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六十一章簡單的幸福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就很好了。」韓星搖頭拒絕道,錢誰都想要。但他只要自己該得到的那份。 韓孔雀看著韓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這小子從第一次見他,韓孔雀就知道他的人品不錯,可沒想到,居然會好到這種程度,現在這個社會。...

陳嘉義他們當然都不傻,接受劉長發不難,但劉長發要做的了主,要知道他背後的勢力實在太過紛雜,一個不好,就有可能被他們吞了。

所以韓孔雀想出這麼一個名正言順的辦法,來限制劉長發他們的全力,如果付不出足夠的代價,自然就獲得不了足夠的許可權,沒有足夠的許可權,就算他們加入了自己一方,也沒有太大的話語權。

現在是韓孔雀他們為砧板,他們為魚肉,想要得到多少,既要付出多少,說得清楚明白,所以誰都不難怨恨對方。

「我們也需要商量一下。」最後,劉長發有點無奈的道。

韓孔雀他們怎麼也不可能吃虧,現在則是劉長發患得患失。

沒有了事情,韓孔雀收拾了一下收穫,走出了會所。

回到車上去之後,韓孔雀看著放在車廂里的箱子,裡面有那隻瓶子和那個盤子,只是這兩件的價值就超過四千萬。

韓孔雀看了一眼韓星,發現他正在欣喜的看著他買下的那個宣德爐。

「明天是星期六,如果沒事,早上你來古玩街,我們一塊去鬼市看看。」韓孔雀道。

韓星收起宣德爐,點頭道:「好的。」

「那我們回去吧1韓孔雀道。

等車子啟動,韓星道:「大哥,這些東西用不用我給你存入銀行。」

韓孔雀再次看了寒星一眼,韓星神情自然,好像那兩件價值千萬的東西,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一樣。

「不用了。」韓孔雀道。

「恩,明天早上四點我過去找你。」韓星道。

「買到了一個清仿的宣德爐就這麼高興?」韓孔雀好笑的道。

韓孔雀這麼一說。韓星更是開心的抱著宣德爐傻笑開了。

韓孔雀無奈:「真是傻小子,那個青花暗刻海水綠彩龍紋盤你打算怎麼處理?」

「大哥,那是買那隻花瓶給的搭頭,如果你去買,那人也會送給你的。怎麼能算我的。」韓星心情平靜的道。

韓孔雀笑道:「你有這個心就好,但我可不能占你的這個便宜,畢竟我可不知道這個盤子的存在,既然你能夠把它買下,那就算你的。」

「我不要,那是用大哥你的錢買下的。而且也是大哥你讓我去找那人買的花瓶,如果不是你讓我去買那隻花瓶,那隻盤子也就跟我毫無關係,所以我不要,我有這隻宣德爐就很好了。」韓星搖頭拒絕道,錢誰都想要。但他只要自己該得到的那份。

韓孔雀看著韓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這小子從第一次見他,韓孔雀就知道他的人品不錯,可沒想到,居然會好到這種程度,現在這個社會。這樣的人快要絕種了吧?

「你不要說了,如果當時你不把這個盤子拿出來,我就輸了那次對賭,雖然說這個盤子是用我的錢買下來的,但那也是你的本事。

你能夠拿出這個盤子,幫助我贏了賭注已經很不錯了,所以這個便宜我是不能佔得,這樣吧!這隻盤子我要了,錢我打到你的賬號上。」韓孔雀說完,開始閉目養神。不再說話。

這讓韓星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他當然想要賺錢,而且想要賺大錢,所以不管幹什麼,韓星都會認真去做。不管是上學還是工作。

在韓孔雀給了他機會,教給他鑒定知識之後,他在韓孔雀的指導下,讀了更書籍,並且在韓孔雀那裡,見識了很多寶貝,這讓他的見識也開始高了起來。

如果不是這樣,那個明成化青花暗刻海水綠彩龍紋盤,他是連接觸一下都不可能的,只是因為韓孔雀交代他去買下那隻粉彩霽藍描金花卉大瓶,才讓他重視起來了那個人手裡的其他東西。

