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六十章八卦圖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還有國內支援的導彈戰艦的功勞,也有宋敏那些模擬魚水雷的功勞。 而在特定的海域,宋敏製造的模擬魚,更顯威力,特別是在一些危險海域,戰艦的機動能力大大減低,這樣一來,模擬魚就算速度達不到理想狀態,...

劉長發的手下,很快打開了一步幻燈機,上面記錄的是一些填海造陸工程,還有一些海外基地的建設工程。

每一個工程,其投資都不少於十億美元,而這些工程,可以說都是小打小鬧,像韓孔雀他們,憑空在海洋之中建設一座島嶼的工程,一個都沒有。

就算這樣,每一座工程的耗費都不低,所以在看了這些工程的簡介之後,韓孔雀他們全都沉默了。

處在四處都是海水的海洋當中,建立一座人工島嶼很容易,但建立一座能夠使用,能夠住人,能夠讓人度假的人工島嶼,卻十分不容易了。

不說建造島嶼的花費,也不說建造一座能夠使用的島嶼的設施,只是一個防波提,就足以讓韓孔雀他們手中的那點現金捉襟見肘。

「這些都不是我們分出所有權的理由,沒有錢,我們可以慢慢的建設,你的這些條件不夠。」陳嘉義道。

「如果再加上一些鍊鋼,煉油,化工、機械製造這些工廠呢?」劉長發不斷的增加條件,他當然知道,先前那些並不能打動陳嘉義他們。

陳嘉義只是搖了搖頭,這些他們找誰都可以弄到,沒必要找一頭老虎放在身邊。

「你們不會認為你們佔下的地盤,就一定會屬於你們的吧?最少日美韓都是不願意的,如果讓我們加入你們,我們可以保證我們的利益。」劉長發道。

陳嘉義道:「我們有實力保證我們的利益,就算沒有你們,我們的東西,也一定沒有人能夠拿走。」

如果沒有這點信心,他們還玩什麼?

「你們需要什麼條件?隨便說就行了。只要是我們能夠做到的。」劉長發道。

陳嘉義再次搖頭:「我們不需要什麼,如果你們沒有足夠的條件打動我們,那就沒必要談下去了。」

劉長發的臉色變了幾變,最後他一咬牙道:「你們計劃中的第一期工程全算我們的,我想。這個代價足夠大了吧?」

這可以說是開出來了一張空白支票,讓陳嘉義他們隨意填寫了,要知道,第一期工程可大可小,但既然有人給買單,想來陳嘉義他們不會放過這個計劃。肯定是怎麼大了怎麼來。

可以說,劉長發的這個條件,已經算是及有誠意,不過,此時陳嘉義到是懷疑劉長發他們空頭支票了,要知道。不管怎麼設計,第一期填海造陸工程,都是十分龐大的,他們有實力支撐那麼大的建設嗎?

「不要懷疑我們的實力,我們中國尋根組織,可以說是海外所有華人的聯合體,如果我們做不到的事情。其他人肯定也沒有這個能力做。」劉長發輕易就讀懂了陳嘉義的眼神,那是懷疑他們沒有那麼大的實力啊!

他們海外遊子,窮的就只剩下錢了,他們之所以建立中國尋根,主要是想找一個可以依靠的大樹,現在的中國,可以是這麼一顆讓他們依靠的大樹。

但是,如果他們能夠有自己的一塊地盤,他們卻可以自己紮下根基,慢慢的發展成一顆參天大樹。給自己的家族遮風擋雨。

他們這些漂泊在外的人,最想要的就是有一個自己的安全港灣,為了這一點,他們可以付出一切,如果沒有了根。他們才真正變成了浮萍,就算有再多的財富,也不過是空中樓閣,沙上城堡。

