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二百五十七章無款官窯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樣,這次比試到是相對公平,畢竟韓孔雀也沒少看外面那些人帶來的東西。 韓孔雀跟韓星說了幾句。就讓他離開。只是過了一會兒,韓星就回來了,不過他的臉色有點難看:「大哥,那件哥窯瓷我沒有搶到。」...

「那,你仔細看看,既然百鳥可以組成鳳凰,那自然也能組成銘文,這四字銘文是意思是心心相櫻」高大山稍微指點,王桂山再也說不出話來。

確實,韓孔雀製作的這枚指環很繁雜,但絕對不花哨,畢竟指環是用血翡雕刻的,只有一種血色,又哪來讓人花哨的感覺?

韓孔雀對這枚指環用來極大的心思,他不止是用百鳥組成了一隻火鳳凰,他還在刻錄百鳥的同時,故意留出來了一些間隙,組成了四個字:心心相櫻

韓孔雀雖然雕刻的銘文不多,但不管心思還是雕工,都要比高大山要高明,但要單純比字形字體,韓孔雀就沒法跟高大山相比了。

所以,韓孔雀對高大山那麼痛快的認輸,還是很感激的。

雖然也看出高大山在放水,但高大山說到這種程度,王桂山也不能在說什麼,人家自己都承認輸了,他一個旁觀者,確實沒有資格再指手畫腳。

「接下來輪到我了吧?」王桂山看著韓孔雀冷笑道。

韓孔雀還沒有說話,徐祥山就搶著道:「老王你等一會,我們先比一比鑒定再說,書畫要是你再輸了,那我們的老臉可真要丟盡了。」

「聽說你的運氣很好,這次我們就比一比運氣,限時十分鐘,我們看看誰撿漏的價值大,這個可沒有一點僥倖,各憑本事。」徐祥山道。

韓孔雀道:「那好,我們現在開始?」

「我老人家就不去了。佳琪你去把我剛才看重的那件東西買回來。」徐祥山道。

韓孔雀一想,如果他過去,沒準也沒法把東西買到手,還不如跟徐祥山一樣,讓韓星去買。

反正只有十分鐘,也就是說,怎麼也只能完成一次交易,既然這樣,這次比試到是相對公平,畢竟韓孔雀也沒少看外面那些人帶來的東西。

韓孔雀跟韓星說了幾句。就讓他離開。只是過了一會兒,韓星就回來了,不過他的臉色有點難看:「大哥,那件哥窯瓷我沒有搶到。」

「小韓還真有幾分眼裡。也看中這件哥窯方瓶了?」徐祥山此時有點得意的對韓孔雀道。

「沒事。一千六百萬的價格。就算買下來,好像也沒有太大的利潤了。」韓孔雀笑道。

這時走進房間的徐佳琪道:「你們買,也許需要一千六百萬。而我們買,則不用那麼多,一個連龍泉哥窯和傳世哥窯都分不清的人,我又怎麼可能給他一千六百萬?」

韓孔雀一怔,有人會把自己的哥窯方瓶標價一千六百萬,難道他會不知道自己手裡的是傳世哥窯?

「沒想到吧?就因為這是件炒米黃的傳世哥窯,就讓那老闆產生了懷疑,以為自己的這件是贗品,如果不是時間太短,讓我沒有壓價的餘地,不然,也許我用不到一百萬的價格,就能收收到手。」徐佳琪道。

龍泉哥窯哥窯的特徵為,胎色黑褐,釉層冰裂,釉色多為粉青或灰青。由於胎色較黑及高溫下器物口沿釉汁流瀉而隱顯胎色,故有紫口鐵足之說,釉層開片有粗有細,較細者謂之「百圾碎」。