如果不是韓孔雀說,只要不超過一千萬,就可以買下那隻粉彩霽藍描金花卉大瓶,韓星自己是絕對不敢用三百萬買下兩件瓷器的。

畢竟無款官窯的鑒定並不是那麼容易,這也是這種瓷器被嚴重低估的原因,也只有韓孔雀這種博聞強記,有著很高的鑒定水準的人,才敢於高價購買這樣具有爭議,不好堅定的瓷器。

所以,買下這明成化青花暗刻海水綠彩龍紋盤,韓星有點功勞,但絕對不是因為他的原因,才讓他出手買下這個盤子的。

歸根到底,還是因為韓孔雀,是韓孔雀的信心,讓韓星對這隻明成化青花暗刻海水綠彩龍紋盤有了期待,所以在講價之時,順勢收下了這個盤子當了搭頭。

在到了韓孔雀家門口的時候,韓星再次開口道:「大哥,我真不能要。」

韓孔雀揮了揮手,沒有說話,韓孔雀可沒有欺負老實人的習慣。

雖然這其中的彎彎繞韓孔雀很明白,但是韓星的就是韓星的,不能因為是他讓去買東西,並且是給他買東西送的搭頭,就昧著良心據為己有。

看著韓孔雀走進院子,張向月道:「韓星,不早了我們回去說。」

韓星一看錶,已經晚上十一點多了,這個時候,他也不能追上韓孔雀,說自己不要錢,你還繼續教我鑒定知識吧,我認為知識比那一千萬更值錢。

韓星是害怕韓孔雀心中有了芥蒂,以後不帶他玩了,這樣他就學不到更多的知識了。

跟韓孔雀接觸的這段日子,韓孔雀利用他的博學,撿到了多少大漏,他可是很清楚的。

所以,韓星還真沒有把那價值一千多萬的盤子看在眼裡,他希望學到更多。

重新做回車上,張向月道:「你怎麼了?」

韓星把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情跟張向月說了,張向月也是無語。

在把韓星送到家之後,張向月才道:「好好乾,我覺得老闆不是那種小心眼的人,如果他真小心眼。那盤子他也不可能說要給你錢。」

這個時候,韓星的手機響了,是簡訊,韓星一看就愣住了。

「怎麼了?」張向月注意到了韓星的表情。

「錢打過來了。」韓星的表情說不出的怪異。

「多少?」張向月好奇的問道。

「你自己看。」說著,韓星把銀行自動發的轉賬提示信息給張向月看。

「啊!一千五百萬?怎麼那麼多?你小子可是發了。」張向月有點結結巴巴的表達自己的震驚。

「韓星?向月?是你們吧?」兩個人正在面面相覷。就聽到有人喊他們。

韓星趕忙下車道:「媽,是我,你怎麼這麼晚了還沒睡覺?」

「趕緊上來睡覺,都十二點了,你們在下面幹什麼?你這工作沒法幹了,經常這麼晚。再好的身體也熬壞了。」韓媽嘮嘮叨叨的,述說著自己的不滿。

「表哥,我們明天說。」韓星說完,就迎向他媽媽。

張向月搖了搖頭,走上了車子,過了好一會兒。他才心情平靜下來,他此時也有點佩服韓星了,這麼多錢,居然沒有心動,這個小子的人品還真是好。

韓星此時也顧不得患得患失了,他一手抱著宣德爐,一手挽著自己的老媽。嘴裡還在不住的安慰自己的老媽:「媽,今天可是我求我們老闆,才得到機會去參加一個交流會的。

你不知道今天我都看到了什麼,價值上千萬的瓷器遍地都是,還有夜明珠,你是沒見到,那夜明珠放在一個房間里,不用點燈,就亮如白晝。」

