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六十八章順治通寶楷書折二雕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 「從開頭的這些價值四五元的,一直到十元、五十元、八十元,再到一百多,三四百的。五六百的,一直到這五枚五千元的,這些全部加起來,也就三萬多點,那個王成出價三萬,也算實在。」韓孔雀解釋道。...

韓孔雀不出價,自然是等待機會,只是這一枚品相完好的雕母錢,其價值就要差不多頂上前面的四十枚順治通寶的價格了。

如果稍有偏差,撿漏和失寶就出現了。

果然,王成並沒有完全弄清楚這個小冊子里錢幣的真正價值,他只出了三萬的價格。

韓孔雀笑著道:「裡面有五枚價值五千元的,三萬塊的價格差不多,走,跟我回家,我給你轉賬。」

自從房子被搜查過後,韓孔雀就沒在家裡放太多現金,他身上只有不到一萬塊,所以要轉賬。

「我這攤子?」王成顯然是不願意離開。

韓孔雀道:「東西讓我小妹拿著,你把賬號給我,我回去給你轉賬,錢到賬之後,我們再拿東西走人。」

「謝謝韓哥照顧。」王成一看韓孔雀這麼上道,立即笑容滿面的道謝。

「沒事,互相關照吧!不過,以後有好東西不要忘了給我留著,只要價格差不多,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韓孔雀最後還沒有忘了打個埋伏。

等韓孔雀再次走出家門時,韓榮耀已經回來了。

「你們看大哥多有錢,隨隨便便就花了三萬買了這麼幾枚銅錢,現在居然還想剝削我。」韓榮耀抱怨的道。

「你行了啊!大哥幫了我們多少忙?你回報一點怎麼了?」顧小苗道。

「榮夏,把那小冊子給我看看。我看看價值三萬的銅錢到底是什麼樣的?」韓榮耀對韓榮夏道。

「前面的幾位,等等。就是你們,等一等,我有點事情想問一下。」就在韓榮耀想要看銅錢的時候,一個老頭的聲音響了起來。

韓孔雀一看樂了,錢櫃錢掌柜追了上來,不用想,肯定是得到消息,過來買王成的銅錢的。不過,看來他又晚了一步。

也許是錢家太有名了,有名到了讓人羨慕嫉妒恨的地步,所以古玩街上的小販,在得到了古錢幣之後,居然很少有人想要賣給他。

所以,每次錢櫃都是在聽說誰的攤子上補充了新貨之後。才會後知后覺的出現,而且每次只要是他看過了的銅錢,都會被那些小販特別關注,就算錢櫃不買,其他人來詢問,也會詢問出一個天價。

這是古玩街上小販。被錢櫃坑的多了,總結出來的經驗教訓,只要被錢櫃看過了,就算他不買,那些小販也會防著他找人代替他來買。

「錢叔。怎麼這麼有空?」韓孔雀笑嘻嘻的看著氣喘吁吁的錢櫃道。

錢櫃好不容易把氣喘勻了,在看到韓孔雀之後。一口氣又差點上不來:「被你買去了?花了三萬?」

韓孔雀笑著從韓榮夏手裡接過那本小冊子道:「快了您一小步。」

「你這是什麼狗屎運啊!聽說今天早上你又收到好東西了?」錢櫃滿臉遺憾的道。

現在誰不知道韓孔雀的眼睛毒?他能花三萬買下的東西,肯定價值更高。

韓孔雀道:「今天早晨的東西被李家截胡了。」

錢櫃道:「你騙誰?李家那老東西被你氣走了之後,你領著人也走了,不要告訴我你們去玩了,大早上的,就算年輕人火力壯,也沒有那麼搞的。」

韓孔雀滿頭黑線:「您老不用這麼直接行嗎?我又沒有去你們家搶錢?」

錢櫃道:「把東西讓給我,我給你加一萬。」

「看都不看就加一萬?你也不怕我黑你。」韓孔雀嘿嘿笑著道。

「我都不怕你黑,你怕什麼?怎麼樣?」錢櫃有點期待的道。

韓孔雀道:「你們家應該不差這點順治通寶啊?沒必要這樣吧?」

「這種東西自然是多多益善。」錢櫃理直氣壯的道。

韓孔雀無語,你多多益善,那別人還玩什麼?