韓孔雀可以看出來,陳嘉義他們都十分心動,如果劉長發的條件能夠實現,他們可以說是坐享其成了。

但韓孔雀還真的就很懷疑他們的實力,不是他小看劉長發他們幾百年的積累,而是韓孔雀計劃的第一期工程實在是太大了。

韓孔雀打開手機,翻找出來一份文件,直接讓身邊的一位侍者拿到上面,用幻燈機把韓孔雀平時沒事琢磨出來的一副設計圖放大,讓眾人看一下。

這是一幅抽象的圖像,組成圖像是只是一條條橫線,橫線有連有斷,最後組成一個大圈,把中間一大片空白地區為饒了起來。

「這是什麼?倒像是一幅八卦圖。」劉長發道。

「剛才劉老放的工程圖當中,其中有一個小型軍事基地,那個好像航母一樣的軍事基地,一座就要耗費十億美元,而我這副圖紙當中,每一條橫線,就代表了那麼一個小型基地。」韓孔雀看著一臉輕鬆,好像對自己的實力很有自信的劉長發道。

「每一條橫線都是一座基地?這是要幹什麼?誰會嫌自己錢多,在一個地方建立這麼多基地?這是有錢燒的吧?」劉長發收起了笑容。

韓孔雀卻臉上笑開了花:「這就是我們的第一期工程,而這些基地的作用,就是防波提,這是我根據八卦圖的原理,設計出來的防波提。

雖然每一個橫線都不長,也不相連,但似斷實連,如果修成了這樣的防波提,就算遇到了百年罕見的大海嘯,我也有信心讓這些防波堤把危險化解於無形。」

「確實不錯,堵不如疏,你的這副設計就是處於這個原理吧?」陳嘉義讚賞的道。

韓孔雀道:「對,如果像陸地上一樣,修建一條長長的防波堤,那肯定是不現實的,所以我就想出來了這個辦法,藉助那片海域的水下礁石,盡量建立一座座小型的防波堤。

這樣的防波堤由於沒有形成一字長蛇般的防線,所以面對狂風巨浪,更能保存下來,只要這樣的防波堤不被破壞,前一層阻擋一些風浪,減弱一下風浪的力度。

後面一層層的防波堤,不斷消減風浪的力量,我想,這樣超不過幾公里,就能把所有風浪消於無形。」

隨著最後一幅效果圖放出來,所有人都看到了韓孔雀設計的這幅圖紙的實用性。

雖然每一座如基地一般的防波堤都不長,但都很牢固,由於沒有把流通的缺口全部堵上。所以這樣的防波堤雖然要承受一部分風浪的壓力,但不大。

這樣風浪有了宣洩口,可以繼續深入,但深入不長的距離,又會遇到第二次防波堤。這樣一層層的分流,一層層的抵消風浪的力量,最終,就算再大的風浪,也會被消於無形。

這樣的設計可以說非常好,但也非常消耗資金。就算不用像建造海外軍事基地一樣建設這些防波堤,但這樣的一座防波堤也需要上億美元才能修建出一座。

而韓孔雀提供的那副圖紙上,到底有多少橫線?每一條橫線,就代表了一座防波堤,而近百萬平方公里的巨大海域,需要多少防波堤才能圍攏過來?

