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五十八章青花暗刻海水綠彩龍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個學過幾年水墨畫的小孩子,畫幾塊石頭也許不難。 而韓孔雀卻是一天都沒有學過,這讓他畫石頭,就有點為難了,因為這個沒法用寫意畫來畫。 沒辦法,韓孔雀只好借鑒唐伯虎九九梅花消寒圖上的技法,...

「年輕人實力不錯,不過還是要謙虛,剛才老高讓你一步,算你贏了一局,這次平了,如果再輸一次,那可就太過打臉了。」王桂山冷笑道。

韓孔雀看著王桂山的嘴臉,怎麼看怎麼絕對彆扭,剛開始看著這人還行,沒想到只是稍微不順著他們,就變得這麼尖酸刻薄,心眼這麼小的人居然也能有這種成就?這就是所謂的老前輩?

這也應該算是學霸的一種吧!他們看不得後輩的崛起,想讓自己始終站在最高峰。

「大哥,剛才買這隻瓶子時,那老闆還附帶給了一個搭頭。」看到本來必贏的一局,被徐祥山扳平了,韓星感覺不是滋味了。

「給了一個搭頭?」韓孔雀心中想著,韓星平時做事很穩重,他這麼說是什麼意思?

「大哥,就是在瓶子跟前擺放的那個盤子,我們以三百萬的價格買下了花瓶,他就把那個盤子作為搭頭送給我們了,你看,我把盤子也裝在這個盒子里了。」

說著,韓星從剛才拿出粉彩霽藍描金花卉大瓶的盒子里,再次拿出一個平盤。

這個盤子的直徑在二十多厘米,內外壁均畫有綠彩龍紋,整件器物集合釉下青花、暗刻、釉上黑線勾勒填彩等多種技法於一身,令人嘆為觀止。

瓷器主題紋飾是兩組四條綠彩行龍,四條龍作互相追逐狀,二龍前行,二龍回首,均以黑線勾勒綠彩填塗。

雖然這是一隻龍紋盤,並且內外壁均為綠彩龍紋,製作也很精細。可以說是令人嘆為觀止,但這個盤子也沒有款識。

像這樣的龍紋盤,普通人家是絕對不敢用的,如果是皇室用具,那肯定是要留款的。這是普通人的想法,所以這隻盤子才成為了搭頭。

韓孔雀不得不感慨,沒文化真可怕,這樣的盤子,都能成為搭頭。

此時韓孔雀看韓星的目光已經不同了,這小子還真是不錯。他可沒告訴韓星,讓韓星買下這麼一個盤子,而且韓孔雀也不知道這個盤子的存在。

有了前面那個粉彩霽藍描金花卉大瓶,韓星要是不知道這個盤子的價值才怪了。

雖然韓孔雀原來沒有見過這樣的盤子,但這樣的盤子他也是聽說過的,和這件青花暗刻海水綠彩龍紋盤類似的瓷器極少。查遍國內外公私收藏都未見過同類的瓷器。

唯獨在2003年11月英國寶龍拍賣行舉行的拍賣會中提到過一件,與這件圖案和紋飾完全相同盤子。

這種盤子很好認,敞口,弧壁,圈足。

底釉平整光潤,內外壁均為綠彩龍紋,盤心為一側麵糰龍。以黑彩勾勒龍紋輪廓,綠彩填塗,龍身邊圍以綠彩祥雲紋。

外壁口沿一圈青花花葉紋裝飾,釉下暗刻海水礁石紋飾,主題紋飾為兩組四條綠彩行龍,二龍前行,二龍回首,均以黑線勾勒綠彩填塗。

整器集合釉下青花、暗刻、釉上黑線勾勒填彩等多種技法於一身,工藝複雜,製作精細。令人嘆為觀止。

首都博物館藏有一件近似此盤工藝的綠彩龍紋碗,定為弘治制器。

唯見2003年11月10日倫敦拍賣會,售出一件青花暗刻海水綠彩龍紋盤殘器,與此盤完全一致,彼盤來自著名中國古董鑒賞家eskenazi的收藏。定為成化朝制器。

