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五十九章子岡牌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有可無的東西。 「有了這些東西,對我們開發海外島嶼很有幫助,我做主了,如果你們真的提供上門的東西,我可以讓你們在我的領地上給你們劃分一塊不小的地盤,給你們使用。」陳嘉義道。 劉長發搖頭...

「如果沒有人提出意見,我就當所有人都認可了我這副畫了,不知道現在王老怎麼說?」韓孔雀想到江林的話,這些老傢伙的臉,就是欠打,等被他打腫了,他們也就自動成為胖子,也就不用他們自己打了充胖子了。

「年輕人,得饒人處且饒人,這樣做太過了吧?」徐祥山陰沉著臉道。

韓孔雀道:「得饒人處且饒人?太過?這句話聽著很耳熟啊?我還聽過幾句,像什麼倚老賣老,像什麼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像什麼周郎妙計安天下,賠了夫人又折兵,還有,死不認賬等等,這些上小學的的時候,我們老師都教過。」

「哈哈,我就知道韓大哥不是個好人,我最喜歡壞人了。」歐陽龍這孩子還是那麼會吸引仇恨,本來被韓孔雀說的目露凶光的老王,現在直接用那可以殺人的目光,刺向了歐陽龍。

而歐陽龍只是瀟洒的聳了聳肩,把那冷冽如刀的目光又頂了回來,這麼一個入土半截的老頭子,實在是沒法威脅到他這種紈。

「周郎妙計安天下我到是沒見到,不過賠了夫人又折兵,今天晚上可是見到了好幾次。」看著王桂山不情不願的把那個子岡牌給了韓孔雀,歐陽龍頓時又嗤笑起來。

這王桂山剛才還一副大師嘴臉,現在卻變得唧唧歪歪,拖拖拉拉,善財難捨的樣子,這樣的人,不要說歐陽龍鄙視,就連高大山和徐祥山,都有點看不下去了。

最終韓孔雀還是把那塊子岡牌拿到了手裡,韓孔雀笑嘻嘻的看著潔白如脂的方形玉牌。一面是仙桃、壽星、童子小橋流水白鵝。

看著上面的景象,你實在難以想象,在這麼小的一塊玉牌上,居然能夠雕刻上那麼多東西,這樣的技藝。可比韓孔雀要高明的多了。

這塊牌子製作工藝精細、畫面漂亮,字型優美,形制很規整,而且玉料也不錯,絕對屬於羊脂白玉。

這樣的一件東西,絕對算是寶貝。而這子岡牌,可比普通的翡翠雕件珍貴的多,現在市場上的子岡牌雖然眾多,但真品卻絕無僅有。

在收藏圈內一提起子崗玉牌人人皆知,而且都夢寐以求地想得到它,由此也就引發了後世大量仿製予崗玉牌。使收藏者真假難辨,特別是子崗玉牌的昆吾刀技藝更是撲朔迷離。

若想收到一塊真正的子崗玉牌,辨偽就成了收藏子崗玉牌的一個重要難題,韓孔雀可不想陰溝裡翻船,所以在拿到這塊子岡牌之後,就開始認真查看,萬一要是被王桂山這老傢伙忽悠了。他這人可就丟大了,而已王桂山的人品,沒準還真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所以,韓孔雀看的十分仔細,要想鑒別子崗玉牌,勢必首先要了解子崗玉牌的創始人陸子剛是何許人,以及他的選玉原則、琢玉技藝、作品特徵三大要素,才可對其子崗玉牌做出真偽和具體年代的鑒別。