傳世哥窯則是黑胎開片,紫口鐵足,但其釉色多為炒米黃,亦有灰青;紋線為黑黃相間,俗稱「金絲鐵線」;用支釘支燒,器型亦不同。

由於此類器物僅故宮博物院、魔都博物館、台灣故宮博物院等有少量收藏而不見於墓葬出土,故被稱為「傳世哥窯」

也許就是因為傳世太少,居然讓那老闆分不清楚什麼是傳世哥窯,什麼是龍泉哥窯,這個笑話可是鬧大了。

那傢伙要是知道了今天的事情,非得氣的自殺不可,這麼一件珍寶,就因為這個,讓他產生了懷疑,那可足夠他後悔一輩子的。

「佳琪以多少錢收到手的?」江林問道。

徐佳琪得意的道:「三百萬。」

「三百萬?」韓孔雀的臉頰有點抽搐,早知道這樣,他第一眼看到時就詢問一下了,誰又能想到,標價那麼高的一隻瓶子,主人居然對它沒有幾分信心。

這件哥窯方瓶肯定是南宋時期的傳世哥窯,這樣的瓶子,每一個都能賣出天價,畢竟傳世的太少了。

哥窯瓷器價格高,在於哥窯系中國宋代五大名瓷之一,清帝乾隆曾作詩讚道:「鐵足圓腰冰裂紋,宣成踵此夫華紛。」

足見皇帝對哥窯的器重,哥窯瓷的存世量很少,首都故宮博物院和台北故宮博物院收藏的歷代宮廷舊藏哥窯名瓷,再加上流散在海內外的,總數也不過300件左右。

1992年,佳士得以1000萬港元以上的價格拍賣過一件宋代哥窯八方貫耳瓶,2006年,一件清雍正「仿哥窯八卦紋龍耳寶月瓶」以23.2萬英鎊成交。

近年最貴的有成交記錄的價格大約是300多萬美元,摺合人民幣2000多萬元。

當然,只有故宮才有的東西,肯定要更珍貴,,所以此物價格大於2000萬是肯定的。

最後所有人商量了一下,一致認定這件南宋哥窯方瓶的價格為兩千萬,除去成本三百萬,純賺一千七百萬。

只是十分鐘,就能獲得這麼大的利潤,不能不說徐祥山的厲害。

當然,這也是在做這種高級交流會上,要不然,就算徐祥山的本事再大,遇不到好東西也是白搭。

這也是很多人削尖了腦袋,想要鑽入中國尋根組織的這個聚會的原因。

韓孔雀聽到最後的價格,反而笑了。

這時,韓星打開了一個箱子。從裡面抱出一隻體型碩大的青瓷。

這是一隻粉彩霽藍描金花卉大瓶,高六十多公分,這個瓶子的體型碩大,腹部呈六瓣瓜棱形,

其頸部及圈足的霽藍描金裝飾之細膩難能可貴,每瓣瓜棱框格都繪有不同花卉,包括牡丹、芙蓉、梅花、菊花、紅白石榴以及蓮花,可以說是相當漂亮的一隻瓶子。

韓星一把這隻瓶子抱出來,房間里幾乎所有人都差點把眼睛凸出來。

「這隻瓶子我看過,雖然沒有細看。但也能確定。這是一件民窯器,是沒有款的。」徐祥山道。

「可惜了這隻瓶子啊!這麼漂亮的瓶子,居然會是民窯出品,高手在民間啊1高大山感嘆。

劉長發也看著那隻瓶子。連連搖頭。

王桂山則是對著韓孔雀冷笑連連。

這次很明顯是韓孔雀輸了。雖然這隻瓶子。韓孔雀可能只是花費了極少的代價就收到手裡了,但這樣沒有款的瓷器,就算再漂亮。製作工藝再高,也不可能賣出官窯的價格。

「韓星,花了多少錢買的?」韓孔雀並沒有理會王桂山,而是從容的對韓星道。

韓星道:「這隻瓶子也是三百萬,不過」

「三百萬能夠買到這麼一隻精品值了,不過這隻瓶子應該是清乾隆時期的,從花卉器型來看,都符合乾隆時期的審美觀,很不錯的一隻瓶子,如果我要買的話,一百萬以內還是可以拿下的。」

徐祥山點評的不錯,不過話里話外的意思就是買貴了,一隻沒有款的瓶子,居然花三百萬?這絕對是傻子才幹得出來的。

「徐老真是高手,只是隨意的看了兩眼,居然就看出這是清乾隆時期的瓶子了,不過,一百萬我可是不賣的,怎麼也要賣個兩三千萬。」韓孔雀笑呵呵的道。

看到韓孔雀的這種表情,徐祥山的笑容一收,韓孔雀能這麼說,自然是有他的道理的,他當然不會認為韓孔雀是瘋子,既然韓孔雀這麼說,那自然是瓶子的問題。

他再次看向那隻瓶子,他越看心中越涼,難道是無款官窯?