「你小子就忽悠你媽吧!要真有這種寶貝,還不讓人搶了?」韓媽不信。以為韓星在吹牛。

韓星道:「你不信?等明天我求我老闆一下,讓他借給我,我帶回來給你看看。」

「被你老闆買了?真有這樣的寶貝啊?」韓媽終歸還是被韓星轉移話題成功。

兩個人走進房間,韓星卻看到韓爸也坐在房間的沙發上:「爸?你今天晚上沒有跑車?」

韓媽道:「你爸年紀大了還不服老,這不。跑了半晚上就受不了了,他也是剛回來。」

韓星道:「不跑就不跑了,以後我多賺錢,讓你們二老好好享一下福。」

「你每天晚上早回來一會就行啦,還讓我們享福,看來我們是沒那個命了。」韓媽搖頭道。

「咦?星星,你手裡拿的是什麼?不會又是你老闆借給你的東西吧?明天你趕快拿走,萬一要是丟了,我們可賠不起。

還有,這種東西以後不要往家裡帶,你要是願意看,在你老闆那裡看看也就算了,帶回家來可太危險了。」韓爸終於看到了韓星手裡的宣德爐。

這時韓媽也看到了:「咦?這是香爐吧?看著還真漂亮。」

韓星道:「這個你放心看,今天晚上我剛剛花了一萬塊錢買的。」

「什麼?花了多少?」韓爸驚異的站起來道。

韓媽卻直接跳起來了:「你說多少?你把上次發的獎金全都敗壞了?」

「媽,你說什麼呢?你知道這是什麼嗎?」韓星哭笑不得。

韓媽道:「不就是一個香爐嗎?銅的吧?又不是金子做的怎麼能值一萬塊?你肯定是上當了。」

「媽,你就不能信任我一次?」韓星喊道。

「你讓我怎麼信任你?你爺爺用的青花茶杯,你非說是明青花,結果怎麼樣?還不是五六十年代的粗製濫造品?」韓媽一臉傷心的道。

韓星滿臉通紅:「我那不是剛剛上大學,沒有經驗嗎?」

「現在你有經驗了?」韓媽表示懷疑。

「媽,你還真不能小看你兒子,告訴你,你可不要害怕,今天晚上你兒子可是撿了個大漏。」韓星祭出殺手。

「就這個銅香爐?一萬塊錢買的,你能多少錢賣出去?」韓爸還是對兒子有點信心的,當然,也只有那麼一點。

韓星道:「這個爐子算什麼?這只是一個清仿的宣德爐,市場價也就八萬塊。」

「你說多少?」這次韓爸聽的可是很清楚。

「多少?爸,你是說這個宣德爐?這個宣德爐是清中期的,市場價值八萬,而我用一萬買到手的。」韓星得意洋洋的道。

這件東西。才是他真正的第一次撿漏,雖然賺錢不多,卻是他的真本事,而那件價值一千五百萬的盤子,卻是讓他那麼的不安。

「誰告訴你這個小香爐值八萬的?真值八萬。你還帶回來幹什麼,趕緊賣了啊!你不會是被騙了吧?你肯定是被騙了。」韓媽自言自語起來沒完。

韓星受不了:「媽,這是我老闆告訴我的,如果我想出手,我老闆也會要的,他說八萬。就絕對能夠賣到八萬。」

「真的是你老闆說的?」看到韓星點頭,韓媽立即高興的跳了起來,她一個箭步竄了過來,把那宣德爐抱在了懷裡:「這是我兒子撿漏了?自從你上了那個大學,你媽我做夢都能夢到你撿漏,沒想到這次你真的撿漏了。以後我再看電視,也不用羨慕別人了,我兒子就能撿漏,八萬減一萬,這不是今天晚上就賺了七萬?」韓媽已經有點語無倫次。