「大哥,快走了,這都中午了。」韓孔雀正在為難,不知道怎麼拒絕錢櫃,那邊韓榮夏收到了韓孔雀的眼神,就立即把借口送了過來。

「錢叔,今天我有事,等我有空了上你那裡交流交流,我對古錢幣也很感興趣,跟你算是同好,都想多多益善,不如以後我們交流交流,互通一下有無。」韓孔雀道。

他是真的對錢家的珍藏感興趣,要知道一個侯家,就湊齊了一萬多枚一套的春秋戰國刀幣,而錢家也是幾代人經營古錢幣,他們家的寶庫里,到底有多少珍惜古錢幣?又有多少成套的古錢幣?

「還是算了,被你小子惦記可不好,如果想要出手這些順治通寶,一定要找我,我出高價。」錢櫃戀戀不捨的看著韓孔雀離開后,才轉身走了。

「大哥,剛才你怎麼不賣了?多一萬呢1韓榮夏問道。

韓孔雀一問,全家都支棱起耳朵細聽。

韓孔雀笑道:「你說剛才那個老頭怎麼樣?」

韓榮耀發潰骸耙豢淳褪歉鼉明的老頭。」

「對,既然你們都看出他精明來了,你說他用四萬收購我這些銅錢,他會吃虧嗎?」韓孔雀笑道。

「對啊!那麼說這些銅錢價值四萬以上了?」韓榮耀道。

韓榮夏道:「不對啊!那個老爺爺沒看大哥買的銅錢。」

韓榮夏翻弄著小冊子,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所以她很困惑。

這時韓母劉慧玉道:「榮耀你不是跟你大哥學過嗎?你說說是怎麼回事?」

韓孔雀好笑的看著韓榮耀,想聽聽他怎麼說。

韓榮耀把車子開上路,韓孔雀感覺他開車還行,雖然有點緊張,不過開的還算平穩。

也許是知道自己二兒子的得性,也許是看到了韓榮耀的尷尬。老韓趕忙道:「榮耀只是跟這孔雀學了幾天,要是這麼容易就能把這種本事學到手。那所有人不都可以做古玩生意了?」

韓孔雀沒有理會老韓,而是指著小冊子中的銅錢,對韓榮夏道:「你看,這些雖然都是順治通寶,但上面的這個字不同,就代表了當時鑄造這些錢幣的製造局不同,根據這些錢幣的珍惜程度,存世量的多少。所以價格也是不同的,這些錢幣應該這麼擺放。」

說著,韓孔雀根據這些錢幣的價值,重新調整了一下位置。

「從開頭的這些價值四五元的,一直到十元、五十元、八十元,再到一百多,三四百的。五六百的,一直到這五枚五千元的,這些全部加起來,也就三萬多點,那個王成出價三萬,也算實在。」韓孔雀解釋道。

韓榮夏道:「這樣算來。那個王成還少收你錢了,但是大哥你也賺不到多少錢啊?為什麼那個老爺爺要多花一萬收購?」

韓孔雀道:「那個王成可沒有少收我的錢,剛才我說的是市場價,這個價格是要上下浮動的,不是一那個價格卻是最高價,所以就算他減少了一部分。也算是賣出了高價。

至於那位老爺爺,為什麼要多花錢從我手裡買這些銅錢,那就是你大哥我的本事了,因為那位老爺爺認為你大哥我撿漏了,所以他才會想高價從我手裡把東西收走。」

「那大哥你撿漏了嗎?」韓榮夏好奇的看著那些銅錢,怎麼看都沒發現,跟地攤上的那些有什麼不同。

韓孔雀笑道:「你看最後一枚,跟其他有什麼不同。」

韓孔雀指著那枚順治通寶楷書折二雕母背「原」,如果是一個沒見過雕母錢的普通人,也就會認為這是一枚順治通寶楷書折二背「原」。

這麼一枚錢幣,價格也不會超過五千元,所以王成也就認為這是一枚價值五千元的存在,按照五千元的價格處理給了韓孔雀。

「這枚銅錢比旁邊的大點?」韓榮夏有點不確定的道。

「咦?」韓孔雀雖然在問韓榮夏,也不過是隨口一問,他可沒有想到韓榮夏能夠說出什麼來。

韓孔雀之所以問,這不過是一個人在解釋問題之前,提起別人興趣的前綴罷了,韓孔雀真沒想到韓榮夏能夠發現這枚雕母錢的異樣。

「怎麼?我說的不對?這枚銅錢要比其他銅錢大點,還厚了點吧?如果再有不同,就是它更加漂亮。」韓榮夏指著兩枚銅錢,不斷做出比較。

韓孔雀無語,難道韓榮夏還有學習鑒定的天賦?

