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六十七章順治雕母錢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這是幹什麼?」 韓榮耀看到韓孔雀,狡黠的一笑道:「大哥你回來的正好,爸媽來了這麼長時間了,你也不說帶他們出去逛逛,這些年你可沒有給爸媽買一點東西。」 「你們這是準備出去?買東西?」韓...

提供這些消息的陳嘉義,自然也得到了補償,最近韓孔雀可沒少麻煩他們,像韓榮夏的轉校,像韓榮耀的工作,像顧小苗在學校里的事情,這些都需要付一些代價。

所以,在韓孔雀想要獲得一個私人博物館的名額時,韓孔雀才會同意把上次打撈起來的一部分沉船寶藏交出去。

只不過是一些瓷器和金銀,而韓孔雀從來都是會留一手的,所以他只要交出被保管在銀行的那部分就行了。

沒有了那一大批東西,反而讓韓孔雀甩掉一個大包袱,畢竟那批東西太過顯眼,要是沒有那批東西,韓榮耀也不會被李成和弄進局子待了五天。

由於韓星和張向月從來沒有在紅樓食府吃過飯,所以韓孔雀特意帶來兩個人重新回到了這裡,並且給他們兩個人特意弄了兩張內部消費卡,這是專門給自己人準備的,在外面,這樣的消費卡也發放了一批,不過很少,這是作為貴賓卡存在的。

在吃飯時,韓星一連接到了好幾次電話,韓孔雀笑道:「怎麼?交女朋友了?」

韓星道:「什麼啊!都是我同學,也不知道他們怎麼知道我參與了上次的東海尋寶,所以每次到星期天,都有人來找我。」

「這個季節不冷不熱,到是出行的好日子,韓星,你那些同學現在都在幹什麼?」韓孔雀想到了一個行動,一直沒有實施。也許已經到了時候了。

韓星道:「還能幹什麼,大部分都跟我一樣,在魔都打工。」

「我們自己的考古研究所很快就要下了,你既然有那麼多同學,就資源利用一下,出去玩時,你詢問一下,有沒有人願意加入我們。」

有些事情,人少了還真是不好辦,就像上次鑒定春秋戰國刀幣。雖然不算什麼難事。但人少了,耗費的功夫就太多了。

一聽韓孔雀的決定,韓星立即興奮了:「沒問題,我的那些同學混的都不怎麼樣。他們就算有工作的。也是專業不對口的。如果我們研究所招人,以大哥你現在在古玩行的威望,肯定有不少願意過來的。」

「你最近整理一下那份關於珍惜木材分佈的研究報告。如果你招收到了足夠的人,那份報告就用到了。」韓孔雀道。

韓星愕然:「大哥,那份報告怎麼用?」

雖然韓孔雀交代下了的事情,白曉亦她們都認真的進行了分析,想要尋找出一些特別的能夠發大財的跡象,可這份關於國內珍貴木材分佈記錄的研究報告,她們怎麼也沒有想出怎麼利用它發財。

「你湊夠了人數,就知道了,要挑選一些能夠鑒定那些珍惜木材的,像金絲楠木、黃花梨,小葉紫檀,黃楊木、還有其他酸枝木、紅木等珍貴木材的。」韓孔雀沒有具體說明自己的目的,因為只要說明了,也許好處就跟他擦肩而過了。

