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六十三章簪花仕女圖(求保底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此時他已經沒有了剛才的鎮定。 韓孔雀道:「要真是開門到代的大開門物件,價格也是透明的,不如先讓我看看,如果合適,直接賣給我不好?如果我實力不足,那我免費幫你找幾個大買家。」 陳騫震驚的...

又見審核,差點不過,晚了點,對不起兄弟們了。

韓孔雀一說完,周圍頓時一片議論聲,並且所有人都下意識的離李成和遠了一點。

古玩界最害怕的就是這種人,因為跟古玩扯上關係的,都有點擦邊,認真追究,都可以被請進去喝茶。

特別是這種鬼市,本身很多東西就是不能見光的,要不然,誰會黑燈瞎火的一大早來這裡販售。

「小夥子,你可不要亂說。」李成和沉聲道。

他在古玩街上多年,自然知道這樣的名聲可是要不得,如果傳了出去,他的古瓷齋以後還用不用收東西了,以後還有誰敢去他那裡賣東西?

韓孔雀道:「你現在能夠否認,不過,等案件結束,我會起訴你的,起訴你誣告,我兄弟總不能讓你白白弄進去待了五天。

不要急著否認,古玩街派出所的出警記錄很清楚,什麼時候報的警,什麼人報的警,我兄弟在哪被抓的,都有詳細記錄。

當然,您老和您孫女的筆錄,也是證據,我只是想要問問,你有什麼證據,能夠證明我兄弟盜撈國家寶藏了?

而且,你難道不知道,那艘沉船在公海之上?當時你到底是什麼想法?就因為我兄弟是個地道的外行,你就可以認為他是盜寶者?」

現在韓孔雀已經知道了當時的情況,雖然說李成和也許是心疼文物受到損毀,但這也不是他隨便就可以報警的理由。最起碼你應該仔細了解一下。

就是因為他的自以為是,韓榮耀可沒有少吃苦頭。所以韓孔雀在認出他來之後,立即決定給他個沒臉,反正現在他韓孔雀在這些古玩界的老人眼中,也是一個狂妄自大的形象。

韓孔雀這麼做可以說極其缺德,不過效果很好,他這麼一說,這條街上敢跟古瓷齋交易的人,以後都要想想了。

不說別人。剛才還一臉想讓李成和和韓孔雀競爭的陳騫,已經開始收拾攤子了。

他收購的這些東西,好像也不經查,像李成和這樣的正義感過剩,動不動就報警的人,他們還真是不敢招惹。

「陳老闆,不用怕。我想在這大庭廣眾之下,李老還不至於報警抓你,再說你這是藝術品,又不是倒賣yn、穢器物,不用怕。」韓孔雀落井下石的道。

李成和本來還想辯解幾句,可現在韓孔雀這麼一說。他直接氣的說不出話來。

「大個子,為了幾個瓶子,用不著這麼攻擊我爺爺吧?」李薇此時氣憤的看著韓孔雀道。

韓孔雀道:「我攻擊他了嗎?我不過是實話實說罷了,你們敢說我剛才說的事情你們沒做?」

李薇不知道該怎麼辯解,當時可是她告訴的她爺爺。也是她首先懷疑韓榮耀是盜墓賊的。

韓孔雀冷笑了一下,不再管這祖孫兩個。他們是自找的,一個仗著年紀小,就可以搶別人的生意,一個倚老賣老,也想不守規矩,這也就怪不得韓孔雀嘴不留情了。

「陳老闆,你到底賣不賣,這六隻瓶子,都是民國仿的,六隻我給你三萬,願意賣,我現在就給錢拿走,不願意你就留著,這裡這麼多人,也許有人想要接手。」

韓孔雀已經把價格說到了最高,除非遇到了真喜歡的,要不然,這就是最高價了。

這些瓶子,四隻民國粉彩春gong圖膽式瓶的價格要稍微貴點,但一隻的價格也不會超過五千。

粉彩春gong圖對瓶兩隻的價格最多也就六千,所以六隻的價格一般超不過兩萬六。

現在韓孔雀出到三萬,應該到了所有人能夠接受的最高上限,如果再高,就算收到手也沒有利潤了,除非像韓孔雀這樣為了自己收藏。

看到陳騫還在猶豫,韓孔雀知道他的想法,所以很乾脆的道:「陳老闆要是不相信我出的價格,可以讓周圍的同行都看看,如果有人出價比我高,我們競爭好了,這樣你還能多賺點錢。」

