮夏的穿著略顯保守了點,她這身衣服雖然價格不便宜,但略顯老氣。

千篇一律的白襯衣長褲,平底涼鞋,加上一頭齊耳短髮,可以說一點修飾都沒有,這樣的裝扮在農村算是很顯眼的,但在這城市裡,確實有點土氣。

這不是經濟差距,而是心理差距,也可以說是思想差距,韓榮夏肯定是沒有找准自己的定位。

她的同學之中,肯定有不少人穿著不如她的,但她們卻能夠得到同學們的認可,不是因為他們穿的衣服有多貴,而是品位。

這就是城鄉差距,是一種你可以無視,可以忽略,但又絕對真實存在的,所以說,不是你住在了城市裡,就變成了城市人。

找到了問題所在,韓孔雀立即想到了那個新天地專賣店的女經理,她可是搭配衣服的高手,韓榮夏這點苦惱,在她手裡,肯定不算是個問題。

只要去那裡隨便讓她整治一下,一個青春靚麗的小美女就會出現。

「大哥,你笑什麼?是不是笑我虛榮?」韓榮夏看到韓孔雀的笑容,更加鬱悶了。

「沒有,我是笑你自尋煩惱,如果你早告訴我,我早就給你解決了。」韓孔雀笑道。

聽到韓孔雀的話,韓榮夏眼睛一亮道:「大哥你有辦法?」

「那是當然,你看你大哥這一身?」韓孔雀道。

韓榮夏看了一眼。失望的道:「貴唄!可我穿的衣服也很貴,怎麼還是會被人嘲笑?」

韓孔雀道:「一個方面。就算我穿一身迷彩服進來,我也不會當回事,就像你說的那樣,無視別人的目光就可以了,另一個方面,衣服的搭配,你看我這身衣服,穿在我身上有給人暴發戶的感覺嗎?」

「沒有。感覺很合身,很配你的氣質。」韓榮夏道。

「這就對了,穿衣打扮也是一門學問,不要煩惱了,等星期一下午,你叫上小竹,我帶你們去個地方。到時候你們就知道,原來穿衣服,還有那麼多的學問。」韓孔雀笑著道。

韓榮夏眼睛變得亮晶晶的:「能不能帶幾個要好的同學過去?她們家也是最近搬來魔都的,家裡都是做生意的,父母每天都忙,根本就沒有時間管她們。」

韓孔雀一聽就知道。剛搬來魔都,自然在穿衣打扮上缺乏一些時尚,韓榮夏跟她們可以說同是天涯淪落人,所以她們才能走到了一塊。

「沒問題。」韓孔雀答應的很痛快,賺了錢不就是給自己的家人用的嗎?

窮養兒子富養女。只要韓榮夏不被慣出一些壞毛病,只是花點錢。讓她融入這座大都市,韓孔雀還是十分願意做的。

「你們兄妹在說什麼?趕緊過來挑選鞋子。」他們這邊剛剛溝通完,那邊老韓就開始催了。

「大哥,你是不是也要表示一下?」韓榮耀看到了韓孔雀,自然就有了均貧富的想法。

「等你結完婚,我在表示,到時候我們全家每人一身衣服,現在還差了榮光和榮華。」韓孔雀自然知道韓榮耀這小子想的是什麼。

如果此時他給家人買衣服,肯定要賣身好的,到時候,韓榮耀買的衣服就無所謂了。

反正到他結婚的時候,父母兄妹都會穿韓孔雀給買的衣服,他的衣服只要不穿出來,就不會給他丟人,所以他沒準還能省下一筆錢。

但韓孔雀怎麼可能給他機會,所以他剛剛起意時,就給他扼殺在萌芽狀態之中了。

韓榮耀沒有達到目的,有點沮喪,在看到韓榮夏也去興緻勃勃的挑選鞋子,而且是在最貴的精品區挑選,他的臉色更加難看了。

「小妹,這邊太貴了,你二哥的預算不夠。」韓榮耀低聲對韓榮夏道。

韓榮夏道:「放心,我不佔你便宜,你只要給我買雙鞋子就好了,衣服我自己買。」

「你哪來的錢?」韓榮耀狐疑的看著韓榮夏,這個乖巧的小妹,老爸從來沒有關注過她,她哪來的錢?