陸子剛系明代嘉靖萬曆時期人,后因蘇、州成為中國玉雕中心之一,陸子剛遷居蘇、州。完全以琢玉為生,成為當時乃至中國玉雕史上的一位舉足輕重的大師級人物。

其一生所琢玉器均要刻「子崗」或「子剛」款項,他這一習慣和其生性高傲固執的性格,也成為其最後人生悲劇的隱患。

曾流傳說陸子剛因用昆吾刀雕玉名聲大震,明萬曆皇帝便召陸子剛入宮。

為考證其雕玉才能便交給他一個素麵玉石小扳指。讓他在上面雕一個百駿圖。

在如此小的扳指面上雕百匹馬何其難,但陸子剛領命后經構思,便下刀雕了一座群山,在山邊又雕了一個城池,然後在城門雕了一匹隱頭露後身正在進城門的奔馬。

在山巒群山與城門中間又雕了一匹正在向城門飛奔的駿馬,最後在其馬後又雕了一匹露頭于山谷口,隱身於山谷間的駿馬,並在此山谷上雕了幾刀,象徵塵土飛揚的曲線條。

頓時,一幅已進城無數駿馬,還有無數駿馬在山谷間嘶鳴、奔跑、欲進城的宏大百駿圖已躍然小扳指面上另有一個馬出城的版本。

萬曆皇帝看后對其才能深信不疑並給予獎賞。

後來萬曆皇帝又讓其雕一個玉壺,因陸子剛雕玉落款已成習慣,此時他又耍了一個小聰明,在玉壺的流口內偷落了「了崗」款,后被皇帝發現震怒其欺君,將陸子剛砍頭示警,從此他的獨門昆吾刀技藝也隨他一同消失。

陸子剛琢玉前有非常嚴格的原則,就是對原料選擇非常嚴格,必須是上等好玉、好色色澤一致、好質地等才可入眩

然後是他針對原料特點、形狀非常周密細緻地進行構思設計,所以,一般玉質不算好的子岡玉,差不多都是後世仿品。

當然,有了好玉,還必須有好的技藝,而陸子剛不僅因技藝高超而成為一代琢玉大師,更重要的是他還是一個既懂書法又善畫畫的藝術大師。

他常用虛實、陰陽手法,在方寸小空間雕刻出宏大空間和壯觀場景,特別是在一般人不注意的細節之處,都同樣注入極大的心血,一絲一毫從不馬虎懈怠,對藝術是精益求精。

就像這塊陸子剛所刻的小玉牌,此牌寬四厘米,高六厘米,在如此方寸間雕刻出了一幅既有數個高士人物、童子,又有山水、林木還有小橋流水及水中天鵝戲水、水流湍急,激起浪花,還配有亭中樓閣、白雲朵朵。

構圖繁複、意境高深、布局合理,連小橋下水流之情都躍然畫面,人物表情、動作、衣紋、線條都雕得生動活潑活靈活現,就是著名畫家,在紙上作畫也是需下功力才可而為之。

而陸子剛竟用昆吾刀,把一幅中國畫雕刻在如此小的玉牌上,如此生動。實屬奇。

在其背面同樣用昆吾刀雕出一首:「羲之愛鵝群仙聚,江山無限好」的詞句,其字體功力難度同樣可比肩書法大家,構思非凡。

這麼一方玉牌,價值不可估量。剛才估價一千萬,應該就是低估了,這也就怪不得王桂山,那麼捨不得交出這方玉牌了。

當然,這也算是他自作自受,太過自信了。他以為韓孔雀不會畫畫,他已經穩贏,而藉此他可以得到一枚價值不可估量的青銅蟬戒指,這怎麼算都是穩賺不賠的。

可今天就是他賠了夫人又折兵,當然,他這個周郎給徐祥山出的主意。也沒有達到安天下的目的,以後私人博物館必然崛起,這已經不是他們能夠阻擋的。

韓孔雀仔細觀摩著陸子岡的昆吾刀法,越看越感覺高明,要知道,陸子岡可沒有化玉粉,他能夠在一塊玉上雕刻出那麼多花樣。就足可以看出他的技藝有多麼高超。

「韓大哥,你這麼看這塊玉牌,這不會是假的吧?」歐陽龍湊到了跟前,也在看這方玉牌。

韓孔雀道:「如果這是假的,那就沒有真的了。」

「你可得小心一點,現在子岡牌的假貨可多,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騙了。」歐陽龍根本不顧王桂山那已經變青了的老臉,直接開始懷疑他的人品。

「你可拉倒吧!我看那邊涼快,你趕快過去涼快涼快,就不要在這裡搗亂了。不過,小韓,這東西畢竟價值太高,還是要好好看看。」陳嘉義走了過來,當然最後他也沒有忘了落井下石。誰讓這些老傢伙不給他面子呢!