「榮夏說的不對?」在後座上的劉慧玉,就坐在韓榮夏的身邊,韓榮夏指著兩個銅錢作比較,她當然也看的很清楚。

「很對,那枚銅錢是雕母錢,它本身就比普通銅錢大,也比普通銅錢厚實,當然,它是雕刻的,自然也比普通銅錢更加精美,榮夏分析的很對。」韓孔雀道。

韓榮夏興奮的道:「雕母錢我知道,是提前雕刻成的錢模,鑄錢時用來當做模子的對吧?聽說這是給皇帝看的,只有皇帝同意了,才會用這個雕母做版本鑄造錢幣,是不是這樣大哥?」

韓孔雀笑道:「你所得那種雕母錢要更珍貴,那樣的雕母錢,用材更講究,一般用玉石、象牙、黃金等做出來,製作的要更大,以便於皇帝賞玩,這枚不是,這只是鑄造出來的模板。」

「哎呀!實在是太可惜了,如果是那種給皇帝看的,那不是很值錢?」韓榮夏失望的道。

韓孔雀卻搖頭道:「如果真是那種雕母錢,你說能夠落到你大哥我手裡嗎?」

「也是,那種錢太顯眼了,怎麼能夠輕易撿漏,還是這種好,大哥,這枚雕母錢值多少錢?」韓榮夏很快就恢復了狀態,又開始研究這枚雕母錢。

「兩萬塊吧!如果遇到喜歡的,像剛才那位老爺爺,沒準還能貴點,但也貴不了多少了。」韓孔雀道。

「哇!這一枚就值兩萬,那麼這些銅錢加起來不是要超過四萬?」韓榮夏興奮的道。

韓孔雀看了一眼韓榮夏,發現他送給她的那隻鐲子。她就沒有帶出來一次,所以他道:「後面那四枚。每一枚都價值五千,你跟你二嫂每人拿一個,用條紅線穿起來當做項鏈帶著,這東西不顯眼,以後要是有事,還能拿出來救救急。」

「謝謝大哥。」韓榮夏很高興。

不過此時韓榮耀有意見了:「大哥,我呢?」

「你?你老實開車就好了。」韓孔雀道。

韓榮耀道:「大哥,不用這麼摳吧?不是還有兩個嗎?我又沒有要你那枚雕母錢。」

「剩下的兩枚送給榮光和榮華。那枚雕母錢小苗你收起來,算是給我大侄子的禮物吧!等他稍微大點,做條項鏈給他戴上,這東西不顯眼,一般人也認不出來,正好給小孩子帶著玩。」韓孔雀道。

本來沒有分配到一枚銅錢,韓榮耀還有點不樂意。不過現在一聽最珍貴的一枚給了他兒子,他立即樂呵開了。

「還是交給我保管吧!小孩子要用,要等很長時間呢!不要讓他玩丟了,還是我先給他保管好了。」韓榮耀樂呵的開始爭取保管權了。

「這種好事你就不用想了,我覺得在小苗那裡比在你那裡靠譜,你專心開車。我們這是去哪?走出去很遠了吧?」韓孔雀看著外面,周圍好像沒有什麼像樣的商常

韓榮耀道:「這就到,都做好了,我找停車位置。」

「大哥,這東西太貴了。我們不能要,再說小孩子真的會把它玩丟了。」顧小苗見韓榮夏把那枚銅錢交給自己。立即拒絕道。

韓孔雀道:「收著吧,到時候絲線弄得短一點,不容易從脖子上摘下來,自然也就丟不了,不過絲線要仔細選一下,不要到時候勒著了孩子。」

「小苗,你大哥給了你就仔細收著,不要給榮耀,讓他拿出去顯擺,這是給我孫子的,如果讓人知道了,以後我孫子帶著就不安全了。」剛開始還偏向韓榮耀,可後面一想到自己的孫子,老韓的心中立即沒有了韓榮耀的影子。

