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六十四章困惑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4-06-09 01:46  |  字數:5590字

香港的蘇富比和佳士得兩大拍賣行,從1986年開始每年都拍賣任伯年畫作,八十年代末半島拍賣行和協聯古玩拍賣公司也加入拍賣行列,但拍賣較少。

可以說每年任伯年的畫作都會增值,最早的1986年5月,第一次由蘇富比拍賣的《人物冊》,就達到16萬港元的高價,位列最高層次,以後有所降低,但保持在5-10萬港元。

1988年再有大突破,達到70多萬港元,但小立軸價格較低,不如冊頁。

1990年拍賣的兩幅較大的立軸中,一幅38萬港元,一幅24萬港元,算是較高的。

1991年價格又有重大突進,一幅《鍾馗》立軸達93萬港元,這是當時任伯年作品的較高價格。

到了現在,任伯年的畫作雖然價格又升高了不少,2012年,一幅任伯年所繪的《華祝三多圖》拍出了1.67億元,由此開創了海派書畫的億元先河。

但任伯年的仕女圖價格並不算高,最少達不到上億的程度,所以韓孔雀在看到這是任伯年的畫時,才會一怔,因為他沒想到任伯年畫的仕女圖,居然也畫的那麼精美。

這副仕女畫,開始參用唐宋古法,多用細挺的鐵線描和飛揚的行雲流水描,裙帶花紋更用敦煌唐人裝飾手法,色澤艷麗,筆致精細。

這種濃墨重彩的畫風,一洗清末民初人物畫的孱弱之氣。展示出一種新的風韻和格調,這樣的畫作完全可以媲美齊白石、徐悲鴻、張大千等近代大師了。可以說已經算是大師之作。

雖然這幅畫算是精品,但相比張大千的仕女圖,任伯年的仕女圖其價格就差遠了,任伯年的仕女圖,價格也就在一百萬到三百萬之間晃蕩,一般超不過三百萬。

「十四副都是任伯年的仕女圖?」韓孔雀皺著眉頭問道。

陳騫從韓孔雀接過捲軸,就開始觀察他的表情,從開始的信息。到現在的皺眉,看的陳騫心驚膽戰,雖然他能夠確定這些是真品,但他也害怕出意外。

「十四副都是任伯年的仕女圖,難道韓先生認為有問題?」陳騫故作鎮定的道。

韓孔雀心裡想不明白,但他能夠確定,他看的這幅畫有問題。但他一時又找不出問題在哪。

「我能不能再看看其他仕女圖?」韓孔雀問道。

「不如我們現在談談價格?」陳騫道。

韓孔雀再次皺眉,不過他很快就道:「可以,如果所有的仕女圖都有這副的水準,陳老闆可以直接開價,如果價格合適,我就全要了。」

「韓先生真是跟傳聞中的一模一樣。霸氣無雙,你放心,所有畫都是一樣的,這一副你也看到了,清末名家畫作。他最高的一副畫可是賣了將近兩億元,所以這些仕女圖的價格也肯定低不了。」陳騫道。

「任伯年的仕女畫不算頂級。如果是畫的鐘馗等人物畫,那價格就高了,他擅長畫肖像,至於仕女圖,卻沒有太好的畫作傳世。」韓孔雀貶低任伯年。

當然,陳騫十分清楚韓孔雀為什麼這麼說,所以道:「名家就是名家,只要韓先生認可這是任伯年的作品就行了,反正他的畫市場價擺在那裡,我不可能漫天要價。」

韓孔雀道:「只要都有這張的水平,就可以了,你可以直接出價。」

「五百萬一副,任伯年的畫,值這個價。」陳騫道。

在他說完之後,韓孔雀明顯感覺到他身後的四個青年,呼吸變得急促,看來他們對這個價格,也有點不能接受啊!

韓孔雀笑道:「如果是唐伯虎的仕女圖,五百萬我絕無二話,可這是任伯年的,如果我沒看錯,好像款識那邊有點問題,如果認真計較,裝裱也好像有問題,我想,這些畫你們研究的時間不短,這些問題應該不用我多說。」

韓孔雀說完,陳騫的臉色立即一變:「韓先生不愧是最傑出的的年輕鑒定師,確實厲害,雖然我這幅畫有點小毛病,但畫的質量在那裡擺著呢!這樣的仕女圖,普通人是絕對畫不出來的,所以就算有你說的那點毛病,也不能說明什麼。」

韓孔雀道:「這我當然知道,裝裱不好,可以重新裝裱,只要功夫深,這些小瑕疵,完全可以修正,主要還是價格,五百萬一副,這個價格可是沒有一點誠意啊!我不說你也應該知道,這東西上拍,都不一定拍出一百萬。」

「韓先生這麼說可就是你沒有誠意了,既然你不認同我的價格,不知道你能出多少?」陳騫問道。

韓孔雀道:「最多五十萬,這種有瑕疵的仕女圖,雖然是任伯年的,但市場價值並不高。」

雖說東西多了不值錢,但那要看是什麼,像已經死了的那些出名畫家,他們的畫作再多,也不夠現代人瘋狂收藏的,就像齊白石張大千等,他們的畫作不少,可價格還是那麼高。

所以,只要東西好,價格就絕對下不來,而韓孔雀現在卻用任伯年的名聲,來壓低這副畫的價值。

因為韓孔雀從來沒有想到過,任伯年的仕女圖居然也有頂級大師級水準。

所以,現在畫的質量,反而比任伯年這個名字更值錢了,當然,這一點韓孔雀自然是不會告訴陳騫的。

就是因為畫的質量太好,所以韓孔雀心裡才會有點不安。

但看這幅簪花仕女圖,又不像是有貓膩的樣子,這樣的作品,除非是弄成揭畫,才會有利可圖。

這裡是揭畫,可不是揭裱,一張大師的真跡。被小心翼翼地揭成兩層,就能以高價重複出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