陳騫聽到韓孔雀的話,立即鬆了口氣,這樣最好,畢竟上一次他在韓孔雀手裡吃的虧太大了。

「爺爺,你看看,如果價格合適,我就買下來,這雖然不是好東西,但數量不少,也算是難得。」李薇到了此時,還是沒有放棄。

李成和的古瓷齋開了多年,他本身就十分痴迷於古瓷,所以在受到孫女慫恿之後,只是稍微猶豫,就拿起來了一隻瓶子觀看。

只是稍微查看,李成和就知道韓孔雀出的價格不低,所以他放下瓶子道:「老闆打算多少出手?」

「每隻二十萬,這可是清宮秘藏,而且都是成對出現,這樣的好東西可是不多見。」陳騫道。

李成和搖了搖頭道:「如果想賣的話,我最多出三萬五。」

「四萬。」韓孔雀毫不猶豫的道。

聽到韓孔雀競價,陳騫興奮了,他也不以自己那二十萬為參照物了,現在他只想讓他不斷競爭,能夠賣出多少算多少,畢竟賣出來的才是價格。

李成和再次猶豫了,他是做買賣的,雖然可以高價賣給自己手中的高端客戶,但再高,他就真的沒利潤了。

最後他咬了咬牙,輸人不輸陣:「五萬。」

韓孔雀此時樂了:「恭喜恭喜,五萬塊買六件民國時期的民窯瓶子,應該還有賺頭。」

韓孔雀這麼一說,不止是李成和傻眼,就連陳騫也傻眼了:「我這六隻瓶子真不值錢?」

「真不值錢,如果不信,你可以去找家權威機構做一下鑒定,絕對不會超過一百年歷史,地道的民國貨。」韓孔雀認真的道。

「哎!找人鑒定還不如找你看看呢。讓你看看還能聽到幾句實話,找那些鑒定機構。他們能夠給我鑒定出一個史前青花來。

用他們的話來說,那就是國寶中的國寶,如果不交給他們運作出手,那簡直就是犯罪,不過,我沒錢交宣傳費,所以就被人趕出來了。」陳騫苦笑著道。

「你找拍賣行里的鑒定師給你做鑒定了?」韓孔雀好笑的道。

陳騫道:「是,鑒定結果是清宮秘藏。沒準還是乾隆爺親自督造的,也許乾隆皇帝每晚上都要把玩著睡著呢1

陳騫這麼一說,韓孔雀韓星他們都笑了,韓星笑著道:「皇帝用不著這玩意吧?他後宮三千粉黛,還用得著這東西提高興緻?」

「就是,這是我等屌絲必備之物吧?」一個年輕人在邊上湊熱鬧的道。

「你們還別說,這古代的書生。就是比我們現代人更悶騷,這樣的瓷器都能燒制出來留著賞玩,我看比現在的充氣娃娃有內涵多了。」

「你也拉倒吧!充氣娃娃能直接用,這玩意也就只能看看,過過眼癮。」

「庸俗,忒庸俗了。文化人的風雅,充氣娃娃你能拿出來交流嗎?」

「你這樣的一看就是一條老yingun,就不要在這裡沖君子了。」

「你地道的小色狼。」

周圍亂成一片,李成和和韓孔雀都沒有了在出價的意思。

「韓先生,看著我們打過一回交道的份上。你告訴我句實話,我這六隻瓶子最高能夠賣到多少錢?」陳騫雖然相信了韓孔雀的話。但他還是不信這六隻瓶子不值錢。

韓孔雀道:「我告訴你,剛才我就的價格已經很高了,你這六隻瓶子的市場價絕對超不過兩萬六,現在能夠賣到五萬,已經算是賺大了。」