在藝術品投資市場,一提到成化瓷,就令人想到柔和而潔凈的白瓷胎,明晰的青花和亮麗的彩釉。

成化瓷器是中國明清瓷器工藝的一個高峰。

每一件成化的瓷器不管它是什麼品種,在市場上都是熱捧的對象,也是高價的創造者。

1999年4月在香港蘇富比拍賣會上,一件保存品相完好的明代成化鬥彩雞缸杯,拍出了2917萬元港幣的天價,成為當時中國古代瓷器在拍賣市場上的成交最高記錄。

這件明成化青花暗刻海水綠彩龍紋盤,價格絕對不低於一千萬。

「我曰,從來都知道古玩行里二貨多,但從來沒有想到過,居然這麼多,這樣的東西都能當搭頭賣了。」江林直接爆粗。

「我次奧,這樣的好事我怎麼沒遇到過?」劉鳴玉也感覺十分眼紅。

當然,此時不止是劉鳴玉眼紅,房間里除了韓孔雀和韓星之外,其他人的眼睛都差不多都紅了。

雖然在做的都不會太把一千萬當回事,但一千萬現金,和價值一千萬的孤品盤子,是沒法相提並論的。

「哈哈,沒想到一連見了兩件無款官窯,這次來魔都真是不虛此行,這一局是我輸了,真是不服不行,你這種運氣,用你們年輕人的話來說,已經逆天了。」徐祥山到了這種程度,也沒法在沉默了。

這一局最後峰迴路轉,居然又是韓孔雀贏了,這讓徐祥山十分無語。

不過,願賭服輸,他也沒有什麼不瞞的,規則是他提出來的,而且韓星也是在十分鐘之內交易下這兩件瓷器的,而且這兩件瓷器產生的利潤,絕對比他的那件哥窯方瓶值錢了。

「徐老既然已經輸了,那剛才提出的條件?」韓孔雀追問道。

徐祥山道:「既然答應你了,我自然會辦到。」

「行了,你還害怕我們這些老傢伙耍賴怎麼的?只要你表現出來了實力,自然就會得到行內人的尊重,雖然今天我們是有點故意難為你,但只要你贏下我們三個老傢伙,以後你就會知道,你將獲得什麼好處。

不過這要你有真本事,踩著我們三個老傢伙的腦袋向上爬,並不是那麼容易的。」王桂山已經有點迫不及待。

「我們這次比什麼?」韓孔雀對畫畫實在沒有什麼信心,而且現在他的目的已經達到,至於在古玩界的地位,並不是韓孔雀看重的。就算沒有今天的聚會,韓孔雀也有信心在古玩界闖出一片天地。

王桂山道:「我也不欺負你,只要你畫出一幅畫,能夠比得上我這幅畫,並且得到在場三分之一的人認可。就算你贏。」

王桂山拿出來的是一副山居圖,算是純粹的水墨山水畫,這應該是他的第一之作,遠山、樹木、小橋、流水、人家,可以說是一件意境深遠的佳作,這樣的作品。現代的畫家,還真沒有幾個能夠達到這種水平。

這樣的命題可不簡單,不說韓孔雀能不能拿出一件媲美這件作品的畫作,只是要得到在座的人認可,就十分不容易。

要知道在座的都有一點的鑒賞水平,而韓孔雀原來可沒有正兒八經的畫過畫。

原來他最多也就是畫個圖樣。用來做雕刻,要是讓他寫幅大字,沒準他還能得到在場所有人的認可,可畫畫,實在不是韓孔雀的長項。

複雜的畫,韓孔雀根本連布局都做不好,而中國水墨山水畫雖然看著簡單。但極需要功底,沒有一定的功底,想要畫出有點意境的山水畫,根本就是個笑話。

「年輕人,人無完人,不會畫說出來不丟人,只要你把那枚青銅蟬戒指留下就好了。」看到韓孔雀為難,王桂山得意了。

「韓大哥,這老頭也太討厭了,你不如把那隻老虎畫出來。既然你都能夠把老虎弄我腦袋裡了,難道還不能畫出來?只要把那隻威猛的老虎畫出來,絕對能夠震驚全常」韓孔雀很意外的,聽到了歐陽龍提供的想法。