所以。一座千米長的防波堤,他們最少需要一百座,這就是一百億美元。

只有這樣,他們才能在周長達兩千公里的海岸線上,布置上一道安全欄,這還是最少,如果實際測量。肯定需要的防波堤更多,那樣一來,兩百億也有可能打不祝

那些作為防波堤的小型基地也不會就那麼放著,肯定要讓他們起作用,而最簡單的綠化,也是防風防浪的一個步驟,這樣一來,投資就會更多。

而韓孔雀規劃當中的第一期工程,還要算上能夠使用的十座小型島嶼,而這處在最中心的十座島嶼。才是他們的重點,這也是他們以後的基地,這十座島嶼,才是消耗資金的大戶。

這麼一算下來,韓孔雀的這第一期填海造陸工程。完全就是個大坑,有多少資金填進去,都不會看見一點回想。

本來韓孔雀就是根據他們現階段的財力,設計的這份方案,如果他們十人,每人投資一百億人民幣,聚集一千億人民幣,差不多能夠湊齊一期費用。

只有一期工程完工,那片海域才算真正被他們控制,所以這第一期工程,是不得不做的。

這也是韓孔雀打算的唯一一個共同出資的工程,只要完成了一期工程,被圈起來的海域,直接一分為十,剩下的就看各自的能力了。

以後他們將要各玩各的,自己的島嶼,誰有本事建設成什麼樣,就建設成什麼樣,你要不打算繼續建設,那就佔據那片海域自個玩就是了。

但現在有冤大頭想要讓他們坑,韓孔雀也不介意讓人蔘一腳,完成最重要的一期工程,這樣他們省下來的錢,可以建設自己的領地。

「如果我們承接下這第一期工程,我們可以獲得多少份額?」劉長發滿臉的苦澀。

他們雖然有錢,但他們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近兩百億美元的投資,絕對不是小數目了。

陳嘉義對韓孔雀投過去一個讚賞的眼神:「你想要多大的份額?」

劉長發很想多說一些份額,不過想到這樣做的後果,他還是沒有開口:「我們作為第十一位股東就可以了。」

陳嘉義笑了,這劉長發還算識時務,既然這樣,還有商量的餘地,不過他可不會在這裡就答應劉長發。

「我們商量一下吧!如果有消息了,我會第一時間就通知你們。」陳嘉義道。

劉長發的臉上開始陰晴不定,他有點看不懂陳嘉義他們,他們付出了那麼大的代價,難道還不能順利換到一個名額?

如果放棄了這次機會,他還不知道陳嘉義他們想到什麼條件,所以劉長發繼續道:「除了提供第一期工程的款項之外,先前我說的那些工廠設施,我們還可以繼續提供,這樣應該能夠換到一個董事位置了吧?」

「我們需要商量一下,所以不是不滿意你們的條件。」陳嘉義道。

劉長發看著陳嘉義,想要看到他的心中,想要知道他到底是怎麼想的:「再加上一家中型鐵礦。」

有了鍊鋼廠,加上一座鐵礦,可以節省下很大一部費用。

陳嘉義遲疑了一下道:「我需要徵求他們的意見,畢竟不可能我一個人說了算。」

「有遲疑,那隻能說明我們的條件還沒有打動你們,這樣,我們再出一家船舶製造公司。從小型采砂船,到十萬噸級的運輸船,都可以製造,現在我們的誠意已經足夠了吧?」劉長發道。

陳嘉義這次是真心動了,有了劉長發他們的幫助。他們不止是能省下大量錢財,還能省下大量時間,所以他看向了韓孔雀。

看到陳嘉義的目光釘在了韓孔雀身上,劉長發苦笑起來,這個被他們認為最好欺負,最容易攻破的人。卻是他們之中的關鍵。

這時,他才真的,他們真是走了一著臭棋,就像三山一樣,賠了夫人又折兵啊!

韓孔雀也沒有說話,他看向其他人。發現他們都意動了,他才道:「想要加入我們也不是不可以,既然加入了就需要公平,十一位董事,正好利於表決重大決定,我們實行的是貢獻制,既然有新成員加入。就讓他們的貢獻達到現有價值的十分之一就行了。」

聽到韓孔雀的花,劉長發滿嘴發苦,那片海域的價值值多少,他們當然清楚,如果真要買,可不是幾百億美元就可以買下的。

早知道是這樣,他剛才也就不想占韓孔雀的便宜了,不就一個私立博物館的名額嗎?