「大哥給你錢了?給了多少?」瞬間,韓榮耀就想到了答案。

「大哥給我的交通費、住宿費,伙食費,你也想要?要是沒有大哥給我,每天我跑著上下學啊?還有,每天我不吃飯啊?二哥,你是不是也要給點?」韓榮夏可不傻,對她這個二哥,她可是很了解的。

「小妹,你可不要忘了,是我提醒你來這裡投奔大哥的,有了好處,可不要忘了你二哥。」韓榮耀看著韓榮夏一身衣服,怎麼也要好幾千,再看看他自己身上的衣服,總共加起來也也就幾百塊,他這一身,是純正的**絲裝扮。

包里始終帶著不超過一百塊錢,鞋子不超過一百,身上的全套行頭加起來,絕對超不過一千塊,每天拿在手裡的手機絕對是山寨貨。

這麼一身,好像還不如韓榮夏的一件衣服啊!

韓榮耀用無比幽怨的眼神看著韓孔雀,肯定是他大哥偏心啊!

「你小子用這種目光看著我幹什麼?趕緊去付錢,榮夏的這雙鞋子四百九十九,正好沒有超過你的預算。」韓孔雀被韓榮耀看的一身白毛汗。

「大哥,我發現你實在是太摳門了,你說你有那麼多錢,隨便掉一點,就夠我們舒服的過日子了,怎麼越有錢越摳門了?」韓榮耀用十分可憐的語氣道。

韓孔雀也裝起來了可憐:「你大哥過的日子,你真是不知道啊!最近我買了不少東西,都砸在手裡了,手裡真是沒錢了,要是有錢。我能用你的辛苦錢買衣服嗎?」

一聽這話,韓榮耀立即炸毛了。他用十分鄙視的眼神看著韓孔雀道:「大哥,你騙誰,就算你手裡沒有現金了,你那些盤子碗呢?

不會也沒了吧?我現在可打聽清楚了,被我打碎的那種小碗,隨便拿出一隻,就值好幾萬,抵得上我一年的工資。」

「沒了。」韓榮耀正在滔滔不絕的控訴他大哥的無恥時。被韓孔雀簡單的兩個字震撼了。

「什麼沒了?」韓榮耀有點獃獃的道。

「你剛才說的那些盤子,沒了。」韓孔雀道。

「不可能,那麼多盤子你都賣了?不是存銀行了嗎?」韓榮耀道。

韓孔雀道:「那些東西都用來還人情了,你不會以為我們做什麼事情,都不用付出代價的吧?」

「我們做了什麼需要付出代價?」韓榮耀不解的道。

「比如說,你受到了冤屈,給你找回了公道。順便還教訓了不少警察,你不會認為,那些警察是誰都可以踩一腳的吧?

你的工作,小苗學校的事情,你們在魔都結婚,這些都需要通過關係才能辦下來。綜合起來,人情就欠大了。」韓孔雀故意把責任向韓榮耀身上推。

實際上算起來,韓孔雀能夠用幾十噸金銀,加上一個具有徵集權和採集權的私人博物館,他絕對是賺了。當然,這些他是不可能告訴韓榮耀的。

最近用到陳嘉義、江林他們的事情比較多。所以韓孔雀也不介意把那些瓷器和一些金銀送出去,那些東西太過顯眼了,想來惦記的人不少,現在他送出去了,也就沒有人找他麻煩了。

不過,這樣的事情有一就有二,如果以後他在面對這樣的問題,可就不能這麼處理了。

幸虧上次李園寶藏韓孔雀沒有分東西,如果他分了東西,現在面臨的麻煩肯定更多。

而陳嘉義他們得到了那麼多,卻一點事情都沒有,這就是背景的作用了。

既然不能當富二代官二代紅三代,那就爭取做富一代、官一代、軍一代。

韓孔雀的眼中閃過一絲寒光,以他的能力,完全可以做的狠一些,但這樣一來,後患無窮,而且也沒必要,只要過一段時間,等龍計劃順利實施,以後誰還敢欺他沒有根基?

