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五十九章子岡牌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4-06-06 01:15  |  字數:5563字

「如果沒有人提出意見,我就當所有人都認可了我這副畫了,不知道現在王老怎麼說?」韓孔雀想到江林的話,這些老傢伙的臉,就是欠打,等被他打腫了,他們也就自動成為胖子,也就不用他們自己打了充胖子了。

「年輕人,得饒人處且饒人,這樣做太過了吧?」徐祥山陰沉著臉道。

韓孔雀道:「得饒人處且饒人?太過?這句話聽著很耳熟啊?我還聽過幾句,像什麼倚老賣老,像什麼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像什麼周郎妙計安天下,賠了夫人又折兵,還有,死不認賬等等,這些上小學的的時候,我們老師都教過。」

「哈哈,我就知道韓大哥不是個好人,我最喜歡壞人了。」歐陽龍這孩子還是那麼會吸引仇恨,本來被韓孔雀說的目露凶光的老王,現在直接用那可以殺人的目光,刺向了歐陽龍。

而歐陽龍只是瀟洒的聳了聳肩,把那冷冽如刀的目光又頂了回來,這麼一個入土半截的老頭子,實在是沒法威脅到他這種紈絝。

「周郎妙計安天下我到是沒見到,不過賠了夫人又折兵,今天晚上可是見到了好幾次。」看著王桂山不情不願的把那個子岡牌給了韓孔雀,歐陽龍頓時又嗤笑起來。

這王桂山剛才還一副大師嘴臉,現在卻變得唧唧歪歪,拖拖拉拉,善財難捨的樣子,這樣的人,不要說歐陽龍鄙視,就連高大山和徐祥山,都有點看不下去了。

最終韓孔雀還是把那塊子岡牌拿到了手裡,韓孔雀笑嘻嘻的看著潔白如脂的方形玉牌。一面是仙桃、壽星、童子小橋流水白鵝。

看著上面的景象,你實在難以想像,在這麼小的一塊玉牌上,居然能夠雕刻上那麼多東西,這樣的技藝。可比韓孔雀要高明的多了。

這塊牌子製作工藝精細、畫面漂亮,字型優美,形制很規整,而且玉料也不錯,絕對屬於羊脂白玉。

這樣的一件東西,絕對算是寶貝。而這子岡牌,可比普通的翡翠雕件珍貴的多,現在市場上的子岡牌雖然眾多,但真品卻絕無僅有。

在收藏圈內一提起子崗玉牌人人皆知,而且都夢寐以求地想得到它,由此也就引發了後世大量仿製予崗玉牌。使收藏者真假難辨,特別是子崗玉牌的昆吾刀技藝更是撲朔迷離。

若想收到一塊真正的子崗玉牌,辨偽就成了收藏子崗玉牌的一個重要難題,韓孔雀可不想陰溝裡翻船,所以在拿到這塊子岡牌之後,就開始認真查看,萬一要是被王桂山這老傢伙忽悠了。他這人可就丟大了,而已王桂山的人品,沒準還真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所以,韓孔雀看的十分仔細,要想鑒別子崗玉牌,勢必首先要了解子崗玉牌的創始人陸子剛是何許人,以及他的選玉原則、琢玉技藝、作品特徵三大要素,才可對其子崗玉牌做出真偽和具體年代的鑒別。

陸子剛系明代嘉靖萬曆時期人,後因蘇、州成為中國玉雕中心之一,陸子剛遷居蘇、州。完全以琢玉為生,成為當時乃至中國玉雕史上的一位舉足輕重的大師級人物。

其一生所琢玉器均要刻「子崗」或「子剛」款項,他這一習慣和其生性高傲固執的性格,也成為其最後人生悲劇的隱患。

曾流傳說陸子剛因用昆吾刀雕玉名聲大震,明萬曆皇帝便召陸子剛入宮。

為考證其雕玉才能便交給他一個素麵玉石小扳指。讓他在上面雕一個百駿圖。

在如此小的扳指面上雕百匹馬何其難,但陸子剛領命後經構思,便下刀雕了一座群山,在山邊又雕了一個城池,然後在城門雕了一匹隱頭露後身正在進城門的奔馬。

在山巒群山與城門中間又雕了一匹正在向城門飛奔的駿馬,最後在其馬後又雕了一匹露頭于山谷口,隱身於山谷間的駿馬,並在此山谷上雕了幾刀,象徵塵土飛揚的曲線條。

頓時,一幅已進城無數駿馬,還有無數駿馬在山谷間嘶鳴、奔跑、欲進城的宏大百駿圖已躍然小扳指面上另有一個馬出城的版本。

萬曆皇帝看後對其才能深信不疑並給予獎賞。

後來萬曆皇帝又讓其雕一個玉壺,因陸子剛雕玉落款已成習慣,此時他又耍了一個小聰明,在玉壺的流口內偷落了「了崗」款,後被皇帝發現震怒其欺君,將陸子剛砍頭示警,從此他的獨門昆吾刀技藝也隨他一同消失。

陸子剛琢玉前有非常嚴格的原則,就是對原料選擇非常嚴格,必須是上等好玉、好色色澤一致、好質地等才可入選。

然後是他針對原料特點、形狀非常周密細緻地進行構思設計,所以,一般玉質不算好的子岡玉,差不多都是後世仿品。

當然,有了好玉,還必須有好的技藝,而陸子剛不僅因技藝高超而成為一代琢玉大師,更重要的是他還是一個既懂書法又善畫畫的藝術大師。

他常用虛實、陰陽手法,在方寸小空間雕刻出宏大空間和壯觀場景,特別是在一般人不注意的細節之處,都同樣注入極大的心血,一絲一毫從不馬虎懈怠,對藝術是精益求精。

就像這塊陸子剛所刻的小玉牌,此牌寬四厘米,高六厘米,在如此方寸間雕刻出了一幅既有數個高士人物、童子,又有山水、林木還有小橋流水及水中天鵝戲水、水流湍急,激起浪花,還配有亭中樓閣、白雲朵朵。

構圖繁複、意境高深、布局合理,連小橋下水流之情都躍然畫面,人物表情、動作、衣紋、線條都雕得生動活潑活靈活現,就是著名畫家,在紙上作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