就算他們在國內沒有那麼大的潛勢力,要想弄這麼一個名額,也不是多麼難的事情。現在,他們為自己的短視將要付出代價。

韓孔雀只是看了一眼劉長發,就知道他想的什麼,所以韓孔雀道:「你不要以為我是在針對你們,等以後你們加入我們了。就知道,我們的制度就是按照貢獻來分配利益的。

如果你們加入了我們,不管誰佔了便宜,都會在我們雙方的心中留下疙瘩,這樣我們以後就不好合作了,還有,你們只能有一個人出來主事,我們也只承認一位董事,你或者其他人。」

韓孔雀這麼一說,劉長發頓時鬆了一口氣。

陳嘉義看所有人都同意了,他才開口道:「我手裡有一部分那片海域的資料,既然同意接受你們,現在可以給你們看一看。」

等資料開始播放,場中所有人都開始認真觀看,就連韓孔雀都不例外,畢竟,他也沒有去親眼看過一次。

那片海域到底是是什麼樣的,他也不過是看了點資料。

可以建立人工島的地點,可以用來開發的潛海區域,可以被圈起來的深海區域,這些都是可以被直接利用的。

最後能夠輻射出多遠的距離,佔據多少經濟專屬海域,還有,在外海,有哪些地方,還可以被用來建立外圍島鏈,這些詳細的數據,在一個多月的不斷探索之中,已經清晰的浮現在世人的面前。

最近一段時間,海上除了風暴,還有飛機戰艦,只要是有點實力的國家,都想要在這次的海洋瓜分之中佔據一些利益。

而日本佔據的利益也不少,他們本身就是島國,本來圍繞著他們就有不少小型島嶼、暗礁、沙洲,甚至是潛海區域,現在這些地方,都可以被擴充為自己的領地,這讓他們不得不分兵佔領。

自己家門口的地方據對不能讓別國佔據,特別是中美韓俄四國,如果有機會,這四個國家是絕對不會跟日本人客氣的。

所以,日本人就算再眼饞韓孔雀他們的那片海域,也沒有了餘力去侵佔,等他們完成了自己家門口的勢力劃分,韓孔雀他們這邊,也穩定了下來。

後來的幾次試探,都以他們的鎩羽而歸終結,這其中有陳嘉義他們購買的高炮,還有國內支援的導彈戰艦的功勞,也有宋敏那些模擬魚水雷的功勞。

而在特定的海域,宋敏製造的模擬魚,更顯威力,特別是在一些危險海域,戰艦的機動能力大大減低,這樣一來,模擬魚就算速度達不到理想狀態,也可以輕易威脅各種強力戰艦的生存。

在宋敏下了兩次狠手之後,日本人不得不撤出了那片海域,這讓韓孔雀欣喜若狂,這時,他付出的巨大代價,總算有了一點回報。

在高興之餘,韓孔雀已經划給了宋敏十四億元人民幣的實驗經費,讓她繼續研究和改造模擬魚,以便以後發揮更大的作用,這些錢,已經超過了當初宋敏預計的款項,不過,韓孔雀認為還算值得,如果能夠給他留下一條後路,花再多的錢也是值得的。

看完了這麼一部紀錄片,劉長發又喜又憂,果然,韓孔雀不是那麼好欺負的,只是通過簡單的記錄,他就知道,他們付出的那些代價,相比那片海域的十一分之一許可權,實在是太少。

但佔據那麼一片海域,其實陳嘉義韓孔雀他們並沒有付出太多東西,所以如果讓他們提供十一分之一的價值來買下這部分許可權,又實在是獅子大開口。

所以劉長發糾結的都想砸自己的腦袋了,不過此時他還沒法怨恨韓孔雀,韓孔雀說的也對,如果他付出的代價小了,那就說明他佔了別人便宜,這樣以後他們合作了,肯定會存在隱患。

但如果不想佔便宜,那面具達到近十萬平方公里的區域,需要多少錢才能買下來?

PS:感謝笑看天夢百年、碧海晴空!光、上帝之屁屁、可樂牛奶泡麵等兄弟的打賞。感謝獃獃減肥、碧海晴空!光、、等兄弟的評價票。感謝揚厲子、碧海晴空!光、iopup、龍飛13221、麻煩篩等兄弟的月票支持。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