看到剛開始韓榮耀還面帶笑容,最後,卻笑容收斂,變成了一臉尷尬。

停好了車,韓孔雀一家走進了一座地下商場,商場裡面很安靜,人也不打算多,韓榮夏皺著眉道:「二哥,好像沒有多少人來呢?」

韓榮耀道:「我們上學時,都是在這裡買衣服的,衣服很不錯,不信你問你二嫂,她們也應該是在這裡買衣服的。」

「這雙鞋子三十九元。」韓榮夏拿起一雙著花,閃著光,貼著很多小亮片的女士半跟鞋道。

「三十九?正好,我還以為大城市裡的東西都很貴呢!這種鞋子我們每人買一雙,等會再去買一身衣服,等你二哥結婚時,我們全部傳新衣。」

老韓本來還有點畏手畏腳的放不開,現在一聽一雙鞋才三十九元,他立即精神了,在鄉下集市上,好點的鞋子也不止三十九元。

「爸,這樣的鞋子我懷疑是一次性的,不要說穿著傷腳,就算沒問題,這樣的鞋子傳出去也太丟人了。」韓榮夏道。

「小丫頭懂什麼?沒來魔都之前,你不是還穿過你媽做的土布鞋嗎?這種的你都撈不著穿,現在還嫌棄起來了?」老韓不樂意了。

韓榮夏不再出聲,可也沒有去選鞋子,韓孔雀無奈,只能過去安慰她一下。

「大哥,我不是嫌棄這種鞋子,這樣的鞋子如果在家鄉,我很願意穿,可在這裡,還不如穿一雙土布鞋呢!那樣穿出去是個性,這樣的穿出去只能是丟人。」韓榮夏委屈的道。

韓孔雀笑道:「明白,榮夏也是大姑娘了,同學們都穿的名牌,咱不穿名牌,也不能穿這樣的出去丟人啊!不喜歡就不買,等有空了讓你大嫂領著你去買幾雙好的。」

「大哥,我們的同學差距太大了,很多都玩不到一起,像我的一個同學,他家是西湖市的,從西湖市一所私立中學出來的。

他那學校佔地3000餘畝,擁有包括游泳館,籃球館,室內足球場,綜合性教育樓等十餘座場館,是當地有名的貴族學校。

我們班上像他那樣的還有不少,如果誰穿的土了點,他們就要嘲笑人。」韓榮夏低聲對韓孔雀道。

韓孔雀看了一眼韓榮夏的衣服,雖然穿著的很鮮亮,但也不是什麼名牌,價格都是三五百元一件的樣子,一身衣服都算上,也不會超過兩千塊。

如果這樣一身在農村,肯定能在整個村裡轟動半個月,可在魔都市,這樣的一身衣服,也就是不丟人。

現在整個社會風氣就是這樣,簡直是攀比成風,什麼都要攀比,韓榮夏這樣的,已經算是夠低調的了。

雖然韓榮夏沒有繼續說,但想來她應該受了不少委屈,要不然,以韓榮夏的乖巧,她是絕對不會跟韓孔雀訴苦的。

「不要煩惱了,你大嫂這兩天要值班,所以沒空,星期一她休班,讓她下午帶你出去買衣服,你喜歡什麼樣的就買什麼樣的。」韓孔雀安慰道。

韓榮夏聽到了這話,並沒有多麼高興,反而更加鬱悶:「不用了,我這一身已經花了不少錢了,就算穿成這樣,我的那些同學還是老嘲笑我,說我是鄉下柴禾妞。

現在我也想開了,就像小竹說的,就當他們不存在好了,反正穿的衣服再貴,他們也看不起我們農村人。」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Ps:感謝笑看天夢百年兄弟的打賞,感謝園藝技師、軒轅書生兄弟的評價票,感謝靜待風逝、eddychen5015、子夜心寒、非天風暴等兄弟的月票支持。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