「你不要欺人太甚。」李薇此時已經氣急。

韓孔雀道:「我說的是實話,也許李老有自己的想法,不如我們聽聽李老的高見,看看李老怎麼能夠讓這六隻瓶子賣出更高的價格?」

陳騫此時道:「等等,我們還是完成了交易再說,這位老叔,不知道你怎麼付賬?」

李成和此時十分想把韓孔雀的臉踩在腳底下,不過看了看韓孔雀的塊頭,他十分明智的收回了憤恨的目光。

「我帶了現金。」李成和讓孫女付了帳,就快速抱著幾隻瓶子走了,後面他孫女則抱起剩下的,快步離開。

看到沒有熱鬧好巧,周圍的人也就散了,看人走的差不多了,韓孔雀對陳騫道:「陳老闆,這次出去就弄回來了這麼幾隻瓶子?」

「嘿嘿,你別說,我還真弄到了一些好東西,不過我沒有帶出來,如果韓先生想看,必須得找幾個大賣家,我才能拿出東西來。」陳騫道。

韓孔雀笑道:「這是讓我們競價的節奏啊1

「吃一塹長一智嘛!如果韓先生能夠給我找幾個大賣家,我可以讓利百分之十,不管最後是什麼價格,都讓你百分之十,你得到了免除百分之十,別人得到了,給你百分之十的提成。」陳騫道。

韓孔雀笑道:「看來這次你的信心很足啊1

「那是,開門到代的一眼貨。」陳騫道。

「信不過我?如果真是一眼貨,價格你應該心中有數,你不會害怕我沒有實力收下吧?」韓孔雀狀似開玩笑的道。

在看到陳騫微笑不語時,韓孔雀心中一動,道:「如果是害怕我沒有實力,那完全沒必要,如果價格超不過一億,我還是有實力買下來的。」

「一億?」陳騫愕然,什麼時候古玩行里動不動就要上億的資金了?此時他已經沒有了剛才的鎮定。

韓孔雀道:「要真是開門到代的大開門物件,價格也是透明的,不如先讓我看看,如果合適,直接賣給我不好?如果我實力不足,那我免費幫你找幾個大買家。」

陳騫震驚的看著韓孔雀,這才幾個月,本來錢包里只有兩三千塊錢的窮屌絲就變成高富帥了?

難道這韓孔雀兇殘至此?這樣一來他到底撿了多少漏,才掙下這萬貫家財?

韓孔雀可不知道此事陳騫在想什麼。他看陳騫沒有答應,他再次道:「銀行離這裡不遠。你要不相信我的財力,我們可以去銀行查查帳,看看我賬號上的錢,可不可以買下你的東西。」

「不用,不過你要等一會,我讓人把東西帶過來,不過,我們要先說好。如果東西對,韓先生就要買下來,因為我們可不想承擔任何風險,如果韓先生沒有信心吃下,現在找幾個人一塊買下也可以。」陳騫道。

「完全沒問題,只要你們的價格合適,東西又對。我可以直接買下。」韓孔雀玩味的看著陳騫,這是想要一次就賣個乾淨的節奏,遇到這樣的事情,雖然增加了風險,但也意味著可以撿漏。

韓孔雀看了看周圍的環境道:「這裡也不是談事情的地方,我們換個地方聊。」

「這麼早?我們去哪?」這個時候。只有賣早餐的起來了,其他店鋪,都還關著門呢!