「知道了,我會儘快辦好的。」韓星道。

吃完了飯,韓星獨自離開,張向月把韓孔雀送回了家。

「向月,你回家好好休息一下,雙休日就不要那麼忙碌了。」韓孔雀交代道。

張向月點頭答應:「老闆,有事用車給我打電話。」

「你不用記掛我了,有事我自己會找車,你自己回去陪家人去吧1

走進家門,韓孔雀就看到全家人居然都在院子里,韓孔雀好奇的問道:「這是幹什麼?」

韓榮耀看到韓孔雀,狡黠的一笑道:「大哥你回來的正好,爸媽來了這麼長時間了,你也不說帶他們出去逛逛,這些年你可沒有給爸媽買一點東西。」

「你們這是準備出去?買東西?」韓孔雀問道。

韓榮耀道:「我們正等著你呢!走,今天大哥請客,給我們每人買一身衣服。」

聽韓榮耀越說越不像話,顧小苗趕忙道:「榮耀,還不知道大哥有沒有空呢!大哥,我們也快結婚了,爸媽還沒有新衣服,昨天榮耀發了工資,今天正準備去給全家買身衣服。

大哥要是有空,我們就一塊去,您幫了我們那麼多忙,我們還沒有感謝大哥呢!正好也給大哥買身衣服。」

韓孔雀看了一眼韓榮耀道:「你發了多少錢?居然想要給家人買衣服?」

韓榮耀道:「工資一千八,獎金一千二,一共三千。」

「不少啊!我們總共六個人,每個人還能有五百的標準,不錯,這麼多年,我總算是見到回頭錢了。」韓孔雀笑著道。

他一說完,韓孔雀的臉皮顫抖了一下,而老韓的面色也開始不好看。

一看氣氛要僵,韓孔雀趕忙道:「走吧!今天我正好沒事,你們想去哪?」

老韓道:「你的車子呢?你用車載我們去。」

韓孔雀道:「車子有,在公司,不過我們誰會開?榮耀你有駕照嗎?」

「有。」很意外的,韓榮耀居然有駕照。

「公司應該有人,我打個電話,讓他們給你鑰匙,你去把車子開來。」韓孔雀道。

「你不是有司機嗎?」老韓不樂意了。

韓孔雀正想說話,沒想到被韓榮耀搶了先:「沒事,我去取車。」

說完韓榮耀就跑了出去,看到韓榮耀走了,老韓還是不高興,嘟嘟囔囔的不知道在說什麼,不過很快就被劉慧玉說的沒聲了。

韓孔雀打了電話,就跟一家人走出了家門,公司離這裡並不遠,用不了二十分鐘,韓榮耀就能回來。

走出家門,韓榮夏就湊到了韓孔雀身邊:「大哥,你不要讓人去接送我和小竹了。」

「怎麼了?」韓孔雀詫異的道。

韓榮夏道:「我和小竹都要被人笑了,我們都這麼大了。還用接送啊?還有,大哥,我和小竹能不能住校,我感覺住校比較方便。」

韓孔雀笑道:「聽說學校食堂里的飯菜比豬食也好不到哪去,你願意在學校吃飯啊?」

韓榮夏道:「哪有那麼誇張?雖然不太好吃,但也沒有多難吃,如果你願意,學校里也有小炒的,自己炒一盤菜吃就是了。」

「小竹也要住校?」韓孔雀問道。

韓榮夏道:「小竹早就住校了,要不是為了陪我。她也不用每天跑來跑去。」

「那好吧!用不用我去學校跟你們老師說?」韓孔雀道。

韓孔雀還是很滿意韓榮夏的。乖巧聽話,學習成績還好,韓榮夏可是比韓榮耀省心多了,這還得感謝老韓。如果不是他重男輕女。沒準榮夏和榮華都被他慣壞了。

「你最近有沒有跟你榮華聯繫?」韓孔雀嘆息。自從離家之後,韓榮華就再也沒有聯繫過一次韓孔雀,這麼多年來。除了在過年在家裡碰上,他們兄妹見面的次數居然寥寥無幾。

「聯繫了,二哥結婚,大姐會回來的。」韓榮夏一邊看著街道兩旁的攤子,一邊道。

韓孔雀知道韓榮華有點怨恨自己,怨恨自己有了媳婦就忘了家人,這十年,他跟家人生疏了不少,特別是韓榮華,原來韓榮華可是每天都跟在他身邊的。