韓星看著手機上的簡訊,猶豫了一會,最後還是把手機遞給了韓爸。

韓爸不知道韓星幹什麼。他還是拿過手機看起來,一看,他也跳了起來。

上面那個賬號是他很熟悉的賬號,這張銀行卡還是韓爸幫韓星辦的,這個賬號,韓爸曾經無數次的向裡面打錢,所以賬號他都能夠背下來了。

可這一次,這個賬號上卻收到了一千五百萬元的轉賬。

「這是怎麼回事?」韓爸結結巴巴的道。

韓星無奈,只能把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情跟韓爸說了一遍。

「你的想法很對,你的老闆那麼有本事。跟著他多學點本事好,學到手裡的,才是自己的,這些錢雖然不少,但畢竟是身外物。以後你有了本事,掙到的錢,怎麼也不會比這些錢少。」韓爸道。

「可我老闆非要給,說不能占我的便宜。」韓星苦惱的道。

等問清楚了韓孔雀的反應,一家三口只能在家裡大眼瞪小眼,最後還是韓爸道:「這錢你不要也不好,但全要了也不好。

明天你跟你老闆說,你只要五百萬好了,那一千萬你還給他,他不佔我們的便宜,我們也不能占你老闆的便宜,我們要三分之一已經很多了。」

「對,就按照你爸的吩咐辦,五百萬也不少了,可以給你買個很寬敞的房子了,呵呵,這小子我可不愁了,沒想到學考古還真是有前途,這等於一次中了三個五百萬的彩票啊1韓媽又開始陷入了迷亂狀態。

韓孔雀不知道韓星家裡的情況,但他能夠想象到,韓星跟著他以後,鞍前馬後的也算出力,這次他能夠撿漏,也算是他的本事,獲得一些補償,也是天經地義的。

韓孔雀感覺今天很累,回家之後,給柳絮發了幾條簡訊之後,才睡下,因為知道柳絮電話關機,所以他才會這麼晚了給他發簡訊,這些簡訊,只能等第二天柳絮醒來才能看到。

這是韓孔雀交代給柳絮的任務,休息時關上手機,省的被她醫院的一些無良人士半夜叫起來加班。

聽到外面有動靜,韓孔雀立即醒了過來,停了一下,知道是他媽媽在蒸包子。

韓孔雀快速穿好衣服走出來,看著劉慧玉正在整理小推車。

「媽,你不用那麼辛苦,韓榮耀自己能賺錢了,我爸一年也不少賺錢,你說你這麼辛苦圖什麼?」知道自己說了劉慧玉也不會聽,所以韓孔雀幫著媽媽整理小推車。

「你還沒有結婚,你兩個妹妹沒有出嫁,還有你三弟,你們都要花錢啊1劉慧玉道。

韓孔雀道:「我你就不要操心了,我有錢。」

「知道你有錢,可那些錢是你自己的,你結婚,你媽我總得出份力,要不,以後抱著我孫子,我都會不好意思。」劉慧玉笑著道。

韓孔雀也笑道:「老韓要有你這種想法就好了。」

「你不要怪你爸,你從小就跟著你爺爺長大,大點了又跟你爺爺一樣強勢,自然就不討你爸喜歡了,以後你多跟你爸相處一下,就知道,你爸是很知道疼人的。」劉慧玉說到老韓,總是滿眼的幸福。

韓孔雀笑道:「這些我現在自然知道了,可老韓也太過會疼人了,你看把榮耀慣成什麼樣了?」

「現在不是挺好嗎?」劉慧玉道。

韓孔雀道:「是挺好,現在他上著班,每個月有工資,跟著你們吃,跟著你們住,這樣是挺好,但這樣的日子他能夠過一輩子嗎?」

「你這個當哥的要多幫他們一下,畢竟你們是親兄弟。」劉慧玉道。

韓孔雀道:「這樣吧!媽你以後不要擺攤了,只要你答應我,我就多幫他們一下,如果你不答應,我看這次韓榮耀結婚都很困難。」

「你有多少錢?」劉慧玉就是擔心韓榮耀結婚花費太大,所以才會起早貪黑的賣早點,想要多賺一些錢,好補貼一下二兒子。

「足夠讓你們二老舒舒服服的養老了,所以,媽,你再辛苦,也賺不到多少錢,如果取悅了你大兒子,你二兒子結婚的錢可就有了。」韓孔雀笑著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