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六十二章燈籠瓶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4-06-08 00:45  |  字數:5805字

劉慧玉打了韓孔雀一巴掌道:「你個混小子,還拿捏起你媽來了?」

「怎麼樣?同不同意?媽你可想好了,韓榮耀結婚,十來萬都不一定夠,你每天能夠賺多少?要是我不幫忙,你靠自己賺的那點,能夠讓老韓應付過去嗎?」韓孔雀道。

劉慧玉無奈的道:「把今天的這些包子賣了,我就不賣了。」

韓孔雀道:「這就對了,你看我每天無所事事,而自己的老媽卻沒白天沒黑夜的幹活,我不是太過不孝了嗎?」

「行了,知道你孝順,你就不要藉機諷刺你二弟了,你二弟不是還小嗎?」劉慧玉從來都比老韓要聰明。

還是那句話,聰明的女人不一定幸福,但幸福的女人一定聰明。

「媽,這東西你收好,我早就想要找個機會給你了,但我怕你賣了給韓榮耀辦婚禮,所以一直沒有給你。」說著,韓孔雀摸出一對金鐲子。

看著在燈光下閃爍著璀璨金光的一對手鐲,劉慧玉差點抖手把這對手鐲子扔出去。

感受著手中沉甸甸的重量,劉慧玉感嘆的道:「我還是小時候看到過你姥姥有這樣一對金鐲子,不過沒有你這對漂亮,但你姥姥去世之後,我就再也沒有見過,也不知道落到誰的手裡了。」

「您就收好,以後傳給我兩個妹妹。」韓孔雀事先堵住缺口,省的這兩個金鐲子,落到了韓榮耀和韓榮光的手裡。

「榮耀就要結婚了。我還沒有禮物,畢竟是我們家委屈了小苗那孩子。那麼好的一個孩子,能夠嫁給榮耀,是榮耀的福氣。」劉慧玉摸著金鐲子道。

韓孔雀苦笑:「那,這是給你二兒媳婦準備的。」

說著,韓孔雀再次摸出一對金手鐲,他早有準備,所以在想到要給他媽媽手鐲時,就一定要再準備一對。要不然,那一對鐲子,劉慧玉是絕對不會心安理得的戴在自己手上的。

劉慧玉結果手鐲,臉上已經帶著了一絲笑意:「你就是心眼多,早就準備好了,非要我說出來才給。」

「我這是完全隨了你的性格,我們都是狡猾狡猾的。要不然不是總吃虧嗎?」韓孔雀笑道。

劉慧玉道:「你有本事我就放心了,你多教育一下榮耀,榮耀本質不壞,就是太過自私了點,以後你們都在城市裡生活,我們也不能幫到他們多少了。這樣,你爸想繼續慣著榮耀也不行了。」

「你不要只說我爸,你也是一樣,榮耀呢?他上班又不累,讓他起來幫忙。」韓孔雀道。

劉慧玉道:「算了。剛開始上班,好像並不是那麼順利。讓他適應一段時間吧!以後有了孩子就是大人了,像這麼悠閑的日子不多了。」

韓孔雀一想也是,韓榮耀這小子要錢沒錢,要本事沒本事,以後有了孩子,有的他的苦頭吃。

「你這麼早起來幹什麼?」劉慧玉收拾好小推車,又開始包包子。

韓孔雀道:「我約了人去外面的市場看看。」

「去吧!那可是你的工作,好好乾,你的兄弟姐妹們以後就靠你了。」劉慧玉笑著道。

韓孔雀無語。

「好了,沒有讓你溺愛他們,你想怎麼管教他們就管教好了。」劉慧玉推了韓孔雀一下,讓他快點走,不要打擾自己幹活。

韓孔雀搖著頭走出了院子,剛走出來就看到韓星和張向月都在外面等著。

「怎麼不進來叫我?」韓孔雀道。

韓星道:「我們也是剛來,聽到你們在裡面說話,就沒有打擾。」

「走,我們去撿漏。」韓孔雀一揮手道。

看著滿地的古董,張向月道:「這麼多東西,怎麼撿漏啊?我看著這些東西破破爛爛的,都像老東西。」

韓星笑道:「撿漏最高原則:不管是什麼,都要當破爛買,就像典當行里,拿起什麼都要加個破字,我們就是收破爛的,這樣准吃不了虧。」

「咦?陳老闆?」剛走出家門,韓孔雀就看到外面有人在擺攤,一看,居然是他認識的人,就是賣給他韓氏家譜和張芝醫略的那個陳騫。

「韓先生,您好,我又來你家大門口擺攤了。」陳騫看到韓孔雀心裡就有點犯怵,現在韓孔雀也算是大名遠揚了,被他盯上,可不是什麼好事。

「聽說張老闆去進貨了,不知道有什麼好東西,拿出來看看。」韓孔雀看著攤子上的老一套,各色瓷器、單薄銅器,還有一些烏漆麻黑的所謂古玉。

「還真有幾件好東西,你要想看,就給你看看。」陳騫從自己身下摸出一隻瓶子,遞給了韓孔雀。

韓孔雀借著燈光一看,這是一隻燈籠瓶,撇口、束頸、長腹、圈足,胎白質堅,小巧玲瓏,頸部和底足以墨彩描金繪出幾何圖案。

不過,在腹部以粉彩繪出一書生和一婦人行le圖,這行le圖畫的很清晰,人物生動栩栩如生,線條流暢,布局合理,一看就是精品。

這樣的瓶子,歷朝歷代都有,這一般都是反映了當時的民俗文化,具有一些收藏價值,韓孔雀看了一下底落「大清乾隆年籹」。

這應該是青花仿款,民國的東西,瓶子高十多厘米,口徑5厘米多,底徑也要差不多五厘米,絕對的小巧玲瓏,屬於隨身把玩器。

「不錯,這東西賣多少錢?」韓孔雀問道。

「我們也算老朋友了,你要是真想要,給二十萬塊吧!」陳騫道。

韓孔雀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陳騫道:「這可是乾隆時期的清宮秘藏,這樣的東西外面絕對不多見。如果不是我掏了一個民國時候的大官的藏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