可自從有了周美人,韓榮華就受到了冷落,加上老韓的不待見,讓韓榮華更是受了不少委屈,所以她這些年,除了過年,居然一次家都沒回,整年的在外打工。

「大哥,買賣這些東西能賺錢啊?」韓榮夏看著一些斑駁古玉,對韓孔雀道。

韓孔雀回過神來,看了一眼攤位上的東西道:「當然掙錢,就算不能賺大錢,賺點生活費還是不難的,你看那邊,那個攤主的年紀不大,可人家已經在這街上擺了三年攤了。」

「他好厲害,我們過去看看吧1韓榮夏道。

韓孔雀道:「走,那小子還是很能折騰的,也許他的攤子上就有好東西。」

韓孔雀和韓榮夏的動作,自然吸引了老韓的注意,雖然不待見自己的這個大兒子,但對大兒子賺錢的本事,他可沒少從韓榮耀那裡聽說。

現在看到自己的大兒子好像要買東西,他自然也被勾起了興趣。

顧小苗也好奇的看著韓孔雀,韓孔雀可是他們身邊的傳奇,年紀輕輕,本事可是不小,就像韓榮耀,考公務員只是走了個過場,就直接進來隊伍,現在他可是被他們的一干同學羨慕到死了。

要知道那可是公務員啊!不要說走過場,就算憑自己的實力考上了,沒有過硬個關係都不能被錄取,而韓榮耀卻那麼輕易的混進去了。

最主要的還是他沒有佔據這次錄取公務員的名額,而是增加了一個,可以說是帶帽下來的,這樣一來,跟他同批考試,那些沒有被錄取的,都沒法找他的麻煩。

只是這麼一個簡單的動作,就讓人知道,韓榮耀的背景深厚,因而,在單位,韓榮耀居然也混的不錯,最起碼沒有人敢明目張的難為他。

如果讓韓孔雀知道了,他肯定會哭笑不得,他在外面混,就是因為沒有過硬的背景,所以老有人想欺負他,而現在,他卻成了韓榮耀的背景。

「王成,很長時間沒有看到你了,幹什麼去了?」韓孔雀走上前,跟王成打招呼,這小子原來跟胖劉在一塊擺攤,這一段時間卻沒見他,韓孔雀還以為他不幹了呢!

「韓哥?聽說最近你發了?」王成抬頭就看到了韓孔雀。

韓孔雀笑道:「聽說?聽誰說的?不會是胖劉吧?他有沒有告訴你,他也發了。」

王成道:「不用他說,小車都開上了,不用說我也知道他發了,沒想到幾個月沒回來,你們都發了。」

「幾個月沒回來,弄回來了什麼好東西?」韓孔雀蹲下身,仔細查看他攤子上的東西。

「沒什麼好東西,只有這些銅錢,還算可以。要是想要就看看。」說著,王成遞過來一個像集郵冊一樣的本子。

韓孔雀打開一看,整頁整頁的銅錢,每一枚銅錢,都被精心的放在一個小型透明塑料袋中。

順治通寶楷書小平背「二」,順治通寶楷書小平背上「戶」,順治通寶楷書小平背「一」,順治通寶楷書小平背右「戶」4,順治通寶楷書小平背右「工」,順治通寶楷書小平背上「工」。

本來只是隨意翻翻。不過韓孔雀一看。立即認真起來,這些都不是普通銅錢,這也就怪不得保存的這麼精心了。

這些銅錢,順治通寶楷書小平背「二」最值錢。要是拿到錢櫃那裡也能賣600元。如果碰到了喜歡的。賣個千把塊一點問題也沒有。

除了這一枚,其他的也都有點價值,像順治通寶楷書小平背上「工」能夠賣到120元以上。順治通寶楷書小平背上「戶」就最少值80元,順治通寶楷書小平背「一」也能賣40元,順治通寶楷書小平背右「戶」就不值錢了,最多值4元,順治通寶楷書小平背右「工」10元。

「你小子行啊!真是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這些東西你都從哪找來的?」韓孔雀越看越驚訝。