韓孔雀雖然沒有接觸過子岡牌,但他對子岡牌可不陌生,畢竟每一個玉雕師,都不可能忽視陸子岡的存在。

所以,他對子岡牌的特點還是記憶很深的,這塊但是那份雕工,就沒有人可以企及。

要想分辨真偽還是不算難的,傳統琢玉工藝雕刻長線一般都是入刀時稍深、稍寬,出刀時稍淺、稍窄;昆吾刀是入刀、出刀都是一樣的深淺寬窄。

其刀法完全是一種硬度極高而略顯鈍度的工具所琢,這也驗證了不少後人猜其昆吾刀是用金剛石所做的可能。

如果沒有一把好刀,想要在質地堅硬的玉石上精雕細琢,那幾乎是不可能的。

傳統工藝雕刻短線時,採用點砣不走刀,故線中間深寬,兩邊淺窄:昆吾刀是深度、寬度都一樣。

傳統工藝走刀所刻線條呈V字狀;昆吾刀所刻線條基本是寬窄深淺一樣,呈u字狀。

這都表現出來了他那把昆吾刀的鋒銳,如果沒有這麼一把刀,就算是現代的機械,在遇到轉折之時,一般所刻線條也是呈v型,不會刻出u型。

近現代仿品基本都是採用現代化的高速刀具所刻,所以其刀走過的線條過於流暢,但顯生硬,缺乏圓潤感且刀口線兩邊不同程度有崩口現象。

由於做仿品的人目的都是為了盈利,因急功近利的心態,故無法像古人那樣以沉寂的心情精心雕刻,所雕作品粗俗無神韻,使人一看就不舒服,毫無古樸高雅之風。

近現代仿品系現代人所雕刻,就不可避免會融入近現代人的審美情趣在作品之中,毫無歷史風格和痕,此點對於了解中國古今工藝美術史的人來說更容易從此點辨別真偽。

還有一種當前人,用數控雕刻機和超聲波工藝仿的子崗玉牌雖然非常精美,但缺乏古拙的神韻和包漿,機械高速刀具所刻的痕異常明顯,同時所用字體基本都是計算機字型檔的字體,一看便知,還是比較容易辨認。

「小韓你這次便宜可佔大了。」江林看著韓孔雀手裡子岡牌,眼睛都紅了。

陳嘉義也道:「今天你的收穫那麼大,你自己畫的那幅畫就貢獻出來吧?你總不能讓所有兄弟都看著你吃肉,我們連點湯都喝不上。」

「知道是觀想圖了還要看?那可是我的秘密。」韓孔雀毫不猶豫的拒絕了。

陳嘉義道:「掃帚自珍的壞毛病要不得,如果你願意,我們家的功夫可以讓你隨便看。」

「我可沒興趣,今天收穫不錯,我請幾位去吃宵夜?」韓孔雀道。

陳嘉義道:「不用了。我們還是吃螞蟻吧1

陳嘉義剛說完,就有侍者來請他們。

韓孔雀知道,這才是今天晚上來這裡的主題。

走進了一間像是會議室,又像是餐廳的地方,韓孔雀他們每人找了一個位置坐下。

很快。就有侍者端上來了一盤盤螞蟻,放在眾人跟前。

螞蟻不用退掉翅膀,直接炒,翅膀都炒焦了,真的就像是螞蚱一樣,翅膀也是可以吃的。

雖然炒的時候也可以不用放油。但炒出來的螞蟻,還是跟油炸的差不多,最後炒出來的螞蟻,都是油烘烘的,這是因為螞蟻肚子里的油都出來了,翅膀也炒沒了。剩下一點也炒幹了,是脆的。

看來炒了不少,只要有人吃完了,就會立即有侍者再送上一盤,剛開始還有幾個不敢吃,最後看別人吃的那麼香,也就嘗試這吃了一個。這樣一來,所有人就都停不下嘴了。

韓孔雀不止是吃,他自己還私自留下了很多,這東西是真的好吃,不過,如果沒吃過,是肯定不太敢吃的,所以韓孔雀想拿回家一些,先讓家裡人嘗嘗,知道好吃了。他那一桶螞蟻也就有了著落。