這座商場不知道為什麼,生意並不好,星期六都沒有多少人來,所以韓孔雀他們沒有費多少功夫就沒人挑選了一身衣服。

韓孔雀挑的上衣差不多要三百,一條褲子一百,一雙鞋子一百。

韓榮夏只買了一雙好點的鞋子,而老韓和劉慧玉,買的衣服也不算好,整套下來也不過花了三百塊,兩個人才花了六百。

四個人四套衣服,也不過花了一千六百元,可以說,這裡的衣服真是便宜。

對這種結果,韓榮耀是最滿意的,本來想要花兩千的,沒想到只花費了一千六,他還省下了四百。

「今天衣服我請了,大哥請吃飯。」付了帳,韓榮耀開始擠兌韓孔雀。

「在外面吃飯多浪費錢?我們回家吃。」劉慧玉道。

韓榮耀道:「媽,家裡有什麼好吃的?蘿蔔豆腐,我都要吃吐了,再說,您不心疼我,也總得為你孫子想想吧?小苗最近也沒有吃什麼好東西,也應該好好補一補了。」

「今天我們去買條魚,回家給小苗燉魚吃。」劉慧玉道。

「大哥,你什麼時候再出海?」眼看著大餐離自己而去,韓榮耀有點不正常了。

「你問這個幹什麼?」韓孔雀奇怪的看著韓榮耀這小子,不知道他又要出什麼蛾子。

韓榮耀道:「我實在太懷念你帶回來的大蝦和帶魚了,都怪咱爸,那麼多魚蝦,都被大姑拿回家了。」

「呃1韓孔雀驚愕的看了一眼老韓,那些魚蝦本來韓孔雀還以為是他們吃了的,沒想到他還是小看了他大姑的戰鬥力,居然把那些東西帶走了?

「行了,你大姑給你操心費力的,拿點海鮮怎麼了?」老韓看到了韓孔雀的異樣眼神,不高興了。

韓榮耀翻著白眼道:「她幫什麼忙了?我跟小苗用到她幫什麼忙?就是讓她走個過場,都能把小苗的媽媽氣的吃不下飯。還有,現在我們家困難了。連面都不露了,我們還沒有跟她借錢呢!就這麼躲著我們。」

「榮耀你還是少說兩句,你看外面是幹什麼?有歌舞表演哎!我說商場裡面怎麼沒人,原來人都讓外面的表演吸引了。」顧小苗趕忙岔開話題。

韓孔雀看過去,商場外面確實擺上了舞台,這他們進去之時,還一點東西沒有,現在的商場門口。已經變得人山人海。

這裡雖然人多,但一點也不雜亂,只有商場門口舞台上傳來一陣優美的歌聲。

只是聽了幾句,韓孔雀他們一行人就停住了腳步,仔細聆聽場上表演者的優美歌聲。

唱的是鳳凰傳奇的我從草原來,高亢的女聲,十分空靈。可以說不比原唱遜色多少。

「大哥,你看那唱歌的是不是原來住你樓上的那女的?」韓孔雀正認真聽歌,就聽到韓榮耀問道。

「我樓上?你說誰?」韓孔雀一怔問道。

韓榮耀道:「就是那個個子很高,模特公司的那個美女,我見過你跟他一塊回家過。」

「秦明月?不可能吧?最近她發財了,不能越混越回去了。在這街頭表演啊1前面的人太多,他們在後面,正好看不到演員的正面。

「大哥,肯定就是那女的,你到我這邊來。她側過身就能看到她。」韓榮耀道。

韓孔雀走到了韓榮耀身邊,這邊已經靠近舞台。離那歌手只有幾米遠。

果然,在歌手轉身時,韓孔雀看到了秦明月那明媚的臉頰。

由於一邊跳舞一邊歌唱,所以秦明月有點氣喘,不過這樣一來,讓她略帶紅暈的皮膚,更顯嫵媚。

等秦明月一曲唱完,韓孔雀從側面看,她的胸前已經是起伏不平,從這邊看,風景還真是好,真是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