「老虎?你是說那副餓虎撲食圖?這個好像不行啊!但是」韓孔雀經過歐陽龍的提醒,立即有了想法。畢竟他可不想把青銅蟬戒指送給王桂山。

有了想法,韓孔雀拿起旁邊的毛筆,在一張宣紙上開始勾勒出幾個線條。

由於韓孔雀原來只是在石頭或者是玉石上畫過樣板,認真作畫,他還是第一次,幸虧他博學強記,還知道一些繪畫的技巧。

他首先畫出來了一座光禿禿的山坡,他這這種畫風,絕對屬於寫意畫,寫意畫法是指用單純而概括的筆墨來表現對象的精神意態,是不求形似求神似的畫法。

由於韓孔雀根本做不到形似,所以也只能求神似了。

山坡好畫,但山坡上的一些山石就比較難畫了,如果是一個美術生,就算是一個學過幾年水墨畫的小孩子,畫幾塊石頭也許不難。

而韓孔雀卻是一天都沒有學過,這讓他畫石頭,就有點為難了,因為這個沒法用寫意畫來畫。

沒辦法,韓孔雀只好借鑒唐伯虎九九梅花消寒圖上的技法,用淡墨的手段,輕輕的勾勒出幾塊石頭,墨色很淡,如果不注意,甚至都看不出那是石頭。

這樣雖然有點無恥,但這樣畫出來的石頭,絕對真實,最起碼所有看到這幅畫的人,都知道那是石頭。

畫出了山石,那就要畫老虎了,這個因為韓孔雀腦海之中能夠清晰的觀想出猛虎下山圖,所以,要想畫出一隻正要下山的老虎,好像也並不是太難。

這要用到工筆畫的技法,工筆畫是以精確、細緻的筆觸繪畫,連人物的頭髮、雀鳥的羽毛也要畫出,是越詳細越好,而寫意畫講求意境,以瀟洒的筆觸繪出,寥寥數筆,便能將複雜的對象繪畫出,工筆畫就是寫實了。

一幅圖中,寫意和工筆俱全,不擅長的就用寫意畫法,擅長的就用工筆畫個詳細。

有了整體的思路,韓孔雀默默的在大腦之中觀想出猛虎下山圖,接下來,他只要按照腦海之中觀想出來的猛虎,詳細的描述下來就好了。

由於是憑空想象出來的一幅圖,而且清晰到每一根毛髮都能看的清清楚楚的一幅圖,這麼一幅圖,完全就是刻在韓孔雀的腦袋中的。

就算他不故意想,這麼一幅圖的每一個細節,他都瞭然於胸,所以,現在他要畫出這麼一副猛虎下山圖,還真是不難。

看著韓孔雀毫無章法的在宣紙上點點畫畫。剛開始王桂山他們只是嘲笑,因為他們看出來了,韓孔雀是真的沒有一點繪畫的功底。

既然這樣,他們也算是贏定了,但接下來。他們就有點佩服韓孔雀了。

雖然山石都很簡單,但只是細細淡淡的勾勒了幾筆,居然就畫出來了一座山,而且山上層巒疊嶂,很是富有詩意。

這樣的技巧,已經不是那麼簡單了。就算有些專業的美術生,要想畫出這種意境,也已經不是那麼容易了。

「這很像是唐伯虎的山石。」

「聽說他手裡有一副唐伯虎的畫,看來傳聞是真的了。」

「心思不錯,但奈何毫無技巧可言啊!只是一副這樣的畫,想要得到在座眾人的認可。可不是那麼容易。」

「咦?這是什麼?」

「我看倒像是一隻爪子。」

「真是爪子,這是畫的一隻猛獸吧?畫猛獸還能先畫爪子的?」

「哈哈,我知道,這是猛虎的爪子,看這爪子多麼有力,多麼威猛。」在一邊的歐陽龍笑開了,韓孔雀採納了他的意見。這讓他很高興。

「真是一頭猛虎,這猛虎的臉上那是什麼表情?」王桂山看到韓孔雀畫出來的猛虎腦袋后,他立即一愣。

隨著猛虎腦袋出現,兩隻前爪,虎身,虎尾,一一顯現出來。

韓孔雀花的極其仔細,運動中的老虎,它每一絲的肌肉顫動,每一處肌肉活動帶動皮毛的收緊。都清晰的表現力出來,猛虎下山的迅猛,猛虎下山的氣勢,猛虎下山的決心,都在這麼一頭老虎的身上表現的清清楚楚。