螞蟻中富含各種氨基酸,其中很多氨基酸是必需氨基酸,有很多可以提高生命質量的營養素,現在市面上已經有不少用螞蟻製作的養生品。

「怎麼樣?小夥子們吃的很香啊?」劉長發走了進來,他身後還有幾個男男女女。

陳嘉義道:「劉老準備的很充足埃這螞蟻我還是第一次吃。」

劉長發笑道:「其實最適合食用的是非洲白蟻,早期殖民時期,很多歐洲上層就把那個當作珍饈佳肴來食用,不過說實話,吃白蟻最多的是猩猩。」

「哈哈。」眾人都笑了起來。

劉長發等眾人笑完了才道:「這次我們準備的確實很充分,不管這次合作成不成,我都邀請你們去非洲我的私人莊園去玩。

在非洲的黃土地上,在曠野中你可以隨處看到一個又一個隆起的高大的土疙瘩,有的高度比高個子的大人還高,超過2米多了。

這些土疙瘩就是非洲著名的一種白蟻的巢穴,這種巢穴土質是經過白蟻嘴裡加工過後吐出來的,土質很結實堅硬。

地下是蟻后的宮殿,位置非常深,一般人是很難挖到那麼深的,所以很少有人看到蟻后的。

每年雨季即將結束的時候,是白蟻分巢的時候,很多長著翅膀的白蟻,要飛到別處落地生根,重新建起一座新的王國。

在晚上的時候,這些白蟻朝著有燈光的飛,當地人捉來炒著吃,確實是一道美味佳肴。

每到晚上,你就會看到有一些像蜜蜂一樣的東西,在屋子燈前亂飛,這種白蟻在院子裡面很容易捉,只是一會就能捉一水桶。」

「聽著就很好玩啊!原來我只知道在非洲打獵,挖鑽石,沒想到還有那麼大的螞蟻巢。」陳嘉義笑道。

江林也道:「有空一定要去玩玩,鑽石什麼的太麻煩了,如果能夠捉一大桶白蟻還是不錯的,好吃啊1

「你們只要去,我一定要好好招待。」劉長發笑道。

這時,隨著劉長發他們坐定,跟著劉長發過來的一個女人,給韓孔雀他們每人發了一份資料。

「這就是我們的誠意。」劉長發道。

韓孔雀打開文件夾,裡面只有一些名字,他看了看,這裡有一家遠洋貨運公司,一家鋼鐵廠,一家水泥廠,一家建築公司。

除了這些,還有各種發電廠、海水淡化處理廠、農墾公司、沙石公司、漁業捕撈公司、地質勘探隊等等,凡是涉及到填海造陸和資源勘探的,這個文件里幾乎全都有。

如果韓孔雀他們接受劉長發的條件,那以後他們開發外海島嶼,絕對會事半功倍。

不過,韓孔雀也能輕易發現,這些東西,只要有錢,耗費一些時間,誰都可以弄到,所以,這不是他們急需的,這不過是可有可無的東西。

「有了這些東西,對我們開發海外島嶼很有幫助,我做主了,如果你們真的提供上門的東西,我可以讓你們在我的領地上給你們劃分一塊不小的地盤,給你們使用。」陳嘉義道。

劉長發搖頭:「如果這些不滿意,條件可以提嘛!你們應該知道,我們的目的不止是那些。」

陳嘉義只是答應給他們一塊地盤,但這塊地盤還是屬於陳嘉義的,而劉長發他們肯定不會只想要這些,他們想要的是跟陳嘉義他們同樣的資格,也就是說,他們想要陳嘉義韓孔雀他們圈下來的那片海域的一部分主權。

「再多了我就沒法做主了。」陳嘉義也開始搖頭。

「所以我把你們十個全都請來了,那片海域聽說很大,我想,你們需要知道一下,要開發一塊外海島嶼,需要投資多少。」劉長發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