韓孔雀看了看手機,現在才六點,他道:「我們去紅樓食府。那邊早晨也賣早點,現在應該開門了。」

「好。我們就去那,我讓人直接去那裡。」陳騫也很痛快。

其實東西他在離開這裡之後,不長時間就收到手了,不過,他為了這些東西,也沒少用心思,在他試探了幾家拍賣行之後,他就不再進拍賣行了。

就像他剛才說的,你拿塊石頭去讓拍賣行的大師鑒定,他都可以給你鑒定成一塊天降隕石,幸虧石頭不發光,要不然,他們肯定會說那是慈溪用過的夜明珠。

就這樣的拍賣行,他可不敢把自己收到的寶貝交出去,當然,那些很大的拍賣行,雖然有了信譽,但他可沒信譽,所以那種拍賣行,他也不敢去。

他很幸運,他手裡的東西,是他從一個他認識的混混手裡,花了十四萬,收購了到的,那是十四副名家字畫。

當然,這些字畫也是那小子偷出來的,來路不正,後來那小子犯事,如果不是為了籌錢跑路,他是絕對不可能以這麼低的價格收到手的。

在收到手之後,他低調了幾個月,最後等風平浪靜了,他才敢帶著東西來魔都,打算出手之後就洗手不幹了。

當韓孔雀他們把陳騫的攤子幫他收拾好,來到紅樓食府二樓的包間之時,包間里已經有四個小夥子在等到。

陳騫介紹道:「有一個是我兒子,另外三個是我侄子,東西不少,人少了帶著不安全。」

「沒事,保險點好。」韓孔雀知道,陳騫去古玩街,肯定是釣魚的,就是不知道這魚餌是香的還得臭的。

「韓先生先看看東西,不過我醜話說在頭裡,謝絕還價,如果不願意,那我們雙方一拍兩散。」陳騫道。

韓孔雀道:「只要東西對,價格合適,我沒二話。」

一個年輕人遞過來一個捲軸,韓孔雀小心打開,這是一幅仕女圖,畫中仕女內著白色拖地花邊長裙,外套長袖對襟系帶短外衣,外衣素色,僅在袖口和領邊有描金花邊。

面相豐腴,鳳目秀長,鼻樑秀挺,唇如櫻桃,神情閑雅;兩手上舉,一手撫鬢,一手簪花,姿態曼妙,靜中蘊動,令人不由想起唐代周昉的名作《簪花仕女圖》。

畫法上,繪製精細柔美,先用淡墨勾出仕女的輪廓五官,再以淡硃砂烘托,眼眶、鼻樑用赭石襯托出明暗,額鼻下顎則用白粉暈染,此法古稱「三白」,點唇用朱膘,再用洋紅分開,最難處尤在鬢髮,濃墨細筆,以淡松煙墨層層渲染,色澤柔潤,清秀自然。

畫中仕女那種一瞬間的靜穆,端莊的儀態和戲劇性的動作,亦可看出一些現代戲曲的影子,這樣的繪畫手法,讓韓孔雀有了不好的感覺。

一幅可以媲美唐代周昉的名作《簪花仕女圖》的畫,還是近代出品,看風格,年代絕對到不了明,但這麼一副精品,價值也絕對不低,看來自己今天要把牛皮吹破。

等韓孔雀看到落款,他又是一怔,『山陰任頤『,『山陰任頤『?

韓孔雀疑惑的看向名字和留印,確實是這四個字。

任頤,任伯年名頤,浙、江山陰人,故畫面署款多寫『山陰任頤『。

任頤是清末畫家,清末「海派四傑」之一,兒時隨父學畫,十四歲到魔都,在扇庄當學徒,后以賣畫為生。

所畫題材,極為廣泛,人物、花鳥、山水、走獸無不精妙。

他的畫用筆用墨,豐富多變,構圖新巧,創造了一種清新流暢的獨特風格,在『正統派『外別樹一幟。

任伯年精於寫像,是一位傑出的肖像畫家,人物畫早年師法蕭雲從、陳洪綬、費曉樓、任熊等人。

晚年吸收華岩筆意,更加簡逸靈活,傳神作品如《三友圖》、《沙馥小像》、《仲英小像》等,可謂神形畢露。

任伯年二十多年的繪畫創作,留下了數以千計的遺作,是歷史上少見的多產作家,但他的仕女圖流傳下來的卻不多。

這雖然能夠提高一些這些仕女圖的價格,但數量不多,同時也意味著他的仕女圖畫的並不怎麼樣,可以說相比其他人物畫,像《三友圖》、《沙馥小像》、《仲英小像》等可以說是差遠了。

任伯年作品在他在世時即廣為流傳,解放前畫店、地攤多有出售,解放后則較少出售,多由國家收購,歸各地博物館收藏。

80年代后民間收藏部分流入香港,台灣、美國、尤以香港為最多。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