這是一種運動中的美。雖然很懾人,但這種驚心動魄,表達到了極致就是美。

嘴巴微張,虎腰半扭,尾巴高高翹起,一隻前爪抓地,一隻前爪探出,兩隻后抓蹬地,一副猛虎下山圖躍然紙上。

「真是沒想到,用水墨畫法,居然也能畫出這麼形象的老虎。」

「誰說不是啊!你看,黑白相間的虎紋,是那麼的神似,這種技法簡直是絕了。」

「這膽小的看到這幅圖,肯定要嚇得晚上睡不好覺。」

「不要胡吹,這幅圖已經算是溫柔了,這是猛虎下山,我隨時都能看到餓虎撲食,相比餓虎撲食,這頭老虎已經溫柔的像小姑娘了。」歐陽龍此時也不知道是什麼想法,反正,他此時已經對韓孔雀沒有了一絲敵意。

韓孔雀畫完之後,十分滿意的看著這幅畫,除了山水看的不太清楚之外,這頭老虎畫的還算不錯。

韓孔雀最後用正楷寫了猛虎下山四字,接著提上了年月日和名字。

想了想,韓孔雀又從旁邊的桌子上,拿起一個蘋果,用小刀快速切削出一塊方印,刻上了破六韓、孔雀五個字。

沾上印尼,留印,這幅畫也算完成了。

韓孔雀的動作所有人全都看在眾人眼裡,不過韓孔雀此時卻顧不得別人,他等字畫一干,立即卷了起來,因為陳嘉義和劉長發,此時看這幅圖的眼神已經不對。

從這裡也能看出來,這房間里,也只有他們兩個是練家子,也只有他們兩個看懂了這幅圖。

就在韓孔雀收起這副圖之後,陳嘉義和劉長發才幡然醒來。

「別介啊!讓我再看看這幅圖。」陳嘉義清醒過來之後,立即阻止韓孔雀的動作。

而此時的劉長發,則看著韓孔雀若有所思:「很有意思的一幅圖。」

「嘿嘿,這是觀想圖吧?我在我爺爺的書房裡看到過一副天狼嘯月圖,聽我爺爺說,那是一部練氣圖,如果能夠參透,可以學到一種氣功。

可我看我爺爺看了幾十年,也沒有學到什麼,不過,今天看到了這隻老虎,卻讓我感覺到,我爺爺的那副天狼嘯月圖,也許真的能夠練出氣功。」劉鳴玉無知則無懼,無欲則無求,所以他說的很坦然。

他說者無心,但聽者有意的卻多了。

「觀想圖是什麼?不會就是我腦子裡的這幅圖吧?我腦子裡這副可不用想,它自己就能出現,能不能讓它不出現?我害怕做噩夢?」歐陽龍的反應還是很快的。

「這個你先忍著吧!適應了就好了,你這次立了大功了,所以以往的事情我就既往不咎了。」韓孔雀看著歐陽龍道。

歐陽龍卻不幹了:「大哥,你是我親大哥,原來可都是我吃虧的,現在我既然立功了,那不是需要獎勵?」

「獎勵?你小子還在考察期,我可不相信你的人品,等著吧!等你什麼時候學會了扶老奶奶過馬路,你的獎勵就來了。」韓孔雀毫不客氣的對歐陽龍道。

應付了歐陽龍,韓孔雀看向王桂山,他跟這王桂山原來沒見過,所以沒有什麼交情,而以後也不會有多少交情,所以他是不會客氣的。

王桂山被韓孔雀看的不好意思,但他又不舍那子岡牌,畢竟是價值上千萬的東西。

韓孔雀看這王桂山死撐著不認輸,他只好道:「不知道在做的有幾位看不上我這幅畫?」

在這裡的這些人都是人精,韓孔雀現在是勢無人擋,他們誰也不想出頭得罪他,所以,這裡的人都一個個的默不作聲,就好像什麼都沒有聽見。

PS:感謝漫遊徘徊、上帝之屁屁、可樂牛奶泡麵、寒竹love等兄弟打賞。感謝庄john、tzy2004等兄弟們的評價。感謝山海逍遙、龍在楚天、鐵血野狼1、陳bobo、p3p2p4p6、神奇☆小子、等兄弟的月票。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