王成道:「這幾個月我四處跑了跑,各地的古玩市場我都去了一趟,沒想到在古玩市場上沒遇到好東西,卻在火車上遇到了一個敗家子,這些東西就是那次收到手的。」

「多少錢收的?」韓孔雀認識王成也兩三年了,所以他也沒有什麼忌諱,直言不諱的就開始詢問成本了。

王成知道韓孔雀是行家,所以也不廢話:「這一本花了我一百塊,嘿嘿1

「可以啊!只是這枚小平背二,就最少值六百,你可比胖劉強多了,他玩了一回古錢,就弄了幾枚五帝錢。」韓孔雀一邊說著話,一邊繼續向下翻。

這一本冊子裡面保存了四十一枚順治通寶,可以說這是一本順治錢幣大全了。

「很不錯啊!多少錢出手?」韓孔雀問道。

王成嘿嘿笑著道:「韓哥現在可是大財主,看著出個價吧!只要價格合適,你就拿走。」

「行了,你也在古玩街混了幾年了,我們誰不了解誰?不要玩里格楞,直接報價,合適我就拿走。」韓孔雀可不想出價,雖然是朋友,但他跟王成的關係,還不如跟胖劉呢!

胖劉原來韓孔雀都坑過,不要說這個王成了。

在這裡買賣東西,看的是各自的實力,誰先出價誰吃虧,不過,一般都是賣方出價,但是他們出的價格都虛高,所以他們也不認為自己會吃虧。

而面對韓孔雀這樣的就不一樣了,萬一你要是看走了眼,或者根本就是個棒槌,沒準就要失寶。

就像現在,四十一枚順治通寶,價格雖然比較透明,但也不是那麼容易判定的,如果一個估計不準,損失可就不小了。

現在就要看各自的眼力水平了,如果王成估價不準,韓孔雀可是要佔便宜的。

「大哥要買這些銅錢?」顧小苗好奇的看著韓孔雀道。

顧小苗也道:「這枚銅錢要值六百嗎?那這枚多銅錢,不是要很多錢才能買下?」

韓孔雀道:「這枚最值錢,裡面還有幾枚更值錢,所以我才問價格啊!怎麼樣小王,還不出價?我們還有事,沒工夫在這裡耽誤。」

韓孔雀笑著不斷翻看小冊子,這個小冊子應該是一個古錢愛好者精心收藏的,可後來不知道怎麼的出現在了一個外行的手裡,最終才能被王成撿漏到手。

不過,王成也應該有點疏忽,因為韓孔雀翻開冊子查看到時候,他發現,這冊子里的銅錢,應該是按照珍貴程度排列的,而現在,這個順序肯定被打亂了。

像開頭的那枚價值六百元的小平背二,就不應該出現在第一頁,而應該是滴五頁。當然,那兩枚不值錢的,根本就不應該出現在這個冊子上,而現在,也出現在了第一頁。

而在第六頁,也出現了一些差錯,第六頁的順治通寶最珍貴,價格都是六百元以上的,但這裡就比較亂了,第一枚是順治通寶楷書小平背上「延」,這一枚價值在2500元以上。

接下來的一枚順治通寶楷書小平背上「南」價格在5000元以上,但第三枚的價格就要低多了,那是一枚順治通寶楷書小平背「同一厘」,這一枚的價格最高也就600元。

下面是順治通寶楷書小平背「東」上下「一厘」價值在1300元左右,後面一枚的價格更低,順治通寶楷書大樣背上「福」500元。

後面三枚到是很正常,不過在兩枚價值五千元以上的錢幣中間,卻是另外一枚順治通寶楷書折二雕母背「原」。

這種雕母錢的價值,可是比普通錢幣珍貴多了,而這枚銅錢,居然在順治通寶楷書折二背寶泉局和順治通寶楷書折十背「十一兩」中間。

如果這不是故意的,那就是冊子的主人沒有認清這枚錢幣的真正價值,這樣一來,韓孔雀就要撿漏了。

雕母又叫祖錢,是用銅塊或錫、鉛塊直接雕刻成錢模,鑄錢時用祖錢作模,翻鑄母錢,這些母錢頒發到各地,各地則用母錢制范鑄幣。

雕母錢的雕制十分精良,目前所見雕母都是金黃色的銅質,是質地優良的銅材,銅雕母的錢文很精美,字口深峻。

雕母錢是不見刀痕象的,比同版流通的錢稍大些、厚重些,當然,如果不注意,也是看不出來的,一些半吊子鑒定師更是難以辨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