「哥,人家已經唱完了就不要再看了。」韓榮耀拉了一把韓孔雀道。

韓孔雀道:「走吧,我們找地方吃飯去。」

在這裡,韓孔雀可沒有跟秦明月打招呼的想法,所以他帶著家人就想走。

不過,他想走,卻有人不想,就在他們剛剛要繞過舞台,走出商場門口的時候,前面被人堵上了。

一個比韓孔雀的身材還要寬廣的身影,堵住了舞台的側面出口。

「楊老闆,我們可是說好了的,我們給你們表演一場歌舞,您商場里的仿古首飾就要借給我們用一段時間,現在我們表演完了,您不會說話不算數了吧?」

秦明月的聲音,從那個寬廣的背影身前傳來,聲音中帶著一絲疲憊,帶著一絲無奈,但更多的好像是氣憤。

「秦小姐,我也沒說不借給你們,可我上千萬的首飾,總不可能憑白無故的借給你吧?畢竟我們非親非故的,萬一你要卷著我的東西跑了,我哭都找不到地兒。」楊天亮道。

「楊總,我不用你那麼多首飾,我只要價值幾十萬的仿古首飾就行啦,我這部電視劇投資超過百萬,你還怕我們跑了?」秦明月差一點就想要把手中的話筒,砸在楊天亮那肥胖的打臉上。

只是一些仿古的假貨,總價值絕對差不過十萬,在他的嘴裡,居然變成上千萬了,真是無恥之尤。

「還是那話,就算幾十萬的東西,如果真的出現意外,我也會面臨著巨大的損失,我看不如這樣,我們今天晚上找個地方好好交流一下,關係親密了,幾十萬上百萬的東西,秦小姐以後隨便用。

如果你的電視劇資金不足,我甚至還可以投資一些,只要你表現好,錢不是問題。」楊天亮看著秦明月高挑的身材,火爆的shuangfeng,修長的一雙大腿,差點就留下流口水。

當然,看到秦明月胸前劇烈起伏的男人,都差不多要流口水,就算韓孔雀也不例外。

被氣急了的秦明月,此時差點把肺氣炸了,而外在的表現,就是更加的波濤洶湧。

「先生,您能夠讓一下嗎?」正當楊天亮聞著秦明月身上散發出來的淡淡幽香,吸著她因為氣憤,吐氣如蘭般的馨香,正陶醉在一片溫婉當中不可自拔的時候,韓孔雀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

「哪來的小子,沒看到本大爺正在談事情嗎?趕緊滾蛋。」楊天亮頭也沒回,直接開罵。

韓孔雀好笑,他伸出一隻手,抓住楊天亮的後頸,直接把這個只有一米五六的矮墩子提溜了起來。

楊天亮雖然矮,但他胖啊!他的體重沒有三百斤也有二百五十斤,可就這麼一個胖子,被韓孔雀單手提了起來。

秦明月吃驚的看著韓孔雀,就連呼吸都忘了,直到憋的滿臉通紅,秦明月才想起來要呼吸。

韓孔雀直接把楊天亮扔到了一邊,聞著因為急促呼吸,吞吐出來的體香,韓孔雀感慨了。

這美女還真是極品,連吐出來的空氣,都帶著香味,如果說這是用香水弄出來的,韓孔雀是一點都不信。

「真是巧啊!秦君居然落魄到街頭表演了?」韓孔雀好笑的道。

秦明月道:「沒辦法,資金不足,只能出來賺點外快,沒想到碰到了個垃圾,本來說的好好的事情,居然也要變卦。」

「這可怪不得別人,只能說是紅顏禍水。」韓孔雀道。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