韓孔雀看徐祥山好像注意到了這隻瓶子,所以他繼續道:「是不是看著眼熟?徐老你可能沒注意,你們博物院中就有一隻這樣的瓶子。」

「我們博物院中也有一隻?」徐祥山喃喃自語道。

這時,已經有不少人看出事情不對了,特別是高大山,他雖然專攻銘文篆刻,但他對古玩鑒定也是十分厲害的。

他看向這隻瓶子:「如果我沒記錯,首都故宮藏有一隻清乾隆粉彩霽藍描金花卉詩文大瓶,與這個粉彩大瓶尺寸相同,如出一轍。

故宮裡的那件是三面花卉,三面詩文帶印章款,而這件粉彩大瓶則是六面花卉,乾隆皇帝喜歡詩書畫一體的風格,此件極有可能是其前身。

尤其此瓶的體型碩大,腹部呈六瓣瓜棱形,工藝難度相當高,粉彩花卉細膩,頗有畫琺琅的風格,實為乾隆早期難得一見的高檔清瓷啊!小韓好眼力,這樣的無款官窯都能毫不猶豫的買下來。」

高大山作為魔都古玩行的翹楚,自然有其厲害之處,他只是因為研究一些古玩上的字畫,就能記住一些博物館的珍藏,一般人還真是做不到這一點,他這麼信手拈來的說出這個花瓶的出處,還是很厲害的。

雖然想到這可能是一件好東西,但這裡的人,誰也沒想到,高大山居然對這個瓶子的平價這麼高。

韓孔雀看到眾人的表情后,緩聲道:「一般而言,有款的官窯瓷市場表現更好,然而,在明清官窯瓷器中,存在著相當一部分無款的瓷器,但這部分瓷器時代特徵明顯,絕對算是當代的佳品,甚至是極品。

它們與同一時期的有款瓷器相比,存世量更少,反而彌足珍貴,在近年的拍賣會上,這類無款瓷器的成交價格已有不俗的表現。

如在前幾年拍賣的明清官窯瓷器中,身價超過千萬元的無款官窯瓷器共有好幾件,有以1376萬港元成交的明成化青花折枝番蓮「八寶」紋出戟觚,以1096萬港元成交的清雍正至乾隆鬥彩加粉彩垂肩如意瑞果紋梅瓶。

還有中國嘉德以5280萬人民幣拍出一件清乾攏粉彩開光八仙過海圖盤口粉彩瓶,更是讓這種無款官窯的價格達到巔峰。」

「你又怎麼證明這是官窯?而且還是無款官窯?」徐佳琪此時問出了一個極其外行的問題。

韓孔雀笑道:「所謂「官窯」,是我國古代由朝廷直接控制的官辦瓷窯,專燒宮廷、官府用瓷,明清兩朝歷代官窯器署紀年款是慣例,直到清朝末代的宣統終止。

官窯瓷器的款識有三種情況:第一類是大家都知道的帝王年號款的器物,占官窯器的絕大多數;

第二類是無款官窯器,南、京博物院藏有清雍正仿明永樂官窯的青花牽牛花紋倭角瓶,其中一件就是無款,為刻意仿明之作。在清宮檔案中也有乾隆皇帝授意某種器物不具款的記載;

第三類是帝王的堂名款器。如「慎德堂制」、「大雅齋制」等,因此,有款識的器形不一定就是官窯,無款識的器形也不見得就不是官窯。「款識」並不是評價瓷器是否為官窯的唯一標準。

就以北這件清乾隆粉彩霽藍描金花卉大瓶為例。目前能與該器相比擬的同類大瓶有兩件:藏於首都故宮的乾隆粉彩霽藍描金花卉詩句大瓶。和藏於台北故宮的乾隆粉彩霽藍描金花卉詩句八方瓶。

