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五十七章無款官窯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4-06-05 01:09  |  字數:5679字

「那,你仔細看看,既然百鳥可以組成鳳凰,那自然也能組成銘文,這四字銘文是意思是心心相印。」高大山稍微指點,王桂山再也說不出話來。

確實,韓孔雀製作的這枚指環很繁雜,但絕對不花哨,畢竟指環是用血翡雕刻的,只有一種血色,又哪來讓人花哨的感覺?

韓孔雀對這枚指環用來極大的心思,他不止是用百鳥組成了一隻火鳳凰,他還在刻錄百鳥的同時,故意留出來了一些間隙,組成了四個字:心心相印。

韓孔雀雖然雕刻的銘文不多,但不管心思還是雕工,都要比高大山要高明,但要單純比字形字體,韓孔雀就沒法跟高大山相比了。

所以,韓孔雀對高大山那麼痛快的認輸,還是很感激的。

雖然也看出高大山在放水,但高大山說到這種程度,王桂山也不能在說什麼,人家自己都承認輸了,他一個旁觀者,確實沒有資格再指手畫腳。

「接下來輪到我了吧?」王桂山看著韓孔雀冷笑道。

韓孔雀還沒有說話,徐祥山就搶著道:「老王你等一會,我們先比一比鑒定再說,書畫要是你再輸了,那我們的老臉可真要丟盡了。」

「聽說你的運氣很好,這次我們就比一比運氣,限時十分鐘,我們看看誰撿漏的價值大,這個可沒有一點僥倖,各憑本事。」徐祥山道。

韓孔雀道:「那好,我們現在開始?」

「我老人家就不去了。佳琪你去把我剛才看重的那件東西買回來。」徐祥山道。

韓孔雀一想,如果他過去,沒準也沒法把東西買到手,還不如跟徐祥山一樣,讓韓星去買。

反正只有十分鐘,也就是說,怎麼也只能完成一次交易,既然這樣,這次比試到是相對公平,畢竟韓孔雀也沒少看外面那些人帶來的東西。

韓孔雀跟韓星說了幾句。就讓他離開。只是過了一會兒,韓星就回來了,不過他的臉色有點難看:「大哥,那件哥窯瓷我沒有搶到。」

「小韓還真有幾分眼裡。也看中這件哥窯方瓶了?」徐祥山此時有點得意的對韓孔雀道。

「沒事。一千六百萬的價格。就算買下來,好像也沒有太大的利潤了。」韓孔雀笑道。

這時走進房間的徐佳琪道:「你們買,也許需要一千六百萬。而我們買,則不用那麼多,一個連龍泉哥窯和傳世哥窯都分不清的人,我又怎麼可能給他一千六百萬?」

韓孔雀一怔,有人會把自己的哥窯方瓶標價一千六百萬,難道他會不知道自己手裡的是傳世哥窯?

「沒想到吧?就因為這是件炒米黃的傳世哥窯,就讓那老闆產生了懷疑,以為自己的這件是贗品,如果不是時間太短,讓我沒有壓價的餘地,不然,也許我用不到一百萬的價格,就能收收到手。」徐佳琪道。

龍泉哥窯哥窯的特徵為,胎色黑褐,釉層冰裂,釉色多為粉青或灰青。由於胎色較黑及高溫下器物口沿釉汁流瀉而隱顯胎色,故有紫口鐵足之說,釉層開片有粗有細,較細者謂之「百圾碎」。

傳世哥窯則是黑胎開片,紫口鐵足,但其釉色多為炒米黃,亦有灰青;紋線為黑黃相間,俗稱「金絲鐵線」;用支釘支燒,器型亦不同。

由於此類器物僅故宮博物院、魔都博物館、台灣故宮博物院等有少量收藏而不見於墓葬出土,故被稱為「傳世哥窯」

也許就是因為傳世太少,居然讓那老闆分不清楚什麼是傳世哥窯,什麼是龍泉哥窯,這個笑話可是鬧大了。

那傢伙要是知道了今天的事情,非得氣的自殺不可,這麼一件珍寶,就因為這個,讓他產生了懷疑,那可足夠他後悔一輩子的。

「佳琪以多少錢收到手的?」江林問道。

徐佳琪得意的道:「三百萬。」

「三百萬?」韓孔雀的臉頰有點抽搐,早知道這樣,他第一眼看到時就詢問一下了,誰又能想到,標價那麼高的一隻瓶子,主人居然對它沒有幾分信心。

這件哥窯方瓶肯定是南宋時期的傳世哥窯,這樣的瓶子,每一個都能賣出天價,畢竟傳世的太少了。

哥窯瓷器價格高,在於哥窯系中國宋代五大名瓷之一,清帝乾隆曾作詩讚道:「鐵足圓腰冰裂紋,宣成踵此夫華紛。」

足見皇帝對哥窯的器重,哥窯瓷的存世量很少,首都故宮博物院和台北故宮博物院收藏的歷代宮廷舊藏哥窯名瓷,再加上流散在海內外的,總數也不過300件左右。

1992年,佳士得以1000萬港元以上的價格拍賣過一件宋代哥窯八方貫耳瓶,2006年,一件清雍正「仿哥窯八卦紋龍耳寶月瓶」以23.2萬英鎊成交。

近年最貴的有成交記錄的價格大約是300多萬美元,摺合人民幣2000多萬元。

當然,只有故宮才有的東西,肯定要更珍貴,,所以此物價格大於2000萬是肯定的。

最後所有人商量了一下,一致認定這件南宋哥窯方瓶的價格為兩千萬,除去成本三百萬,純賺一千七百萬。

只是十分鐘,就能獲得這麼大的利潤,不能不說徐祥山的厲害。

當然,這也是在做這種高級交流會上,要不然,就算徐祥山的本事再大,遇不到好東西也是白搭。

這也是很多人削尖了腦袋,想要鑽入中國尋根組織的這個聚會的原因。

韓孔雀聽到最後的價格,反而笑了。

這時,韓星打開了一個箱子。從裡面抱出一隻體型碩大的青瓷。

這是一隻粉彩霽藍描