這三件大瓶均無底款,這主要是由於當時的皇帝,尤其是乾隆帝。總是精益求精,不惜工本,要求御窯廠一再燒窯實驗,直至燒造出滿意的絕佳式樣為止,因而這個時期有些無款器物是奉旨不加款識的。

同時,這也與皇帝比較迷信有關,據傳康熙帝怕太監將官窯瓷器打碎,寓意不吉利,唯恐自己的江山不保,因此要求燒制的瓷器不落本朝款或不落款。

還有一種情況是仿前代瓷器,如宋瓷、明瓷,倘若原件無款,仿製出來的瓷器自然也就不會帶款,而模仿宋明經典瓷器,正是清代官窯的一大特色。

再者,從存世官窯瓷器來看,清代祭器和供器往往是不署款的,這件粉彩霽藍描金大瓶與首都故宮和台北故宮的另外兩件一樣,正是作為宗教祭祀之用。

要評判官窯器不能光看官窯的款識,還要綜合多方面的知識,如可通過瓷質、造型、畫風、釉色等多方面來進行評判。

官窯除了製作精細,各個朝代都有自己代表的畫風、釉色和器形。

比如明嘉靖信奉道教,那時候的器形主要以葫蘆造型的瓶為主,並出現了大量與道教有關的紋飾,如八卦、雲鶴、仙鶴、松樹等紋飾,像這種紋飾的官窯,其他朝代較少見,是明嘉靖朝官窯所特有。

款式方面也很重要,明清官窯瓷器寫款,從明永樂才開始有款,雖然洪武二年開始設了官窯,但是洪武的官窯瓷器,沒有一件帶款的。

所以如果見到寫「大明洪武年制」,或者「大明洪武年造」這種款的瓷器,那肯定是仿品無疑,又如永樂瓷器的款,永樂時期雖然開始寫款,但並不是很多,因此市場上能真正見到的很少。」

「這也不能說明你這隻就是無款官窯。」徐佳琪還是一口咬定韓孔雀的這隻瓶子出身不正。

韓孔雀不再說話,而徐祥山也制止了徐佳琪再胡攪蠻纏。

其實,雖然這件官窯瓷器沒有款識,但是其頸部及圈足的霽藍描金裝飾之細膩難能可貴,每瓣瓜棱框格都繪有不同花卉。

包括牡丹、芙蓉、梅花、菊花、紅白石榴以及蓮花,並吻合乾隆喜好大型瓷器的特徵。

同時,目前已知類似器型僅三件,一件在首都故宮博物院,一件在法國的吉美博物館,另一件即為此件,這也大大增加了其作為官窯的可信度。

這也的精品瓷器,製作工藝難度相當高,就算是皇室官窯燒制,都是不斷試驗才能燒制出一批成品,所以民窯一般是燒制不出來這樣的精品的。

所以這樣的瓶子,不用說價格肯定很高。

這樣的瓶子也更加吸引人,原本收藏家花巨資購買一件官窯重器,並沒有什麼新鮮的,但這件瓷器並沒有「大清乾隆年制」年款,這無疑使得這樣的瓷器數量更少。

現在知道的,加上這一件,也不過三件,這樣的瓷器,價格很高已經是肯定的了。

最後商定的價格是兩千萬,雖然這件粉彩霽藍描金花卉大瓶,可能賣到三千萬以上的高價,但在這裡,只能取保守價格,所以最終的價格是兩千萬,除去三百萬的本錢,韓孔雀居然也是盈利一千七百萬。

「這一局就算平了,不過,這樣的實力,可沒有資格建立一家私人博物館啊1徐祥山不得不承認韓孔雀的實力。

不過,兩局他一勝一平,如果再輸一局,那韓孔雀也沒臉說自己是收藏家了,所以,那個私人博物館,他也不用提了。

這樣的實力,根本沒資格加入他們收藏協會,不入收藏協會,還搞什麼收藏,就更不要說建立私人博物館了。

「哎!真是可惜。」陳嘉義陰沉著臉看著房間里的那些老頭,這些老頭雖然說不偏不向,但剛才的估價明顯有問題。

徐祥山的那件哥窯方瓶取了一個最高價,而給韓孔雀的這隻粉彩霽藍描金花卉大瓶卻取了一個最低價,如果不是這樣,這次韓孔雀就算贏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